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十六章 世上只有妈妈好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世上只有妈妈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977年6月9日,天空黑暗的不见五指。

  自昨晚开始,暴雨已经下了整整22个小时。

  受大雨影响,养殖场周边泥土坑中堆满了泥水,一些低洼区域已经被积水淹没。

  得益于养殖场所在高地,这些积水通过熊浩冒雨挖出的渠道缓缓外流,而在硬化了的孵化室和蚯蚓基料四周则看不见半点积水。

  受硬化的水泥墙阻隔,芦苇滩溢出来的河水浪花在靠近养殖场围墙之后就被墙体荡开,让养殖场不用遭受芦苇滩河水溢出威胁。

  清湾村,受持续的大雨影响,继熊民家出现坍塌,一些年久失修的房屋开始出现第二间、第三间的倒塌。

  这些房屋的主人狼狈的进入四周亲戚邻居家中,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脸上均是惊恐模样。

  “哥,吃饭了!”

  养殖场内由水泥硬化后的棚子任凭雨水击打,哪怕是伸出的硬化屋棚,也因为角度原因,让棚顶上方没有出现任何的积水停留。

  马建军、马拥军兄弟俩听到吃饭,立刻脱下身上蓑衣。

  而远处的熊浩在检查了养殖场内部情况后,也是满意的进入屋棚区域。

  其手里,则提着一只因为涨水爬过来的脸盆大乌龟。

  “熊浩、熊浩……”

  养殖场外传来马建国的声音,在其后面还跟着穿着蓑衣的支书马德福。

  熊浩心下一突,支书这个时候过来怕是没有好事情?

  “熊浩,村里这会出现了不少的房屋倒塌,你看你这里这么多的空房,是不是让那些人过来避避雨?”

  支书马德福打着商量语气,熊浩脸色却是不好道:“支书,我这可没有多的房间收留他人。”

  熊浩伸手指向孵化室:“那个屋子里有200个待孵化鸡蛋,蚯蚓基料棚里也不适合留人。

  就是这剩下来的三间房子,我跟熊娟占了一间,建军和拥军两兄弟一间。

  多出来那间现在是我们的厨房,我这哪里有地方收留其他人?

  就是收留人,那些人没有吃的情况下会不会进入我的孵化室,将我那些等着孵化的鸡蛋给偷偷吃掉?

  支书,咱们清湾村我已经提供了一套房子,您不能让我把这新建的养殖场也贡献出去吧?”

  清湾村364户人家,说避难所,那些没有倒塌的房屋不是比他这里更加安全?

  马德福知道熊浩有火,可清湾村目前情况,若任由大雨继续,怕是会有更多危房倒塌。

  “支书,还是之前的话,我熊浩已经觉悟的把我父母房子提供出来,您再让我把这边贡献出来,那我和熊娟住哪里?”

  熊浩压着火气,支书马德福打商量道:“熊浩,你看这样行不行?让建军、拥军两兄弟回去住,你这不就多出来一间房子?

  再稍微克服一下困难,将屋里头的煤炉放屋棚下,不就又腾出来一点地方?

  你那孵化室,要不然我给你把里面的鸡蛋全部买了,先让人住进来?

  人命大于天,这不是你说过的话?”

  熊浩无言的看着支书马德福:“支书你这说的可真有意思,感情您是想让我把家和养殖场全部贡献出来?

  我熊浩把话放这里,不可能的。我就纳闷了,村里房子是都倒塌了还是怎么了,竟然让你惦记到我这里来了?”

  “建国,这养殖场有你的一半,你来说句话。”

  马德福将目光落在马建国身上,马建国看了眼熊浩,又看了眼瞪着他的熊娟,脱下身上蓑衣道:“大爷,我觉得熊浩说的对。那些人让你过来这边说和不就是想欺负熊浩和熊娟兄妹俩吗?

  这养殖场有我的一半不假,可能够建立起来离不开熊浩脑子。

  熊浩既然说不允许其他人进入,那我也是不会任由他人过来的。

  不是我马建国没有奉献精神,这个时候了不想救人。我就不明白了,那些人在村里明明有兄弟姐妹,凭什么让我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村民和熊浩来做无私奉献?”

  “支书,您偏心也不是这样偏心的。我们父母若不是为了村财产,不是为了给你们断后,他们又怎么会丢下我们没人疼爱?”

  熊娟哭着扑入熊浩怀中,熊浩怜惜的伸手搂住熊娟,高声唱道:“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没有妈妈最苦恼,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不知道。要是他知道,梦里也会笑!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不知道。要是他知道,梦里也会笑!”

  《世上只有妈妈好》的词作者是李隽青,曲作者是刘宏远,原唱是萧芳芳。

  歌曲充满了对母亲的深情厚爱,作为插曲曾经出现在两部弘扬家庭伦理道德的电影中,即《妈妈再爱我一次》和《苦儿流浪记》。

  熊浩在这里突然间高声歌唱,哪怕五音不全,其流露出来的情感也令在场诸人心酸。

  熊娟在熊浩怀里委屈道:“哥,我想爸爸妈妈了。”

  熊浩摸了摸熊娟秀发,目光坚决的落在支书马德福身上:“大爷,我熊浩虽然父母早亡,可我熊浩不是卵蛋。

  我不想知道您是听了谁的话过来做这个说客,但我熊浩把话放这里,我这边是不会把养殖场拿出来给不相干人员再次居住。

  他们要来,就别怪我熊浩翻脸不认人,用最血腥的手段来守护我这个养殖场。”

  “哥,还有我!”

  熊娟从熊浩怀里抬起头,马建军擦了擦眼角保证道:“养殖场是熊浩哥和熊娟的立身之地,其他人要是敢来,我马建军也不是没有血气的。”

  “建军哥,谢谢你!”

  熊娟道谢一声,熊建国吃味的朝马德福说道:“大爷,您回去吧!那些人要是闹腾,您就让他们自己过来。”

  马德福叹息一声:“熊浩,你要是这样,你就不怕那些人在你的村民评语中乱说话?”

  “大爷,那些人乱说话和不乱说话会影响到我吗?

  工农兵的推荐资格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

  您这要是不行,我就去红湾村找大勇叔。我就不信大勇叔他那不能给我弄到一个工农兵的推荐资格?”

  熊浩并不在意有没有工农兵的推荐资。

  再过一周,教育部那批高官就会根据全国大学的招生问题在煤省省会进行第一次专业会议。

  而11月27日开始的全国高考,熊浩有足够的信心排名靠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