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里的不知名李白玩家 > 第二十四章 风起海外孤岛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风起海外孤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风再次出现在地表时,已经是十日后了。

  他依然有些头晕,身子轻盈如草,静立时莫名想随风摆动。

  不过他名刀司命的被动已经转好了,只有这样他才有信心直面这个诡异的世界。

  陆风微醺的目光一厉,运起御剑术扔出名刀化成一柄剑叶,踩上剑叶直接冲天而起。

  到了数十丈的高空后,陆风才停下剑叶,站在叶柄处四处张望起来。

  各个方向收入眼内的,都是清一色的深蓝亮光。那些碧波荡漾的海水,闪得陆风有些眼花了。

  他正下方是一个方圆十几里的孤岛,四周再无它岛!

  虽然这里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他总不能在这个岛上修炼吧?要知道这个岛灵气稀薄得很!怕是修炼不了几天都能给它抽空了!

  即使陆风有灵酒葫芦,但是全然靠灵酒葫芦修炼那上限太低了!毕竟灵酒葫芦自生的灵酒还是有限的,而陆风修为越高需要的灵气越多!

  陆风御动剑叶,围着孤岛转了一个大圈。终于肯定这个孤岛附近没有任何海岸或者其他岛屿的影子。并且这个孤岛上,除了石头和昆虫毒蛇外,再无其他活物!

  于是,陆风便认准了太阳落下的方向,不再回头的疾驰飞去,这样至少有个固定方向。

  陆风虽说有些郁闷,不过他并不悲观。他名刀被动已经转好,灵酒也装满了,他就这样一个方向一直飞下去,就是飞穿宇宙他也得找个人出来!

  陆风在天上掐御剑诀,却跟在海里仰泳一样,不甚费力地平缓前进着。御剑耗费的灵力刚好能时时补充回来。

  身下偶尔掠过的巨大灵威,暗示着海下藏有大恐怖,陆风不得不保持谨慎。

  这片莫名海也不知道有多大,陆风遨游了七八天后,视线之内终于出现了一抹人造颜色。

  那是一只巨大的灰黑海船,陆风心中大喜,径直朝船飞了过去。

  飞行途中他下意识地臆想着,这船没悬挂国旗该不会是个海盗船吧?会不会有宝藏或者藏宝图?

  陆风神识一扫,船上有几百号人,而且都没有特殊的灵气波动,没猜错的话应该都是凡人!

  不过陆风有些奇怪的是,这一只大船模样非常古怪,整个船体竟然一根船杆一张船帆都没有。而船头处,有十几只陆风从没听说过的巨大鲸鱼,在拉着这艘船飞速前进。

  这些鲸鱼虽然个个身躯庞大,身上满是藤壶,但陆风却没在它们身上发觉到一丝灵气,这些鲸鱼都只是普通生物,并非梦兽梦灵!

  要不,陆风还真不敢随意靠近这个船!

  陆风没有直接跳进船中,而是先在船的四周兜了一圈,再研究了会此船。

  船上的人显然已经发现了陆风,只见他们在船中大声嚷叫着,越来越多的人从船舱涌出来,足足有两三百名之多!

  这群人望见飞舞在半空中的陆风,脸上满是敬畏之色,纷纷弯腰起来,不再抬头。

  陆风愕然,便停止研究,不再居高临下,径直跳进了船中。

  陆风入船后,船中弯腰的人族们突然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飘过,自己弯下的腰竟被抬了起来。

  一个穿着华贵的中年人挺身而出,神情恭敬地对陆风说了几句话,然后便呆呆地站在原地,似乎在等陆风回应。

  陆风苦笑着喝了一口葫芦灵酒,对方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

  随手一擦嘴角,陆风用“妖精”之语也就是资历深厚的种族一般都会的语言,问道:

  “你们这里有人听得懂我的讲话吗,有的话就出来给我当个翻译。”

  话语完毕,陆风视线在众人面前一扫,结果所有人都面露难色。

  那个华贵服饰的中年人更是一脸茫然,不过他随即向四周的船员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似乎在吩咐什么。

  陆风再喝一口酒,用他在部落时说的语言再问了一遍刚才的话。

  没想到这话语一出,人群中一个灰发的老者,居然神色亮堂起来!

  陆风根本不知道他这个部落语言是什么来历,本以为希望渺茫,没想到这个老头居然也会。难道这老头之前也是某个部落的野蛮人?

  陆风心中虽动,不过还是立即指向了那个老人,用部落语说道:

  “老先生,您是不是听得懂我说的话?”

  灰发老者听闻陆风如此一说,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缓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用部落语回道:

  “老朽王长青,确实懂得这门语言。不知仙师有何吩咐?”

