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7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天后, 联邦的局势已经基本稳住,穿上“铠甲”后的机甲不再是任人宰割的铁疙瘩,仅凭数量上就可以磨死莫多拉。

此时, 街道上遍布残留的尸首,大片的白骨堆积,士兵们正在清扫战场。

天幕之上, 一艘艘星舰正在驶离。

巴奈特将军面色如常地望着淮南等人离开的身影,若无其事对身边的副官询问,“药剂注射了么?”

这几天, 不仅战事顺利,凯里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做了证人。说元首已经与傀儡无疑, 并且他的父亲、哥哥都是替罪羊、受害者,真正人体实验的凶手是怀文!

这样的说辞对四大军团更加不利了

一旁的副官肩膀一僵, 给自家主母下药的事也是第一次做, 他低头, “完成了, 夫人现在已经昏睡过去,等再醒来只会有10岁的智力。”

“很好。”听到这巴奈特将军点头,有伯纳在, 他们家族还有一丝喘息的余地。

这就是贵族之间关系纷杂的原因之一, 后路!

连续几天的纷争让他惊异, 却也没想到里面会藏有这么多的阴谋,为了丹尼尔,霍琦丝就算不死,也不能再让她兴风作浪。

只是,他就更不能放过怀文了。

巴奈特将军神情肃然, 身上气势越发刚硬冷冽。

“和其他军部汇合,集中前往北极星!”

“是!”

摩多、安塞尔联手,最终找到怀文的藏身之地。

联邦所有军队集中火力,轻而易举地突破了北极星的防御,这里远离恒星,在星系最遥远的位置,从星舰遥望,触目所及全是苍茫雪白一片。

“各个师团,准备探测!”

“是!”

“是!”

艾琳娜上将转身,出发前再次询问淮南,“你确定要去?”

自那次奇异的铭文异动后,淮南的牺牲赢得了所有人的崇敬,他们终于可以不需要顾及的拼杀,少了磁场干扰,困住联邦许久的魔咒终于打破。

关于安塞尔的特权艾琳娜有所耳闻,但没有与此事联系在一起。

得知怀文是幕后主使,她似乎没有愤怒,只是行军作战上更加雷厉风行了。

淮南点头,“灵”既然在怀文手中,她就不得不去。

“是的,恐怕最后只有我能找到他了。”

“那安塞尔?”艾琳娜上将望向对方。

“我也去。”omega看似平静的表情下,一直隐藏着难以压制的怨恨,亲手解放母亲的痛苦让他无法释怀,“艾琳娜阿姨,替我照顾好托尔”

“别跟我说这些。”艾琳娜上将打断,“你们的孩子自己留着照顾!”

知道劝不动,她也不再多说,“自己小心,不然出事的话托尔就和你曾经一样了,安塞尔。”

淡淡地警告让omega心神一荡,他沉默点头。

星舰外,无数机甲在上方穿梭,大雪纷飞的地表上寸草不生,满目的素静洁白晃得人眼晕。

淮南和蒙特副官等人一齐冒着风雪在雪地上穿行,他们已经走了许久,但始终没有找到怀文等人一丝一毫的踪影。

蒙特拿起通讯器,“淮南,先退回去,其他分队没有找到踪迹,等主星的送来磁场扫描器再说。”

“好。”淮南正要答应,突然,一阵爆炸雪花翻飞、狂风肆虐,满目的雪花遮挡住视线,身体失去平衡。

天旋地转,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和安塞尔已然换了地方。

幽冷深邃的隧道内,淮南一把抱住安塞尔,两人在黑暗中急速下滑。

过于狭窄光滑的地道让他们无法施展,淮南搂紧安塞尔,时刻关注周围的动向。

终于,他们眼前一亮,毫无防备地落在一个空旷的实验室内。

“这是?”

淮南打开防护服,眼神凝重地扫射周围。这里和主星的密室一样,像是虫巢一般伫立着数不清的舱室,浑浊的液体里关着一只又一只半成型的怪物。

但是最吸引淮南的,还是位于中央高台上的那团光源。

原本圣洁的颜色蒙上一层绿色,丝丝绕绕地缠绵在上面,给原本的纯净的能量带来一丝邪恶。

轻抚手腕内侧细细摩挲,淮南十分肯定这就高级文明要找的东西。

但她不解,怀文为什么如此有恃无恐,是觉得奈何不了他们么?

