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贫瘠的垃圾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银河3900年,不规则星系中的伽贝基星球也被人称作垃圾星的区域,一切和以往似乎并没有不同。

热辣的恒星射线炙烤着大地,弥漫着无尽的热浪蒸腾袭来。

这里荒无人烟,黄色的枯骨零星破碎的散着,一些不知名小草萎靡的蜷缩在阴影处。

“最后一只。”淮南低声自语。

面对眼前足有两米高的红甲虫,她熟练地把刀锋插进口器掀开外壳,小心地剔出带有水光的白肉,甚至连最细的腿足肉渣都不放过。

这种红甲虫是垃圾星里唯一可以吃的虫兽,虽然寡淡无味,但胜在个大管饱,甲壳也能买个好价钱,买不起营养液的情况下它是最好的选择。

正当她满头苦干时,头顶原本灼人的天色豁然变暗。

意识到时候不早了,淮南麻利地把白肉转移到凹陷的胸壳上,手下快速挑出几块甲壳,把它们一齐拉进山岩下隐秘的岩洞里。

再出来,淮南的手上只剩下一个小箱子。

她攀上山岩上远望,墨色的眼瞳隐隐闪过流光。

果然,不远处狂暴的飓风伴着接天蔽日般的风沙袭来,晦暗阴沉的像极了暴风雨来临前漆黑的海岸线。

今天为了这只突然冒出来的红甲虫待到快禁闭,眼下飓风马上就要来了!

淮南不敢耽搁,她跳下山岩脚下狂奔,迎着犹带热意的风潮瞬间就移出数百米。

这样肆意且不符合常理的奔跑让她想起如今的现状,感受到湿润的额发眨眼间被吹干,心底异常复杂。

——你和她一样,身上都残留有“灵”的痕迹,可以通过能量定位到达那个世界,而作为已经超脱的高纬度种族,我们不能违反宇宙最高文明者的意志随意穿梭低等级星系宇宙。

——完成任务后,可以无条件允诺你一个愿望。

死后被带到奇异的空间再次醒来后,她不仅穿越到星际,竟然还神奇的拥有了第二性别,alpha。

淮南如今的身高已经到达175米,将来预计上18米不成问题。

伴随着身高,身体的耐力、体力、精神力各方面都在大幅度提升,虽然她不清楚自己的确切等级,但是经过这些年观察,一定是a级以上。

在垃圾星,一共就没有几个高级的alpha。

淮南曾见过一个c级alpha杀了二十几只红甲虫就沾沾自喜了,但是自己,只要还有她就能杀到防护罩关闭。

可问题是红甲虫不是无穷无尽的,这些年大家越杀越少,生活也越来越艰难。

还是太过偏远埃

脑子里胡思乱想并不影响她赶路,淮南很快就卡着点冲进了防护罩,就这样也多扣了10个信用点。

“这次晚了15秒,下次回来早点1

当值的是莫林,一个长相凶悍的beta,家里人多在老巴克那里打下手,不想他去杀虫兽,淮南有时候会分他一些虫肉当做贿赂,方便往来。

“知道了莫林,今天的红甲虫太少,这不是放过它们我不甘心么?”

淮南任凭机器刷走信用点,并不反抗。

莫林瞧着淮南的那张花猫脸,知道对方不仅眉眼清秀脾气也好到不行,可他总是看不顺眼。在垃圾星alpha要什么好脾气啊,当然是越凶越有安全感!

他不由不耐烦道:“得了,不跟你说了,耽误我下班。”

见人离开,淮南也不在意地提上箱子往回赶。

这里的生存环境十分恶劣,每夜狂暴的飓风和辐射随时能夺取人们的生命。

不仅如此,由于垃圾星没有联邦驻守的执行官,一些有门路的商人就开始在这里驻地设立防护罩,低收高卖提供补给。

垃圾星的人们想要活下去,只能去荒原拼杀与商人交易换取信用点。

她现在要抓紧时间把虫肉和虫壳给换了,这种最低级的空间箱内部空间小不说,还不保鲜,要是敢拿着回家,无论放哪儿,第二天立马臭给她看!

