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三章 小目标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小目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熊浩,你想我跟你一起养鸡,还想一次性养一百只?”

  马建国吃惊的咽了咽口水,掰着手指道:“一只鸡得两块钱,一百只鸡就是两百块钱?”

  熊浩摇摇头:“你这价格是出售价。我的意思是咱们买鸡蛋回来自己孵化,从小养到大。”

  77年的物价相对比较便宜,一斤鸡蛋大概三毛钱出头。买的多,甚至可以稍稍压一下价格。

  马建国寻思成本若只要三块钱的话,他完全可以私自掏出来,也算是间接的帮助熊浩减轻负担。

  可孵化小鸡,给小鸡看病,准备鸡饲料,这好像也得不少钱吧?

  “熊浩,你知道怎么孵化小鸡,怎么给鸡看病吗?”

  马建国问出心中担忧,熊浩胸有成竹道:“咱们村有竹林吧?你等会跟我去弄一点竹子,我先跟你把鸡舍做出来。”

  熊浩后世的二伯就是养鸡场老板,他可谓对鸡有着特别的熟悉。以至于某次去东x某地区做工,同事请他去马杀鸡,原以为大吃一顿的他都被吓得紧急跑路。

  “熊浩,你还会木工?”

  清湾村靠近河流区域有一块竹林,平时除了有人来挖几颗竹笋,大伙并没有利用竹林制作任何的竹制品。

  熊浩想要制作的鸡笼,属于联排鸡笼,横梁略微倾斜,可以等鸡下蛋的时候让鸡蛋自动落入凹口。

  鸡笼的前半部分,加粗切成两半的竹子就是天然投食区,中间自带的竹卡正好可以一边投放饲料一边用来加水。

  “熊浩,你说咱们要是真一次性养一百只小鸡,那这些小鸡的鸡饲料你打算用什么?”

  马建国想不明白熊浩可以从哪里搞鸡饲料。总不能挨家挨户的去回收人家的剩菜剩饭吧?

  可现在这个年代,粮食珍贵的可怕,就算是家家丰收,也谈不上会有多少的剩饭剩菜。

  熊浩拍了拍手:“咱们村隔壁不是有个小酒厂吗?那边的酒槽大多被当垃圾处理。

  就算咱们弄不到那些酒槽,我还有个养殖蚯蚓的土法子。”

  蚯蚓属于无脊椎动物,人工养殖方法极多。

  熊浩脑中的这个养殖方法成本极低,只需要制作蚯蚓基料和饵料。

  基料是蚯蚓生长的地方,也就是蚯蚓生长的环境。

  蚯蚓对生长的环境要求并不高,只要不含金属,石头、玻璃、塑料、橡胶这些东西都可以作为蚯蚓的基料使用。

  而且蚯蚓是一种腐食性动物,只要是无毒无害的东西它都可以消化。

  像秸秆、树叶、蔬菜、烂水果,经过切碎,发酵,处理之后都可以当做蚯蚓的良好饲料。

  等小鸡崽开始成长,鸡粪也可以通过一定比例的腐朽物混合做成蚯蚓饲料。

  熊浩回想起蚯蚓的养殖办法,特意道:“蚯蚓这东西得养殖在安静潮湿的区域。芦苇荡那块区域不是人烟稀少吗?

  我打算把养殖场弄那边,看守起来也方便。”

  马建国不明觉厉的点点头,熊浩既然胸有成竹,他没理由泼冷水。

  若这蚯蚓和鸡崽真的互相成长,作为养殖主人,那他以后岂不是可以天天都吃到鸡蛋或者鸡肉?

  马建国流了流口水,熊浩却是回想起蚯蚓槽的建筑内容。

  一般来说,蚯蚓的培育基料得有近20厘米的高度,一到一米五的宽度。

  为防止蚯蚓逃离,基料四周还得用石砖封锁。

  至于基料的具体长度,熊浩决定到时候根据情况来决定。

  “熊浩,咱们什么时候去买鸡蛋?”

  马建国一想到以后的美好生活,都有一点急不可耐。

  熊浩吸了吸鼻子道:“咱们乡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不是有大集?

  咱们等集会了去买,应该可以便宜不少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鸡笼和蚯蚓的养殖槽弄出来。”

  孵化小鸡需要时间,熊浩完全可以趁这段时间将蚯蚓池先弄出来。

  这样想想,他的复习时间好像也少了?

  可现在他连基本的生活都有问题。若没有钱,他怎么去读书,去养活自家小妹?

  熊浩毕竟不属于70年代,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大学生相当于在职工,入学就有生活补贴,一个月最少也有20来块。

  趁着天还没有黑,熊浩加急编织鸡笼。马建国不懂编织,只好不停的重复制作熊浩需要的竹条。

  “哥,你们该回家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熊娟板着脸:“你们都不饿的吗?”

  “饿,怎么会不饿呢?”

  熊浩摸了摸肚子,拾起已经编织好的部分鸡笼,马建国则抱起地上竹条返回熊浩院子。

  “哥,小叔他刚才过来了一趟,说今天的事情都是婶子的问题,他要跟咱们道歉。”

  熊娟扭扭捏捏道:“小叔想咱们原谅他们,你说咱们要不要原谅他们?”

  熊浩吃惊的将编织好的鸡笼放院子当中:“小叔过来道歉,你有没有告诉他我们在竹林那边?”

  熊娟点点头,熊浩冷笑一声道:“你看。你都告诉他,你哥我在竹林那边,可他并没有过去找我。这说明他知道找我没用,而你又是个没主见的,无非是想从你这找突破口。

  再者,我们凭什么原谅他。这事情若没有他的首肯,你认为那婶子敢拿你去换亲?

  我今天已经把两家关系说死,那种人家咱们以后少来往。

  他过来道歉,无非是想继续占咱们家便宜。”

  “就是,你们兄妹俩一个月50公斤救济粮,五块钱的生活抚恤。可你们兄妹俩每个月吃的用的,又哪里有这么多?”

  马建国插话道:“都是亲戚,幸好我家没有你们小叔这种令人作呕亲戚。”

  熊浩从院中水井中打出一桶冷水:“他们无非是欺负我们年幼罢了。等着吧,他们之前占了我多少便宜,我会让他们一分不少的还回来。”

  打铁还需自身硬,熊浩有的是办法找回场子。但在这之前,他必须将搞钱放在第一位。

  要不然,没有钱,那他就无法完成想要做的事情。

  “妹,今晚这菜,你是不是没有用油?”

  熊浩洗了洗手,默默咽下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顿饭菜,当即给自己立了一个极小目标。炒菜一定得用油,要不然这没油的饭菜简直就是一种难以下咽煎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