“普莉玛。”怀文穿着华美黑银礼服悄然现身,领口成三角形外扩,深蓝色的宝石点缀其中闪闪发光。

杰登仍然立在他身边静止不动,仿若一座石雕。

普莉玛这三个字让淮南下意识恍惚一瞬,随后她瞬间清醒。

“我不是阿伯奇德家族的人。”挡住安塞尔的身形,淮南拧起眉毛。

“哦~安塞尔也来了,你长得真像你父亲。”怀文带着月白的暗纹手套摸向高台,狂热地凝视着“灵”,两人不见回答也不生气,很随意的换了个称呼,“那淮南同学,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极冷幽暗的实验室内,散逸出来的绿色光源像是雾气缠绕一番围绕在指尖,怀文炫耀至极地说道:“这么一点点的边缘能量产生的威力不仅可以毁掉一个星球,还可以从更高层面推动任何人想要的发展方向,如此神物你说它是什么?”

握紧身后不住颤抖的手掌,淮南回答,“不清楚,我只知道你被包围了。”

“不不不,你的方向错了。”怀文歪头,双手虚拢的动作让肩部的银穗微微晃动,细碎的银芒发出轻微的响声。

“这是让联邦恢复正常的“解药”。”

“至于包围,不值一提”

“为什么?”淮南不动神色的询问,“你就这么自大,阿伯奇德家族的人也不管了?”

怀文还像在学校一样,不疾不缓的对淮南解释,对她的回答没有一丝不耐,“等我解救了所有人,他们自然会安然无恙。”

“那你把我们引到这儿做什么?”

怀文装作苦思冥思考了一阵儿,又看了眼时间,直到最后他的嘴角渐渐勾起了笑容,“普莉玛,看着我的眼睛~”

似水温柔的喃语悄然流入淮南耳际,让她眼中的神色渐渐消弭,脑海空洞一片。

当年,年幼任性的普莉玛意外闯入怀文的禁区,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本就对其没有好感的怀文干脆借着一次意外,把杰登扔到伽贝基星球上,直到被人带走后才离开。

他在当时就下了精神暗示,为的就是埋下一个种子。

想想看,安塞尔独身一人在联盟挣扎,突然有人保护了他的亲人,匹配度还这么高,他会怎么样?

至于杀手,不过是想让那个半疯半傻的人闭嘴罢了。

所以,现在到了该收获的时间了。

正当安塞尔不解的时候,一直挡在他面前的alpha突然抬脚,竟然朝对面走去!

“淮南!”他立即抓住淮南的肩膀,抬眼眸光如冰,“你做了什么!”

啪-啪-啪!

“啊哈~我就说不会有错的。”怀文连忙拍手,像个孩子一样乐不可支。

他望向安塞尔,温文尔雅地说道:“安塞尔,我一直都知道你不老实,没想到真的没猜错”

安塞尔完全不理会对方,他用尽力气抵挡淮南的动作,但是alpha和omega的体质太过悬殊,他们之间的距离在对方眼中一寸寸的缩短。

怀文跟看戏似的靠在实验台上,食指点着下巴,“虽然出了点意外,不过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你从你母亲那里继承的暗网权限,应该能查到一些东西吧,毕竟这孩子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啊~”

怀文仰头,也不理会面前两人,自顾自地说道,“我真是太辛苦了。”

“安塞尔,其实我一直都不放心你,伊书把你养的太野了。所以在得知你暗中伺机报复的时候,我意外拿到了一张比配结果。”

什么?

安塞尔目光深沉无比。

“不要那么严肃,我不是没杀你哥哥和弟弟么,你看我多好,还把他们救出来,让我的晚辈去照顾他们,等你来接啊~”

听到这,omega的脸色煞白,想到当初去伽贝基星球也有怀文的意思,手就不自觉地松开。

望着双眼无神乖乖巧巧地alpha,怀文呼出一口浊气,夸奖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乖啊。”

他转头,闲适无比轻轻在手背上敲击,“怎么?准你报仇,不准我防备啊?”

