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6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完, 她嘟嘟囔囔的嚷道,“你以为养孩子很好玩么?费劲儿着呢!”

见alpha连领养孩子都说出来,安塞尔不由点点对方的下唇, “你越说越乱,我们收/养孩子哪能那么随便。”

养子入了家族名册,就和亲子一样拥有继承权, 他怎么可能给托尔带来烦恼。

“不是你先开的头么?”淮南直接倒在床上紧贴在一起,凝视着omega诚挚地说道,“安塞尔, 你完全不需要担心,我窝在垃圾星十几年,见到的第一个omega就是你, 你和别人完全不一样好么。”

“那些别人在意的附加条件,我完全没放在心上。我喜欢的是你的人, 你的性格, 你的内心, 而不是冷冰冰的一句形容词。”

安塞尔静静地看着她, 甚至在相拥的时候十分贴心的扶住对方肩膀,听到彼此间越来越清晰的心跳声,不自觉得让两人贴得更近。

自家alpha向来内敛, 这种话说得是少之又少。

想到这儿他自嘲一笑, 以前见到能说会道的alpha想他们油嘴滑舌, 虚浮的口中没有一句实话,如今真碰上木头人,又觉得对方说得不够。

他今天情绪确实有些失控,圣海星的亚岱尔,淮南出众的天赋, 大家的拥簇,那些似真似假的嘲讽,还有这莫名多出的亲人。

在他眼里,这些微不可察得改变,都可能是变数。

在刚才,他甚至自私地想过,淮南如果只是个普通人完全受他控制,那该有多好啊

不知道自家omega危险思想淮南,见怀里的人不说话了,只觉得刚才自己是不是太凶了,她微微轻蹭,享受皮肤相接触带来的温柔细腻。

“安塞尔,我不想听你这样说,在我眼里,你真的真好。”

听见alpha的轻声软语,仿佛刚才气到爆炸的人不是她一样,安塞尔伸手,细白的指尖插进浓密的黑发里,动作间两色分明。

他望着窗外的一切无声叹息,“所以才说你傻啊”

虽然星辰璀璨明亮,但依旧掩盖不来风雨欲来漫天的黑暗。

一场突如其来的争吵消匿于无形,两人清晨相拥而起的时候互视一下,十分默契的选择忘掉那场不理智的争吵,但安塞尔察觉,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比如此时,身后的alpha细细梳头编发的专注模样、皱眉轻吹颈部伤口的怜惜模样、餐桌上一点不避讳的喂饭、亲吻,还有以前在托尔面前比较克制的亲密。

种种行为,让安塞尔觉得,这人越发体贴,也越发和他黏得紧了。

这倒是没猜错,淮南学不来甜言蜜语,认为以前做得不够好,便想在行为上慢慢给予安全感。

不过想到他们的事情虽然结束了,和阿伯奇德家的交谈又要开始。

真的是一头乱账!

临走时,淮南拉住送托尔上学的omega,特意说了一句,“昨天那个是给托尔的,你的礼物我有专门准备,很多!但想留着等你生日再看!”

“塔克星晶石么?”安塞尔靠近,鬓角垂下的几缕红发/漂浮到alpha的脸上。

面颊微痒,两人呼吸瞬间有些交缠,仿佛蛇一般绵长的气息带着几分热意,淮南微微避开。

见状,安塞尔弯了眼尾,“你做什么我都喜欢,但我不希望你因此受到伤害”

“当然。”淮南抿嘴一笑,“就是不告诉你做了什么,等你生日再说!”

安塞尔眼底暗沉了一瞬,他猝不及防地凑上去给了淮南一个亲吻,临走前凑到她耳边轻语,“淮南,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好甜,让我有点等不及了”

本来正神秘得意的淮南被偷袭了,她捂着嘴,瞧见远处托尔乐得眯眼的样子,攥紧了拳头。

可恶,又被对方反击了!

中午的时候,淮南提前出现在约定的餐厅门前,从门里门外无人来往的空旷就能看出,这里一定是被包下来了。

望着梦幻科技恍若星空的布局,眼前的一切只让人觉得身处星空。她抬脚上前,踩着光滑可鉴的地板,被等候多时的使者迎了上去。

或许是得到通知,西蒙将军和一个柔弱omega在相互扶持站在一起,翘首以盼,身后还有恢复正常的拉德,唯独不见丽莉·阿伯奇德。

没来也好,不然一会儿场面又该乱了。

这边西蒙将军正在安慰妻子,一抬眼手下顿时握紧,“罗茜,你看,就是这孩子!”

被丈夫提醒,罗茜下意识眼睛就酸了。

可是,当她满怀担忧、期盼、害怕等心绪准备迎接自己孩子时,只觉得心底咯噔一声,彻底敲碎了她的美梦。

这个孩子,很优秀,可

“不她不是我们的普莉玛”

西蒙转头,“罗茜?你说什么啊,我亲手拿的结果,不会出错的!”

