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学长援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淮南有片刻恍惚。

在垃圾星糙惯了,这个徒然出现的声音无端让她想起了大提琴特殊的音色,那种低沉又复杂的音符在耳边滑过,像极了缠绵悱恻的细细轻语。

她转身,望向迎面走来的两人。

“不过你先把信息素收一收。”干净奢华的及地长跑随着走动缓缓折射出流水状的暗色压花,举手投足间闲适优雅,不急不缓。

听到后半句话,淮南瞬间回神。

在垃圾星随便惯了,信息素的控制就没那么注意,至于屏蔽手环就更没有带过。

汉尼倒是早就注意到了,不过他觉得这两人遮遮掩掩一看就不是本地的,所以干脆懒得伺候。

随着靠近,淮南眼见对方胸前漏出一抹红色,颜色光泽浓郁俨然是经常打理的结果。想到这儿不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东西递过去。

见淮南动作,一双玉白的双手袍底伸出,指节修长流畅如雕如琢。

“嘿,学妹,还认识我不?”这时候身旁的另一个人干脆拉下兜帽,冲着淮南笑嘻嘻地说话。

这人长相十分亮眼,铂金色的发丝贴在白皙的皮肤上,领口下漏出雪白的金边制服,一切在淮南眼中简直闪闪发光!

“你是伯纳导师?”

前几天联邦第一的学校来招生,就是这个人主持的。

“别这么见外,我不算导师,叫学长就好。另外你天赋不错肯定是我学妹。”见淮南这么客气,伯纳·奥普斯连忙摆手。

说话时伯纳暗搓搓的擦过掌心,掩饰性地递过一张手帕。他这个a等级的alpha刚才差点丢人,这个学妹要是没有s级自己就管她叫爸爸!

“擦擦脸吧。”

“对了,这是安塞尔,也是你学长1

“谢谢。”淮南轻声谢过,小心避过对方干净的手套。

简单擦拭后,一张干净清秀的面容逐渐显露了出来。

黑发黑眼,鼻子高挺,皮肤光洁,上唇微薄容貌妍丽,可以说整体气质都偏向温和的beta,似乎和alpha完全不沾边。

“这地方你要做什么”等淮南收拾妥当了,安赛尔启唇问她。

修长的指尖缓缓滑过莹白的柄身,指向上面刻意留下的凹槽,两两映衬下手指几乎与其同色着实晃人眼球。

而且随着靠近,淮南敏感地嗅到了一股诱人的味道。

omega!

即便没有见过,alpha的本能也在告诉着她答案。

“这是以后安装能源石的地方。”见对方感兴趣,淮南收紧心神赶紧多说了几句。“这是亚龙虫的脊骨,我本是想做成一套的,但因为材料不够只能改成这样了----”

“什么1原本枯坐在一旁全当看戏的汉尼瞬间炸啦,他满脸横肉拧作一团,凄厉得吼声仿佛心里在滴血。

“败家!亚龙虫的脊骨研磨成粉能添加兵刃机甲的韧性和阙值!浪费啊!1

“你要是早吭气我给你100万信用点1

亚龙虫是一种十分难缠的虫兽,但背部的脊骨却极为珍贵,举个例子,亚龙虫的脊骨研磨成粉可以让二星武器容纳三星的能源铭文,这样依次类推,最高限制是五星。

淮南这么多年也只碰到一只,只因为硬度颇高才想把它打磨成武器。

要不是给老巴克帮忙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见此伯纳也起了兴趣了。“真的么?那确实有些奢侈啊,要是在主星,一根骨头卖个1000万信用点不成问题。”

“什么1000万,这里是垃圾星1

对于一旁跳脚的汉尼,不论是把玩着短刃的安塞尔还是伯纳都没有理他,安赛尔更是被吵得神色有些不愉。

“我要了,我们去星舰上谈。”

“另外,你要的修复仓我也可以给你。”

没有人理会汉尼。

星舰?修复仓?

听到这话的淮南很心动,但她担心弟弟就想商量着改约明天。

眼见天色越发的昏暗,淮南这边要了地址就要走。只是当她和学长们擦身而过的时候,脑袋豁然一痛,下一秒眼前天旋地转地让她整个人栽进对方怀里!

“对不起学长,我今天精神力消耗过多了”扑鼻的香气和掌下的温软像是能把人灼伤,淮南忍着晕眩赶忙解释。

“没什么。”见对方慌张,安塞尔似乎并不在意,他只是稍微整理下衣摆淡淡回了一句。

淮南捂着头,再次道歉后赶紧离开了。

对此伯纳倒是乐了,他望着淮南离去的身影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真是单纯的学妹啊”

淮南忍着头疼一路赶回家,发现嗷霆的身影果然已经消失不见。

屋里很安静,爷爷仍然没有意识的躺在床上,一旁有着跟淮南同样发色瞳色的托尔倒是醒了,此时正蜷缩着把自己塞在老人怀抱里默默流泪。

“托尔不哭”淮南赶忙把托尔搂紧,不断地轻抚他后颈。“爷爷只是生病了,托尔不怕。”

