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6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区区几条人命而已。”按下内心疯狂的渴望, 安塞尔固执的自我伤害。或许他在提醒自己,在有流血的情况下,不允许存在任何失误。

沙沙沙——

碧绿的花梗依托的纯洁的花瓣在他身边飘荡, 柔柔的触感轻轻的抚慰,仿佛是在安抚这个嘴硬无比的omega。

没有再听到任何声响的安塞尔闭上眼睛,红色的眼尾浸的湿软, 他喃喃自语,“本就是你把我看的太好了”

“不是么?”alpha的声音徒然在耳边响起,安塞尔睁大双眼, 湿润着眼眶僵在原地。

淮南握着这人颤抖的指尖,强硬地让他转过肩膀。

“我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问, 你就给自己安了个反派的帽子。反派当成你这样,也是够傻的”

接住omega无声落下的泪水, 捻抹着指腹湿润无比的触感, 淮南心底酸涩无比。

这会儿风越吹越凉, 她把手边的外套给人披上, 压压领子,“我只是低头想拿件衣服,你就越想越歪。”

“你没听见我说什么么。”安塞尔捏着拳头, 只觉得满眼虚幻。

“听到了, 安塞尔是个杀人不见血的反派, 米迦列的人生完全葬送在他手里。”

“淮南!”omega伸手揪住她的肩膀,含着泪水的眼睛有些气势不足,他狠狠地吼道,“你知道我说得是什么意思!”

见omega情绪不好,淮南干脆把人按在胸口带着他倒在花丛里。

清香淡然的香味包裹着他们, 和彼此的信息素缓缓混杂在一起。

她望着头顶的月亮,幽暗的眸色里透出点点月光,整个人褪去温和的外表,又变得沉静又冷淡。

“我没有经历过你们的痛苦,你叫我如何代替你们下决定,评判你们。”

“作为你的alpha,我能做的就只是陪着你,陪着托尔。”

淮南让omega整个嵌在身体里,把人牢牢锁住。

“或许你将来的行为我会看不惯、会制止,但不是现在。安塞尔,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我也在看、在听,所以我愿意相信你。”

淮南没有说的是,踏入这片花丛之前,费蓝给她发送了一个视频,是米迦列留下的。

说了什么她记得不清了,只记得对方坦白了一切,告知了一切,仅仅不希望自己误会安塞尔。

他说,当初如果不是安塞尔,他早就死在追踪围剿下了,这些年也是安塞尔一直在为他调养身体,那些所谓的交易,投入和回报实在不成正比。

他还笑着说安塞尔白长了一张妖艳精明的脸,实际上还是那个天真无比的世家少爷。

至于凯瑟琳,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身份相遇,如今这个结果似乎也并不奇怪,只是他很抱歉。

米迦列说,他不希望淮南将这些事情说出去,与其让她留恋,不如让凯瑟琳恨他吧,时间终究会冲淡一切,把他这个不该存在的人给完全淡化

密集的花瓣遮挡住了月光,淮南垂下的眼睫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这点,我不认同米迦列,但我无法替他做出决定。可安塞尔,你不可以这样知道么?你还有后路,还有同伴。”

“笨蛋”

“你是个笨蛋。”

安塞尔面无表情的流着眼泪,他攥紧淮南的外衣,抵在alpha的胸口喃喃自语道。

感受到渐渐湿润的布料,淮南摇头,心里有对米迦列的感谢,也有对他的惋惜。

说什么踏脚石,凯瑟琳如果不是心甘情愿,又怎么会冒那么大的险为对方铺路呢。

一切不过是遗憾、悔恨、不甘罢了。

“安塞尔,别哭了”她拢着身上的omega,收紧自己怀抱不断地安慰道,“我们回家。”

局势一切如最初计划进行,顺利的不可思议。

奥普斯因为米迦列拉的死去而毁誉参半,第二军团丧失民心,被议会厅动用中央巡查军的能量收编拿下,肖恩一家受制,由伯纳顶上去。

迪恩家族因为奥普斯的反咬一口也深陷重监,竟然并无抵抗的主动认错忏悔。可是巡查军在抓捕后没有找到其二子凯里的踪迹,联邦不由展开对他通缉。

因为霍琦丝的缘故,巴奈特也被列入审查范围内,议会厅召开会议后决定,召回丹尼尔·巴奈特,重新任命星际行政官代理,等待审查结果再议。

“议会厅摩多·卡伦提议,将军团改为晋升制原则,在满足服役的情况下以军工优先晋升,不可由联邦家族掌控,不能寒了驻守要塞众将士的心”

淮南把安塞尔搂在怀里,拿着电子屏念给他听。

昨晚回来后,安塞尔仿佛完成了所有任务似的,心底一直提的那股劲儿散了,不仅神情疲惫,更是没了以往的“贵族规矩”。

今天日上三竿,淮南把托尔送走后,又被拉回床上埋进怀里。

他散着衣领,整个人懒懒散散提不起精神,听到淮南念到这儿,他突然发声,“没什么区别。”

“什么?”淮南见这人终于愿意说话了,赶忙把人拥起来。

安塞尔脸颊贴着alpha喉间,感受着血脉混合着心脏传导出的力量,贴近蹭了蹭,“世家贵族原本也是从寒门演变而来,不过是时间问题,更何况,一切只是浮于表面。”

感受着自家omega吐气如兰的幽香,淮南搂住他的腰,“我知道,但是有正就有反、有光就有暗,没有人能达到绝对的公平。”

“现在好点了么?”

