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学上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塞尔脸颊两抹红霞像水墨晕染勾勒的烟云一般缓缓散开,晕红他的眼尾,也染红了淮南的眼睛。

此时此刻,娇艳omega在怀的alpha真想给自己颁发一个“坐怀不乱柳下惠”1的光荣称号。但再大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饱受折磨的淮南勉强安抚好学长后,三两起步抱起托尔转身就跑。

悬浮车上,随着身后的城堡离她们越来越远,淮南的视线仍久久地定在一个地方,脑袋乱的不行。

要是别的omega敢靠过来,她绝对会眼睁睁任他摔倒!要不是看在看在

好吧,淮南忍不住捂脸,她确实对学长有一点好感

“姐姐是在跟安塞尔哥哥谈恋爱么?”

“嗯?1淮南盯住托尔,顿时觉得自己身为姐姐的威严全都没有了。

“姐姐在担心什么?”托尔似乎很奇怪淮南的反应,他拉下她的手,犹如夜晚星辰般静谧的双瞳望着淮南,清晰的映出她此刻的表情。“在垃圾星时大家都有亲——”

淮南一把捂住宝贝弟弟的嘴巴,把他抱紧怀里。“乖托尔,没有的事!如果姐姐找的话一定给托尔说的,至于现在”

[嘀——]她正在考虑措辞的时候,终端响了。

淮南低头憋了眼终端,是安塞尔传过来的文件,点开屏幕,上面罗列了不同阶段可以选择的学校,几乎是任由她挑眩

捏捏托尔的侧脸,感受着手下软绵的触感,淮南眼神飘忽,这下总算是能转移话题了,学长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

带着一路的怨念回到宿舍,开门后发现舍友不在也不好奇,带着托尔回房间准备好好研究一下这些学校。

两人一人一包营养液坐在床上,将老师、校园风格、教学环境等等一一投射在面前,快速巡视着这些学校的信息。经过安塞尔学长细心的标注和筛选,她们很快选择了一所的学校。

这里大多是中层阶级的公民,性格相对比较温和,关键是托尔也喜欢。

等淮南把该买的东西下过订单后,也差不多该睡午觉了。自两人生活安稳下来以后,她一直有在纠正托尔以前的作息。

等小孩儿彻底睡熟,自己终端上又蹦出一条消息,原来淮南之前定制的干扰器也到了,快递显示在5分钟后即将送达。

昨晚她在暗网下了这个单子,信息屏蔽分析仪,俗称干扰器,就是为了在学校摸黑不被发现。

简单看过说明说淮南后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另一个终端,立刻进入黑网。

精神穿过虚拟空间,人刚站稳,手上的电子屏幕徒然爆出数十条讯息,尤其是上次见到暴躁哥,他自己就占了一半。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匿名信息也在问她是不是可以篆刻五星铭文。

见到这么多人来问,一个个还疯狂报价,淮南觉得自己真的选择了一个很好生存的职业。

想到还有两天就正式开学了,她不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联络暴躁哥。

打开通讯界面,发现这个暴躁哥很是直白嚣张,一点都不遮掩自己的身份,至于头像则是一张与本人很不搭的红色花海,上面的花叶叶脉清晰,片片花瓣纤薄脆弱,跟这个大老粗的形象成鲜明的反差。

淮南拉出模型,让全息投影以原比例在面前展开。

她左右拨动模型,发现这武器由三部分组成,宽厚的棒头,棍子的终端,和尖尖的尾端。单看数据显示,载体是用特殊陨石打造的,重量不轻,不过么

淮南摸着下巴围着转了转了,虽然上面没有类似的尖刺,这个东西她怎么瞧着有点像狼牙棒啊?星际还有人喜欢用这武器?

她索性给对方发通讯,想约个时间说一下。

结果刚传送过去,那边立刻上线冲着她就是一顿咆哮。

“龙傲天,连着几天不上线你干什么了1

“老子等了你好几天了1

这熟悉的暴躁回答让淮南忍不住回怼过去。“当然是有事,还有你谁老子啊?1

“老子就是我!老子爱说老子是老子不行么?”

两人就这样对着好一阵嚷嚷,结果吼到最后淮南先绷不住了。

揉揉脸,她也不跟着对方较劲了,就感觉挺莫名奇妙的。“别叫了来说正事。这个东西谁给你设计的?”

那边的塔伯似乎是渴了正在咕嘟咕嘟的喝东西,好半晌他才抹嘴说话。“哈!这东西真好喝,你刚才说啥?”

