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二十一章 人心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人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湾村与清湾村交汇处,前方是干净整洁的石子路,后方则是坑坑洼洼充满积水的泥巴路。

  穿着雨鞋的红湾村众人根本没有想到一村之隔,这个道路已经寸步难行。

  刘大勇穿着雨衣,齐膝的雨鞋已经被深水浸透,不得不脱下雨鞋打着赤脚赶路。

  “支书,前面的路已经被倒灌进来的河水堵塞,咱们这样过去怕是有被积水冲走的危险。”

  走在最前面的红湾村青年身上要不是绑着绳子,高纬度流下积水已经将他冲入一旁的河流当中。

  刘大勇盯着被积水、河水淹没道路,以现在这个情况,他根本不敢让红湾村的村民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援清湾村村民。

  “支书,水流太急,咱们的人过不去。”

  海清厂长浑身湿透道:“根据我们派出的人手探查,前面的道路已经被积水全部淹没。一些特别的坑洼区域更是出现了近两米深的陷坑。”

  前湖地区的人均身高普遍是男性一米七五,女性一米六出头。

  红湾村通往清湾村的道路上有近两米深的陷坑积水,这要是中途抽筋或者其他,不说救援那是自身都难保。

  “支书,雨这么大,路又被淹,不是我海清不想去救援清湾村村民,是这条件不允许啊!”

  洪涝救援得量力而行,若光凭红湾村村民一腔热血,纵使过去也帮不上多大的忙。

  刘大勇脸色漆黑,清湾村如今受灾,还不知道那边伤亡如何,他要是不带人去救援这良心上过不去。

  可要带人过去,以他们红湾村村民情绪来看,这简直是带着大家趟鬼门关。

  “支书,咱们得量力而行,要不然您这是带着咱们大伙去送死啊!”

  海清咆哮一声,红湾村村民们默默后退,哪怕清湾村有他们这些人的亲戚,如此大的积水内涝,他们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浩国养殖场内,蚯蚓基料棚和孵化室门口已经用竹竿混合泥巴堆砌了一个近一尺高度阶梯。

  而被挖了泥土区域,这会在大雨灌溉下已经瞬间积满雨水。

  远处哼哼的刘大这会已经没有了声音,熊娟不免担忧道:“哥,你说那人不会死咱们这了吧?”

  马建国冒雨跑到刘大身边,就看刘大睁着眼睛直抽搐。

  刘大视野中出现马建国身影,当即哭求道:“救救我,我感觉我快要死了。”

  “建国,咱们把他抬棚子那放着。”

  熊浩见马建国呆在雨水中,终是狠不下心,示意马建国和他将刘大抬到棚子下方避雨。

  暴雨持续,狂风更是吹的几个竹窗不停的拍打墙面。

  熊浩跨步检查了一下蚯蚓基料棚的蚯蚓生长情况,猛的拍了拍脑袋,将堵在孵化室门口泥土和竹棍向后延了一公分,这才又削了一根竹竿切短放在两端缺口上用泥土重现填堵。

  “轰隆、轰隆……”

  电闪雷鸣,落下来的闪电足有水桶粗细。

  马拥军坐在竹凳上,被靠着墙壁上问道:“浩哥、大哥,你们说咱们清湾村这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马建国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么大雨,想必人都在屋里躲着呗!”

  马建军看了熊浩一眼,偷偷的蹲到熊娟身边:“娟子,你冷不冷?你要是冷我把我带过来的衣服都给你?”

  “谢谢建军,我不冷!”

  熊娟脸红的躲到熊浩身后,虽然熊浩说以后想嫁给他的女人会排到县里公社,熊娟依旧想着自己哥哥要是娶不到媳妇那她就去给自己哥哥换一个回来。

  “救救我,我不想死!”

  刘大哼哼声打断众人,熊浩理都不带搭理。

  年龄最小的马拥军则是靠近道:“你之前不还说要弄死我们的吗?”

  马拥军身子最小,以为来了机会的刘大露出凶悍表情,可胸口好几根肋骨断裂,外加他手骨错位,这才刚有不良企图试图行凶就因为自身的原因痛的来回打滚。

  熊浩耳朵抖了抖,抄起铁锹,就看远处出现一道落地人影。

  “啪、啪……”

  铁锹拍打,熊浩毫不手软的将来人用铁锹放倒。

  为防止不必要麻烦,熊浩凶狠的令刘二胳膊断裂,就是腿也瘸了。

  刘二在围墙内部的惨叫声吓坏了围墙外面的刘三、刘四。

  两兄弟缩着脖子瑟瑟发抖,想要跑路,可周边区域已经被积水彻底淹没。

  “快、快,优先让小孩子们避难,其他人跟我抢救财产。”

  清湾村,支书马德福身上蓑衣已经浸湿他内部衣物。

  不断倒塌的房屋让他神情难受。一些已经挤满人的瓦屋当中,原主人更是因为过多的聚集心下发火。

  而被救助的这帮人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他们屋子倒塌,不光不去帮助和他们一样的人,反而不爱惜救助他们的主人瓦房。

  甚至有几个浑不器竟然想去睡人家的主卧,搞的主人家里女性连连尖叫。

  熊浩不知道清湾村矛盾,也不知道红湾村的救援人员已经原路返回。

  此刻的他正有一点微微发热,咽喉疼痛的发不出声音。

  熊娟担忧的看着熊浩,煤炉上的铁锅当中已经用水煮着切片了的生姜。

  头昏脑热,熊浩确定自己这是因淋雨感冒了。

  铁锅中的生姜水煮开,熊浩也不嫌烫,足足喝了一大碗。

  为防止马家三兄弟和熊娟被传染,熊浩示意四人一人一碗。

  “我进屋去睡一会,这两人要是闹腾,就打断他们的腿。”

  熊浩交代一声,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

  屋内闷热气息就着熊浩刚刚喝下肚的生姜水泌出大量浓郁汗液,刺激的熊浩根本睡不着。

  “娟子,帮我烧一锅热水!”

  熊浩在屋里交代一声,熊娟连忙将锅里生姜水全部倒入竹桌上的瓷碗当中。

  躺在地上的刘大、刘二祈求熊娟给他们来一碗,熊娟没有防备靠近,就看刘二突发攻势,吓得熊娟将手上的生姜水全部泼到了刘二脸上。

  滚烫的生姜水令刘二痛苦闭眼,马建军担忧的抓起铁锹一举拍在刘二胳膊上,这才转身用最温柔的语气朝熊娟说道:“你不要同情他们,他们这些人心都黑了。”

  马建国见马建军抢了风头,抬脚踩住刘二胳膊:“老实一点,别逼我把你们丢外面河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