罗茜失魂落魄的跌坐在背倚上,手背无力地垂在一旁。

她仰头,瞬间苍白的脸色显得格外脆弱,“西蒙,你看那孩子的眼睛,多么坚定、勇敢,可普莉玛只是一个用任性掩盖胆怯的孩子啊,她内心太脆弱,脆弱到我一刻都不敢停止寻找,我怕那孩子受不住啊”

“母亲?”拉德蹲下身子,搀扶着罗茜的肩膀,满是担心。

为什么在父亲认定淮南是他妹妹的时候,母亲又矢口否认呢?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淮南见到这一幕,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

“西蒙将军,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她看了眼默默垂泪的omega,心想是不是发现认错了?

西蒙将军摆手,请淮南坐下,“不,没有,只是我们来的早了。”

“抱歉。”淮南再次道歉,虽然她没有迟到,但对方毕竟比自己来的早,“西蒙将军,夫人是不舒服么?”

见到一家人神态勉强,淮南十分体贴地给台阶。

“没什么,老毛病了,孩子,很抱歉让你跑一趟了。”罗茜拍拍儿子的臂膀微微坐正,神色柔和的向淮南说明情况。

如果不是犹带泪意的睫毛还挂在上面,淮南估计就真的信了,“您说笑了,身体要紧,至于其他的事情我能理解,说清楚就好了。”

“罗茜!”西蒙将军眉头紧皱,他的开口却被截断。

“家里丢过一个孩子,丈夫告诉我找到了。”她停顿了一下,“说句太过任性的话,我感觉得您不会是我的孩子,您太优秀了”

罗茜浅笑且坚定的阻止了丈夫,十分和蔼地面向淮南。

“我的孩子,是10那年丢的,她是我带大的,性情我最是了解,她可没有您这样的坚韧的眼神和耐心的性格,那孩子最讨厌的就是机甲和铭文了”

母子连心么?

“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提着一口气固执地认为那孩子还活着,只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罢了”

对此,淮南欣然同意,“您不需要自责,那是您从小带大的孩子,我相信您的认知。”

“可检测结果是正确的啊,这么多年了,孩子的性子是会变得!”西蒙将军看着妻子,十分不理解对方的思想。

“孩子的性格是会该变,可是根本却在那里,温和的人经过磨练会更加坚定的温柔,胆怯的孩子或许会变得勇敢,但本质不会变得”

西蒙将军面对妻子的说辞急的挠头,他觉得这只是omega过于敏感的思维导致的,淮南就是他们的孩子!

见两人争执不下,拉德的视线和淮南对上。

他一直守在母亲身边,无言的陪伴。

淮南发现,离开丽莉的那个脆弱的omega,拉德这个长子做得还是十分宽厚的。

“我说了,不是不是”

“罗茜!你不能凭感觉行事啊!”

“我的孩子,我为什么不可以。”

“你”

淮南可以看出来,罗茜性格柔弱,却说一不二,西蒙将军看似高大威猛,在妻子面前确实毫无办法。

她低头笑笑,“两位。”

见他们的视线聚集过来,淮南温言说道,“这种大事我能够理解你们的心情,真的不能勉强,当然,我作为晚辈,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是随时唤我”

罗茜粉白的唇瓣微动,她眼神复杂地望着淮南,“好孩子,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事儿我会和西蒙谈的”

“这次真的是打扰了”

“多虑了。”淮南临走前顿了一下,她回首郑重地鞠了一躬,“夫人,您是个好母亲,西蒙将军也是个好父亲。”

罗茜怔然地注视她离开的背影,泪水瞬间汹涌而出。

她不是!

如果她是!

自己的孩子怎么会丢呢!!

同样听到消息的凯里大吃一惊,他没想到淮南已经荣耀加身的同时,竟会摇身一变成为阿伯奇德家族的二女,如今西蒙将军只有一子一女,都是beta和omega,在有选择的前提下,他完全相信,第三军团会落在淮南手里,那安塞尔

想到这,他急不可耐地去找父亲和哥哥。

只是凯里没想到,向来任由他进出的书房会将他拦在门外,不仅如此,哥哥和父亲对他的态度也截然不同。

“出去!这里不是一个omega能进来的地方!”凯文面无表情的呵斥。

“哥哥?”凯里目瞪口呆,猛然拔高嗓音,“你在说什么?”

omega过于尖细的声音让在场的两个alpha不耐,迪恩将军更是直接让副官将人轰出去!

“你们!放开!”不停挣扎的凯里摔倒在门外,来往佣人视若无睹地避开曾经备受宠爱的小主人,下一秒,大门在他面前怦然闭合。

“父亲!哥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