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做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托尔,淮南,过来尝尝。”

见学长唤人,淮南松手让托尔过去,自己则去到身边帮忙。

“这是”她表情奇怪地指向这盘如同繁花盛开的精致点心。

“荷花酥,我母亲很喜欢。”

好吧,淮南没有再问。毕竟她只是穿越了维度来到了另一个时间线,连之前的古诗词句都能找到,这些糕点的存在似乎也不需要大惊小怪?

安塞尔将点心分别推到两人面前,收回手抵上下颌,难得放软了眉眼。“我跟母亲学的,好久没有做过了。”

淮南和托尔相视一眼,用旁边的帕子简单擦拭过后,指尖托着一朵精致的粉白荷花,看了半晌才放进口中。

荷花酥的外形像星星一样层层展开,点心做得不大,但花样精致芳香扑鼻。东西一入口,酥薄掉渣的花瓣瞬间在舌尖片片融化,露出绵密微甜的花心馅料,与酥脆香浓的外皮混合,吃下去不仅不油腻反而清新爽口。

淮南面露惊讶,没想到学长还有这手。“好吃,学长手艺很好。”

“嗯嗯1托尔双手捧着点心也跟着点头。

这种埋藏在记忆的甜美味道再次被人喜欢,安塞尔脸上也浮出一抹淡笑。

见两人没那么紧张了,他揭开话题,对淮南说出了那句让她记忆犹新又头皮发麻的邀请。

“淮南学妹,我们可以谈一谈么?”

淮南擦拭的动作一顿,晕红湿润的唇瓣还半张着,显然把她给问住了。

见到淮南呆愣,安塞尔也起了兴致用食指戳了下她的侧脸,细嫩的指腹带着微薄的酥麻痒意让淮南瞬间回神,赶紧拉远距离。

“额学长你说。”

安塞尔碧眸一闪,优雅闲适的收回手指,起身离开了大厅。

“托尔,等我一下埃”听到姐姐的嘱咐,喝着牛奶吃着糕点的托尔见怪不怪的点头,难得对管家机器人播放的科普节目感兴趣。

淮南脚下迟疑地跟着来到露台,外面碧空万里,是个难得好天气。

安塞尔背对着她,修长的身形被阳光勾勒的越发优雅,颈间的那抹雪色更是晃得她一时失神。淮南下意识想到,学长好像很喜欢这种质地轻软的长袍。

安塞尔没有回头,他双手搁放在身前,眼神幽幽望向远处。

“淮南,你知道引导者意味着什么么?”

“老师和学生?”听到这,淮南有点不确定的回答。

安塞尔垂眼,语气淡淡的向她解释。“根据数据显示,佛斯特联邦大学关于引导者之间的关系大致分为五类。5会成为仇人,15结果不明,20会成为陌路,10是亲人关系,而50会变成情侣爱人。”

“确切的来说,引导者这个关系会你带来不太好的影响——尤其是我。”

“这个不一定吧,不是还有另一半可能么”提到这方面,本就没有感情经历的淮南只能尴尬的挠头。

“但在外人眼中,这个就是事实。”安塞尔转过身来看着淮南,良久,在淮南越发尴尬的时候又抛出一个爆炸性的回答。

“还有我怀疑托尔是我弟弟”

“什么!!1这下淮南是彻底懵了。

安赛尔学长这话什么意思?今天不是来说学校的问题么?刚才不是还说引导者的事么?怎么话题跳的那么快!

“学长不觉得这话有点可笑么?”她皱眉盯住眼前这个五官明艳的omega,难得语气不善。“怎么证明?看样貌么?”

淮南觉得自己被打脸了,刚才在路上还大言不惭的说东说西,结果一转眼他要抢走自己弟弟!

见淮南眼睛瞪得溜圆,表情和炸毛的嗷霆几乎一样,他不由轻笑:“不,看胎记。”

安塞尔表情不变,他朝着淮南缓缓靠近,试着用omega的身体去接触对方,只是还没伸手就被淮南警醒的躲开。

“学妹不必紧张,我是不会把托尔从你身边抢走的,相反他会一直是你弟弟。”

这一刻,两人的身份仿佛互换了一样,安塞尔步步紧逼,淮南束手束脚!

