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里的不知名李白玩家 > 第三十一章 御鬼之体莱彻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御鬼之体莱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击的威力和前面的声浪轰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婴鲤兽手持精血声枪的拼死突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这个摇摇晃晃的大阵能防守下来的!

  莱彻面色一沉,额上陡然浮现了一个黑色的王冠,王冠戴上之后一层层黑色的玉块瞬间就形成了面具、胸甲、腿甲……刹那间莱彻就被黑色的玉块包裹住,与玉块融为一体,化成了完全的黑色!

  要不要逃!

  这样的想法在莱彻心中萌生,御鬼之体虽然能大幅度的免疫普通伤害,但这血液长枪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伤害,怕是里面含有诡异的魔道攻击!

  为什么是选择我?

  这一枪在场筑基六人没有人能抗住,甚至天上的两名结丹期强者都只能避其锋芒。

  为什么选择我?

  不逃真的很蠢,莱彻知道这个。但是他真的不想逃。

  “冥炎罗刹!”莱彻大喊。

  诡异的风声呼啸而过,来彻身后骤然出现一个20余米高的青绿色身影,黑发无瞳。她身着褴褛的黑色紧身衣物,深绿色的花草纹身不规则的印在身躯各处,精致的长筒护手贴在侧身发散着缕缕黑气。

  于此同时一把猩红的剑出现在了莱彻身前,此剑仿佛是某棵血红树木的断枝,剑身是血红色,而剑柄却长着一朵白色的花。

  此剑一出现,就掉进了海中。

  莱彻双手紧握着阵旗不断地注入灵力,蓝色大旗上一股粗壮无比的光柱从旗尖出射出,正好迎面撞上了那化为血红色光芒的兽影与血枪。

  那血芒甚至未停滞一分,它直接就撞散了光柱然后刺向了蓝色光罩!

  兽吼声,破裂声,呼喊声,同时传来。

  光罩只支撑了极短的片刻,便在痛苦的哀鸣声中崩溃了。

  六名主持大阵的筑基期巅峰修士,不约而同的面色煞白,同时吐了一口鲜血。

  “莱彻先生!”那声呼喊声是妮尔柔发出来的。

  海面上已经长出了一朵巨大的白花,冥炎罗刹也双手护在莱彻身前,但在妮尔柔声音入耳时,莱彻清醒了。

  光罩破开的一瞬间,莱彻化为了一道黑色细线消失在了原地。

  他身后的鬼神以及海面的白花也在刹那间崩散,血红色的光芒瞬间就穿透了白花与冥炎罗刹的碎片。

  “妖孽,速速受死!”

  期待已久的喝声终于自天空中响起。

  与此同时,两道巨大的璀璨金芒从天而降!金芒如惊雷怒电般在空气中闪了几闪后,径直扎进了正在飞遁的血芒之中!

  婴儿的哭啼声骤起,声调是前所未有的凄厉,不过此声连一丝空气波动都没有引起,海面反而风平浪静起来。

  血芒缓缓散尽,露出了藏在其中的婴鲤兽真身,两把金色的青铜长戈正闪烁着光芒交叉地将其钉在海面上。

  莱彻飞到了妮尔柔身边,此时的妮尔柔已经从海船中飞了出来。

  “对不起。”莱彻神色一暗的道歉道。

  “先生说的什么话,先生自然有自己的合理判断,妮尔柔只不过是辅佐先生而已。”妮尔柔目视着他盈盈一笑道。

  莱彻长叹一口气,不再言语。

  他一边恢复起法力,收回海下的猩红剑枝,一边向下方的婴鲤兽看去。

  这婴鲤兽模样十分奇特,只见它长着蓝色的鲤鱼身尾却有着成人一般的白色上身,其面首是婴儿模样,身躯上长着四只白嫩的人手,背后还长着细长的鱼鳍,仿若翅膀。

  但更惹人注目的是,它的四只人手上各握着四件不同的东西,一条巨大的红色蟹鳌,一根数尺的蓝珊瑚,一颗白色浑圆的珠子,以及一面银色蚌壳。

  在婴鲤兽的身上还横架着一柄绿色的长枪,其模样像是婴鲤兽刚才凝聚的血液长枪。

  此刻的婴鲤兽面露痛苦之色,婴儿般的面庞张嘴鸣叫个不停,其口中竟是一副锐利的尖牙。

  两名结丹期的六连殿长老此时也是气喘吁吁,面色不比莱彻等人好到哪里去,净是一脸疲惫。显然,施展这对长戈古宝的神通,也让他们有些伤了元气了。

  但他们还是立马面露喜色地朝下方的婴鲤兽飞去。

  一旁的青算子和毛姓儒生等人看见婴鲤兽手中的异宝,不由得面露贪婪之色,不过他们可不敢起什么心思。

  然而,两位结丹期的大修士还没飞到婴鲤兽的跟前,婴鲤兽下方的海中突然就刮起了一阵漆黑如墨的阴风,竟瞬间吞没了婴鲤兽,并还不肯罢休的朝近处的两位结丹期修士卷去!

