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二十章 她人关心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她人关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十世纪的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初期,是我国社会主义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

  部分人为了自身利益,对国家的法律法规可以说是无视、不屑。

  涂抹了水泥的硬化泥土、竹子墙壁较为结实,若是正常天气只需要一个助跑便可以轻易的扒拉翻阅。

  但此刻大雨倾盆,围墙外的芦苇滩地面极其的泥沼,让人无法借力助跑。

  刘三儿和刘四儿兄弟俩半蹲着身子,双手托举结梯,刘大弹跳间抓住围墙顶部,双臂用力,右脚登在刘三儿肩膀上一举跃上围墙上方半卡坐稳。

  早已经等着入侵者出现的熊浩举起铁锹,猛的挥起铁锹背面砸向刘大伸进来的右腿。

  “啪!”

  铁锹背部砸的刘大吃痛,整个身子半弓在围墙横面上。

  “拉下来!”

  熊浩发言,马建国连忙伸手抓住刘大左脚用力下拉,马建军身高受限,但在原地弹跳下,也是一把拽住刘大脚踝。

  “啊!”

  刘大儿惨叫一声,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随同雨水的落地声响起。

  大腿骨折、胯裆受力挤压。

  刘大儿同时受到两个方面拉扯,整个额头上都不知道是雨水还是冷汗。

  马建国、马拥军兄弟俩可没有刘大痛楚感知,两人继续用力,刘大紧紧抱着硬化围墙横面不敢松手。

  熊浩担心这家伙影响围墙耐受力,举起铁锹对着刘大抱着围墙的手臂拍打。

  刘大儿吃痛,放手的瞬间愣是让马建国、马建军兄弟俩从围墙上硬生生拽下。

  好在落下的地面没有得到水泥硬化,泥土更是被雨水淋灌的松弛,刘大儿落地归落地但远没有遭受致死效果。

  但平躺着从两米高围墙上摔落下来,刘大儿这还是有几根肋骨断裂,手骨错位。

  可以说,刘大儿若不立即接受专业正骨,在治疗之前就已经算是一个废人。

  “等着,看他外面的兄弟要不要进来救他。”

  熊浩交代一声,任由刘大儿吃痛的叫喊打滚。

  马建国、马建军两兄弟觉得刘大儿叫喊烦人,抬手各是一个大嘴巴抽上去道:“别他妈鬼叫,不就是摔了一跤?”

  农村人,哪怕是半大孩子,手里头也不会没劲。

  马建国、马建军兄弟俩这一人一巴掌下去,刘大儿可谓瞬间老实。

  而隔着围墙的刘三儿、刘四儿将目光落向他们的二哥刘二身上。

  “咱们换个方向,实在不行就等晚上了偷摸进去。”

  刘二自以为聪明的下达决定,熊浩、马建国、马建军兄弟三人在围墙内部等了片刻见外面没有动静便返回屋棚下方避雨。

  淋着的雨刘大儿叫喊疼痛,熊浩三人连理都不带搭理。

  “哥,建国哥、建军,你们快喝点鱼汤暖暖胃。”

  熊娟将煮好的鱼汤递给三人,热乎乎的鱼汤一入胃,三人立马感受到身上的那点寒意被驱逐一空。

  而远处躺在地上的刘大儿不光要体会骨骼断裂痛苦,还要遭受雨水的无情打击。

  几条足有手臂粗的草鱼游来,溅起的泥水都让刘大儿难以睁眼。

  围墙外面,受持续的河流倒灌和高纬度涌来的积水累积,地面积水已经隐隐跟养殖场所在高地持平。

  熊浩喝了点鱼汤,看着水泥地上积水,招呼马建国、马建军兄弟俩道:“哥几个过来干活了。”

  硬化地面周边有开挖出来的水渠分流积水。但这暴雨若是持续,硬化地面必然也会遭受积水淹没。

  熊浩将养殖场内部竹竿全部收集到一块,将其一根又一根的横在蚯蚓基料和孵化室门口,利用挖出的泥土将竹竿掩埋,人为增加门口高度。

  相比较清湾村的恶劣环境,红湾村虽也是暴雨不断,可整个村子井然有序,水泥厂的烟筒并未因为大雨降低排放。

  家家户户的大门口更是亮着发着黄光的钨丝灯,一些穿着蓑衣成年人将周边积水扫到新建的下水沟内。

  “燕子,你也别着急,等雨停了,你再给熊浩把衣服送回去。”

  刘大勇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干部专属的游泳香烟:“熊浩那小子前途无量,要后面跟着梁专员负责咱们县的发展事宜,妥妥的干部身份。”

  刘小燕白了自己老爹一眼,说实话,那天要不是熊浩神兵天降,她这会铁定投河自尽。

  70年代末期,女性对自己失身那是根本无法想象的晴天霹雳,远不像21世纪的90后和00后一样觉得喜欢就可以随便啪。

  “燕子,熊浩那小子也算是人高马大,你要是觉得可以,爹不反对你跟他自由恋爱。”

  刘大勇舒服的吸了一口干部烟:“这烟不错,爹以后看样子是不会再抽那些自制卷烟了。”

  刘小燕看着手里头已经洗干净吹干外套,脑子里回想起熊浩那精壮身子,下意识的红起脸。

  “不好了、不好了,清湾村来人求援,说是他们村里遭暴雨压塌了大量房屋。”

  刘大勇是红湾村村长,新建的瓦房不光明亮,内部的膈音也属于现在的通病几乎没有。

  刘小燕抓着熊浩外套从屋里冲出,就看红湾村的通信员正在跟老爹刘大勇汇报情况。

  “支书,根据清湾村来人所说,清湾村从昨日大雨开始就已经出现了房屋倒塌。

  到了今天,他们村里已经倒塌了近十间房子。”

  通信员穿着蓑衣道:“我刚刚用咱们村的电话给县里汇报了情况,县里梁专员让咱们竭尽一切力量去救援清湾村。

  对了,梁专员特意指示他有一个学生就是清湾村村民,让咱们务必要帮他救下这个学生。”

  刘大勇看了眼自家闺女,跟通信员示意道:“你现在立即去通知海清厂长,让他立即组织咱们村青年去清湾村救援。”

  “爹,我也要去!”

  刘小燕自我举荐,刘大勇没好气道:“这么大的雨,你一不会游泳,二不会出力,你过去帮倒忙吗?

  听爹的话,你在家准备好生姜热水,等咱们把人救回来了让他们第一时间驱寒养身。”

  “爹,梁专员都让咱们帮忙救助他那个学生了,你可要用点心啊!”

  刘大勇白了眼自己这个闺女一眼:“咱做人又不是不知道知恩图报。你放心,熊浩跟他妹妹这会铁定在他们那新建的养殖场里面避难。

  我跟你说,那养殖场用了咱们村那批预制水泥,结实得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