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里的不知名李白玩家 > 第三十八章 袭杀熔心海胆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袭杀熔心海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醉剑式”发动后,自身会进入特殊状态,随时可以令自己返回刚才所在的位置,不过最多返回到十秒之前的位置。

  可十秒已经足够了,迷雾中如果不小心踏入什么妖怪的领地,或者被妖怪偷袭,回到十秒前的位置往往可以躲开一劫!

  想至此处,陆风便不再多想,走离了石屋。

  他抛出名刀司命,正想用青元御剑术飞走时,忽然一道绿虹从天而降,落在了他前面不远处。

  “范小子,你生意来了。”

  那是一个大汉,他一现身就对着某个摆摊的修士嚷嚷,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袋子慢慢变大,随后往地上一倒。

  “啪啪”的坠地声响起,地上多出了一条两丈长的妖怪尸体。

  空间法器……陆风在心里暗念这么一声后,招呼天都灵一齐跳上御剑叶,随后一头扎进浓雾中,向岛外飞去。

  凝翠岛并没有多大,就一会的功夫,两人就飞到了岛屿边缘。

  虽然雾气很重,但是修仙者神识视物的能力不差,除非是某些特殊的妖怪,否则还是会被神识扫到的。

  陆风思索了一会后,眼中精光一闪,向无尽的大海深处飞去。

  陆风不敢离海面太低飞行,如果被海下的妖怪突袭的话,不好反应。外星海大多妖怪都是处在海下或者海面的。

  当然了,并没有什么绝对安全的飞法,就算是杀妖老手,也经常发生出了岛后再未回来的情况。

  毕竟别人妖怪中,讲不定也有杀人老手。

  也不知陆风运气是好还是不好,才飞出去没多久,他便见到了一只在海面上嬉戏的低等梦魇。

  运气好是,梦魇妖怪不是时常能见到的,运气不好是,这梦魇他们不好打!

  虽然天都妖尸灭杀这只梦魇应该不难,但是天都妖尸的天都尸火,连天都尸自己都控制不了!

  妖尸只要运起灵气,尸火便强行充盈全身,随便一脚一爪都能让敌人染上尸火,最后敌人是血骨全无,一点战利品都不剩。

  陆风虽然早有计策,没想到这刚来就要使出来了,都没能找梦兽之类的小妖怪练过手感。

  随着陆风抽手一扯,一把水晶长刀浮现在陆风眼前。

  此刀晶莹剔透,全刀发散着淡淡的蓝芒,未沾滴血,却隐隐发散着血腥味,其刀身笔直,刀刃则怪异地波动不平。

  此刀正是陆风进阶筑基初期时得到的《荣耀之泣血之刃》。

  陆风将泣血之刃交给了天都灵,虽然天都灵不能运转灵气,但她作为妖尸,基础的速度力量还是很高的。

  天都妖尸肉体十分强横,并且还有隐匿身形的天赋,潜藏在暗处突袭那么几刀,还是相当致命的。

  天都灵得到陆风的指示后,便突然消失在空气中,连陆风都不见她在哪。

  陆风没多问天都灵的位置,他甩手一挥,另一把水晶刀出现在了眼前。

  此刀也发散着蓝光,但制式是没有剑格的扁薄长刀,其刀身中间有个“丫”型的平整断口,将刀身分为了三分,唯有中心部分的一块水晶相连起上、左、右三部分。

  此刀正是救了陆风两命的《荣耀之名刀司命》,陆风手握着刀柄将它贴在身侧,弓下腰,闭上了眼睛。

  他脑海中浮现出他不断地前冲拔刀的画面,一刀,两刀,三刀……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幻想,如同陷入了无限循环的幻术。

  那只低等梦魇是一个约三丈大的刺球,其浑身长满了黑红的长刺,猛一看犹如一只巨大的海胆,但其球型的身躯上还长着两条数丈长的半透明触手,胡乱地飞舞着。

  “熔心海胆!”

  陆风闭着眼睛说道。

  在他的脑海中,他已经对着这海胆砍了无数刀。

  一心嬉戏的熔心海胆注意不到被天都灵用秘术藏匿的陆风,更注意不到一条蓝色的细线划过它的球躯。

  疼痛在海胆身躯上爆发,它的身子上裂开了一条细缝,岩浆般的体汁滚滚地从细缝中涌出来。

  嘶哼~~

  奇怪而刺耳地痛苦尖叫从海胆身体里迸发出,它身上的火红尖刺陡然伸长了数十倍,两条半透明触手更是直接冒起了火。

  “铿”的一声响起,看来是天都灵猝不及防之下被击中了,不过她并没有显示出身形。

  “报告伤情。”陆风嘴巴未动,却已经向天都灵询问了。

  “丝毫未损。”

  天都灵简洁地回应了种在她脑海里的陆风神识。

  两位未再做其他交谈,天都灵带着泣血之刃一刀刀地砍向熔心海胆,海胆想往上窜时便迎头一刀,海胆向下潜时,又被从下面来的一刀刺进了身体。

  天都灵使用泣血之刃,造成的伤害全是纯物理的切割伤害,每一刀只能勉强破开熔心海胆的防御,不过这依然逼得海胆上蹿下跳的。

  就在熔心海胆跳回到最初的位置时,陆风终于动了!

