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牵连甚广, 第二日军事法庭上,四大军团与议会纷纷到场,大家表面和谐的打招呼但转头就变脸。

淮南安塞尔等人算是现场见证者, 也在听审范围内。

被控制的斯壬神情呆滞立在候审处,伴着身体的隐隐作痛,一脸麻木的听着他的判决。

“经过调查发现, 斯壬·林格尔于此事情干系重大串谋伤害、谋害审判员决定,剥夺其属于联邦公民的一切的政/治权利,压入重监严厉审查”

听到最后斯壬眼瞳瞬间放大, “不。”下一秒,他神经质地趴在面前透明的屏障上,疯狂嘶吼, “不不不不!”

“不可以!不怪我!”

说着,斯壬开始在法庭上寻找熟悉的身影, 挣扎着不肯被带下去。

一旦进了重监, 他就永远出不来了, 当初不是这样说的, 不是的!

“是你,是你让我这么做的!”突然,他对法庭上的凯里凯文两兄弟指证, “他们让霍斯来找我!说只要把虫兽引过去就行!没告诉我那是莫多拉!还有!击杀安塞尔也是他们的要求!

此言一出, 寂静的军事法庭一片哗然, 这事儿果然和四大军团有关系!

砰!“胡言乱语!”

见斯壬胡乱攀咬,凯文首先发难,他高大的个子猛地站起来气势极为惊人。

凯里倒是不慌不忙,他在公众面前还是挺会端着的。

“斯壬,这话你可说错了, 我哥哥和淮南他们的关系相当不错,私下时常会约着一起切磋,我们怎么会伤害她的伴侣。至于霍斯,那个家伙借着我哥哥的名头做了多少蠢事,你可以去学校调查一下。”

他轻抚自己的袖口,露出一双莹黄的双瞳真挚地对着上首补充,“审判长大人,我们迪恩家族完全愿意配合调查。”

“不,还有还有!”见此,斯壬剧烈摇头,眼神似乎在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当他还要继续指证的时候,有个陌生的alpha不经意的整理下头发,手指轻轻抬。

斯壬的心顿时坠入深渊。

他忘了,自己本就是与虎谋皮,如果能成也就罢了,如果不能

可他都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拼命获得的一切在一念之间化为乌有!

“霍斯!是霍斯!他记恨淮南对他的侮辱,他呜呜!”斯壬没能再说下去。

因为要取证,审判只能暂缓,凯里见到周围人唯恐不及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

不继续伪装的omega干脆的拦住安塞尔,言语急躁的逼问,“安塞尔,又是你惹出的事情!”

“怎么,你是恼羞成怒了?”安塞尔依靠着淮南不咸不淡的说道,“自己背后不干净,就不要来我面前狂吠,别忘了你的仪态迪恩先生。”

见对方轻视的姿态,凯里嗤笑目光却是对准淮南,“怎么,安塞尔,不继续装你的小可怜了~”

淮南张口欲言被制,安塞尔轻轻捏了下她的指尖,随后慢慢说道,“肖恩·迪恩,你不用激我,我相信这不是你们做的。”

“嗯?!你会这么好心?”凯里满脸不信,凯文也没有说话。

“呵。”安塞尔轻笑一声,上下审视了凯里一会儿。

凯里被对方诡异的眼神看的心底直冒凉气,不由恶声恶气地说道,“看什么!”

“因为第四军团没有那个实力”

“安-塞-尔!”凯里眼底几欲喷火。对方是在说此事与他们无关,但却不是什么好话!

这时,一个黑衣勤务员来到两人身边弓腰示意,“凯里少爷,凯文少爷,将军让你们过去,不要再打扰安塞尔先生了。”

“哼!”见到父亲黑了脸,凯里猛地推开来人离开了。

兄弟俩离开了,淮南正要和安塞尔说话,蓦然间两道视线迎了过来。

她侧头望去,一个黑发黑眼、一个气势非凡。

眼尾一挑,安塞尔低声解释到,“黑发的是丽莉和拉德的父亲,西蒙将军,另一个是丹尼尔的父亲,巴奈特将军。相比较下西蒙将军不怎么管事”

对上视线,淮南有礼貌的回应,见两人很快的扭过头去,也不多想,牵着安塞尔离开这里。

望着两人的背影,巴奈特沉声说道:“这个淮南很优秀?”

“是的,父亲。”从昨天回来后丹尼尔就心绪情绪不佳,此时也没什么精神。

“确实是可惜了,挺稳重的,是个难得的人才。”

说话间寂静的通道有些冷然,丹尼尔走在父亲的身边,挥退身后的副官,甚至等不到离开军事法庭突兀开口,“父亲,我想去黑矮星系”

巴奈特将军面露不解,他停下脚步,“那是能源矿的产出地方,前有星盗后有虫族,你去那儿做什么?”

