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里的不知名李白玩家 > 第十七章 小黑突然站出来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小黑突然站出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起来挺高级啊!”后灵薇见着符纸上面流转的灵光,说道。

  “在修仙界中大概就是个低级玩意吧,以后有机会学一学。”陆风轻笑着回应道。

  他的《凭实力盗版系统》仓库目前装着三本技能书。分别是《荣耀之神梦一刀》,《海贼之重力刀星陨》,《凡人之青元剑歌》。

  前二者都是独立修炼的技能,后者是陆风第一本技能书,也是唯一的一本修炼功法。

  不知道系统中会不会出现炼丹制符类的技能书,目前反正是没有。

  陆风把符纸叠好,收进了怀内,随后几人便继续逛起地摊来。

  除了晨星和小黑总是一副没有感情的模样外,其实陆风和后灵薇对地摊上的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几人基本上是一家一家的挨个看过去,并不像玉单道人说的看不上地摊的物品,因为买不买那是另一回事了。

  修仙界通用的“灵石”货币,陆风一个没有,系统没给他发。

  几人逛了不少摊位后,陆风更想学习炼制刚才提到过的符纸了。因为在不少的摊位上陆风都能看到有人在卖符纸,符纸等级分为初阶、中阶、高阶,一般来说初阶的符纸可以卖一到两块灵石,中阶的则可以卖六到十块灵石,而高阶的更是没见到有人在卖。

  不过逛多了之后,陆风也倒是发现了些端倪,修仙者们除了用灵石交易外,还有最原始的“以物易物”的方式。

  陆风所看到的一个卖“中阶地刺符”的摊主就是如此,他的价格要求不是多少灵石,而是要价值相等的固本培元丹药。

  还有一个卖“初级五行咒决记载”的摊主要求的则是中阶梦兽的爪子材料一对。

  看到要求梦兽爪子材料,陆风先是心中一愣,随后暗地狂喜起来。

  别的不说,这个梦兽材料他可是有一些的,之前他在村庄中担任“牛角护卫”,经常连夜巡逻村庄,这个过程中他与同村的几个伙伴们打败了不少初级梦兽。

  再后来陆风修为进一步提高,夜间他甚至会主动潜入黑夜,寻找灵气尚未消散的地方。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些中阶梦兽,大部分他确实打不过,因为他当时还未得到名刀司命,手上没有太趁手的武器,不过还是有两只中阶梦兽在他鏖战之下被他成功斩杀。

  初阶梦兽他没有收留材料,大多是直接交回村中,可这两只中阶梦兽都是他外出时一人斩杀的,所以他把这些梦兽的材料都藏在了自己的系统仓库里。

  陆风知道自己猎杀的一只中阶“火地鸡”就正好有强力的爪子,所以他慢慢的走近了那个卖“初级五行咒决记载”的摊位。

  后灵薇见陆风突然贴近某个摊位,急忙低声问道:

  “怎么了?你有东西啊!”

  陆风表明自己没有灵石后,大伙都是保持远观的,没有钱谁也不好意思去摸摸碰碰的。

  “这个真的有!”陆风话语中带着欣喜。

  后灵薇见他这么说,也勇敢跟了上去,终于可以买东西了!

  摊位的摊主是一个戴着草帽的精壮男子,修为刚步入练气后期。

  “我这里倒是有一对中阶梦兽的爪子,你要不要看看合不合你心意?”陆风并没有上来就拿出东西,而只是沉稳的套。

  草帽男子一看陆风居然是练气后期巅峰修为,连忙说道:

  “前辈只管拿出来便是!”

  陆风也不多说什么,摆手间一对大约三尺大的黑瘦爪子出现在了地摊上,爪子隐隐反射着阳光,一股金属质感好似精钢铸成。

  陆风斩杀的那只“火地鸡”最强的便是这一对爪子,当时陆风靠着灵酒不断恢复体力,凭借剑歌剑气不断地消耗对方,最后才一个“重力刀星陨”打败了这只“火地鸡”。

  草帽男子看到这对爪子眼睛都直了,爪子上传来的充足灵气以及那熟悉的模样,都让他欣喜若狂,他直接伸手在爪子上抚摸起来,来来回回研究了许久。

  “我这本咒决的记载称不上全面,要不我补前辈您五块灵石,前辈您把这爪子直接转于我可否?”草帽男子爱不释手地一边摸一边说道。

  “可。”陆风心中大喜,但是脸上却没有透露太多的消息。他也没进行砍价,想来以他的修为,对方不会把他当小白看待。

  对方麻溜地就把五块灵石和那本《初级五行咒决记载》交到了陆风手上。陆风也没说什么,转身便走开了。

  “以前辈修为踏入筑基期指日可待,不知还要这初级咒决作甚?管他的,这火地鸡爪子是我炼器的最佳材料,太好了!”草帽男子在陆风走开后看了一眼陆风的去向,心中暗念道。

  几人走远,陆风拿着那几块灵石开始掂量起来,后灵薇期间还顺了两块过去研究。

  灵石里面是充足的精纯灵气,手握灵石可以直接吸取其中的灵气,快速的补充自身的灵力。修炼时一般是炼化空气中的散乱灵气,效率比较低下,如果修炼时手上能握着一块灵石补充灵气,那修炼的质量和速度都会提升。