在汉尼的小破飞船那儿磨了许久,淮南终于出来了。

她盯着自己终端上的才涨上来的几千信用点转眼又下去一半,不禁摇头。

想给爷爷看病,还想给小托尔提高营养,这么大的花销在垃圾星老实杀虫显然是不行的。

看来过几天的学院考核自己一定要成功,不然连离开这里都做不到,又谈何完成任务呢!

说到“灵”淮南不禁皱眉,那些高级文明十分“宽容”的没有限制她时间,还提供了不少的帮助,也不知道究竟卖的什么药。

她暂且压下心思,目前说这些还为时尚早

回到聚集区,这里到处都是挤挤挨挨的房子。没有窗户,没有修补,厚重的外墙布上满了被侵蚀后的腐蚀坑洞,黑色的瘢痕让墙面早已没有了金属原有的光泽。

每次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坑洞,淮南都觉得晃眼。

这里资源紧缺,飓风太过猛烈冲破护罩也是常有的事情,这几年她起码见过两次。

想起那些困在房里暗无天日的生活,她心情沉重,离开这里的念头也越发执着。

淮南慢慢走回门前正要开门,依稀从反光的地方看到脸上大片红色痕迹,伸手去摸,这才发现一脸的黏糊,之前忘擦脸了!

在垃圾星没人注重外貌,这种顶着一脸血的操作也是常有的事,她放下手叫门。

“爷爷!托——”

话音还未落,房门却已经打开!

黑暗处银光乍现,一柄闪着电光的利刃骤然向她袭来!

锵!

白色的骨刀被堪堪架住,崩裂而出的电光在眼前呲啦作响,一股焦糊味攸然漫出。

淮南见对方还要用力,膝盖不动,泄力躲过光刃,反身一脚直踹那人。

脚下黑色长靴蹭得滋滋直响,昆克堪堪稳住身形紧盯着眼前的人,面罩下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1

这个alpha只靠着一把粗制滥造的武器就挡住了自己的攻击?他拿的虽然只是二星光刃,但不至于连这么一把骨刀都砍不断吧?

淮南快速扫过房间,只有面前一个人敌人,不远处就是倒在血泊中的爷爷和托尔。

当看见血泊中两人的时候,淮南眼神瞬间阴狠。

她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和担心,翻手握刀,雪白的刀身上折射出渗人的冷光,在即将暴起时厉声低吼。

“嗷霆1

“吼——”

话音刚落,一只黑白相间的猛兽骤然出现在她头顶,庞大的身躯伴着吼叫声呼啸而来。

“什么?s级1昆克心底极具惊骇,面对闪电般袭来的寒光利爪就地一滚,转身就要跑。

这丫头一个就这么邪门再加上与本体实力相当的精神兽,他绝不是对手!这次任务情报有误,什么偏远星球的废物alpha!这么明明就是

昆克避开利爪与精神兽擦身而过,转身朝着门外冲去,望着那狭小的房门,本以为逃离有望,谁料下一秒钢鞭似的的长尾就朝他迎面袭来。

“噗1脸上一痛,昆克被抽的满嘴鲜血地趴在地上,听到身后接踵而至破空声,勉力扬臂格挡。

淮南眯眼关注着一切,瞬间明白了什么。

她飞身上前,与嗷霆两面交加,电光火石间!在昆克不可置信的目光下,骤然释放信息素的同时果断的将刀送进他的心口。

这是alpha的等级压制!

这种压制只有在双方等级跨度极大的时候才会起作用,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对于淮南来说已经够了。

“你1浑身僵硬的昆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尖锐的骨刃闪过白光,然后分外轻松地刺穿了他的护甲。

胸口的空洞让他被痛得面目狰狞,他一边拼命喘气,一边就想保命投降。但他没想到淮南如此干脆,甚至连问都不问就要杀了自己。

“嗷霆,解决掉他。”淮南一脚把人踹到嗷霆身边,自己赶去里屋。

那里有更重要的人!

她蹲下查看两人的伤势,托尔被保护的很好,但是爷爷这个满头苍发的老人此时没有任何意识的倒在血中,干瘦的手指还紧紧地攥着托尔。

淮南见此,不敢再耽搁,立即背起两人离开。

“吼——”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昆克只能模糊地看到那逐渐张开巨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