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意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往日冷淡的学长如今红发散乱面容薄红,见他靠近,淮南慌张地阻挡,感受到对方扑通扑通的心跳,不由也紧张地心底一颤。

此时安塞尔红唇微张,碧色的眸底泛起涟漪微漾,眼神毫无焦距地望向淮南。

随着信息素的弥漫,炙热的鼓动也悄然在心头升起。

淮南隐隐发痒的犬齿和急促的呼吸让她瞬间紧张起来,这些若有若无的念头的汇聚在一起,甚至让她起了去窥探学长细白脖颈的荒唐心思。

不妙!

就算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躁动,也知道如放任发展将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咬紧牙关,淮南用尽意志去抵御这种本能的冲动,她反手抓住对方,揪起被子将人缠在里面。

“唔——”

学长披着一头红发细眉紧皱,看到这一幕,淮南只觉得眼前发晕。

咬破舌尖,尖锐的疼痛让淮南瞬间恢复清醒,她先把抑制手环给对方带上,随后开始疯狂地翻找抑制剂。

等伯纳安排好托尔从卡索斯的魔尾冲进来时,差点被满室的信息素给扑出去!

暴躁得他急得在原地跳脚直抓自己头发。

“学长!抑制剂1听到声响,淮南咬牙切齿吼道。

伯纳重重地叹气,他不敢靠的太近,只能站在门口对淮南大声回应。

“没用,你没见床下的抑制剂么?1

“抑制剂他已经用的太多了1

经过提醒淮南才发现床下散落了很多空了的针剂,下一秒伯纳再次扬声,此时他已经毫不顾及贵族形象了。

“淮南,暂时标记,或者用信息素安抚1

“没有其他办法1

什么?

淮南已经快疯了,她不可置信地转头,黑色发丝下隐隐露出一双猩红的双眼。

暂时标记!?学长这会儿没有意识,她怎么能做那种事?

“真的!你要听我的1

面对催促,房内的气氛一时炙热非常。

知道伯纳学长没必要骗她,淮南只得取出一块骨片,用锋利的刀刃对准自己。

她尽量用信息素安抚学长,因为防护服的存在,安塞尔只能不断用湿润柔软的唇瓣去摩挲她的侧脸。

淮南闭眼拥紧对方,默然感受着唇边的微痒的吐息,期间一旦察觉自己意识模糊就会收紧掌心,伴随着刺痛,一滴滴鲜血滚珠似的从掌心不断滑落,渐渐浸湿床铺。

看到这,伯纳彻底放心了。即使安塞尔的腺体破损对自己影响不大,但是发热期的omega他还是不敢靠近。

万一到时候帮不上忙,还会被引得失去理智。

就这样,经过淮南信息素地生涩安抚下,室内终于变得平静。一时间被两种信息素包裹的淮南甚至还有些晕乎乎的想,这是不是薄荷绿茶的味道?

许久,安赛尔终于恢复了神智。

感受到自己似乎整个陷进满满薄荷清香的信息素里,安赛尔没有表情地闭上眼睛,似乎不愿看到眼前这一幕。

失去意识前卡索斯的离开他就有不祥的预感,果然,现在预感实现了。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感激淮南——

“对不起”

鼻尖浓烈的血腥味提醒着安塞尔之前发生的一切,他勉力撑起身体,长发滑落,原本浓郁的红发布满潮湿勾勒,沙哑至极的歉意缓缓吐出。

眼前是安赛尔学长脆弱至极的模样,见他道歉,淮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但想起刚刚不经意露出的深刻伤痕,也想到如果没有学长自己根本留不下爷爷的生命时,这些情绪混杂交集在一起淮南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怜惜。

“没关系的学长,说不定是因为我的不小心,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残留的信息素围绕着两人,方才旖旎的情绪还未全然消散,离开房间的淮南背部紧贴着冰冷舱门,大口呼吸着清爽的空气,许久终于平复下内心的鼓噪。

那些引人疯狂的信息素真可怕!

白色巨蟒从安赛尔清醒后就消失不见了,只是孤零零的留下一只虎生无望的嗷霆。

这只黑白两色的大老虎到现在都不愿意动弹,因为它觉得自己的尊严遭到了严重地践踏!

简直丟虎脸!

