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多学员在开始接触机甲时会痴迷于它强大的机体构造和武器配置, 对基础操作反而要导师们催促着才会练习。

淮南的行为自然让他欣慰。

时间转眼即逝,学员们已经基本完成了意识连接,开始进行对抗性练习, 这时候大家在第一年体质与精神力的锻炼成果就完全体现出来了。

[佛斯特正式二年级学员:杰克·沃伦 alpha ]

[身高:177]

[体质素质等级:c+]

[精神力:b-]

[潜力等级:b+]

[综合等级评价:b]

“杰克·沃伦!为什么一年了你的各项等级没有变动!”林尔德教官的一声呵斥,让下首的学员纷纷低头不语。

当中出列的杰克更是犹如公开处刑一般站立不安。

“拿着这样的成绩,你如何驾驶机甲!如何去战场试炼!难道要士兵去保护你么!”

“下一个!鲍姆斯·霍恩出列!”

“下一个!加里·弗兰克出列!”

“下一个!出列!”

这一天简直是大部分学员的噩梦, 从进入佛斯特联邦学校开始,他们收到的基本都是掌声,没想到刚摸上机甲几天就迎来当头一棒。

并不是说没有学员进步, 只是大多数的成绩在佛斯特太过不值一提。

林尔德教官双手背过身后,神情严厉,“如果一个月后还是这样的成绩, 我有权利把你们清退出机甲系!”

这话说得大家心底又是一颤。

目前班里的学员轮了遍,仅剩下淮南和亚瑟两个人没有接受检测了, 但教官的意思他们也能看懂, 必定是两人过于优秀拿出来当典型了。

“淮南!出列!”

“亚瑟·弗纳尔!出列!”

“是”

“是!”

[佛斯特正式二年级学员:淮南 alpha ]

[身高:182]

[体质素质等级:s-]

[精神力:ss]

[潜力等级:ss+]

[综合等级评价:ss]

[佛斯特正式二年级学员:亚瑟·弗纳尔 alpha ]

[身高:179]

[体质素质等级:s]

[精神力:s-]

[潜力等级:s+]

[综合等级评价:s]

林尔德看着结果, 似乎生怕学员们看不清, 特意把两人入学初期的等级也给拉出来,整个放大给所有人看。

“在座的各位能进入学校并成为其中一员,就证明你们的天赋没有问题!其他的应该不需要我多说, 该怎么做你们应当清楚!”

说完, 林尔德教官丝毫不拖泥带水将训练任务传送到个个终端, 一副全靠你们自觉,我是不会催的模样。

“另外,如果能在3月份小考中成绩优异者,不仅可以去圣海星参加四学校联赛,获胜队伍学校会安排索尔修大师给你们专门定制机甲, 所以怎么练你们自己看!”

“哇!”

“真的么?”

索尔修大师?定制?机甲?这些话跟打了鸡血一样让刚才垂头丧气的所有人瞬间清醒,林尔德背过双手点点头,这样的精神气才对。

不过说到这儿,他转头看淮南,这孩子也是此行的一员,之前听战友说艾琳娜上将这次专门申请护送学员,恐怕为的就是看看安塞尔的伴侣吧。

自己毫不知情就要面对娘家亲戚的淮南猛的打了一个冷战!

下课,淮南难得和同学相处的不错,中午一起后吃过饭猫回宿舍,想休息一会儿。

浅浅的一层金粉撒在alpha的发梢上,仿佛给黑色的浓墨勾勒出一笔神韵。正值成熟期的淮南肩背挺拔适中,修长笔直的长腿搭在一起,身形看起来柔而不弱,挺而不僵。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淮南深吐一口气。

这一年她真的很忙,在学校站稳脚跟,在暗网疯狂接单,顺便悄悄打听“灵”的消息。之前也没个空闲时间,这会儿她要好好梳理一下。

就目前来看,联邦真的有人得到了“灵”,并在拿它做实验!

自己手上的咒文百八十年也不见有点反应,所以那次对战让淮南很确定它和“灵”的关系,加上最后看到的薄薄虚影,让淮南的心越发的沉了

她问过暗网上的兔子,“传道者”一直很神秘,他似乎在隐喻的宣扬一种极致的平等,认为abo的出现是人类基因的退化的表现,而没有理智沉迷欲/望的alpha和omega更是完完全全的失败品。

但诡异的是,所有有迹象加入组织的人群,要么消失,要么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狂热的追随其左右,几乎没有任何消息传出。

除此以外,还有一件事一直让她如鲠在喉。

当在垃圾星初袭击他们的人!她曾经在暗网上咨询了不下几十个消息贩子,就是想知道怎么恢复终端上已删除的信息,可是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可能。

这样的操作相当于侵入暗网后台,挑衅于暗网,没人会那样做。

这里面也只有兔子向她吐露过,管理员拥有固定的豁免次数可以查询

面对如此狼虎之词(花了100万),淮南只想掀桌——在这个完全匿名的网站,她去那里找那些隐秘的管理者!

[嘀——]

听见声响,淮南唉声叹气地坐起来,打开全息背景调成星空,随后登上暗网接起通讯。

“塔伯,怎么了?”

