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6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淮南”安塞尔指尖死死嵌入alpha的皮肤, 苍白的面庞一片空白,唯有道道血痕越发刺目。

寒风凛冽,淮南抱着安塞尔想先给他包扎伤口, 刺穿的血肉不断流淌着鲜血,一路上不断在脚下绽开血花。

“我好恨”牙齿研磨的声音从颤抖的薄唇挤出,“我母亲, 被怀文被他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淮南瞪大双眼,结合之前看到的新闻,她心底蓦然有了一个不好预感, “灵”在怀文手中!

亲手结束了母亲存留的生命和积压在心底的情绪让安塞尔神情有些癫狂,他失去了以往的冷静,执着的向淮南寻求一个答案, “我动手,我动得手”

“我要杀了他淮南”

“安塞尔!”淮南惊觉安塞尔此时精神状况极为不好, 没有歇斯底里, 却悲伤的仿佛浸入骨髓的抽搐颤抖。

正当淮南却无能为力之时, 她又发现了一个可怖的现状, 安塞尔面孔上的疤痕竟然有持续裂开的趋势!

原本微微泛红的伤口中心竟然出现一道血缝,细小的血丝顺着疤痕走向缓缓渗出!

淮南掀开衣领,发现身上的疤痕同样, 她再不敢耽搁, 用最快的速度寻到之前购置的房屋。

里面购置全齐, 她将安塞尔横放到治疗室内,剥离衣物上药治疗,皮肉伤很快制住,身体的温度也在慢慢恢复,但这一切却温暖不了他丝毫。

他蜷缩靠近着淮南, 失败、颓废种种情绪一涌而上,几乎击碎他的心房,他又回到了家破人亡的那一天

不可以,他不能倒下,他还要报仇,他要清醒冷静!

要快,要快!

安塞尔双眼赤红望着仅存的一丝暖意,带着一丝祈求,“淮南——”

“标记我好么,狠狠地标记我”

“让我清醒过来。”

望进omega的眼底,淮南心底酸涩不已,第一次,第一次见到安塞尔如此脆弱。

“我帮你,无论怎样我都帮你,任何事情我都答应安塞尔。”

淮南心底坚定,她吻上对方的唇瓣,指尖抚上。慢慢地收紧怀抱品尝着omega舌尖游丝的腥甜

一切结束,淮南抚摸着omega鬓间犹带湿意的红发,安塞尔已经精疲力尽的昏睡过去,只是眉心残留的痛苦让人心疼。

她缓慢地转动眼珠,手下安抚不停,大脑飞快的捋清思路。

摩多之前所说的就是怀文导师吧,那么危险的事情就是恐怕就是铭文机甲了,当手中的依仗有了破绽,恐怕就无法人感到心安了。

至于安塞尔身上的伤痕,她之前担心过于激烈的接触会让伤口严重,没想到,两人亲密之后伤口反而恢复原状。

轻触手下粗糙的疤痕,鲜艳的血色和干涸的褐色纠缠在一起,旧伤新伤遍布的身体让人心悸。

看来,安塞尔服用的药剂不是没有留下副作用,只是两人的亲密减缓了这种进度,今天,猛烈爆发的情绪让安塞尔失控,隐藏的沉疴也一起出现。

将黑色的晶石挂在omega身上,淮南小心翼翼地抱起对方苍白的身体去清洗,她要把安塞尔送回去,自己去见一个人

“托尔,照顾好哥哥。”

托尔坐在床边,沉静的小脸满是凝重,他没有慌张,只是抓住安塞尔的手腕乖乖点头。

淮南利用精神共鸣把卡索斯唤出,也将之间的半成品挂在它身上。

“嗷霆,照顾好他们、还有卡索斯。”

白色的巨蟒无精打采地摊在地上一动不动,鳞片破损暗淡,晶石的暖意让它不再那么僵硬,嗷霆小心翼翼地张开翅膀笼住它,巨大的吻宽和颈部不停磨蹭卡索斯。

望着亲密无间的精神兽们,淮南沉默着唤出管家,将所有警戒模式调到最高,不允许任何人探望。

[嘀嘀——]

[开启一级警戒模式,禁止任何人靠近。]

低头看了最后一眼,淮南的身影眨眼消失。

一路无暇顾及过于寂静的异常,淮南迅速行至中央高塔,将摩多传送过来的通行证出示,任由守卫她被带入那个纯白的房间。

“稀客,稀客啊”收到信息后,等候已久的摩多轻轻摇晃着晶莹的器皿,悠闲地细细品尝棕红的酒液。

沾染上薄红的双唇更加湿润,眼神也更加温柔,他低头轻嗅,表情微妙。

“没想到,淮南同学的行程如此繁忙,独自丢下初尝情/事的omega么?”摩多歪着头,像是朋友闲聊一般对着淮南调笑。

“说起来,我们算是第一次见面。”

淮南望着这个格外隽秀的omega,眉目冷凝,丝毫没有闲聊的意思,“你知道怀文的问题?”

她没有去指责对方为什么没有向安塞尔透露,一个omega能剜掉腺体、坐上议会长的宝座,不是任何人可以小看的。

“唔,也是意外救了一个小朋友”摩多勾起嘴角,悠悠起身,“只是没想到”

他一身优雅礼服,银灰的发丝泛着朦胧微光,慢慢踱步靠近淮南。

“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帮安塞尔报仇,但你要失去一些东西,淮南同学,你愿意么?”