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安塞尔这才停下脚步。不过他的眼神却变了,刚才还沉然自若的omega此刻突然变得温柔倦怠,似乎在向淮南解释什么。

“当年父亲和大姐战死“朦光之昧”,母亲和二哥失踪,这些种种几乎都发生在一瞬,之后的日子里纵使我如何疯狂的寻找却仍了无音讯。”

他抬起手,微凉的指腹不顾对方的躲避,执拗地去接触那温润的皮肤。

“淮南,无论怎样,当初是你的情绪和样貌才让我有了一时的恻隐之心,现在想想,这算不算缘分呢如果我们没有遇见,我也没有插手,而你错过了测试之后我们再次相遇又会是什么样呢”

“所以,我想我是感激你的”

“感激你让我觉得那些微薄可笑的情绪不是那么的无用。”他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味当时被惊喜淹没的感受,那么惶恐,那么惊喜,那么不可置信

“当我看到托尔身上痕迹的时候,心底就一直有所怀疑,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矛盾,一方面想要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又想把托尔留在身边。”

听着耳边传来的低语,淮南眼神低垂望着远处不断穿梭的车流,感受着温暖的阳光缓缓沁入心脾,久久没有言语。

“但不得不说,你的直白和坦诚让我无法抗拒也是在昨天,我突然意识到,既然未来必定艰险,那为什么我不能放开一点呢”

“艰险?”淮南打断了那句引人误会的言语,反而提起了一些敏感讯息。

“对啊,那么多人讨厌我”对此安塞尔故意说的莫能两可,继续固执地靠近对方,似乎很加喜欢淮南的这些反应了。

清苦的味道扑面而来,安塞尔轮廓绝艳的眉眼越发清晰的映入淮南眼底,这一切仿佛带着勾子的的温热吐息不断迫近着她。

就两人的湿润即将触碰之时,淮南再次退开。

“学长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可以离我远一些么?”说着她微微侧头,按捺住心底的躁动和那个诱人的omega保持距离,结果还是不小心和对方的薄红轻擦而过。

淮南楞住了。

安塞尔盯着面前瞬间绯红的侧脸和两人周围越发浓重的信息素,一种奇异的感觉爬上心头。

刚才,他是故意的。

经历那么多,他早已不是单纯追逐情爱的年轻人,alpha和omega之间的特殊吸引也随着腺体的破坏而消失殆荆但就像是长久身处阴暗之下的人渴望光明一样,他也突兀地想要靠近那抹珍贵的温暖,去尝尝她到底有没有母亲说的那般甜美。

如今,淮南这个性格异常包容的alpha带着希望重新来到自己身边,让那股陌生的又危险的感官再次侵占他的理智。

太恐怖了,他已经开始沉浸渴望这种精神满足的碰撞了。

安塞尔在纠结,淮南又何尝不是!

虽然她一直在克制自己,但随着对方越发放肆的动作还是让淮南头晕目眩。

她绷紧身体去抵挡心底的那股蠢蠢欲动,反手抓住对方的手腕。

“学长,你离我远点1淮南咬牙切齿的说,此时她的信息素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回应对方,但带着手环,这种类似隔靴搔痒的方式几乎让她抓狂。

安塞尔的劣性根彻底爆发,他似乎在观察,在好奇,猜测着淮南能坚持多久。心里想着,就越发期待和淮南靠得更近。

他已经薄红的眼尾晕染着浓厚的绯色,碧绿的眼眸泛起迷离,他不禁伸长脖颈去摩擦对方,温柔地麻痹着两人的理智。

“姐姐?安塞尔哥哥?”

一声叫呼唤犹如当头棒喝,回神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揽上那抹消瘦的弧度,原本慵懒的学长正与她耳鬓厮磨,蜿蜒的赤色长发淌了自己一身!

淮南立刻制住对方,同时神色慌张的让托尔离开。“没干什么,托尔你先回去,我们马上走。”

淮南着急的解释似乎没有丝毫的说服力,但托尔只是淡定地看她一眼,便听话的走远了。

“淮南学妹,你骗人呐”沙哑的尾音从手下震动的声带传来,见到对方变得异常绯红的唇角,淮南不禁气急败坏!

“学长1

“呵”安塞尔笑了,他抬起双臂圈住淮南的脖颈,不顾她的拒绝再次强硬靠近。

涟漪地双眸泛着妩媚地浓艳,随即闭上眼睛任由淮南支撑住他的身体。

柔顺的布料因动作缓缓漏出些许缝隙,让淮南只能闭上双眼,一时间他只是偎依在这个僵硬又单纯的怀抱里,贪恋地沉溺在对方温暖里喃喃自语道。

“你的怀里好暖和,借我靠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