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6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啊, 这是什么?”

“怪物!巡逻队!人呢!”

“这是这么了?”

望着高塔外已经开始混乱的场景和异变发光的机甲,摩多心神复杂。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什么都没说, 任由莫多拉在下面肆意厮杀。这里最顶级的能量罩在尚未成型的莫多拉面前只能维持三天,如果三天内无法控制局势,恐怕

在淮南来之前, 莫多拉已经被放开控制,肆意侵蚀联邦土地,机甲丧失抵抗能力, 加上从星系传来的消息,星盗突袭,情况一时岌岌可危。

摩多也是经过凯里的解释才知道, 怀文那家伙竟然可以控制人的神志,直到腐蚀精神域变成一个白痴!

这也让他恍然大悟, 为什么怀文总是这么老实, 没有丝毫沾染军队、权利的意向, 以此躲过他和安塞尔的层层审查, 毕竟没有势力拥簇的领导者不堪一击。

经过他的协调,目前,丹尼尔解除禁锢在黑矮星系很大程度控制了局势, 要塞的疯女人艾琳娜也不会在这时候撤离, 第二军团由伯纳掌控, 第四军团因为将领受到控制彻底沦为怀文走狗。

他时间紧迫,不然也不会如此冒险把淮南叫来!

如此种种,在刚才的对话里他才会失了冷静。

摩多冷笑,“老家伙藏得够深,被逼急了想要冒头。可惜我不愿意在你那里卑躬屈膝, 为此,我宁愿忍受安塞尔!”

最起码,他不会将alpha和omega视为野兽!

正当他还在复盘局势,远程部署的时候,有人来了。

飞船上,安塞尔径直站立在飞船口,寒风凛凛,一头红发迎风飞舞,已经恢复冷静的艳丽面庞冷冷直视。

“安塞尔?”

“打开。”

摩多没想到,这个人竟找来的这么早!

他收起凝重的表情,语笑宴宴的准备和安塞尔打招呼,谁料一身劲装的omega完全没有理会,跳出来后忽视性的掠过,更甚者他身旁的卡索斯一尾巴人彻底抽翻在地!

眼镜掉落摔得远远的,跌倒在地的摩多面无表情撑起身体,一时有些狼狈。

“安-塞-尔。”

没有理会对方,徒留下卡索斯咬出嘶鸣的寒气,俯身盘旋在他周围

周围静的可怕。

“呼~”淮南没有任何形象地倒躺在地上,两眼发晕,仰望着洁白一片的主控室。

后脑贴地,豆大一般的汗水顺着发丝滴落,有些控制不住地大口汲取空气,微凉的气体顺着喉咙流入肺部,甚至等不及完全接纳,犹觉得不够的淮南再次张口。

主脑接受到信息后以迅速消化传输,金色的流光以环绕的姿态忙碌着,上百年没有达到上限的核心也跟着微微发烫。

“嗡——”

大门开启的声音和脚步声没有引起淮南的警觉,“外面怎么样了”

摩多没有回答。

淮南皱起眉头,难道自己估计错误?

这时,一双冰凉的手心贴在潮湿的颈部,让她打了个冷颤。

睁开眼,满目的红色和熟悉的眉眼让淮南瞬间惊魂坐起,“安塞尔?!”

没什么力气的她立刻就要跌倒,还好被对方及时搀扶住。

“安塞尔,松开,别压着你了。”

安塞尔神色冷淡至极,完全没有昨晚欢好时的温顺热情,他绷着嘴角,一只手不客气地掐住淮南下巴。

“我讨厌醒来的时候没人陪在身边。”

“我讨厌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奉献、自以为是的牺牲,最后总是留下我一个人。”

白茫茫的环境让安塞尔明艳的眉眼更加醒目,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淮南,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没人知道他醒来后什么感觉,刚亲手送走母亲,如今淮南也支身冒险。

强压下纷乱的心绪,安塞尔麻木的头脑指挥着酸软疲惫的身体,一刻都不敢停止地朝这里赶去。

淮南无奈苦笑,见这人满眼疲惫的样子把人拉到身上,即使这会儿恶心的不行,她还是替对方放松,“没有,我们只是目标不小心相同罢了。”

“时间紧迫,你知道的。”

“你可以不同意。”安塞尔冷冷的说道,“联邦人才众多,没必要你冲在前面。你知不知道,如果失败,没人能保你救回来”

摩多以为他不清楚主脑的存在,也太小看他了!

