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4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睫垂落, 见怀里的omega有些不在意地张口,“指使斯壬的是肖恩和霍琦丝,迪恩家族只是一块挡箭牌。”

淮南听闻诧异, “为什么,第四军团也是四大军团之一啊?”

蹭着这人柔软的怀抱,安塞尔语气慵懒, 眼神却流露出彻骨的冷意,“四大军团创立之初,分工明确。”

“四军由元帅统理, 这中间有出现过许多型号的机甲,但是在虫族击退后,他们开始简化规范机甲的等级范畴, 大概率分为4种类型。当然,要是机甲师自己定制的话那就太多了。”

“目前第一军团侧重突袭, 破敌, 防御力极强。第二军团侧重综合、辅助, 防御攻击相对持平, 续航力不错;第三觉团侧重收割、刺杀;至于第四军团,你应该见过那种蓝色的滑翔者机甲吧。”

正如他所说,虫族对战后, 联邦奇怪的像是被隔离一般, 没有发现任何临近种族, 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大规模的内斗,他们开始严格控住机甲的数量,让普通民众无法接触

淮南一直都在认真听,最后忍不住轻笑。

安塞尔总结的比她目前知道的要详细, 至于滑翔者怎么会不认识,瓦里安院长当着她的面用新做的铭文武器给那个机甲来了断腿式的截肢,自己可看得明明白白。

听到笑声的安塞尔神情一敛,随后他抬起头。

“滑翔者机甲作为轻便的探索形机甲,远程阻击火力较弱,常作为侦查战场和肃清收尾的职责,是无法接触到莫多拉的活体的,再者它的硬度也无法与其抗衡。”伸手点点alpha淡粉的唇瓣,意味深长地说道:“这是只有第一军团和第三军团才有能力做到的。”

淮南跟着猜测,“就我所知,也就凯里·迪恩、丽莉·阿伯奇德还有肖恩”

安塞尔含笑点头。

将眼前的黑发绕在指尖缓缓缠绕,语气清浅地说道:“除了肖恩,还有丹尼尔的母亲,霍琦丝。”

“你可能不清楚,她对我的这张脸怨念很大啊

握住对方作怪的手指,淮南用脸颊轻蹭安慰对方。

安塞尔低头,暖暖的气息与身下之人缓缓交融,半晌他继续说道,言语间似乎向淮南吐露出一个天大的秘密,“你知道这些年机甲师为什么发展不起来么?”

淮南摇头。

“因为莫多拉。”

“在虫族击退之后,联邦获得了久违的平静,就像千年以前的蓝星一样,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没有了天敌,就会在过于安逸的温床上繁衍出无法抑制的野心。”

“联邦亦是如此,莫多拉虽然数量稀少,但来历不明,其形态和攻击就像是完全克制联邦发展一般,让联邦不得不找寻其他办法。”

安塞尔扶过淮南的下巴,一时间与她四目相对吐气幽兰,“那么淮南,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可以如此轻易刺穿莫多拉的精神源屏障”

“那可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事情,即便是你”那天他在空中看得一清二楚,甚至不惜毁了身边的飞行器。

时间瞬间凝滞。

之前所有的铺垫就是为了引出这个问题,但对于她,安塞尔思虑半晌还是选择直接问出来

淮南心口嘭嘭直跳,脸侧酥麻微痒的触感和不容置疑的力道似乎在提醒她,这个笑容万种风情的omega从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我”

淮南踌躇良久,最终,她决定向安塞尔吐露实情。

“我曾说过,篆刻铭文的手法是一个报酬,而我要做的就是为它们找到一件不属于联邦的东西”

“呵呵,不属于联邦?”安塞尔不顾大敞的衣领逼近淮南,轻柔地语调恍然间变得黏腻阴寒,脖颈间的微弱的凉意仿佛蛇蜿蜒留下的痕迹。

“那淮南能告诉我,你要属于谁?联邦?或者属于我么”

这是安塞尔第一次对淮南发脾气,如今的他已然撕开了往日温顺的面具,重新露出了原本的狰狞。

那双碧色的眼瞳此时与卡索斯冰冷的蛇瞳缓缓重合,里面翻滚的寒意几乎要把淮南淹没。

“是你的,也是托尔和爷爷的”淮南抬手捂住那双寒气阴森的眼眸,不该这样的,它应该像剔透的宝石一样璀璨,像春水一般温暖,又或是像月光一般慵懒。

她第一次送上吐息,两抹绯红相贴的瞬间,安塞尔微微睁大双眼,眼睫闪动。

淮南长臂圈住他的细白的脖颈,安抚着他的情绪。自己宁愿看到他高高在上冷笑嘲讽的表情,也不愿他眼中露出些许哀伤。

“安塞尔,从醒来的那一天,我就是你们的了”

安塞尔神情微怔,他似乎明白了。

“淮南,我不管怎么,记住你说的话,你属于托尔、我还有爷爷的”说罢,他静静的依偎进这人的怀中,又变回了原来的温顺的模样。

一切归于平静,待次日清晨,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淮南的危急解除了,但四大军团的还没有,民众的测让“莫多拉”带来的恐慌不止于此,那些视频在网上愈演愈烈,最后已经无法控制了。

安塞尔窝在淮南身上翻看星网上的新闻,这些风头已然盖过所有明星的风光,可以说凶残地屠版所有角落。

其中点击最高的就是摩多·卡伦的视频讲说,画面中的他一身浅灰色西装侃侃而谈,简单雅致,鼻梁上特意架起银边镜框,闪着银光的链条显得他隽秀斯文。

这个beta在议会中有着很高的地位,这次他不偏不倚的站出来承认失误,并表示会协助军团调查,请广大民众放心。

“你是要行动了么?”看到这淮南搂住对方问道。“我要帮忙!”

