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6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一路赶来, 发现外面环绕了众多巡查机,奈何这里磁场异常,刚起飞至半空中便失灵坠落。

此时, 他们正在申请调来军用飞行机。

从人群中可以窥见大楼里遍布武装机器人,红光闪烁的电子眼密密麻麻占据所有视线。

淮南见势不妙,唤出嗷霆悄然飞至顶端。

她不明白, 凯瑟琳和安塞尔那么在乎米迦列,现在为什么一个人都联系不到!

“呀?”米迦列神色透出惊讶,他恬淡地笑出来, 如同第一次见面那般温和,“没想到,漏了淮南你啊”

“米迦列, 你先下来。”淮南上前摊开手,“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这样了?”

两人之间的风声越来越紧促, 也越来越迫人。

“不。”血红的唇瓣微微蠕动, 米迦列拒绝了。

他缓缓后退, 什么也没有说,没有吐露,“这不关你的事, 淮南, 你该离开的。”

“停下!”淮南下意识伸手, “安塞——”

“不要说出其他人的名字,不要。”米迦列有些无奈,亲和柔软的阻止她,“我没想到这些东西会用到你身上。”

东西?

正当淮南不解的时候,两侧徒然冲来的激光射线让她瞬间矮身退步, 但脚下猛然炸裂的地面又迫使她继续后退!

嗡嗡~~~

审视着眼前神似蜂鸟状的飞行器,淮南一步步远离。“ky系列微小型爆破炸弹。你知道一旦启动整栋大楼都会被毁么?”

米迦列没有回答,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时间到了。”

“什么?”淮南没有听清楚,她刚要询问,却见米迦列一个后仰直接栽了下去。

墨色的瞳孔猛地紧锁!

千钧一发之际,嗷霆咆哮着把所有飞行器扇飞,任由他们在天空爆裂,淮南借着嗷霆的掩护,一把抓住他的手掌。

“你!”米迦列悬挂在半空中摇摇欲坠,对alpha的行为万分无奈。

“淮南,松手吧,四大军团的人马上就要到了,我不可能让她们抓到我,你拉着我就是在帮他们”

“我吃了禁药,10分钟后这具身体就会化为一滩血水,你确定能拉得住我么?”

米迦列望着淮南的眼睛抬起另一只手,不经意间拢在对方的手背上,“淮南,要和他幸福啊”

说完,眼中跳跃的火焰犹如回光返照一般,瞬间灼伤了淮南的精神域,同时手下用力,一阵麻痹痛楚占据了所有感官!

一挣一松,淮南只能眼睁睁地望着这个脆弱的omega翩然离去。

“嗷霆!”她恼恨地直接纵身跃下,呼唤精神兽俯冲赶去!

嗷霆收敛翅膀一路狂追,但还是晚了一步。

米迦列静静的体会着急速的下降失重感,听着耳畔呼啸而去的风声,他闭上双眼不在理会紧追不舍得身影,蜷缩起身体来诚心祈福。

——我的灯火即将熄灭,但祝福却永存心底。

——这就是我仅剩的价值,这也是我曾经活下来的唯一信念,否定了它,我哥哥的仇又由谁来报呢?否定了它,所有人拼命换给我取得的机会,又何去何从呢?

——再见了,安塞尔

——再见了,凯瑟琳,祝,你幸福

砰!

一抹红影直坠而下,星星点点的血色和红衣像是溅到了心里,烧灼得人生疼。

今天,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

联邦各大社交平台全部瘫痪,大家像是疯了一样问索要一个说法,如果说以前一波一波的压制只是烈火烹煮般的预热,那这次,一个“名人”的自我刨白就是点炸一切引线!

米迦列的行为太让他们“感同身受”了,他们只觉得不安!毛骨悚然!

这时,徒然有开始实名举报,第二军团当年延误军情导致第三军团全军覆灭,并晒出肖恩嚣张诅咒的视频,那上面的肖恩年龄尚小,看场景还是在休闲会所,那大放厥词的神态让人直感觉生理不适!

此视频一出,大家立刻调转矛头,集中质问第二军团!

民众的愤怨太过激烈,其他军团避嫌暂不发声,议会厅横空出世,表示会彻查!

夜晚时分,早前埋伏的探子和以前的老兵表示愿意作证,奥普斯(第二)和迪恩(第四)两个家族相互勾结,更有两个女性omega表示手中有证据可以上交。

与此同时,重监传出消息,斯壬翻供,当场指正肖恩、霍琦丝等人,直接把第一军团拉下水!

会议厅摩多在后面隐隐推动,奥普斯家族(第二)见无法抵赖,加上无人相帮,干脆说出迪恩家族(第四)也参与其中。

一个又一个惊雷炸的星网民众更加上心了。

“淮南同学,谢谢你的配合。”

目送巡查队的离开,拉德关切地走上前,“淮南,你还好么?”