“我家孩子这么多年不是把你弟弟照顾的挺好么,你该谢谢我啊。”

远处的安塞尔气到浑身发抖,他张着嘴颤巍巍地拿出能源枪,对准怀文的眉心。

下一秒,淮南无神的双眼出现在视野中,原本温暖的眼瞳此刻冰冷无比,甚至透着一股无机质的冷意。

“咦?怎么不动手了?”从alpha颈侧歪出脑袋轻笑了一声,“是舍不了么?确实,我家孩子温顺又体贴,在联邦里真找不出来几个。”

余光一闪,见到安塞尔身上漏出的澄澈翠芒,怀文满脸可惜,“瞧,用塔克星晶石拆出来做首饰的举动着实有点大手笔,说到这我想起了,这东西还是淮南坑了肖恩那个废物得来的吧。”

“我有替你们保密哦~”

“闭嘴!你把淮南送到伽贝基星球上,就不怕她遇到危险么?”

“危险?”beta冲他笑了笑,冷酷的给了答案,“alpha而已,死掉了换一个就好了,只是可惜你们的匹配度。”

安塞尔咬紧牙关,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怀文在这里闲庭适步,对着在场的三人大吐苦水。

“这个世界早就坏掉了,什么alpha、omega,什么第二性别,什么让人恶心的分类,只有beta才是正常人!你们这些古古怪怪的物种不过是披着人皮的动物罢了,我们beta的基因才是最完美最包容的。”

“不然你们也不会无法接受神物的力量变成怪物”

怀文叹口气,似乎是说累了,他挥手朝杰登示意,“安塞尔,看在你母亲的份上,我让杰登了结你,是不是很仁慈呢?”

“我很喜欢你母亲的性格,可惜是个omega。”

“到时候暗网权限归我,核销掉那些不该出现的铭文,世界就又恢复正常了”

怀文转头,满目痴迷地望着“灵”散发出的光芒,“接下来,就该改变这个畸形的世界了。”

话音落下,正当杰登要动手的时候,原本呆愣受其控制的淮南瞬间出手,电光火石之间一脚把他踹飞,直接用手抓住“灵”退回安塞尔身边!

被波及的怀文不慎撞到营养舱上,beta的身体强度让他不禁痛呼,起身时眼中还透着一丝茫然。

他被杰登搀扶起来,脸上的表情像是裂开了一般,“你怎么可能?没有人!没有人从我的精神暗示下逃脱,没有人!”

说道最后,他竟然吼了出来。

淮南托着“灵”,手侧的符文正在一阵阵的发烫,这种触感很奇怪,像是指尖陷进了一团棉花里,柔软却又坚固无比。

她不打算理会两人,没了最后的依仗,怀文什么都不是。

等“灵”一旦脱离维度空间,所有受到控制的人都会慢慢恢复正常。

“走。”淮南拉起安塞尔就要离开。

“不,拦住他们!!”怀文疯了一般向前冲去,杰登也完全服从命令。

丢了神物,他根本没有阻止淮南的能力!

安塞尔本要帮忙,却被对方抱住。

淮南抬手,掌心成漩涡状一般汇聚成能量的波纹,只见白光一闪,砰的一声杰登身形一颤,随后立刻如同齑粉般化作飞灰!

怀文目疵欲裂,灰白的物质斑斑点点洒落到他黑衣上,浑浊了他的眼睛。

他不懂,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告诉我,你为什么可以使用它,我花了那么多年去研究,仅仅可以使用一点点力量,为什么你可以?为什么?”

见两人完全不理会他,怀文癫狂地颤动着头颅,踉跄地走回曾经放置“灵”的高台上,嘴里无序地念叨,“不告诉我?我让你不告诉我!”

嗡!

“哈哈!我让你不告诉我!”

混杂能量的能量猛地爆开,怀文长久以来收集“灵”的能量被他强制引爆,空中无数细小的能量颗粒被点燃,无形的能量波动把所有人震得耳孔流血,释放、收缩、积压。

这片狭小的空间竟然开始扭曲塌陷!

巨大的吸力传来,扭曲成螺旋的能量眨眼倒流,高台的中心点徒然出现一个破口!

眼前的世界仿佛被割裂一般,碎成一块一块的,而那个圆点极黑极深,仿佛能吞没所有光线!

