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十三章 好人好事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好人好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雨倾盆,硬化了的水泥地面上几乎看不见多少积水。

  马建国兄弟三人推着板车抵达养殖场,坐在门口的熊娟立马起身张望。

  等看见淋成落汤鸡的熊浩,当即高声问道:“哥,你这是什么情况?”

  熊浩甩了甩头上积水:“没什么情况,只是把咱屋暂时给他们住了。等这大雨停了,就让他们从咱们屋搬出去。”

  熊浩说的轻描淡写,熊娟不疑有他,走到马建国身旁道:“建国哥,我想请你帮个忙。你看我和我哥都住过来了,你能不能借我们几块钱去县里买个煤炉和一点引火煤球?”

  “熊娟,你要借几块钱?我跟你说,我攒了不少零花钱呢!”

  马建军献宝一般的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壹分、贰分、伍分的第三套纸币;“这里一共是三块七毛四分钱,我都可以给你。”

  马建国黑着脸,他的积蓄都投到了这养殖场里面。熊娟跟他借钱,若是回家找父母说说,他倒也拿的出来。

  可马建军突然搞这么一手,弄得马建国有点尴尬,寻思这小子从哪里攒下这么多的零花钱?

  马拥军还小,不明白自己二哥怎么这么积极,盯着马建军拿出纸币道:“二哥,你不是说你没钱的吗?”

  “谢谢建军,这钱我下个月就还给你。”

  熊娟高高兴兴的从马建军手里收下钱,将钱一把放到马建国手上道:“建国哥,你家有自行车,要不你骑上自行车去县里面帮我买这个煤炉和煤球?”

  大雨倾盆,马建国拿着钱,天空落下大雨好比他此刻心情。

  “哥,你要是不想去,我去也行。”

  马建军自告奋勇,马建国毫不客气的将钱塞衣服口袋里放好道:“你个小屁孩知道哪里有煤炉卖吗?

  你今儿跟拥军在这好好看着养殖场,我回去推自行车。”

  马建国披上蓑衣推上板车落寞的返回清湾村,就看马建军和马拥军两兄弟坐不住的想要进入关着门的孵化室。

  “别进去,你们这会进去会降低孵化室里面的温度。”

  熊浩将同米粮一起拿来的干衣服进棚换上,屋内闷热的令他难以招架。

  “浩哥,咱们这个鸡蛋真的可以不用鸡妈妈孵化出来吗?”

  马拥军今年才12周岁,母鸡孵小鸡是他从小到大的固有思维。

  不用熊浩解释,熊娟已经抢先说道:“我们这个养殖场用的是温控孵化。母鸡孵化小鸡,用的是体感温度。我们用被子也是同等原理。我哥说了,这鸡蛋在孵化室里呆上个19到22天,这小鸡就可以从被子里面孵化出来。”

  马拥军掰着手指道:“这岂不是说咱们下个月初就可以看见自己孵化的小鸡了?”

  熊浩也不管熊娟三人聊天,走进蚯蚓基料棚里,发现或许是因为这里闷热的关系,这部分蚯蚓在基料里面来回翻腾。

  熊浩当即走出棚子,拿上铁锤和镰刀在蚯蚓基料棚两侧各砸出一个窗口。

  有了对流风的进入,基料棚里的温度直线下降,翻腾蚯蚓变得安静起来。

  故技重施,熊浩在自己和熊娟住的房间砸出一个窗来。为防止蚊虫进入,熊浩连忙用堆在空棚里的竹子切短编织成三面竹窗。

  “浩哥,我们今晚住哪?”

  马建军发现棚子里就两张竹床,剩下来的竹子根本不够制成新的竹床。

  “哥,雨停了,我们趁这会功夫回家拿床棉絮来吧?”

  马拥军突发奇想道:“这棚子地上都铺了水泥,我们可以打地铺睡啊!”

  77年,农村对打地铺早已经习以为常。

  马拥军提出建议,熊浩却是说道:“打地铺另说。咱们现在赶紧趁着雨停去竹林那边再弄批竹子过来。”

  搭建养殖场棚子,制作围墙看似用了不少的竹子,其实并未减少竹林面积。

  熊浩带着马建军、马拥军两兄弟抵达竹林,就看竹林深处似乎有人影闪烁。

  “救命、救命……”

  微弱的呼喊声传来,熊浩立马抓紧手中镰刀。年龄较小的马拥军则是快哭了出来道:“浩哥,这大雨的天气,咱们不会是碰上鬼了吧?”

  熊浩没好气道:“鬼你个头,去救人。”

  “呜、呜……”

  竹林中,穿着碎花裙子的女人已经浑身湿透。

  这大夏天人穿的本来就少,压着她的男人已经伸手撤掉其身上外衣。

  马建军红着脸,不敢看女人裸露出的手臂,熊浩却是握着镰刀,一脚踹飞压在女人身上男人。

  “谁他妈坏我好事?”

  男人从地上爬起,猛的从腰间掏出一把刺刀。

  熊浩握着镰刀的手不由紧了紧,躺在地上的女人立马抓起被撕碎衣服藏到熊浩三人身后。

  “小子,不想死就给我立即走人!”

  男人手持刺刀凶猛上前,熊浩挥了挥手中镰刀:“你再往前一步试试?”

  停下来大雨突然间再次落下,雨水一下子重新淋湿熊浩刘海。

  拿着刺刀男人见熊浩神色坚决,倒退着就想跑路。

  “浩哥,我认得他,他是红湾村那个批判青年。”

  马建军认出男人身份道:“我听海军说起过他,说他偷鸡摸狗,好几次趁没人注意猥亵过村里妇女。

  不对啊,这家伙不是去劳动改造了吗?”

  准备跑路男人停下脚步,他没想到居然被人认出身份。

  熊浩在马建军说出对方身份时就预感不好,见对方突然间持刀攻击,毫不犹豫的提起镰刀进行格挡。

  “当!”

  火花迸裂,熊浩感觉自己拿着镰刀虎口脱力。可面对持刀男人的再次攻击,熊浩本能的抬脚一个踹击,好巧不巧的一脚踹中其裤裆。

  熊浩完全是下意识的下劈镰刀,镰刀锋利的割开其拿着刺刀手臂,痛的男人几乎是瞬间落下手中刺刀。

  熊浩不给其机会的一脚踹开刺刀,扔下手中镰刀同时将其背摔倒地。

  “建军你过来帮我压着他。拥军你立刻去叫人过来帮忙。”

  熊浩下达命令,朝仍处于吓傻状态女人说道:“你别害怕,警察马上就来。”

  “谢谢你救了我,我是红湾村支书的女儿刘小燕。”

  刘小燕哭泣道:“我能不能先走?不然等警察来了,我怕我以后没脸见人。”

  熊浩扫了眼身下被控制男人:“你要是走了,那他也就只剩下一个逃狱罪名。你要留在这,他怕是有吃枪子机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