“谢谢。”淮南低声道谢。

自己作为到达现场的第一人,并且与死者接触的唯一见证人,本不该这么轻易的被放走,是拉德急忙赶来作保,才被放任离开。

“没什么,我应该照顾你的。”拉德摇头一笑,似乎已经习惯包容或者收拾烂摊子。他抬起手腕,眉头一皱。

“母亲头疾发作,父亲让我回去。我也该走了。”

“淮南,我们回头再聊吧”

淮南在角落里没有做声,看了一眼远处那滩血水重新闭上眼睛。她心底异常沉重,甚至积郁的情绪搅得有点恶心。

纵使跟米迦列只是点头之交,但这么一个人从自己手中逝去,并且不留一丝痕迹

如今细细想这一切,一个不可置信的结果在心底出现。

她睁开眼睛,起身离开了原地。

夜风徐徐,轻柔地拂过一望无际的雪白花田,微微摇曳的青翠枝干依托宽大的花瓣,上面的浅粉淡扫,像极少女颊边的羞意。

这是星璇娱乐重金培育的影视极地,分为好几个区域,如今夜深人静,那个伫立在花丛中的身影也分外显眼。

安塞尔

停下脚步,淮南眼神复杂的望着他。

把托尔安顿好之后,淮南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最终在凯瑟琳的指点下找到了这儿,而那个alpha,当时正衣衫不整喝地叮咛大醉。

“那些omega,呵,一个个都厉害的紧啊,他们都是做大事的人,他们都是有大抱负的的人!多么无私!多么无私奉献啊!”

“我们昨天还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抵死缠绵!他把我当什么?他以为我是什么?抑制剂?还是引导剂?嗤——”

“什-么-都-不-是!”

凯瑟琳衣衫半褪,耳际还残留着红色的牙印,她指着自己的脖子,眼底通红一片。

“安塞尔都说不需要了!让他把最后的时间留给我!可-是!”

这个alpha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对着淮南说道:“他自己非要去当那可悲的救世主!!临走了一点念想都不留给我!”

“那我算什么?啊?我算什么!!!!”

“什么都不算啊”

嘶声力竭的质问声越来越小,最后她踉跄着噗通一声到坐到地上,歪着脖子去够撒了一半的酒液,凯瑟琳模糊着语气,吞吞吐吐道,

“我们敬!志向高远的米迦列先生!敬你!”

说完直接往嘴里灌,酒红色的液体从唇角溢出,顺着脖颈间的红痕流淌而下,眨眼间浸湿了衣领。

一饮而尽后,她随手摇晃了瓶口,唰地一下甩碎酒瓶。

面对墙面上飞溅过来的玻璃渣子凯瑟琳不闪不避,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房间里静悄悄的,血色伴着温热从眼角划过,她随手一抹,彻底仰躺在地板上。

良久,看着一直没有动静的淮南,凯瑟琳忽然笑了起来,她哑着嗓子意味不明地说道:“你说,你会不会也是安塞尔的踏脚石?”

“嗯?”

“”

思绪渐渐回笼,望着眼前的身影,想着凯瑟琳悲恸地疑问,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米迦列时日无多,他和安塞尔约定,想要用仅剩的时间提高知名度,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揭开这一切,给所有人心中留下一个无法磨灭的痕迹。

从军从商从政,哪些不需要时间、天赋与机遇。

如此来说,娱乐圈确实是个很好的去处,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情不随人愿

“你来了”

早就听到脚步声的安塞尔僵直着身体,他没有回头,只是伸手掐住一抹雪白的花瓣。

望着指尖缝隙捻出的花汁,淡淡地开口,“这个计划是我定下的,从找到他的那天起,我就是有目的。”

那声音随着夜风飘到淮南的耳朵里,带着高高在上的冷意,“多么好的牺牲品,多么浓烈炙热的决心,多么听话懂事的一个人”

“你不知道吧,我就是暗网的药师,他服用的药物都是我准备的,从第一次见面就准备好的,剧毒、无解,完全符合他一切预想。”安塞尔放空大脑,不让自己去想象淮南的表情,自顾自的说着。

“他的利用价值已经开发到了极致,凯瑟琳也完全为我算用,真的是一个意外收获啊。”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么?”淮南打断他。

安塞尔以为淮南是在对他失望,闭上眼睛,一时竟不敢看对方的表情。

他颤抖地眼睫强硬的张口讽刺,语气冰冷的让人打颤,“当然,一介星际流民而已,为了复仇,什么不可以牺牲。”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能疯了、也可能被安逸的温情麻痹了伤痛吧。

明明几天前两人还在一起耳鬓厮磨,对方还自我检讨似的跟他越发亲近,越发妥帖,可是今天自己却口出恶言,是想回到那阴暗沼泽的腐朽里慢慢融化么?又或者是想索性把一切都摊开了说吧。

米迦列的事情他确实没有料到,不可否认,这是一开始的计划好的,哪怕后来他改了想法。

但无论如何,他坚定复仇的心永远不变,原本他只是想陪着淮南一起走的慢一点,可是米迦列看出了他的犹豫,率先赴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30 09:33:50~2021-07-31 16:19: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aq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