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6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

淮南瞬间坐起。

怀文导师是学校的任课老师, 怎么可能直接蹦上元首的职位,那之前的一切

想到这淮南顿时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摩多的消息再次传来——

[淮南同学, 为了我们之间良好合作的开始,在下免费送你一个消息,去祖宅找安塞尔吧, 不然]

话中的未尽之意让她立刻明白,安塞尔现在危险!

“母亲——”

安塞尔跪坐在地上,颤抖地扶住面前冰冷的玻璃, 眼底充满血色。

几个星时前,他怀着淡淡的心情来到荒废已久的西奥多尼勒旧宅,找回了母亲当年做的对戒, 正当他兀自发呆的时候,突然, 一声隐约地吼叫响起。

眼睫微张, 安塞尔神情不定。

从弟弟出生、他们家搬走后, 除了机器人的定时打扫, 这里从未有人来过。

而自己因为触景生情,更不会轻易来这儿,那没有权限那些人是怎么进来的!

声音慢慢变小了

安塞尔收紧掌心, 凭借着以往的记忆摸到父亲的书房。

黑暗中, 书房透出的绿意光线让他心神紧绷。

“你怎么答应我的!怀-文-导-师!”

肖恩咬牙切齿地低吼, 此时他头部涨大,脖颈细瘦,身形更是扭曲到诡异。说话时站不稳似的来回摇晃,已经异化的左手不断在面前挥舞。

在去圣海星之后,父亲突然告诉他有效忠的主人, 肖恩不可置信,主人?多么侮辱性的词汇竟会出现在他们身上。

“肖恩同学,我一直认为你和废物无疑,所以我们之间的谈话没有必要。”怀文坐在上位,一贯的温和平静,却多了一丝不容置疑。

他似是有些意外抬眼望了下门外,伸手拦下准备动作的杰登,慢悠悠地和肖恩聊起天来。

“肖恩同学,可以离老师远一点么,你丑到我了。”怀文撑着下颚,好言相劝,“私自窃走珍贵药剂,是要接受的惩罚的啊~”。

“你!”眼瞳已经变成绿色的肖恩疯狂挣扎,可是在强大的精神威压下他根本动态不得,激动之下,涎水顺着硬化的皮肤流下,“你是不是对我父亲做了什么?你是不是和伯纳达成了什么协议!你是不是和安塞尔一伙儿的!”

“啊。”怀文苦恼地叹气。

“我其实挺烦恼的,看着你们这alpha和omega们明明和动物一样收欲/望牵制,却沾沾自喜、自以为是的模样,实属可笑。”

怀文悠闲起身,缓慢踱步到肖恩面,盯着他扩大了不已一倍的头骨,言语惋惜,“等级太低,alpha果然没用。”

腾!

肖恩突然猛冲张嘴,妄图对怀恩造成伤害,但下一秒杰登手起刀落瞬间将他的头颅敲碎!

炸裂的头骨像是崩裂的西瓜一般,却没有多少血液流出,散落在地上的碎块像是即将干涸土地僵硬无比,只有表面遗留的一层潮意。

专注着眼前的惨烈,怀恩眼睛都不眨一下,“啊呀呀,杰登你实在太暴力了,废物丢进齑化池就可以,你看着地上脏的”

他的面前一层荧光闪烁的精神屏障,完全阻隔了刚才的一切。

“呵脏了?”说着说着怀文突兀地笑起来,他弯得起眼角柔和地不可思议,“走吧,我们还要招待客人呢~”

安塞尔浑身冰冷地靠在廊角,指尖控制不住地颤抖。直到肖恩身体里稀薄的血液逐渐渗透出来他才缓缓跪下来

错了

一切都错了!

望着地面上浅淡的血液,安塞尔艰难撑着自己的身体。他的不安终于被证实,没有证据只能说手段高明,他的高傲毁了一切!

安塞尔闭上眼,竭力平复自己的呼吸,精神力如流水朝着书房倾泻而去。

书房的中央监控系统里有个监控装置,是当初父亲安装的,只要密室启动它就会自动开启,当初只是为了防止他们捉迷藏找不到人

离开了。

许久,他跌跌撞撞地推开大门。

地上的破碎的尸体无法引起他的注意,安塞尔眼神慌乱地巡视着一切,望着已经合拢的密室大门,脑子一片混乱。

此时他的表情十分扭曲,似乎介于狰狞和平静之间,虽然他已经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里究竟被做了什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

[滴——]

[认证已通过——]

系统没有问题,安塞尔心底更沉!

他知道此行太过冒险,他知道此时应该按兵不动,可是他就是想要进去!!!!

冷如寒冰的地下室,没有了父亲喜欢的机甲,没有了母亲的炼药器具,更没有了姐姐的铭文材料,只剩下一个个横列在巨大营养舱中的怪-物!

