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6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盛星娱乐的顶层, 稀薄的星光散漫地透进室内,却带不来一丝的光亮。

昏暗的环境下,米迦列用指尖捻起红色的华服慢慢遮盖住身体, 悄然坐下在梳妆台上细细妆点。

雪肤红唇的精致面容上无端显得僵硬无比。

咽下一瓶药剂,他放下手,不舍地望了眼床上昏迷的alpha, 赤脚走了过去

对不起凯瑟琳,我没有时间了。

从那件事结束后,淮南说不清楚, 但总感觉暗处有些不平静。

这天,她提前完成任务,和导师们告别后准备提前回家, 谁想收到一条信息,拉德·阿伯奇德邀请她共进午餐, 说想谈一下上次没有谈妥的问题。

淮南同意了。

毕竟, 这个身体还是阿伯奇德家族的孩子。

“这边请。”

跟着侍者再次来到上次的餐厅, 脚底的星辰轨迹仿佛指引一般为淮南引导方向, 两人碰面后,在视野宽阔的高层相对而做。

拉德身着灰色西装,雪白的衬衣系在脖颈, 黝黑暗纹的领结显得格外正式, 他比淮南略低一头, 但因为气质的原因,也是一表人才。

这里环境清幽,淮南坐下后拿起杯子向对方示意,“没想到你会单独约我。”

拉德神色拘禁,没了上次对淮南的指责, 反而变得慈眉善目起来,最起码在淮南看来是这样。

他挥退侍者,目光温和地注视着淮南。

“你不会已经带入大哥的节奏了吧。”她斟酌着自己的用词,“上次夫人不是说过了,我不是你的亲人。”

对于淮南的话,拉德只是听听。

见餐点上全了,他先把新上的餐食推到淮南面,“你尝尝,这是主星专门培育的菌类,营养价值和味道都不错,我提前预定的。”



淮南接过玉白的餐盘,有点无奈。

见此,拉德踌躇张口,“我看过父亲提供的检测结果,也私下去研究室比对过,我们确实存在亲缘关系。你之前受了很多苦,我很抱歉。”

见这人竟然开始忏悔起来了,淮南连忙摆手,“不不,你就不考虑下你母亲的意见?”

见淮南如此避之不及的态度拉德不由苦笑,“淮南,你和丽莉之间的矛盾我会去协调,而且我和父亲都认为,母亲过于沉浸幼时的记忆,有些回避现实,上次回去后,她也有些犹豫,说可以认回做干女儿”

淮南正细品着手中的咖啡,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口喷对方脸上。

干女儿,也亏你们家能想得出来!

不过想到面前一家人改变态度的原因,淮南只是摇头拒绝,“学长,没必要,我不认为我们会成为亲人。”

“我很感激你们的心意,如果将来有需要帮忙,我很愿意援手,除此以外,我恐怕无法应答你们什么了。”

接二连三的被拒绝,拉德有些不悦,他紧盯着淮南的眼睛,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痕迹,“是不是安塞尔对你说了什么?”

“没有。”淮南当否决,她敲了敲桌子,“他很尊重我的决定,并且和这件事没有干系。”

“我不相信。”拉德的温厚的眉眼难得透出一股讥诮的意味,“他一个omega没人护着,整天上蹿下跳的不就是想夺回第三军团,如今有了有你,他不离间我是一万个不信!”

越发高昂的指责让淮南不虞,她起身整理了下衣服,突然没有兴趣继续说下去了,“学长你信不信和我无关,我们之间终究是不同的,别忘了,之前我们为什么会发生争执”

“淮南,你”

正在这时,头顶的灯光有瞬间的停滞,窗外的高楼电路也纷纷故障。

淮南不明所以,和周围的人一齐站起身来

“这是什么!”

叮铃~叮铃~

听到声音,大家反射性回头。

只见所有的大屏幕上突然显出一个红色的身影,他坐在高楼的边缘,从这个视角能清晰地看到碧蓝的天空和绿色丝條迎风飘舞,纤细雪白的腕足上挂了一个精巧的铃铛,随着在空中的晃动,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米迦列?!!”

“他要做什么?”

“他怎么瘦成这样了!”

现场各处警报四起,入侵的系统发出刺耳的尖叫,折磨着所有人的耳膜。

淮南丢下拉德,在混乱的现场眨眼翻越至屏幕前,快速通知安塞尔的同时辨别他的所在位置。

凯瑟琳呢?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米迦列没有任何保护坐在高楼上,似乎在调整什么,画面上的他削瘦到了极致,原本莹润的皮肤看起来苍白如纸,眼底青紫,唯有唇瓣上不知道画了什么,鲜红似血

绯红的唇角轻挑,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在这怪异的环境下轻柔细语,“大家好啊,我是米迦列,不知道你们还认识我么,咳——”

说着他不小心轻咳一声,透过镜头可以清晰看到雪白的牙齿上渗出红丝。

“呀,”米迦列表情不变,用指尖抿去血渍,披着一头银发笑了起来,“今天耽误大家时间,因为我想让大家听一个秘密啊~”