“”

两人这几次合作愉快,所以淮南在做好掩饰后也依照对方的意思开启了视频,方便沟通。

她初次见到塔伯时也很吃惊,毕竟那么浓密的胡子也是第一次见。

“你瞧你这废话,当然是有事。”塔伯没有掩饰样貌,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把自己显露出来。“龙傲天,你还接单么”

说实话,塔伯还是很喜欢和龙傲天打交道的,虽然她名字起的怪,但手艺没话说。比如自己,战斗力飙升不说,劈那些报废机甲跟玩似的。

还有,那些拿到武器的人,一个个都巴结他,想让龙傲天多接点单子,每个月就那么几个委托,僧多肉少,人人想要啊!

“额不接了,最近可能要去其他星域找找创作灵感。”淮南摇头,半真半假地拒绝。

“那行吧。”塔伯也不勉强。”不过你最近小心点啊,听到消息北极星那窝人想挑事,最近正在满宇宙晃荡抢夺。”

说完不等淮南回话,自己先骂上了。

“要老子说他们也是眼瞎竟然想去跟正规军抢机甲,不看看其他星盗头子都龟缩起了,那群没眼色的劲儿都该踩爆了喂狗!”

“是么?谢谢了啊,不过塔伯,你消息挺灵通的啊!”其实淮南也知道这件事,之前她向兔子打听的时候被对方附赠了一个消息,虽然对方的口气满满嘲讽。

——那群单细胞生物

“哎!”塔伯晦气地一扬手,满是烦躁,“我这不是找人么?那伙人吃了菲尼克斯药剂,我自然要跟着!”

“菲尼克斯药剂”淮南细细低喃,“你找他们做什么?难道你也想要?”

“放屁!老子才不稀罕那东西!”一着急,塔伯不禁脸色变了,口头也冒出来了。

他难得赤红的眼咬牙切齿道:“老子是要把人扒出来,剁了“传道者”!”

那语调短促急躁,只是听着就满是压抑。

淮南心底一惊,她垂下眼装作好奇地问道:“传道者是什么?老师么?”

塔伯抹了把脸,暗啐了一声。

“这事儿都知道,老子也没必要瞒你,几次下来也能感觉出你是个什么人,给你说说有消息了也给我透一声底”

淮南凝神听着。

塔伯原来也是联邦公民,有个beta弟弟,两人相依为命。

他因为天赋不错进了第四军团,本来日子过的挺不错,但有一天他弟弟徒然失踪了,塔伯几乎用尽了所有的积蓄查资料查影像都一无所获。

直到后来,他通过暗网得到了一盘录像,弟弟被拐走的时候那人身上穿着第四军团的制服!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衣服他绝不会看错!

愤怒之于他让自己按耐下来,整个人在军团里变得钻营向上起来,等爬到中层才模糊找到与之相关的人

“可是没用!那些人跟着了魔似的说什么为了大义献身,公平永存,一个个宁死不肯吐口!”

“真他邪了门了!”

塔伯恼恨的拍起桌子,额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那真的很可怕啊,你怀疑你弟弟被他们”淮南迟疑的说道。

“不!老子老子是怕让他们拉去做实验了!”

淮南不禁抬头,“你确定么?”

塔伯下意识反驳,刚张嘴才意识到龙傲天可能不了解情况。

他闭上眼进深吸一口,“龙傲天,老子不跟你扯瞎话,这事儿大家心里都有影,但是没人敢说,我追了这么多年,边境要塞那些怪物十有八九就是上面搞出来的!”

纵然心底清楚,听到这淮南还是莫名的有些发冷。

人体实验这几个字代表什么她很清楚,更不要说在这个科技更加超越的星级时代。

看来“灵”真的是落在了危险人的手里。

“这么多年我想干什么也没瞒过谁,大家隐隐约约也会露点消息过来,我这人活着就是为了报仇!不然哪天就是是死了也不甘心!”

淮南静静地听着,她觉得自己贸然闯进了对方的心事,难免有些不适,“我帮你留意问问,不过你能确定是哪一家么?”

塔伯摇头,“我只能排除西奥多尼勒家族,其他的我不敢肯定。毕竟披着人皮不干人事的多了去了!”

“这么肯定?”淮南神情严肃的问道。

塔伯:“呵,龙傲天,你们这些闷头搞研究的可能不知道,修伯特将军跟那些人真的不一样,不然当年也不会在战场上苦熬至死了!”

“是么?”淮南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在暗暗回答,怎么会不知道,安塞尔父亲当年能查到的事情她都查过了,甚至对于他现在做得事情也是有所估量的。

“那还真是可惜了”

“啊呀不说这了!越说老子越想喝酒!烦死了!”塔伯徒然猛的一吼,彻底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了。

淮南见他烦躁的样子能够理解,这么多年的追寻了无音讯,如今冒然提起不过是自揭伤疤罢了。

见此,淮南索性岔开话题,问起了另一件事,“塔伯,你那有没有塔克星晶石,要绿色的。”

“啥?!”

“我呸!”塔伯扭曲着脸一副你别挑事的样子,对着淮南差点破口大骂,“那玩意儿本就少的可怜,你还挑色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