冷静回来的伯纳见到这一人一虎的狼狈模样,敏锐察觉到淮南的苦恼后,不由真心实意地高声夸赞。

“哇,淮南!这是你的精神兽么?瞧瞧这爪子,这身形,多霸气啊1说完还靠近似的想要伸手触碰。

“它叫什么?我可以摸摸它么?我好羡慕你埃”

趴在地板上顾自郁闷的嗷霆抖抖耳朵,似乎是听懂了,眼睛好一阵审视伯纳的神色。最后它抬起大圆脸,昂起虎头对着淮南就是大声咆哮。

“嗷嗷嗷嗷呜1

意思大概是“快点长大!虎要长大1

见伯纳学长的方法奏效,淮南赶紧的点头,顺着伯纳学长的意思继续接话,顺便把责任全都落在自己身上。

“怪我,都怪我。”

“嗷霆,你再等等,马上你就长大啦”

“到时候你一定能拿下它1

淮南跟学长一唱一和得好一通哄着,总算是把它给哄好了。

所有的危急解除,两人不禁相视一笑,气氛也缓和了许多。看到淮南手心的血迹,伯纳对她关心道。

“走吧,我带你去处理一下伤口,不然一会儿托尔见到该担心了。”

“刚才他自己从屋里跑出来找我,而且竟然能看出卡索斯没有恶意”

收到伯纳学长手舞足蹈的不住夸赞,淮南当然开心,但她此时还有一个无比挫败的感受——

那就是浑身汗津津的,澡白洗了!

[嘀——]

[治疗已结束。]

当淮南从雪白的医疗舱光幕中走出时,身体无碍,连手上的割伤只留下浅浅的一道血痕,相信明天就能愈合。

她此时正对着全息屏幕和托尔报平安,两人已经说了许久,这会儿淮南见他有些迷懵的小脸,不由出声劝慰。

“托尔先睡一觉吧,睡醒了就看见姐姐了。”

“啊~”画面中托尔坐在被子里不住地打哈欠,也点头赞同,见到姐姐没事他就放心了。

“姐姐再见,托尔睡觉了。”

淮南笑着点头,等他睡熟后才关掉终端。

一直在医疗舱旁调试的伯纳虽然手下不停,但注意力一直都在姐弟俩身上,他见淮南说完,不禁插话。

“淮南,你能闻到安赛尔的信息素么?”

这是什么问题?淮南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据实相告。

“可以。”

见对方没有否认,伯纳皱了下眉头,左手一把按下关闭键。伴随医疗舱的熄灭他转过身来,舒展着两条长腿抱肩靠在操作台上。

“我闻不到。”伯纳回答。

他原本还小心翼翼的并不多言,但这次安塞尔突然发热期牵连到了学妹,他觉得有些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安塞尔的腺体曾经受损,除非正直发热期,一般情况下我闻不到的。而且就算是发热期,我能感觉到的也只是些许味道和本能反应。”

“今天那条巨蟒是安赛尔的精神兽,叫卡索斯。可能他之前总把发热期压制的太狠,又不巧遇到你这个匹配度极高的alpha才会有今天这么一遭。”

匹配度极高?

面对这个说法淮南挑眉,她倒是没想太多,单纯是以为自己没佩戴屏蔽手环的缘故。但伯纳学长意有所指的内容让她一时不敢接话,索性略过这个话题。

“伯纳学长,你说卡索斯是安赛尔学长的精神兽,那你也有么?在垃圾星我为什么没有见到。”

淮南在心里暗暗补充,她还以为这也是高级文明给的“金手指”呢。

见对方没有追问,伯纳感慨的同时也无奈的笑了。这两个孩子虽然出身偏僻但却极其懂得分寸,这说话点到即止的行为真是让人不习惯啊,至于说到精神兽

“淮南学妹,你太高看我了,精神兽一般是s级以上的alpha和omega才能拥有的。”

“甚至于在联邦主星也不超过10个,我只有a,等级达不到的。”

说完似乎想起什么意外地开导起淮南来。

“安赛尔到底年长你六年,再者两个精神兽互相争斗时并没有下狠手,所以一时落差你也不要介怀。”

淮南温和的笑笑。

对,伯纳学长说的没错,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自己心中就已经有了犹豫,而这些情绪会丝毫不差地传递给嗷霆,所以顾手顾脚也是难免的。

伯纳见淮南眼中并没有任何负面情绪的流露,越发觉得这个学妹哪里都看着顺眼。不过他有些担心安赛尔,见淮南修整的差不多了,不由上前拍拍她的肩膀。

“不管怎么说,今天也要谢谢你,安赛尔这几个月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重新回到休息室,淮南看着托尔的睡颜静坐良久,大脑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今天发生的事情。

太出乎意料了!

她真的不知道omega发热期会那么痛苦,这种不在她认知范围内的第二特征真的是意外的可怕,想到alpha的易感期还有安赛尔学长

淮南开始不自觉碾磨着指尖,似乎那里还残留着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