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十一章 大雨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大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977年6月8日,今年的梅雨比往年提前了一周左右。

  养殖场虽是建立在芦苇荡的荒地区域,可凸字型高地加上熊浩远见的路面硬化,积水并未进入鸡棚和同样搭了棚子的蚯蚓基料内部。

  “哥,咱们这要是还在老屋里,怕是得在地上放个盆接雨了。”

  浩国养殖场的鸡棚并非完全独立,而是利用突出来的竹子通过水泥硬化彼此相连。

  为防止到了冬天屋棚受积雪压实,每一间硬化好的棚子周边还有一架固定好的可攀爬竹梯,拿起特制的竹棍就可以轻易扫落下上房积雪。

  而利用竹棍做基,泥土和水泥硬化房子,在这困难的77年已经称得上好房子。

  前几日村民帮忙建筑鸡棚的时候就有脑子灵活的想用这个简单方法来翻修他们老屋。

  可惜洪湾村水泥厂新制作的水泥合格,刚刚烧出来就被县工程队给包了拉走,连红湾村原本想用水泥铺设的道路都由县工程队连夜铺了一条可以承受重压的石子路。

  为了将石子路引到他们清湾村门口,支书马德福都去县公社磨破嘴皮,奈何县工程队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免费铺建一条从红湾村过来的石子路。

  熊浩将新做的竹床边角打磨好,熊娟撒娇道:“哥,咱们屋那边肯定不能住人了,要不你在这也给我搭个竹床吧?”

  老屋那边让熊娟一个人去住,熊浩也有一点不放心。

  索性这新建的养殖棚有好几间空着的,先拿出来一间给熊娟暂住也没有任何问题。

  熊浩点点头答应下来,熊娟立马高兴道:“谢谢哥,那我待会让建国哥去县里给咱们买个煤炉回来。

  哥,我跟你说,那煤炉可好了,一天顶多用五个煤球。”

  熊娟掰着手指叙说煤炉好处,熊浩作为80后,自然知道煤炉比土灶台要好。

  可他现在囊中羞涩,孵化鸡崽的蛋钱还是马建国出的,再让马建国弄个煤炉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撸羊毛这种事,总不能盯着一个人撸吧?

  “哥,煤炉子特别便宜,也就两块钱一个。等咱们下个月的抚恤金下来,足够还给建国哥了!”

  熊娟脑子比熊浩灵活多了,都知道先消费后还贷。

  熊浩吸了吸鼻子,债多不压身,目前情况都这样了,再加两块钱的债务好像也没什么吧?

  “熊娟,等会建国来了,你去跟建国说借钱买煤炉的事情。”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熊浩不免加剧对搞钱执着。

  哗啦啦的大雨滂沱直下,熊浩觉得这棚子建立时候没有考虑需要的窗户简直是一大败笔。

  好在开着门,有硬化的竹棚挡雨,门开着也无所谓。

  “哥,你说咱们用棉絮包裹鸡蛋真的可以孵化出小鸡吗?”

  闲的没事,熊娟进入用棉絮裹着鸡蛋屋子,为了孵化这批小鸡,他们可是拿出了屋里头仅有的四床棉絮和两张被子。

  熊浩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被子孵化鸡蛋这种事情,这个年代的人难以理解。可在后世,这不过是简单的温控管理。

  要知道在后世某个大学,人家妹子可是硬核的用袜子孵出小鸡,上了当日的头条新闻。

  “哥,这屋里有点闷!”

  孵化鸡蛋的棚子密不透风,熊娟待不住的打开门透气。熊浩示意熊娟把门关上,顺手在棚子边缘点燃一小堆干草。

  等干草燃烧熄灭,熊浩已经满头大汗的抓起从卫生所特意买来的水银温度针走出鸡棚。

  孵化小鸡的温度需恒定在36到40度之间,根据鸡蛋好坏,孵化速度在19到24天之间。

  熊浩扫了眼温度计,见指针恒定在39度区间,立即将其重新放入孵化棚内。

  没办法,现在的条件就是这么简陋。要不是因为下雨,熊浩原本都是想用被子包裹鸡蛋通过日光孵化。

  “哥,你说咱们这两百来个鸡蛋最终可以孵化出多少只小鸡?

  你那边的蚯蚓基料棚里的蚯蚓能不能满足这批小鸡消耗?”

  熊娟犹如一个好奇娃娃,熊浩扫了眼已经开始培育蚯蚓的蚯蚓基料棚。按照他的办法,15天左右就可以看见成效。

  而为了保证小鸡的孵化成功率,被子里面的鸡蛋也额外增加了一百个。

  这一百个鸡蛋属于马建国父母赞助。相信等这边鸡蛋孵化出来,纵使一个蚯蚓基料里的培育蚯蚓不够,他也可以想办法通过其他方式获取饲料。

  总得来说,一切尽在掌握当中。

  “建国,不好了,你那婶子又作妖了。”

  马建国穿着蓑(suo)衣跑进养殖场道:“你那个婶子撬了你家门锁重新住了进去。”

  “建国哥,她怎么那么不要脸?”

  熊娟气的叫骂,熊浩黑着脸道:“支书知道这事吗?”

  马建国尴尬一声:“我大爷他现在就在你家。可你也知道,咱们村这364户人家沾亲带故,你那婶子家的屋子刚被大雨压塌,他们也是没地居住。”

  人命大于天,熊浩这会也不好发脾气。

  出于人道主义,让他们暂时居住也不是不行。

  怕就怕那些人住了不愿意走,重建一个房子可不是一笔小钱。

  “走,咱们现在回去。

  熊娟,你在这看着,可别让人来偷了鸡蛋。”

  养殖场目前最值钱的就是那两百个待孵化鸡蛋,这要是被偷,好比让人釜底抽薪,搞钱大计必然受到影响。

  马建国有心留下来陪着熊娟,可看熊浩这样子,他又怕熊浩乱来。

  而在清湾村熊浩家里,支书马德福怒瞪着在地上撒泼打滚的胡贵蛾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其六个儿子,这会站在一边,当家的熊民更是一口接一口的抽着旱烟道:“德福叔,我们过来也是逼不得已。

  如今这大雨的天气,您总不能让我们无家可归吧?”

  熊浩淋着雨跑回屋,就听见这原主小叔说的理直气壮,当即就怼道:“清湾村364户人家,凭什么你家塌了就要一家八口住我家来?

  吃绝户吃绝户,这就是你这个长辈干的事情?”

  大雨滂沱,天空中更是接连炸响好几个响雷。

  熊浩浑身湿透,任由雨水淋灌:“你们一家八口住进来,可有想过我和我妹住哪里?

  告诉你们,你们这是非法入侵他人居所,是可以被刑事拘留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