“说。”

摩多抬起手指,本上搭上alpha的肩膀,谁料对方后退一步,正好避开他。

“哎呀呀,淮南同学嫌弃我么?觉得我是个怪物?”摩多像是伤心一般,耳边的银色细链微微晃动,衬得他雪白的肌肤越发动人。

“没有,与这无关。”淮南巡视一圈,这里层层守卫,并且位于联邦的中心塔的位置,自己进来时经过数十道检测程序,她不相信摩多把位置定在这里没有原因。

“怀文秘密培育了大量莫多拉,没人知道数量有多少。”

发现淮南确实没有嫌弃的意思,摩多表情微微收敛,他有些意外淮南的直白,“这么坦率么?安塞尔可不会如此跟我谈判的”

“没有必要,利益一致,除非你愿意让莫多拉占领联邦、怀文上台。”淮南能感觉到,摩多是单纯的忠于权利,他享受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被戳到痛处的摩多挑唇,湿润的唇角轻抿,“很不客气啊,不过那可不行。”

“淮南同学,你的作品可以完全无视莫多拉的干扰磁场,让机甲恢复其完全的机动性,这点着实把怀文给吓着了啊。”

他伸手优雅指引,让开背后的位置,打开最后一道房门。“欢迎来到联邦最终的秘密,中央主脑,这个操控所有的星系的主控台。”

空旷苍白的渐渐褪去,眼前不规则的耀眼发光体,环绕着数不清的数据回流,穿梭去往发光体的核心

“我有三次授权机会。”摩多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再次紧跟上来,“这就是操控着所有智能控制的主脑,只要你敞开精神域将知识完全给予主脑,由它来分解操控,那么,怀文便不再是难题。”

摩多说着话,耳边银色的链条泛着凉意靠近淮南,他下意识想要抬起淮南的下巴,却又被躲了去。

摩多收起伪装,指尖泛白,心底却满是不满,他对淮南没什么想法,只是安塞尔越发幸福的未来让他有些不甘。

摩多眯了眯眼有些不喜,“我不认为我差在哪里。”

淮南专注地凝视主脑,淡淡开口,“正事要紧,你的野心已经刻在了骨子里,你觉得我看不到?”

“那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么,如果没了这项能力,你和其他alpha又有什么区别。淮南同学的奉献是在自我感动?你这么做,安塞尔能回报给你什么?难道你的保护欲如此高涨?”

淮南没有回头,“你想的太多了。”

“这和保护欲没有关系,我从不认为,喜欢一个人是让他为我放弃什么,应该是我为他做什么。”

说完,淮南再没有继续闲聊的欲望,随着大门缓缓闭合,淮南抬起左手。

摩多不清楚,她之所以敢应他,就是因为手中一直握有底牌。

主脑冰冷的连接节点缓缓延伸,本要冲入淮南的眉心,强横地夺取来者的一切。

淮南心知,按照主脑冷酷的程序运行,只会将她完全侵扰,而脑域最为精密的器官和脆弱的精神域不可避免的造成损伤。

可惜,她从不是摩多口中的“自我感动”。

张开手,神秘的光芒从手侧发出,微弱的光芒瞬间周围让面前的主脑停顿,闭上眼睛,无数闪着荧光的数据从核心脱离,逐渐汇聚在淮南面前。

它们虚幻的载体环绕在淮南面前,柔顺地匍匐到alpha手下。

此时,脑海中所有关于铭文的资料、手法、回忆通通聚集一起,化为一条金色的光带缓缓与其汇聚。

核心的光源开始鼓动,像是呼吸一般迎合这面前人的心跳,无言地散发臣服。

淮南双眼放光,她低声说道,“听我指挥。”

与此同时,联邦所有的机甲立即连接信号,辐射范围甚广!

他们纷纷摆出尊敬的姿势单腿跪下,机械的鸣响奇异的发出,那是主脑的声音。

“最高权限者,应其指挥!”

淮南以一种不符合现代科技的手法将铭文传送到更多机甲的引擎重心上,所有系统和他的能量一点一点顺着能量浮现在机甲中,莫多拉的干扰不再是危机。

这一刻,联邦所有的智能机械全部凝住,皆以她主宰!

朦光之昧要塞,战火硝烟。

艾琳娜刚刚踹翻一只莫多拉,正要结束掉对方,自己的机甲却突然停滞!正当她暗叫不好的时候,引擎核心发热、能源直线下降,意识连接混乱干扰,无数神秘的符号突兀的出现!

“铭文?”

面前正欲攻击的莫多拉不受控制一般抱头后退。

战场上的所有机甲微蒙蒙得亮起一层屏障,全体单膝跪地,场面一时哗然无比!

黑矮星系。

没来及回到主星受审的丹尼尔临危授命,正与星盗交战时两方交战同时凝滞,数秒后,他们望着自己机甲上仿若天然出现的发亮符文和见底的能量,彻底懵了。

主星上,从克丝比星球带人赶来的塔伯阴着脸,巡视着乱糟糟的星街道,看准时机蛮横地抢了一台机甲,朝着第四军团的阵营冲去。

“不怕死,就跟老子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