  “神梦一刀!”

  陆风口中大喊,身形却一下化成白影突进向前。

  白影经过熔心海胆的位置时,一道刺目耀眼至极的蓝光从白影中划出,一下掠过海胆巨大的身躯,从另一侧穿了出来。

  神梦一刀,提前消耗灵力,模拟出无数次打击,并在最后真正斩出一刀时,把模拟过的打击融进这真正的一刀中。

  熔心海胆破败的身躯强接不住这一刀,直接被劈空了小半边身子,岩浆般的体汁如喷泉一样狂涌而出,海胆瞬间扁了几分!

  那三十倍剑影遁加神梦一刀虽然耗光了陆风的灵力,不过陆风随即灌入一口灵酒,手中抛出一面锦帕飞到了熔心海胆下方。

  锦帕上是一个奇怪的阵法,此时正发出粉红色的光芒,陆风脚下也出现了相同的阵法,他法诀一念,竟是要对熔心海胆用《合欢之正气决》。

  虽然叹为观止,不过那粉红光的法阵只是亮了一瞬,便熄灭了。

  “不是智慧种,杀!”陆风种在天都灵脑海里的神识吩咐到。

  同时陆风手中剑指一点,一道丈长的青色剑气刺向了海胆,正是青元剑歌最基础的神通,青元剑气。

  天都灵得到指令后,身影更加神秘莫测起来,“噌”“噌”“噌”“噌”地从四面八方浮现,又从天地四处消失,每一次闪烁海胆身上的切割伤口更多一道。

  熔心海胆四周的海面,甚至空气都燃烧起了熊熊烈火。陆风运起青元剑歌,一个青色的护盾便出现在了他身上。

  灌下一口大酒,陆风再次静在了原地,这次只是顿了一小会,突然间陆风化为了红白青交映的青灰影一闪而出,青灰影擦过海胆时,蓝色刀芒再次从人影中爆发,斩向海胆。

  “裂!”陆风的护体剑盾也在此时应声破碎,化为无数的碎剑扎进海胆的伤口之中。

  熔心海胆冒着火的触手猛然向面前的人影拍去。

  “回!”陆风醉剑式发动,瞬间回到了原来地方,让海胆触须扑了个空。

  与此同时,它伸出去的触手也被天都灵斩断,另一只触手也随后断下,“刷”“刷”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熔心海胆最后一声悲鸣,它泄了气一般往海面上落去。

  “冰冻术!”

  陆风赶紧冻结了它下方的海水,熔心海胆带着岩浆般的体汁倒在了上面。

  陆风与天都灵落在了冰面上,海胆的体内岩浆在不断融化着冰面。

  稍微皱了皱眉,陆风看着并未散去灵性的岩浆,明白这是个好东西,问题是他没有合适的容器。

  陆风手指一抬,这些岩浆就纷纷飞了起来,在天空凝成了一个流动的大火球。

  “天都灵,把它的妖丹找出来,内脏什么的,掏空。”陆风吩咐道。

  不一会儿一个火红的妖丹就从天都灵手上递给了陆风,并且海胆被清得只剩一个红刺空壳。

  这三丈大的空壳,一般的空间法器可能开不了那么大的口,但对于陆风却是不用担心这个。

  只见他神念覆盖在海胆空壳上,身侧出现一个深邃的洞口,“咻”的一下,空壳就消失了,也没个过程。

  盯了一眼天上的岩浆球,球也瞬间消失了。在陆风的系统仓库中,海胆空壳破口朝上,岩浆球如倒茶般被涓涓地倒进空壳里。

  多亏了熔心海胆不辞辛劳地耗费灵力修补身体,所以它现在,就算是身躯还有多处破裂,但还是可以拿来装东西的。

  暮色渐起,陆风一口气把葫芦里全部灵酒都喝完了。

  “天都灵,我们回去吧。”陆风嘴里说出了这句话。

  天都灵到底有没有残存的意识,陆风不能确定,有浅层的意识?或者是只会听命行事的傀儡。

  收回了泣血之刃后,两人一同踏上了御剑叶,往星宫传送阵所在的石屋飞去。

  夜晚的妖怪岛纯粹是妖魔横行,没有哪个修士敢呆在这过夜,包括石屋禁制内的星宫修士。

  倒不是说石屋一定防不住夜晚的妖怪,只是里面有人的话,妖怪便会重点照顾那里,若是磨损了阵法禁制,那也是得不偿失。

  所以修士们都是日间来此,落日便纷纷回去。

  一套流程走过之后,陆风和天都灵穿过第三层的翠山,回到了千樱极的竹林前。

  他一身的劳累,此时只觉得昨天的那句“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用给现在的他还更合适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