安塞尔固定住身形,“离开!”

“你们不能走!”怀文趁两人不备,一把攥住安塞尔的脚踝,歪头笑道,“不告诉我就不许走!”

吸引力越来愈大,周围的一切都在中心汇聚,眼见所有物体都被压缩吞入其中,淮南捏着“灵”的手越来越紧。

不行,即使她们两个人能够离开,这里将来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淮南!”此时,终于找来的蒙特和艾琳娜上将出现在几人眼前,怀文见到的人越来越多,他笑了。

人多才好~

头顶的空洞透射出的风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积,凛冽的寒风簌簌地打在脸上,见上面还有人往下跳,淮南赶忙高喊,“不要下来,回去!”

“怀-文。”艾琳娜上将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奈何吸力太大,一时不敢妄动。

淮南闭上眼睛,眼底熟悉的光芒宛若碎金,她用尽力气把安塞尔交到艾琳娜手中,“上去,带他走,剩下的我来!”

安塞尔表情凝住了,他控制不住地抓住alpha衣领,“淮南,一起走!”

“有这个疯子在,谁也走不了。”被风雪拂开的面容透着安抚,她牵起omega的手悄声说道,“安塞尔,别忘记我的任务了,放心,为了你和托尔我也不会做那种傻事的。”

安塞尔剧烈摇头,“不行,一起走!大不了炸了这里!”

听到安塞尔的说法,抱着柱子的怀文咧嘴笑了,长长的黑发被刮的狂乱无比,“你炸啊,我保证这里会变成一个真正的黑洞!”

吸力越发的大了,淮南不再犹豫,趁着安塞尔一时疏忽,猛地将人打晕。

“走!”迎着艾琳娜上将复杂的眼神,淮南斩钉截铁地说道,“相信我,我不会那么蠢丢下他们的!”

有淮南牵制,所有人安全离开,直到洞口彻底封死,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吸力越来越大,怀文艰难地维持身形,诡异无比的盯着淮南,“好孩子,你是要陪我一起探索真理么?”

淮南一头长发被吹的凌乱无比,她低下头,说了一些让怀文听不懂得话,“我以为我要花上一辈去找到它,没想到竟这么快?”

抬起头,想起安塞尔的眼泪,淮南通红的双眼里满是戾气。从得知怀文就是破坏她平静日子的那一刻起,她就是一直压抑着。

“你不是想知道怎么用么?”

勾起嘴角,淮南松开手,任由中心巨大吸力带她冲向能量区。

怀文得知对方的意图,终于慌了,他开始挪动身体意图离开原地,但还是被淮南掐住了脖颈!

“我们一起去进去看看,怎么样?”温和细语的呢喃渐渐消散在剧烈的波动中,直到一片炙热的光芒乍现,两人彻底消失。

无限苍茫的空间里,一个人影缓缓显现。

再次睁开眼睛回到熟悉的地方,一个宛若恒星般炽热的发光体飘飘荡荡的悬浮在面前,刺目的光线她下意识眯起眼睛。

——蓝星人,你完成了我们的约定。

空灵机械的回音准确地传达到淮南脑海里,她停了片刻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我是使用了一部分力量,会有影响么?”

“还有,你们说的“她”是安塞尔的母亲么?当时你们没能救她?”

安塞尔家的种种痕迹她不是没看到,只是没有问过罢了,或者说不敢提起omega的伤心事。

——我们之间维度相差的时间是你难以想象的,而且,上一个灵魂波动在我们捕捉到时已经熄灭了。

——那些不属于原本世界规则的力量只会污染“灵”。

淮南不知道是什么感受,这个答案恐怕要永埋心底了。

至于冒险,她笃定自己会被拉回空间,为了心底那口郁气才会拉着怀文进到里面感受一下。

——现在,说出你的愿望。

淮南双手放在两侧,尽力让自己漂浮的姿势正一点,“可以让那些人复活么?”

——不能,你或许可以要求点其他的,比如帮助你的爱人。

听到这儿淮南表情凝住了,“你们窥探我的记忆?”

——蓝星人,我们的纬度不同,了解世界的方法也不尽相同,我们“看”的是世界,不是你。

淮南噎住,你是再说我太高估值自己了?