  既然买了东西,陆风几人的心结也就解了,再逛了会后便向山溪旁的那群楼阁走去。

  山溪旁明显比交易广场要更凉爽些,山风带来的清凉让人十分舒适。这里每个小楼阁都是雕龙画凤,建得极其精美,而且每一个楼阁都发散出单独的灵力波动,这应该就是每个楼阁的禁法了。

  陆风几人找到了玉单道人说的那个楼阁,便走上前去。

  在距离楼阁数丈远时,陆风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屏障立在前方。前方应该就是禁制的范围了。

  陆风拿出玉单道人给的符纸贴在了屏障上,屏障随即发散出青色的微光并且荡起了一圈圈的波纹,然后出现了一个小门。

  陆风收好符纸后,率先走了进去,后灵薇三人也跟了进来。此时屏障小门才开始一点点收缩,最后完全消失。

  眼前的楼阁并不算大,一共分有上下两层十余丈高,相比现代建筑大概就六层楼高,进十几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几人径直走进了楼阁内,进入了一楼的大厅,大厅中间是两张八仙桌,周围放置着十多把木椅,大厅四周则是一圈的房间以及一个通向第二层的楼梯,楼阁内看起来十分简洁典雅。

  大厅中不见有什么人,但是在大厅一角的空地上,那个外号桑槐大师的和尚正在那闭目念经。

  陆风并没有去打扰他,只是随便地走走看看,打量起四周的房间。

  楼阁的房间根本看不出哪些是正在用的哪些是空的。毕竟修仙者并没有什么行李安放。

  走了会后,和尚还没念完,但陆风却从楼上听到了些声音,神识一探之下,才发现玉单道人等人都在楼上。

  既然别人在楼上,那陆风也得上去看看才行了,于是便登上了楼梯向楼上走去。

  在陆风登上楼梯时,那桑槐大师连忙跟了过来说道:

  “前辈莫怪,小僧念经用心,一时不得停顿。玉单道长在楼上等我们,说是有事要谈谈。”

  陆风笑道:

  “无妨,我们一齐去吧。”

  桑槐大师一边与陆风走着,一边说道:

  “前辈带的这三人不知是什么来历?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好似一介凡人,可小僧的神识完全打探不清他们,仿若是行走之迷雾。”

  陆风心中苦笑,嘴上轻笑:

  “不过是大师您不够用心罢了。”

  陆风没有解释什么,他自己也搞不清,怎么教别人呢。

  桑槐大师见陆风不愿多说,于是也没追问。

  大师说话并没有压低声音,故而后灵薇也能听到,她心中只是想着:三个人都是迷雾?修仙者也看不透被梦网干涉的特殊存在吧。

  一上二楼,就迎面遇见了白木和白火两兄弟。

  两兄弟见陆风等人过来便迎了上来说道:“前辈,玉单道长正在屋内等你,跟我们兄弟过去吧!”

  陆风点点头跟随他们顺着走廊七拐八拐,进了一间屋子。

  屋子内人数不少,白天见面的所有人都已经齐聚了,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未曾见过的陌生人。一个是笑面常在的少年,一个是肥头大耳的青年。看来这两位就是白天提到的两个不在的人了。

  “前辈来了,几位都坐吧。”玉单道人指了一旁的四把椅子说道。

  道长没有单纯准备一张椅子,而是准备了四张椅子。后灵薇三人能跟陆风凑在一起,而且如同迷雾一般打探不清,道长等人不敢随意怠慢。

  后灵薇暗叹小子你路走宽了。几人点点头坐了下来。

  “这两位是,云间涧的九指道友和双石谷的黄天道友。”玉单道人分别指着少年和胖青年跟陆风介绍了一下。

  陆风只是点头示意,可这时沉默许久的小黑居然发声道:

  “黄天?你的名头不小!”

  后灵薇等人大惊,没想到小黑竟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了。

  玉单道人与黄天道长向小黑看去,只见小黑斗篷之下是缓缓流动的黑暗与一双画风迥异的白色眼睛。

  黄天道人急忙说道:

  “小辈姓黄名天,不是有意触犯黄天老爷名讳!”

  陆风不知如何说话,倒是后灵薇说道:

  “不必在意!你们继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