安塞尔伸出手臂,光滑的袖口从小臂滑下,露出雪白的肌肤,他圈住淮南的脖颈,“没有,我总觉得这一切太过顺利了。”

淮南安慰他,“如今,只要找到药剂和“传道者”他们有关的证据,找出人一切就结束了。再者,你努力了这么多年,埋下了这么多的暗线,我不觉得很容易。”

昨天,淮南彻底知晓了很多事情,费蓝是暗网的消息贩子,狮子大张口那位,日常就是替安塞尔关照他。

如果有汇报不及时的时候,还会受到责备,所以他对自己怨念极深。

揭穿肖恩的老兵是早年活下来的战士,一直为安塞尔所用,至于收集证据,则是之前在拍卖会被肖恩磋磨的两个omega做的。

其他的也有这些年渗进去密探,家族上伯纳推手、议会上摩多同盟、商业上凯瑟琳支持、军队上艾琳娜上将为后盾,再加上暗网上的资源积累,种种汇聚在一起,才能将一切实现。

安塞尔将脸埋的越发的深,他喃喃自语道,“还有一个,阿伯奇德家族,我一直都有怀疑。所有争端最后的得利者一直是他们,可我找不到证据”

这点淮南无法言说,她对阴谋并不敏感,也无法提供意见。

“如果你要找莫多拉我应该能帮的上忙。”撑住额头,淮南伸手安抚他,“慢慢来,如今一切都结束了,会好的。”

“安塞尔可以帮我个忙么,帮我查一个历史记录么。”

淮南为了转移话题,她柔声omega细细诉说,“我想知道,当初在垃圾星的追杀订单是谁下的,你可以帮我查一下么?”

“好。”安塞尔自然应下,他把玩着胸前的手指,低沉的回道,“我一会儿去提交指令,可能会有3个星时的执行期,我们管理员上面还有着一个主脑。”

“没关系,我不急。”

刚说完,她似乎想起什么,从空间里拿出一条晶莹璀璨项链。

仿照西奥多尼勒家图腾简化的的荆棘玫瑰,正好翠色和墨色都用上了,淮南悄咪咪地把手饶过去。

这个配色她想了好久,不是红色的晶石刻画玫瑰气场上总是弱了点,思绪良久,索性轮廓没那么精细,寥寥几笔勾出神韵,用荆棘搭配。

毕竟,在淮南心里,安塞尔本就是一朵开在枝头,盛放张扬浓郁的绝艳玫瑰。

“我做了2套,本来想过生日在给你的,现在只好先拿出一条来哄哄你了”

安塞尔本来在沉思,突然感觉锁骨处一重,满眼的翠绿就侵染了眼底。

没有晶石的凉意,反而带着逐步蔓延的温暖,像是浸在汩汩涌出的温泉中,暖洋洋熏得人精神放松。

摩挲着上面精致的雕琢,指腹从花瓣的纹路一朵一朵的抚下,安塞尔眼尾微红。

“谢谢,”他把东西攥在手心,转身抵着淮南的肩膀,用鲜红的唇瓣回应她,“淮南,就这样过下去,我想要这样活下去,不要离开我,永远守着我,好么?”

“遵命,我的玫瑰王子”

夜晚,淮南陪着托尔训练完,看了眼时间,难得窝在沙发上偷闲。

安塞尔说他要去旧宅拿一样东西回来,是父亲和母亲留下来的,说如果他找到伴侣就把这个给她。

以前安塞尔没有这方面的心思都把事情都忘了,但今天淮南的举动又让他重新想起来,不由立刻就要去拿。

淮南当时正在做学长学姐的单子,本想让他等一下,谁知道往常不紧不慢的人竟是一刻也等不及,眨眼就离开了。

她敢保证,安塞尔是想找东西“拴”住自己,来个标志。

淮南摸摸鼻子,让自己专心看新闻,顺便联系一下拉德,昨天人家帮了忙,也是这个使身体的亲人,她还是多问候一下吧。

只是淮南没想到,终端响了半晌,对面并没有人接听,无奈她以为拉德被丽莉缠住了,也没在意,转头给西蒙将军打电话。

嘀嘀嘀——

还是没人接?

安塞尔呢?问问他。

淮南表情有些纳闷,她坐直身体,正要拨通电话的时候一条新闻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怀文·阿伯奇德成为新任元首】

作者有话要说:  失误了,这周的字数还是可以申榜的,所以加速完结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