  陆风见灰发老者真懂部落语,心中大松了一口气,没有比语言无法沟通更让人难堪的了!

  “想必老人家您也看出来了,我并不会当地的语言。你给他们说一下,我只是路过此地,不必惊慌!”陆风面色温和的说道。

  灰发老者闻言便去和船上的华贵中年等人解释了起来。

  陆风静静地看着他们交谈,而凡人们的目光时不时会掠过他一下。

  虽然目色恭敬,但却看不出什么震惊之色,难道这个地方的修仙者经常和凡人接触么?

  陆风心里暗自思索着。

  不出一会,那名灰发老者就结束了与华贵中年的谈话,中年人神色看起来很高兴。

  灰发老者走回了陆风的跟前,恭敬地说道:

  “仙师大人,这位是此船的船主顾先生。他打算邀请仙师去他居住的魁星岛居住,他愿意供应仙师修行的一切费用和开销。”

  “魁星岛?”陆风下意识喝了一口酒,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见陆风没有立即拒绝,华贵中年神色更是兴奋,再叽里呱啦地对灰发老者说了很多话。

  陆风不用灰发老者的翻译也知道,此位大概是说了更多想让自己去那个魁星岛的话语。

  于是,陆风不等老者翻译,直接一摆手说道:

  “你先告诉这位船主,我刚到这个地方不熟悉情况,不会冒然答应。等我多了解一些事情后,再决定去不去他那个魁星岛。而且我现在不懂你们的语言,我想要随船几日,让老先生多教我一些当地的语言和习俗。”

  灰发老者听了之后赶忙向那中年人解说去了。

  中年人听过老者解说之后,脸上明显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但他仍然恭敬的向陆风施了一礼。随后他转身向聚集在船头的众人大喝几句,顿时所有人都跑回了船仓,只剩了他和灰发老者,而且他和老者说了几句话后,也退回了船舱内。

  如此一来,船头上便只有灰发老者和陆风二人了。

  老者笑着对陆风说道:

  “仙师大人,您可以留在船上,而且顾先生还特意给你提供了一间上房。仙师可以跟我一同过来。”

  陆风见状,面带笑意的回道:

  “那就替我谢谢这位顾先生了!”

  于是在王长青老人的带领下,陆风进入了船舱之内。

  “好大!”

  这是陆风进入船舱的第一感觉,上次他这样惊叹还是岳麓殿大厅。

  船舱内四通八达,到处都是过道和走廊,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房间。

  行进期间遇到了几名凡人,但是他们都面露敬畏地给陆风让路。

  跟着老者转了几个弯后,陆风来到了一个精美的木门前。

  王长青用一推就把门打开了,然后侧身示意陆风进去。

  室内的装饰那是真的不错。陆风在地火室带了两年,面对那黑色的四壁都吐了。

  室内空间挺大,没有一点气闷的感觉,屋内所有的桌椅都是由木雕成的,不少地方都带着精美的雕文,而且屋子里的角落还放着一棵精美的盆栽。

  这个盆栽是一棵小树,它一根独长没有任何的分支,长满了三角形的树叶,虽然叶是绿色但中间的树干是银色的,绚丽无比。

  陆风面露好奇的多看了几眼此树。

  “看来仙师大人并未见过这三角银树!此树确实不是常见之物。它外观美丽,放在气闷之处还有纯净空气,协助通风的效果。在我们这些经常出海的船上,这个可算是很有用的宝贝。就算顾先生财大气粗,也只弄到了三棵而已!”王长青老者见陆风面露好奇,便主动解释道。

  陆风微微一笑,他能看出顾先生对他确实很上心,不过他确实不好随意乱答应请求。

  “老人家,你坐吧,我还有一些事要好好地请教你了。”

  王长青连忙回道“不敢”“不敢”,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不过陆风微笑地把椅子用灵气送到了他旁边,他也只好坐了下来。

  陆风见他已经坐定,于是便开口问道:

  “我是别地来到此的修仙者,不知老先生能否给我介绍一下附近的地形,以及当地的文化习俗。当然若是能多说一些关于修仙者的事情,那就更好了。”

  王长青似乎有些不习惯陆风房内的高级椅子,屁股扭捏了一下才犹豫着说道:

  “仙师既然从别地来到此,那应该知道这里是乱星海吧?这里是乱星海的西南角,附近有尾星岛,魁星岛,桑星岛三座大岛和几十个中小岛屿。每个岛屿都多少有些仙师和凡人居住。”

  “而每个岛都会挑选一个法力最高的仙师担任岛主,其他仙师在岛上担任职务则可以获得薪酬,只是居留的话,反而要交灵石给岛主。”

  王长青言语间满是对仙师的向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