托尔眼睛通红,晶莹的泪水把睫毛压地纠结在一起。见到淮南,掩藏在喉咙的哭声终于放开了,细嫩的嗓音里全是让人心酸的呜咽。

“呜呜呜呜!姐姐!爷爷”

“有人来1

看着不断哭诉的托尔,淮南克制了一天的情绪也被牵引出来,她越发搂紧怀里幼小的身躯,想要用怀抱给他安全感。

“对不起,托尔!姐姐回来晚了1

“对不起1

托尔不断地抽泣,感到额头的湿意,他伸出小手回抱淮南,哑着嗓子继续抽噎。“姐姐不哭,托尔不哭,爷爷只是生病了会好的”

咚咚!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的震天响声让托尔被吓得一颤,有人在踹门?!

“淮南,开门1

“我们是巡查队的1

巡查队?

淮南的脸顿时黑了。

那群收保护费的小喽喽自己起个名字就真当自己是巡查队了,这垃圾星连个执行官员都没有!鬼个巡查队!

以前淮南有所顾忌没和他们硬来,如今去意已定还管他们做什么。想到这,淮南翻出耳罩和营养液,把它们放进托尔怀里。

“托尔乖乖的,姐姐赶走他们。”

“不怕埃”

托尔红着眼圈,眼皮上的褶皱又深又红,激动之余他抓住爷爷冰凉的手掌,对着淮南重重点头。

“乖1淮南给托尔带好耳罩,转身时蓦然沉了脸色,带着一身煞气就地走了出去。

她今天要不把那几个垃圾揍个彻底,她就白杀那么多虫子了!

托尔举着营养液的手熟练扒拉下耳罩,挪挪屁股,眼睛眨也不眨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淮南,你竟然打我?你疯了么1

“疯了?我是疯了!不过是你们自找的1

屋外的响声越来越乱,一时间噼里啪啦的拳脚声伴着哀嚎声不绝于耳,彻底成了托尔下饭的配菜。

次日,淮南想带着托尔一起去学长那儿的,但他非要留下陪着爷爷不愿离开。

无法,她只能留下精神兽守着托尔。

休息了一夜,小孩总算是有点精神了,这会儿见到毛茸茸的大老虎,立刻就要把它托拖上床。

可家里的小床上躺着爷爷和他自己,根本没有嗷霆的位置,最后只能委屈的把脑袋和前爪挤在边缘勉强凑数。

托尔见左边躺着爷爷,右边趴着嗷霆,顿时满足和姐姐挥手再见。

踏出房门的那一刻,淮南心底期望——希望一切顺利吧

同一时间,矗立在荒凉沙地的晨辉星舰内,伯纳手举短刃肆意挥舞,一身帅气的白色的制服衬得他肩宽腿长,在灯光下连手臂上的流苏绶带也是璀璨耀眼。

“你别说,这小东西防身没问题,就是有点奢侈。这么一块怎么也够半个机甲了吧。”他把东西放回桌上,颇为悠闲地坐回安赛尔对面,支起下颌。“你说这个学妹有没有觉醒精神兽埃”

安塞尔抬起碧色的眸子睨了他一眼,不回话,但是他心里知道,必定是觉醒了

“昨天你要是没开口,学妹会怎么做啊?真把那奸商端了?”

没人理会,也不耽搁伯纳继续喋喋不休。

“哎,你说真不公平,这潜力等级从一出生就卡死了,昨天那个小学妹信息素一来,我当时差点没把持住1

“不过有一说一,她信息素味道挺好闻的,薄荷味提神醒脑,要是个omega就更好了。”

“本来被那个兔崽子阴到这鬼地方我还直说晦气,要不是怀文导师说情我还真不想来,谁承想竟然碰上个好苗子!对了,你说把她拉拢到咱么这边怎么样,我很期待肖恩那几个人是什么表情1

伯纳的嘴絮叨个不停,安赛尔似乎被说烦了,看也不看地捻起点心随手塞进对方嘴里,目标直达咽喉。

“咳咳咳1

“安赛尔,你差点噎死我1

伯纳捂着嘴艰难地把这个特别噎人的糕点咽下去。真的是!安塞尔家这种古蓝星的点心特别多,防不胜防!也不知道哪儿淘来的方子。

[嘀——]

这时候,中央显示台的的光屏突然亮起,让两人都停了下来。

安塞尔眼睑半合,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神色。“她来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伯纳神色一顿,确实,这丫头虽然出身不好,但极致的天赋已经能弥补一切,等到了学校

[访问者淮南请求进入——]

机械的电子音打断了伯纳的思路。

“允许。”

话音落下,厚重的金属舱门缓缓打开,淮南一身干净清爽的走进来。

她眉眼温和内敛,唇边噙着极浅极淡的笑容,乌黑的头发柔柔的垂落,于昨天截然不同的面貌仿若一阵春日和风迎面扑来。

见到全貌的安赛尔不由怔然,虽然昨天就发现了,但真的好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