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里的不知名李白玩家 > 第三十九章 因果压制能力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因果压制能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海滩一如既往地夜风习习,西是茫茫的夜海,东有两条山脉并行,山谷通向深幽,其中飘荡着魔幻而美丽的微光。

  “宗远~你也老大不小啦,怎么还不许个女孩?(~_~;)”

  夜海之上,两只毛茸茸的白色大犬踏着水面行走,犬上分别坐着一女一男。

  “再梦梨,”

  先宗远凝望着前方那面贯彻天地的空气之墙,只平淡地叫了女孩的名字。

  “如何啦?(∩ᄑ_ᄑ)⊃━☆”再梦梨凝望着白犬上的男子。

  “若我是你的命运,你自然也是我的命运。”

  先宗远随口答了这么一句。

  “主次不分啦,你又随意应付我。_(:3 ⌒゙)_”女孩嘟起了嘴。

  “这梦里我们呆了六年了,你知道我并不想分这主次。”

  先宗远视线离开了空气之墙,瞟了女孩一眼。

  “你不可能一直呆在梦里。”女孩的声色突然平静如水。

  “谁说我不能一直在梦里,再梦梨?前面是另一个位面,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世界。”先宗远一指前方。

  再梦梨脸上难免地浮起一抹红晕,转移了视线。

  ……

  陆风回到阁楼后安稳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清晨起来时,门外就已经恬恬静静地站着千樱极和园子。

  一般的结丹修士,要么长期外出找福源,要么闭关修炼,炼丹炼符炼功法。

  外面这两个,怎么有点闲。

  殊不知陆风便是她们的福缘,她们自然要抓紧了。

  并且这两姐妹还商量着,要不要把她们的女徒弟都找来,全给陆风行程排满,肥水不流外人田。

  毕竟和陆风双修,比正经修炼快上不少,而且,也完全没啥不正经的,陆风连她们的手都不带摸的。

  待陆风出阁楼时,其身子已经有些无力了,不过这完全是心理作用。

  陆风在竹林幽径上一边走着,一边伸展筋骨,途穷翠山见,陆风一歪头,径直向修仙坊市飞去。

  东走西奔好一阵,陆风把自己身上的梦魇材料和妖丹都给卖了,竟是直接卖了二千灵石!

  熔心海胆妖丹一千灵石,剩下的海胆空壳和岩浆体汁居然也卖了一千灵石。

  那海胆的岩浆体汁,据说有强壮阳气的作用。

  不过陆风是用不上了,只要能卖个高价钱他就开心了。

  去交易街蹲了一会,金字黑幡一展,不一会儿又收集到了男同胞的四个灵石,女同胞的六个灵石加两笔“正”字。

  有几位女同胞是重复的,要么就是没有元阴了。

  陆风一如既往的并不在意这些,他又和天都灵去了凝翠岛。

  赚钱才是最快的修炼,他需要赚钱买丹药吃,别的主角最爱吃的丹药,他竟,一个都没吃过!

  除了那颗,用酒化开的筑基丹。

  他需要修炼得更强,才能躲避世界的骤然发难。

  修仙者最为逆天的地方在于强大的反应速度,他们甚至可以达到远超维和官的反应速度。

  维和官是人在神位,修仙者是仙列仙班。

  虽然还是打不过维和官就是了。

  一样的迷雾,一样的阴暗正午,陆风径直踩进了迷雾中。

  高阶修仙者一般是外出觅妖,低阶些的,则在岛上结群战斗。

  陆风没走多久,便见六个修仙者在和一个打着伞的怪人战斗。

  这六个修仙者,五个练气期,一个筑基初期,他们的对手是……

  陆风眯眼一看,一个浑身冒着黑烟的人形拿着一把黑伞,纸伞鬼!

  竟然是它……

  这只鬼可是吓住过乌丑的。

  纸伞鬼的纸伞,据说都是剑修大能遗留的伞。虽然纸伞鬼的灵气一般只有梦灵水平,但它身上却有一种因果压制能力:

  它对阵剑士,永远不会战败。

  故而它又被称为“纸伞剑圣”。

  一对一,它不会落败于任何剑士;一对多时,它面对的剑士越多,能力就越强。

  乌丑当时之所以被它吓住,因为乌丑本命法宝是冷玄剑,剑的攻击,全部都会被纸伞鬼躲避过去。并且因为乌丑是剑士的关系,他对纸伞鬼的其他攻击也会削弱。

  乌丑超越它一个大境界,依然逃脱不了这种因果压制。

  或许只有元婴期,甚至化神期修士,才能打破这种压制!

  陆风不用说了,铁剑士一个。

  他面前这只纸伞鬼虽然说只有低等梦灵水平,也就是筑基初期水平,可陆风就算多它一个小境界,恐怕还是解决不了它。

  “两位前辈,请您出手帮助我们!”