他一只手五指成梳,把长发向后拂去,将意识连接的整个接入精神域,暴力的操作让他肌肉无意识地跳动,“有些慢了呢,不过谁叫我总是笨手笨脚的呢”

淮南已经不再原地等待,她查到那是位于主星中央区最高的建筑时,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

“淮南!”拉德没能及时抓住她,只能任由淮南消失在眼前。

拉德回头看着电子屏上的omega,心底徒然生出一种要变天的感觉。

高塔之上,被入侵拦住的警报系统躁动的鸣响着,米迦列望着眼前,明明还是盛日,在他眼前却已经变成漫天残阳晚霞,血红一片

灰白的银发遮挡住了额角繁杂的线路,随着传输到各地的画面上,他像是诵读诗歌那样,清清淡淡地开了口,“我是一个被改造的的beta”

只是一句,就引起轩然大波!

beta,怎么可能!

所有人不再拨打终端,反而仰头去紧紧注视着。

大街小巷,人来人往的电子屏全部被一片冰冷的色调所取代,黑色、青色、白色,数不尽的冰冷色块映在眼前,来往有序的实验者像待宰的羔羊一般,脖颈、四肢紧紧地箍在上面,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如纸人般空洞,那是长久没有希望的麻木。

“看到了么?我曾经也是实验室的一员,大家不要试图找我啊,毕竟这张脸是假的,omega的身份也是假的”

“停下!快让这个贱人停下!”

“都都失灵了,我们正在夺回控制权。”

“废-物!!”

“没想到,动作挺快,去帮他一把”

“是。”

画面一转,只见原本的人影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畸形无比的怪物,无数蓝色雾气状的液体从中央洒落,慢慢融进了他们的身体里。

四肢奇长,肢体僵化,萎缩干硬的肉质表层像蚕蛹破壳一般,崩挤出一根根惨烈的白骨,顺着犹如枝叶繁茂的血管,缓缓汇聚于头颅。

“很眼熟是么,这就是还没有完全成型的莫多拉,他们曾经的身份都是beta,alpha和omega大多撑不到那一步,大家要么变异成为怪物,要么变成不知道的物种,比如我,第二性别扭曲。”

他歪头轻笑,表情说不出的纯然,“给大家讲个笑话,我当时差一点就变成alpha了呢”

触目惊醒的片段深深地刺到所有人心底,他们纷纷惊慌失措的四目相对,一股被愚弄的恐惧截然而生!

“莫多拉是谁搞出来!”

“做实验!竟然有人做实验!”

“把那些人找出来!”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十几年前在克斯公立医院的那场大火,据说死伤惨重。”米迦列闭上眼睛,“那不是意外,我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意识画面再次变换,米迦列一头乱发,整个人灰黑瘦弱,身边还跟着两个人,他们在混乱中捂住口鼻,从发丝的空隙里可以清楚地看出,血丝爬满突兀的眼球和深色的瞳孔汇聚一起,染成一抹浓郁浑浊的色泽。

米迦列没有说他们是如何逃出的,也没有提及一小撮幸存者会拥有不下于s级别的能力。

他神色淡然,既不愤慨,也不激烈,但就是这样恬淡的说出一切的表情,让所有人心寒不已,他们觉得米迦列有赴死之心

“我们逃出来的仅有5人,但剩下4个却在短时间内像花朵一样迅速枯萎死亡,你们可能不了解,我为什么会说枯萎”米迦列站起身来,扬起双手迎着朝阳和微风。

“就像是抽去所有生命力一样,先是失去水分、失去光泽、失去澎湃的血脉流动,凝滞成一块僵硬的死肉,逐渐萎缩,脆化、龟裂。就像这样”

小臂的遮盖被掀开,露出灰黑纠结的硬块,趁着周围雪白的肤色,干巴巴的像一块污泥糊在上面,从边缘逐渐污染整个躯体。

“看着相依为命的同伴死去,我曾经疯狂的想要揭开这一切,可是,说出来谁又相信我呢,你们看不到一切,会不会觉得我是骗子呢?所以我苟延残喘这么久,就是要把一切说出来,告诉你们,你们背后有一个随时窥探的眼睛,他很恐怖咳咳!”

满满的鲜血从口中溢出,翠色的灵动也在消失,他能感觉到冰冷麻木的触感一点点钻进心脏,侵入大脑。

“能做的,我做了,能说的,我也说了,纵使知道可能会是无用功,我也要带着所有人的绝望把一切说出来。”

“算是为了我心中的正义吧。”

“毕竟,总要有人当出头鸟的,不是么” 轻柔恸然的话语,带着一切悠然结束。

米迦列无力拨动着发尾,意兴阑珊地望着远处,不再理会外界被他掀起的滔天巨浪。

“米迦列!”

这时,随着一声呼唤,天边出现一抹身影,及时赶到的淮南躲开众人,从嗷霆身上翻身跃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