她一直知道安塞尔想要复仇,但两人始终没有明说,昨天的对峙仿佛破开了那层封闭的屏障,让这些话题变得不那么难以启口了。

“不!我不想你和托尔被拉进来。”安塞尔果断否决。“我不希望假手于人。”

淮南见对方如临大敌的模样,有些摇头。

进过这么久的相处,她发现安塞尔对待感情太过执拗、单纯、过于付出。可能受到他父母的影响吧。

不过这事儿不能再说了,越说感觉的自己是个渣女,还吃软饭

“好吧,我是你的alpha,虽然身单力薄,但好在还有一技之长,到时候请学长不要略过我去找别的铭文师啊”

她微微俯身轻碰他脸侧,故作阴阳怪气的说道:“小心到时候我吃醋!”

见淮南在他身边故意耍宝却又意外妥贴,想起这段时间的美好,不由抿唇,“我只是不想把你们牵扯进来,这是我的目标。”

“好了好了,跳过这个话题。”淮南认真地说道,“你只要记着,万事小心,我和托尔还在呢”

“好。”良久,安塞尔妥协了。

淮南见到对方温软妖艳的模样,简直越看越喜欢,连脸颊上的疤痕都越发动人。

她在心底比了个耶,随后抱紧人跳过这个奇怪话题,“这难道不是一个机会么?”

“不,军部会联手压下去。”说到这安塞尔语气恢复平淡,甚至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愤慨或者不甘。

他谋划那么久的事情怎么会在这时候莽撞?

“筹码不够,没有危及自身,现在还不足以引爆民众的气氛,四大军团在联邦扎根已久,想要制衡就要有一个新的势力站出来。”

淮南想起自己看到的历史编年,猛然间想起了早期联邦其实是两两制衡的。

对了,议会团!元首!

“是的,还要再等一个机会的到来。”说到这安塞尔仰首,眼尾上调定定地看着她,视线内饱满的线条顺着白皙的皮肤一直延顺至下颌,在淮南不明所以的时候突然极为突兀地说了另一句话。

“淮南,记住,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无论我做了什么,你也是我的”

嗯?这又怎么了?

见对方神情郑重,淮南不由俯身轻轻一吻化解他眉宇间的涩意,“知道了,我的安塞尔”

考核结束后,淮南如愿挂上了金色的流苏穗带重新步入校园。

听托尔说那天是他接的人是费蓝,想起考核的时候脑袋充血有点耍过头了,淮南顿时觉得惭愧的不行,想找人道歉,谁知道人请假回家了。

无奈淮南只能先发个通讯,检讨一下之前的不当行为,不过想到这儿她愣了,费蓝和安塞尔很熟么?不然以安塞尔的性格怎么会把托尔交付给他?

这里面有古怪

斯壬和霍斯的事情已经被她抛之脑后,接下来的事情发展真的如安塞尔所说,民众一开始的声势浩的舆论大被渐渐压了下去,说到底,那么一只莫多拉被他们两人轻松解决,在感官上就会略逊一筹。

虽然那场考核最后无疾而终,但该颁发的奖励也都落实下来了,其中一个就是时限一年的机甲拥有权,机型可以随意挑选,当然不是战场的机型,个个数值减半的训练机而已。

有了这个优待,淮南顺理成章的选择机甲师、星舰操控等一些进阶课程,这些在一年级都是摸不到的。

“什么?我也要代表学校参赛?”刚回到班级的淮南位置还没坐稳,转眼就被瓦里安院长叫走了。

对于这种偏爱,铸造学院的学长们表示毫不介意,瓦里安院长那暴躁脾气一般人还真吃不下。

“怎么,你觉得自己不行?还是想在学校混日子?”瓦里安院长这次的衣服总算是没有破损了,黑色布料金色勾边,看起来威风凛凛。

“淮南,听说你最近要学习机甲,也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去见见校外的学生,学的不错的话直接安排你上一个替补也是可以的。”休斯院长也同样在这里劝慰,同样的衣服他穿起来就是严肃冷静,威严满满。

“额”淮南伸手挠头。

她也不是不愿意,这种好事能让院长直接找上门,说明自己已经入了学校的眼,就是猛的有些太突然了。

至于机甲赛还是算了吧,她这连机甲都没有摸到人下半年就要跟着去代表学校比赛?还替补?她怕学长会扎小人戳她!

淮南弯腰,首先谢过两位院长的好意,然后委婉拒绝了后补的事情。“星级武器联赛我可以,但机甲师大赛还是算了,我觉得自己能力还不太够”

“你啊,真邪门,我要是换个人问百分之一百立马答应下来,好处还往外面推。这个是增加荣耀履历的好机会啊!”瓦里安院长把桌子拍的叭叭响,一副恨铁不成刚的样子,不过也懒得再劝。

这丫头性格静的紧,实在有点非同一般alpha!

淮南在学校受到众多导师院长的关照,猛然间忙的不可开交,另一边,安塞尔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明目张胆地进了重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08 10:17:39~2021-07-09 10:16: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里的荣向、同学甲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