他们还能看的出人类的模样,眉眼像是被擦去轮廓一般隐隐消弭,额头却膨胀得惊人。

“莫多拉?莫多拉?”安塞尔无法克制地喃喃自语。

正在萌发的绿光幽幽地映在omega面上,他一个一个巡视这些拥挤在一切的怪物,一个个的巡视,但是!

omega的面部突然目眦欲裂,像是无法呼吸一般剧烈喘息,整个人扑跪到在一个营养舱前。

熟悉的轮廓,纤瘦蜷缩的身形,本来温柔美好的一切被脊柱上贯穿的尖刺破坏,浑浊发绿的液体模糊了她的眉眼。

这个身形正在扭曲变异!

“母亲!”安塞尔不可置信,泪水不自觉的顺着脸颊滑下,许久没有痛处的伤疤正在泛着灼烧刺痛。

他慌张地找到装置中心,将里面的液体退去,看着惨白已经骨化的身体,安塞尔泪流满面。

“怎么会?怎么会!”

自己的哥哥带着托尔逃出来,母亲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从一开始他们就被怀文害了么?

陷在混乱思绪中的安塞尔没有发现,因为营养舱的关闭,他身边数不尽的半异化怪物们正在纷纷苏醒

淮南压抑着自己不断鼓动的心跳急速穿梭,她没有来过这里,完全是靠着摩多给予的信息冲过来的。

望着冷气无比的住所,她一刻也都等不及地冲进去。

“肖恩!”

清楚认出地上的尸骨残片,淮南心下直叫不好!在房间里摸索半晌,还是靠着之前买的小工具才找到密室入口。

嘎吱——

一声轻响仿佛打开了地狱的大门,幽冷邪恶的绿光伴随着让人牙酸的摩擦声让淮南脑袋一晕,紧接着,安塞尔沙哑地声音猛然传来。

“滚!”

顾忌不得其他,淮南翻身跃进密室,当密室的大门缓缓闭合,杰登的冷酷的面容在门后一闪而过。

跳下密室,淮南首先被满目的断肢所充斥,安塞尔不复之前的优雅,手握短刃疯狂在面前横扫,他的身边还趴着一个半异化的莫多拉,此时潮湿纠结的黑发正随着躲避的动作左右晃动!

卡索斯庞大的身躯将安塞尔包围在中心,朝着汹涌奔来的怪物猛烈攻击。

“安塞尔!”淮南“蹭”得一声抽出刀刃,瞬间斩掉挡路的怪物,只可惜,半异化的莫多拉硬度已经完全提升,如此强度的刀刃只能没入肢体半截。

无奈,淮南闪避躲开密密麻麻的骨质肢体,集中狠刺精神源,终于杀出一条血路。

“淮南”安塞尔浑身鲜血淋漓,之前出门穿着的一身光鲜白衣早已破碎不堪,他强撑着身体,眼底灰败一片,淮南的出现让他无力吐口。

“别说话!先出去!”淮南瞥了一眼那个黑发怪物,思及安塞尔哀伤得申神情,只是抓着他的手臂准备逃离。

踹开指节横出的利爪,淮南根据安塞尔的指引快速跳跃,得益于手侧神秘的符号,只要对准精神源,一时间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但是数量太多了,数不尽的舱室内还在爬出怪物,他们密集地叠在一起,细长的四肢纵横交错,密集的宛若洞穴中的蛛网。

眼见即将到达出口,安塞尔一直带着的莫多拉突然出手,一声痛呼,尖利的上肢猛地刺穿他腹部,森白的五指犹如蜘蛛脚一样,在血液中不断蠕动!

见状,淮南毫不客气的要解决掉对方,却被安塞尔徒手抓住刀刃!

“不要”细白的指尖被能量灼烧,安塞尔唇色惨白,眼含祈求地望着淮南。

“嘶嘶嘶嘶嘶!”卡索斯一个猛抽,把身边的清空了一瞬,但随即,更多的怪物蜂拥而上。

“安塞尔?”淮南把他从莫多拉身边带离,伸手捂住他不断出血的腹部,难得有些不知所措。

“淮南。”omega望着那个迟缓呆愣的身影,在卡索斯的嘶鸣声中轻轻地唤了出来。“拿起刀,帮我一把”

微不可闻的声音带着颤抖地气音,淮南依言抓住他痉挛的手掌,缓慢而又坚定的扬起了起来。

“母亲,再见”

彻底封死的大门和即将销毁的住所在他们身后逐渐消失,掩藏了上百只的怪物被牢牢禁锢在密室,已经开启自毁系统的警鸣声在寂静的夜晚响彻天空,这个夜晚,注定不复平静。

风雨欲来。

作者有话要说:  看我给小可爱们表演一个加速完结,今天12点、15点、18点三章,周一再来一章完结!

另外下一章金手指开大,别问,问就是胡扯+胡扯+胡扯

感谢在2021-07-31 20:58:34~2021-08-01 09:39: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赴长安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