“算了,我认为有更能让他开心的礼物。”

“至于孩子,我们早就有了。”

——那么,如你所愿。

干脆的结束话题后,淮南感到意识的昏沉,最后一秒,她隐约听到一句“还剩下一个”的模糊话语,之后便再无感知了。

联邦主星的高级医疗室

在北极星的雪地中找到淮南,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了,这期间,安塞尔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的alpha,只为她尽快苏醒。

[嘀——]

[脑电波起伏异常,请注意,呼叫医师。]

再次醒来,面对安赛尔难掩憔悴的艳丽眉眼和颊滚落的泪珠,淮南伸手,带着一丝放松轻笑着说道:

“安塞尔。”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希望你能喜欢。”

5年后

时光荏苒。

在那场荒唐的战乱后,联邦突然接收到数十个的种族的联络信号,不仅如此,各阶层的资质等级都在翻倍的增长,特别是s级的人数更是飙升至上千人!

更多的文明种族相互交流,越发促进了联邦的发展,同时,面对众多的种族,联邦内部的小心思也越发安静了。

艾琳娜上将和蒙特副官见局势平静下来,加上突然出现的种族,一刻也呆不住地跑回要塞。

一切事了,凯瑟琳沉默地把公司转移给姐妹花后,独自旅行去了。

亚瑟见姐姐的模样消沉了一段时间,也成长了,毕业后进入军部,现在也是个小团长了。

费蓝一毕业直接消失不见,据他所说,因为人情受到安塞尔压迫实在太过憋屈,要出去放松放松。

塔伯则是消失无踪,任凭淮南再怎样联系也找不到了。

至于淮南,光荣毕业后无缝衔接的直接在佛斯特联邦大学任职,接替了休斯院长的担子,成了铭文下一任院长。

元首恢复神智后,先对怀文等人的行为进行审判,阿伯奇德家族这个名字不允许出现在联邦中,其他人没有牵涉其中的人员全部发配至边缘星球。

因为特殊身份,淮南请求让他们守在一个小型星球上,到底没让几人流放荒星。

经过公民投票,四大军团的将军制度全然更改,议会用雷霆手段将其和家族势力分开,原本顶峰的四大家族纷纷沦为末流,其中摩多作为主力军,一时万众瞩目。

“你真的不去军部任职?”花园里阳光明媚,安塞尔摸着半隆的腹部仰起脸,搭在淮南的胳膊上挑眉问道。

温暖的阳光勾勒出他细腻的侧颜,光洁一片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红润。

此时正值盛夏,他们刚吃过午饭,两人正相伴在一起散步。至于嗷霆和卡索斯,正在草丛上纠成一团,自从大战结束后,两只精神兽整天腻在一起,都不愿意回精神域了。

“去什么?去了让摩多盯着我啊。”淮南小心地搀扶着旁边的omega,从她醒来后,安塞尔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身体机能,包括信息素和孕育能力。

对此淮南是紧张地不行。

她终于知道自己omega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了,那种仿佛置身于玫瑰花田的芬芳浓郁让人微醺不已,虽然霸道但并不腻人。

至于去军部淮南没有想过,她本来声望就高的吓人,如果去到军部,身后太多的势力支持不免会引人眼热。

还是呆在学校安生一点。

安塞尔扶着腰,即使是怀孕也是容光焕发、衣着华丽,不过他习惯大开领口的习惯还是被淮南给制止了,时间长了安塞尔终于有怀孕者身份的自知,乖乖听话了。

“姐姐,哥哥。”

“安塞尔,淮南,到了该检查身体的时候了。”

听到温润的男音,淮南和安塞尔一齐回头,只见托尔身边站了一个黑发黑眼的beta,平和地朝两人朝招手。

“爷——”

“二哥。”

话音刚落,见大家目光聚集,淮南抓抓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啊我又忘了。”

已经长高的托尔抿嘴微笑,整个人完全继承了淮南的气质,静谧又沉稳,他身边的beta则是慈爱地望着两人,眼神充满包容。

母亲,玫瑰花又开了,

你和父亲、姐姐可以放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完啦!

亲亲抱抱转圈圈,谢谢一直留言追更的小可爱们,鞠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