  那名正在苦战的筑基初期修士明显注意到了陆风,急忙向陆风求援。

  与此同时,那纸伞鬼一伞挥出,手中平白多出一柄银剑,剑直接穿透了一名练气修士的护体灵光,扎进了他的身子。

  强大的剑气在那名修士背后迸散,练气修士瞬间被崩到远处,生死不知。

  陆风一边前冲赶去,一边观察形式,先前围攻纸伞鬼的六人中,居然有三个剑修,不知道给那纸伞鬼增加了多少的能力。

  纸伞鬼原本的修为就比他们大多人要高,再加上三剑士这种强力加持,六个修士现在还没团灭,很可能是因为纸伞鬼在嬉闹!

  “闪开!”

  陆风直接喝道!灵压随着话语释放而出。

  那几名修士原本就不是来捕猎纸伞鬼的,他们是突然被纸伞鬼盯上了,才不得不合力与纸伞鬼苦战至今。

  修士们听闻陆风的灵威一喝,连忙四散开了。

  陆风见修士们一散开,径直冲上去接替了他们的位置,同时喝道:

  “离越远越好!”

  这些修士刚和纸伞鬼对阵过,即使不再出手,那三位剑士给纸伞鬼的加持依然不会消散,除非离的够远。

  陆风身上冒着红色的蒸汽,他可不会蠢到对纸伞鬼出招,徒增压力!

  纸伞鬼的眼睛冒着白光,十分耀眼,它看见陆风现身后咧嘴一笑,它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剑士。

  它右手拿着纸伞,左手持着银剑就向陆风飞刺过来,它身上的斗篷飞起如同翅膀,刺杀速度非常快,几乎眨眼间就到了陆风跟前。

  黑色纸伞突然打开,它隐藏在了重重遮挡中,攻击,自阴暗袭来。

  不愧是纸伞剑圣,它的攻击十分有技巧,可惜……

  “哥,我不陪你玩。”

  “你的对手是女人。”

  陆风的声音自远方传来。

  他可不会装厉害,说完话才瞬移走,纸伞鬼过来的瞬间他就用醉剑式位移回去了。

  在纸鬼伞茫然的那一瞬,危机带着残影骤然降临。

  一脚,朴实无华的一脚,腾空转身回旋踢。

  如果有穿裙子的话,这一脚会露出胖次,但是天都灵不穿裙子。

  而且她也不是剑士。

  “嘭!”

  纸伞鬼的消逝如同黑色流星,来自无名,并且踢在肾上的一脚将它直接踢飞了出去。

  “嘭!”

  它又被踢了回来。

  它在空中疯狂的翻滚,完全看不清它的表情,它擦过碎石遍地的土地,如气球一样弹滚。

  又是“嘭”的一声,这回没有人踢它,而是那个持黑纸伞和银剑的人形,在翻滚中消散了!

  银剑随着人形的消散归于无形,但那柄黑纸伞却留了下来。

  剑圣,可不是那个人形,而是这把黑纸伞。

  黑纸伞在翻滚中突然冒出了许多的黑气,它的纷飞之势终于止住了。它摇晃地飞向陆风,它想控制陆风作为它的“剑圣”。

  它重振旗鼓摇晃着飞起来半寸,有一拳骤发,直接将凌空的纸伞压在地上打成了直角。

  地裂的沉闷声响起,那一拳带着破空声和无情,纸伞鬼连绝望都没机会,它直接去世了。

  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折断声,让陆风有一点心疼。其实纸伞鬼有办法可以留全尸灭杀的,不过现在是没有那个条件了。

  并不是所有妖怪都有妖丹的,面前的纸伞鬼就没有妖丹,所以它的全身材料,陆风才会看得这么宝贵。

  撇头一看,那六个修士中只有三个还留在远方,有两人带着那个生死不明的练气修士前去求医了。

  “你们要不要和小生分这纸伞鬼的材料?”

  陆风嬉笑着问道。

  想来这纸伞鬼是他与天都灵杀的,并且救了六修一命,他们没理由掺这材料一脚,不过出于礼貌,陆风还是问了他们。

  留下的三位修士赶忙摇摇头,那名领头的筑基初期修士也在其中,他面色苍白地说道:

  “这纸伞鬼纯是两位前辈所杀,与我六人并无关系。倒是我六人要感谢前辈救命之恩,这纸伞鬼系我们偶然遇到的,若不是前辈相助,恐怕我六人都要殒命当场!”

  筑基初期的修士与其他两修,在远处地给陆风二人深施了一礼。

  “无妨,我二人也只是为了利益而已。修仙之途,还望小心。”

  陆风言语说尽,便和天都灵消失在了迷雾中。

  原地留了三名修士。

  “师兄,我们今日无一收获,林师弟还重伤昏迷了……”其中一名修士语气悲哀地说道。

  “我们花了六十灵石过来,就算是只剩五人也得继续猎妖,我们六噬剑阵,只剩五噬也得开!无需多言了,我们先去看看林师弟吧。”筑基初期的师兄警惕着四周,言语既钢又柔。

  叹息声自几人身上发出,有声的或者无声的。

  至于陆风,天都灵二人组,他们在迷雾中消失后,竟是直接回了天星城!

  这来凝翠岛没到一刻钟,便就回去了,竟是见好就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