  莱彻等人惊呆了,还以为是这婴鲤兽逃脱了掌控,或者它的父辈来救它了!

  不过数百丈海面随即全都冻结成冰,宣告了这股力量的不同以往。

  “玄阴魔气!”

  苗古两位长老似乎认得这股黑气,惊惧地大叫了一声。

  接着两人如见蛇蝎一般急忙左右一分,瞬间飞到了两侧。

  那黑气也没有穷追不舍的意思,如蜥蜴卷舌般收缩回了海面,并在冻成冰雕的婴鲤兽旁凝结成了一团黑色的旋风。

  风渐渐停息,婴鲤兽旁出现了一男两女,一共三人。

  其中的男子面黄枯瘦,但那两位女子不仅丰满艳丽而且还都穿着无袖短裙,外人看去不免怀疑这男子是不是一龙二主被吸干了。

  “乌丑!你这是何意,难道要和我们六连殿开战吗?”

  苗长老显然认识这位男子,盛怒满盈地说道。

  “和六连殿开战?本少爷还没有这个想法!不过家组即将从海底出关了,这只婴鲤兽的妖丹就当献给家祖的贺礼吧!”枯瘦青年神色倨傲的朝天回道。

  “极阴祖师要出关?”

  青年的话语吓了两位长老一大跳,面面相觑了起来。

  附近的筑基修士,包括莱彻在内更是面色铁沉。

  这极阴祖师是乱星海有名的魔头,修为臻至元婴期,手段十分毒辣。

  “乌丑,你可不要乱说话!谁不知道极阴祖师在百余年前就已做生死关,除非修为再做突破,否则天大的事情也不会出关的。你可不要告诉我,令祖仅仅百年就修炼到元婴中期!”

  乌丑听了后,大笑了起来。

  “你们六连殿真是太无知了!谁告诉你们家祖是为了进阶修为而闭关的?家组闭关实际上是为了修炼一门盖世魔功,如今功法大成,自然要出关了。”

  两位长老听了这话,又是一怔,不知这乌丑所言是真是假。

  “既然知道家祖的威名,这只婴鲤兽本少主就主动收下了。你们六连殿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我们极阴岛吧?”乌丑阴冷地说道。

  听到对方如此猖狂的话语,六连殿两位长老都面色发白,一时间也都没有再开口。

  青算子等被邀请来助力的人,则默默地退后了几步,谁都不敢掺和进这件事。

  冯三娘眉头紧锁,但也没有什么办法。

  眼前的局面,六连殿还真不占上风。

  虽然眼前有两位结丹期的修士镇场,但是他们为了驱动古宝长戈“干天戈”,已经是元气大损。而那乌丑同样也是结丹期的修士,并且其修炼的是乱星海顶尖的魔功“玄阴功”,相比一般同阶是更加强横的。

  更何况其背后还有个“极阴老祖”,那可是乱星海的大魔枭,谁敢轻易招惹啊!

  乱发垂肩的古长老嘴唇微动,和苗长老暗暗交谈了起来。

  让乌丑就这样把婴鲤兽带走的话,他们六连殿之前的工夫就全白费了,并且还会给人一种软弱无能的印象,这对六连殿的声誉是巨大的打击。

  乌丑没有在意两个六连殿长老的交谈,冷哼了一声后,嚣张地走到了婴鲤兽旁,手中黑光一闪,出现了一柄漆黑如墨的魔刀。

  只见“刷刷”一声,婴鲤兽的首级便被他一刀砍下,并且还理所当然地在头颅里搜寻起内丹来。

  六连殿的三人面色都难堪至极。

  不一会儿,乌丑就从头颅中掏出了一个深蓝色的圆珠,眉目大喜起来。

  接着他抬首望向婴鲤兽身上的五件异宝,面露贪婪。

  当其再次举起魔刀时,古长老却喝住了他。

  “少岛主,看在令祖和我们殿主也算旧友的份上,这婴鲤兽的其他东西你都可以拿去。但是这妖丹,我们六连殿是必得的,必须要留下。极阴功再强,你与我二人如果拼死的话,怕是只得一缕元神回去了,那干天戈,好像还没收回吧。”古长老声音十分平淡。

  但随着他话语落下,那插在婴鲤兽身上的干天戈突然破开冰层,涨大了一分。

  乌丑冷笑几声,丝毫不理会地一刀斩下,一把将那妖兽断掉的手臂和紧抓的红色大蟹鳌抄到了手中。

  见到此幕,古长老怒笑一声,有的人就是因为太狂而死的。

  这么长的闲聊时间,古长老耗费的灵力已经恢复了不少,他看了苗长老一眼,意思是合力透支真元催动起古宝斩杀此獠。

  谁还不是个魔教中人!

  可就在这时,苗长老却眼神暗示古长老不要这么做,苗长老随后向乌丑传声了几句。

  这些传音刚一入乌丑的耳中,他本已举起的魔刀,顿时停滞在了半空中,面露惊色。

  他随即放下手中的魔刀,面目惊疑地嘴巴一张一合起来,一副在询问某些事情的样子。

  这诡异的一幕让在场的其他修士都大感莫名其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