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里的不知名李白玩家 > 第六章 少女竟被降维打击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少女竟被降维打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村落似乎比后灵薇想象中变态一点,后灵薇刚走进村落大门,就有两个身高两米以上的大汉围住了她。

  两个大汉头戴牛角头盔,身着猛兽皮衣,很明显不是什么文明人。

  对方上来就是一通胡言乱语,后灵薇简单回答了几句,随后结论很明显,他们有语言沟通障碍。

  两个牛角大汉互相沟通了会,大概是想把后灵薇带进村落里,后灵薇意会了他们的意思,便跟着他们进入了这个野蛮村落。

  这个村落的围栏布置得挺高大,后灵薇还以为里面会有些像样的建筑,结果进入到里面后,后灵薇只看到了许多简陋低矮的建筑,基本上都是一层的,只有少数几个建筑是两层的。

  最使后灵薇注意的是村落中间那个五、六米高的图腾。

  图腾上是奇怪的牛首蛇身图案,上面沾满了血液,有些没干透的血液结成了墨黑色的一层盖在图腾上。

  部落里的两个牛角卫兵把后灵薇带进村落后就通知了几个同样穿着兽衣的野蛮人,看他们的架势,应该是去找部落的长老去了。

  后灵薇银发绿瞳的模样,不说比问题少女如何,那至少也是风景画级别,所以不一会儿,一堆野蛮人就围在了她的周围观望,里面有男人有小孩,还有些野蛮人妇女。

  后灵薇发现村落里只有一小部分野蛮人佩戴着牛角头盔,而他们无一不是身材高大魁梧的成年男性。

  “至少都有衣服穿……”后灵薇倒是没什么害怕的,心里想的是他们的衣服问题。

  就在这时,人群中让出了一个口,一个同样戴着牛角的老人走了过来,他头上的牛角看起来有些岁月了,很明显这个人就是村落里有话语权的长老了。

  “你能听懂我讲话吗?”后灵薇也不多客套,直接向长老问了起来。

  长老很明显先是一怔,随即疑惑了一阵,最后才慢慢的问道:

  “你是……妖精吗?”

  虽然发音有些不标准,但后灵薇倒是还能理解清楚。

  就在后灵薇想说些什么时,她下意识地看向了天际。

  抬眼间,天地陡然变色!一股浓墨般的黑暗覆盖了她整个视线,黑暗不断地倾泻在村落上,如水般的黑暗在一瞬间就无情地碾碎了一切。

  狂暴的力量在后灵薇身上碾压而过,后灵薇甚至来不及心念化身白铠魔人。而在她还飞在半空中时一切就已经结束了,狂暴的肆虐已经停息。

  后灵薇摔在了地上,睁眼时眼前已经没有了村落,只有一块平整的黑黄色土地,平整得就像之前在村落门前见过的那块土地。

  没有村落,没有篝火,甚至没有血迹,四周空白得只有淡淡的月光和一个戴着牛角头盔的少年,这是那个村落唯一剩下的东西。

  后灵薇心中的怒意在无限地升温,她能隐隐的感受到远处的地平线上有种难以想象的怪物在注视着她。

  突然间一股潮水般的黑暗从眼前不知名的地方袭来撞向了后灵薇,后灵薇再一次被打飞了出去。

  她的外形无法被外力违意志地破坏和改变,但这不代表她没有感觉不会生气。

  后灵薇面带笑意地从头发上摘下郁金香,瞬间变成白铠魔人形态,身形又在一瞬间暴涨到十多丈高,一柄几十米长的蔚蓝长刀在她手上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你再来打你姑奶奶试试!”后灵薇就算站在十余丈的视角上也完全看不见她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而就在这一瞬间后灵薇消失在了原地。那股潮水般黑暗这次磅礴如滔天巨浪,而且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后灵薇远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被带走了。

  在后灵薇的视角中,她的位置变换简直像是调电视台一样,没有任何过程。

  这是一个天地皆黑的地方,空气粘稠的就像是水一样,或者这个地方就没有空气,全是粘稠如水的黑暗。

  虽然是不毁之身,但后灵薇能感觉到有种狂暴的力量在不服输地持续撕扯她。因为无法被随意摆布的缘故,后灵薇难以判断这股力量到底有多强大。

  这份力量如果施加在刚才的土地上,一瞬间就能淹没无数个村庄吧,后灵薇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坚毅地说道:

  “我希望你能抗住我这一锤!”

  这是后灵薇第一次用因果律气锤攻击本土生物,如果这东西确实是本土生物的话。

  一个几十米大的明亮的气锤在后灵薇身前凭空而生,光明在一瞬间撕破了黑暗,气锤上面标注着100T的恶趣味文字,没有谁挥舞它,但它却在一瞬间向黑暗深处弹射了出去!

  气锤还没飞出多远,就仿佛迎面撞在了一块巨大的玻璃板上,在气锤消失的瞬间,“哐吭”的巨大碎裂声如同天地同裂般从黑暗各处响起。

  第二个几十米大的明亮气锤也在这一瞬间从后灵薇身前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后灵薇抛出了黑暗,后灵薇重新掉落在了刚才的那片黑黄色土地上。

  还好后灵薇及时解除了十余丈高的白铠魔人形态,不然那村落剩下的唯一存世证明牛角少年,就要被她砸死了。

  “跟你姑奶奶装?我这第三锤还没出手,这出手的话,要你神形俱灭!”后灵薇指着半空恶狠狠地说道。

  话音未落一个漆黑的人形从半空中浮现并掉了下来,“扑”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一声痛呼之后,似乎是晕了过去。

  后灵薇强忍住出第三锤的欲望,向前查探了一番。

  这是一个简直和“小黑”差不多的人形,除了眼睛处是白色以外,他全身一切地方都是黑色的,或者说全身一切地方都是粘稠如水般的黑暗,虽然肉眼看不见,但是却有种黑暗在流动的感觉。

  “他这是被强制压成人形了吗?”后灵薇感觉这并不是他的“原型”。

  因果律锤,号称一锤破防,二锤重伤,没想到这个“重伤”是把对方强制压成人形态,后灵薇想起了她第二锤也把果冻哥打成了果冻人。

  后灵薇端详着这个难以描述,难以想象,难以理解的“三难”生物。从他半空跌落而且摔晕了来看,他的能力似乎也被限制住了。

  后灵薇侧头看了看一旁昏迷过去的牛角少年,眯起了绿瞳:

  “完全不是一个位面层次的攻击,这个少年居然存活下来了。没有理由,没有理由……难道他是……”后灵薇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瞳猛的一亮!

  她看看右边的黑色人形,又看看左边的牛角少年,开心得花枝招展:

  “两个小弟,打包带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