“这样不是可以避免更多损失么,再说,有怀文这样的人存在,太不安全了。”

被横眉立目的alpha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她强笑着说:“至于那些铭文,学过的东西从新拾起来就好了,有什么可气的,安塞尔,我是你的alpha,保护你是我的职责。”

“再说了,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淮南用额头抵抵对方,唇瓣擦过omega脆弱的耳际,悄声诱哄,“别生气了,安塞尔,我们先把怀文解决掉,我任你处置。”

安塞尔垂眸,掌心下急速的心跳证明着对方的不适,但言语却一直在安慰他。

把人拉起来,安塞尔冷凝着脸打开终端,登上另一个账号。

淮南顺着对方的力道起身,悄悄松了口气,只见面前的主脑突然逆向旋转,原本乳白的光芒像是流沙般逐渐显露出另一面。

“这是?”

“暗网系统和主脑一直是一体的。”

安塞尔挥手,指尖勾出一抹数据,将其放大拉开。

“每任管理者都有正反两面,相互并不知情,选拔由主脑进行测试挑选。”

他十分平静的向淮南吐露当前的局势。

“阿伯奇德一家被怀文监/禁,迪恩家的人目前生死不知,伯纳已经带人去控制局势了,四大军校因为上次的药剂事件也彻底抓住怀文的尾巴,此时正在配合巴奈特将军清剿,所以局势已经大致稳定。”

端详着眼前气场强大的omega,淮南不得不感慨,这种不出门知晓天下事的权限让人侧目。

安塞尔将挑选出来的数据托在手心,仰视递给淮南,“这是你当时让我查找的数据。”

细纱一般的数据来回穿梭,淮南将指尖探入,闭上眼睛。

数不尽的画面在眼前闪过,良久,她突然沙哑地张口,“是他。”

安塞尔无言,是的,当初在伽贝基星球刺伤哥哥、逼迫淮南离开的就是杰登·拉德,那个一直跟在怀文身边的beta。

缓缓收紧掌心,淮南真的是没有想到。

“原本怀文十分享受这种暗中谋划的节奏,可惜,你横空出世让他不安,这么多年为了掩饰身份,他一直披着淡泊名利的壳子龟缩在学校恐怕就是想用莫多拉制造灾祸,再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

说到这儿,安塞尔抬头,“可惜,你打破了他的妄想。”

“如此看来,当初他鼓动其他军团冲锋陷阵,自己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真的是”最后几个字,安塞尔安静地呢喃起来。

“可是他怎么能确保那些人愿意听他指挥?”淮南不解,四大军团的掌权者身处高位,他再怎么能说会道也不至于让其他人俯首称臣吧。

除非是“灵”的作用

“不,如果精神控制呢?”安塞尔望着主脑,突然提起了已故的米迦列,“当初我也是意外察觉到米迦列的能力,他可以改变一个人记忆、思维、甚至是让他像动物一样低头。”

“不过米迦列的使用是有次数限制的,而且必须实在对方精神失控的情况下”

啪啪啪!

缓慢的拍手声伴随着脚步再次出现,没带眼镜的摩多出现在两人面前。

他全然没有之前的愤怒,反而恢复了温和。

“安塞尔,果然,我说怎么找不到人呢,原来是你把他带走了”他缓声赞同这个答案,并又举出一个例子。

“凯里发现不对后很聪明的跑了出来,撞到我手里了。”

情况紧急,安塞尔也没工夫和他打嘴仗,“没错了,怀文是靠着这种能力掌控军团的,难怪一直以来没有丝毫风声传出来”

“为了联邦,我们联手?”摩多余光扫了一眼淮南,与安塞尔靠的很近。

淮南伸手揽过自家omega,让两人分开。

这个摩多衣服褶皱,两人显然在外面发生了冲突,现在对方如此好颜色,明显是个能忍的人,很危险。

她眼睛一转,似乎想起什么,立刻趴到安塞尔耳边告起状来,“安塞尔,他刚才撬你墙角。”

此话一出,安塞尔眼神瞬间凌厉,卡索斯的身影再次出现,没有丝毫停顿的紧紧箍住对方脖子!

“咳咳!”刚才和志得意满的摩多被被举得高高的,差点喘不上气,也没了之前的风度。

“你没有选择,合作是你唯一的出路。”安塞尔放下手,一张俊脸冷如冰霜。

饱受摧残的摩多不可置信地望着淮南,艰难地扯住精神兽的尾巴尖,难得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还是个alpha么?!”

对此,淮南抱紧怀里的人,懒得搭理这个笑面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