“这个东西谁给你设计的?”淮南又重复了一遍。

“没人设计,老杰瑞说他家祖传的1

好吧,春秋战国时期的东西,传到银河3900年,真是是够久远的。

淮南也不较真,手下根据模型快速的在棒头上模拟出数量密集的金属倒刺,随后将尾端拉长,并将需要镶嵌能源石的地方空出来,整个过程不超过10分钟。

随后她拖入信息箱传送过去,并留言:“这东西我以前见过,你看要不要在加上一些尖刺,到时候杀伤力应该会比较不错,另外你能拿多重,到时候我适量调整。”

“哎?真漂亮!老子自己喜欢的很1塔伯在那边一拍桌子,简直喜形于色。“加!我这边就让老杰瑞给加上1

“至于重量按照这个数还能再加一倍1

淮南咋舌,这alpha一出手即使好几吨的重量,看来砸死个人不是难事。“好的,你最后把成图发过来,没问题后开始设计,一周后给你回复。”

“一周?这么快?1塔伯又对着终端怪叫起来。“你别给老子搞砸了?五级能源材料老子就备了3份!”

关于材料,一般委托人会准备3份基础材料,供铭文篆刻,毕竟三级以上的冷兵器都需要铭文篆刻,不然还不如去买把能源枪。

淮南心想,快?她半天就搞定了。

但这话不能明说,在查过所有铭文师篆刻铭文的资料后,淮南就觉得自己要收敛点,结果他还嫌快?

“怕了?怕了别来找我埃”淮南手下不停,但是话也没少说。“还有,你那个口头语再对着我说我可真不客气了1

“哎呀,事儿真多!老——我又不真当你老子”这时塔伯那边传来些许嘈杂声,然后淮南就听到他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良久才急促地回了一句。

“老我先不搭理你,1000万打过去了!我等着看你做出个什么熊样儿1

“走了1

说完就立马下线。

被独自留下的淮南则盯着系统上冒出的一大笔信用点,深吸一口气。

“加油,奋斗开始!”

三天后,淮南目送一身蓝领小制服的托尔走进环境简洁明朗的校园,直到他完全消失在眼前。

惆怅担心的同时心底颇有点让人欣慰的充实感。

整理下自己雪白的袖口,她也离开了,今天就正式开学了。

佛斯特联邦大学没有什么别开生面的迎新会,按惯例和所有新生参加完演讲仪式后,淮南根据学校的导航图独自去了一班。

今天是基础课,教室里人不多,早早到校新学员多是相互熟悉的朋友,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哪怕因为alpha会下意识抵制对方,但带着手环并不影响日常的交往。

但这种热闹在淮南踏进大门的那一刻蓦然冷凝了一瞬,几秒后才恢复正常。

这么明显的疏离也是淮南能预料到的,但和身家性命比起来,这种小问题她还真不在意。

课堂上,淮南无视自己身边清空的范围,对着导师讲解的种种基础知疯狂吸收,至于同学时常飘来的视线,碰到了便微笑以对,忙着的时候就全当没看见。

淮南表示: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们。

“你看,她用笔写字啊,我刚刚看到她写的还不错呀。”——这是个omega没跑了

“是啊,看来那些话不是她瞎说的,要知道我经常用意识输入,现在都有点不会写字了,感觉又累又麻烦。”——没味道,这是个beta

“而且我感觉她气质好温和,一点都没有其他alpha那么凶1——omega!

“对啊,对啊1——还是omega!

感受到周围omega自以为地窃窃私语和alpha跃跃欲试不停释放的信息素,淮南手下不经一顿,最后的一撇差点写飞了!

手动抄录可不是为了凸显自己,只是因为她想要加深记忆,等将来完全适应了了,她也会用优先使用更便捷的意识流操作的。

但无论怎么说,这节课她如坐针毡,导师一走,淮南立刻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教室转向下个目的地。

入学第一天就打架,太不可了

除了基础的必修课程,她还报了古文学习的历史编年,铸造学院的金属冶炼,铭文学院的铭文篆刻。其实她也很眼馋机甲星舰等高深技术,但这些要等第二学年才可以接触,现在最多学个外骨骼装甲操作,其他更多是对精神和体质上的训练。

毕竟第二年披上金色绶带才会是学校的正式学员。

进入铸造学院,淮南意外的发现这里的氛围整个都不一样了,没有之前刺目的视线和窃窃私语,只有步履匆匆飘过的满满金属气息。

上课时台上的导师意外瞧了淮南一眼,似乎没想到这个备受关注的学员会选择冶炼课,要知道,从她暴露以来,学校对其的关注从来不小,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显露出来罢了。

导师们固然惊喜于她的天赋,但他们更多看中的是性格和能力,所以学校一力压下外界的喧嚣,想要看看这个学员会如何成长。

想罢,他便开始了对新生的教学。

“同学们,在几千年以前,我们已经开始操纵机械实现更便捷的冶炼”

拿起本子,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从淮南笔下溜走,连同托尔的校园生活也在大家的共同地关注下逐渐迈入正轨。

这期间,她还从学校了解到一个有别于虫族的全新的怪物——“莫多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