作为联邦最密集的能源星,环境贫瘠不说,周围到处都是吃人的视线,是次于蒙光要塞的军事重地了。

“我想去历练,一直困在主星感觉退步太多了”丹尼尔抿唇轻轻说道。

听到这儿巴奈特将军总算明白了,他拍拍孩子的肩膀,面上全是支持和鼓励,“好!你有这份心,我很高兴。”

他心知肚明,丹尼尔和淮南的比拼看似没有结果,但势均力敌之下她已然输了,不过这样子也好,alpha早晚要走出去的。

“你是我的孩子,我相信你!”浑厚的嗓音背后的含义像一座大山,撑住了丹尼尔日渐削薄的脆弱心态,眼底慢慢恢复神采。

她仰头,和巴奈特相似的眉眼重新郑重起来,再次凝聚出信念!

回到家,淮南本想问问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却被屋里一地的机械碎片惊了个正着。

这是什么欢迎仪式?

走之前安塞尔唤出精神兽陪着托尔她知道,怎么一转眼地上一片狼藉。

“这是?”淮南探头好奇。

话音刚落,许久不见的卡索斯当着两人的面,哐当又扔出一块“残尸”,淮南敏捷地拉上安塞尔避开。

见人都回来了,卡索斯不由啪啪地直甩尾巴!

弯腰捡起一个仔细辨认,淮南发现那块东西上遍布细小的白色鳞片,似乎想起来什么转身问道,“这是你给托尔做的玩具么?”

伸出一截白皙的腕骨,安塞尔随手拨弄了两下,“是。”

卡索斯这边见淮南竟然把它拿在手里,鳞片立刻炸起,一尾巴就要抽过来。

安塞尔见状难得疾言厉色,“卡索斯!”

“没事。”淮南半路截下卡索斯的力道,顺着细滑的尾尖悠然滑下,然后翻手握住它的尾巴。

卡索斯的动作虽然很快,但对她来说还不是问题。

“嘶嘶嘶!”卡索斯很生气的抽回尾巴,团成一圈用身体把玩具全部搅碎。

大厅内,次啦次啦的响声不绝于耳,因为安塞尔定制的是智能的仿真玩偶,从断口处也掉落出很多的机械部件。

安塞尔长眉一挑,意识到什么,他唤出管家机器人,“调出一小时前视频录像。”

[嘀——]

一声清鸣,管家机器人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在两人面前投放出来。

原来托尔抱着嗷霆睡着后,嗷霆有些无聊地用爪子扒拉起新作的等身玩具,玩了半晌,它突然被卡索斯模样的玩偶吸引。

因为智能机械反应比较敏捷,嗷霆就跟猫猫玩线团似的玩上瘾了。

当卡索斯回到屋里后,就见到嗷霆把自己缠在长长的玩偶身上,还露着毛茸茸的肚皮好不快活!

卡索斯当即怒火高涨,猛的上前张开蛇口,两颗闪着寒光的尖牙让嗷霆瞬间爬起来。然后就见它咬着玩偶的七寸一路把假蛇拖出来了。

但是问题就出到这,它怎么说也是智能玩偶,是存在一定的动作指令的,它这一反抗可不得了,卡索斯当场没了理智,跟甩什么似的把假蛇扯得稀巴烂,顺便还在墙上糊了一层仿真生物液体。

“乖乖,这卡索斯的脾气够暴躁的啊,这是随了谁。”淮南抬眼,正好对上那双碧色的眼睛,她打壳了

“额东西收拾一下吧,我去看看嗷霆。”淮南转移话题,走之前按了按他的肩膀,低声说道,“轻点,打疼了你不心疼啊。”

说完蜻蜓点水一般触之即离地跑开了。

安塞尔纤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眼底像繁星一般隐现出别样的神采,不可否认,他再次被淮南安抚住了。

就是这么神奇,淮南总会用枝微末节的举动让自己变得平和,变得不那么偏激

安塞尔不禁喃喃自语道:“算了。”

想到这他挥手让机器人收拾残局,目光自然垂落,在卡索斯神情戒备之时悠悠地从它身边走过。

紧缩的竖瞳盯着宿主,眼见安塞尔没有用精神力惩罚自己,卡索斯慢慢放松,竟然转身离开了?

嘶~

大大的脑袋歪过来,满是不解

淮南看过托尔回到卧室,见安塞尔换上了一件缎面的光滑睡衣,红发满背,这会儿正在用修长的手指细细地系着衣带。

“卡索斯没被你吵哭吧,它其实没有用力。”淮南上前替安塞尔拢好头发,松松给他编了一个麻花辫。

安塞尔任由来人施为,手臂伸向后边,抓住对方的手指淡淡地说道,“它的占有欲太强了。”

听见这个说辞,淮南悄悄努了努嘴。

作为精神宿主的反射,卡索斯的脾性岂不是十成十随了你?这只是一个玩偶就受不了,哪天嗷霆要是敢亲近别的精神兽,卡索斯还不狂暴地撕了对方啊!

“不说它了。”淮南一把将人抱起来送到床上,自己也跟着扑腾上去,“斯壬那事儿怎么说啊”

听到淮南的疑问,安塞尔无言地抚摸她的下颌,指尖顺着流畅的线条一路蜿蜒,感受到那一层薄薄的肌理后,索性将自己埋进去。

他真的越来越离不开这人了。

不过还有正事要问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安塞尔又要扒我女儿马甲~

感谢在2021-07-07 08:57:43~2021-07-08 10:17: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更事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