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3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届的学员大致有上万, 但考核结束后只会留下数千人。

天空中缓缓落下密密麻麻的黑影,他们脚尖刚落地,就迅速分散。

几个起落后纷纷消失不见。

星网上, 获得直播权的各大平台也开始争相将视频置顶,分为众多模块供网友观看。

其中以淮南和亚瑟两人的陈列最为醒目,除了基本信息, 特意展示的精神兽照片引得星网民众争相发言。

[啊,好挤!]

[能不挤么?你也不想想多少人,这点学员都不够咱们分的!]

[楼上的, 猥琐了。]

[老大就是没劲儿,老二老三年年都请名嘴讲解,就它让我们硬看!]

[你废话, 要不说它是老大!]

[是啊,不说别的, 我就稀罕那俩精神兽, 谁叫我没有呢!]

[呵呵, 这下知道为啥挤了吧。]

赤炎星上, 零星的信号灯在天幕隐约闪烁。

这座完全由佛斯特大学仿照战场制作的天然训练基地,没有留下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

却意外和她记忆力的场景重合了。

张开手,炙热的气流穿梭在指间带来熟悉的灼热感。

她不禁弯腰捡起土块, 指尖土质松散, 红色的粉末里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腥味, 淮南凑近轻嗅。

老朋友,咱么又见面了。

[这妹子干嘛的?]

[不知道]

淮南甩手,熟练的翻过山岩。身边的微型摄像头一路紧跟,耳边微弱的嗡鸣声让她抬眼。

黑润温和的视线仿佛穿过镜头落在观众眼底。

眼瞳纯然,白皙的肤色还有玉石般的气质, 这些都让他们有瞬间的疑惑。

[额这学妹是alpha?]

[你说呢!]

在山岩下探查的淮南并不知道自己被以貌取人了,她盯住眼前扭曲的一切,捏紧了手中的石块。

咚!

远处,一个挥舞着钳子的红色怪物徒然转身,红甲上细长的眼睛和三对狰狞口器不断摩擦,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碾磨声。

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尖锐得胸足一点,下一秒便闪电似的踏出,气势汹汹地朝淮南奔来。

眼前的庞然大物越来越近,淮南脚下错步,身形闪过。

伴着悉悉索索的响声,几个来回后,她眼神一凝,在红甲虫停顿的瞬间攀然跃起,“噌”地抽出骨刀,伴着尖锐的风声直直刺下。

受伤的红甲虫不禁剧烈挣扎,胸前张牙舞爪的大钳子更是疯狂挥舞。

面无表情的歪头,淮南躲过钳子,踩住背甲的同时狠狠一拧,感受到刀锋的轻微滞涩感,手下用力,彻底绞它的内脏。

红甲虫的胸壳顿时从内部破开,露出一抹浸血的寒光。抽搐间不断涌出血液,刚刚还嚣张的钳子双双耷拉下来。

拔出刀刃淮南又踹了一脚,见死透了才去上手。

[就这?s级就这?]

[确实,杀一只红甲虫要这么警惕么?]

[虽然动作挺流畅的。]

[有屁用!看看隔壁亚瑟的,一拳一只红甲虫!]

[这个淮南是不是妖精打架疏于训练了?]

[楼上恶臭发言!]

[你管我!就是浪费了那身好天赋啊!]

星璇娱乐的休息室,整墙的投放巨幕分成两部分。凯瑟琳、米迦列、伯纳还有一些高层明星都在这里。

安塞尔也在。

托尔上学,家里过于冷清他很不适应,伯纳来找索性就跟着过来了。

宽敞的休息室氛围休闲,在座的个个衣着华美妆容精致,他们相互谈笑风生的举杯畅饮。

手边的点心食物,清凉的悠闲环境,与屏幕上黄土红日满面汗水的亚瑟等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凯瑟琳和米迦列相互牵着手,米迦列更加纤瘦肩膀上还披着对方的外套,两人行为亲密气氛却隐隐不对。

但没人过问,似乎习以为常?

这时,屏幕上略过许多不好言论引起了大家注意。

一旁伯纳玩笑的指着安塞尔说道:“人家都说学妹色令智昏,这是你的锅吧?”

他咂咂嘴,故意围着两个美女omega玩笑,“这词我没用错吧?”

和安塞尔塑料闺蜜情阿蜜莉雅和爱玛笑相视一眼,指尖轻掩红唇笑的花枝乱颤,细长妩媚的紫眸满是娇艳。

“伯纳?胆子很大么,都敢调侃我们的大魔王了?”

“是啊~”听到两姐妹甜腻的嗓音伯纳甚是舒爽,他一手撑住沙发,一手逼近阿蜜莉雅,笑容闪闪发光。

“当然是假话,学妹的实力我还是相信的,不然她怎么能制住安塞尔呢?”

“这是在试探~”

听到解释,爱玛举着杯子来找安塞尔,趁他接住杯子的空隙,突袭似的在他脖颈轻嗅,一股淡淡的薄荷味迎面传来。

安塞尔淡定抬眼。

爱玛仔细端详后莞尔一笑:“呦,牙印挺新,今天刚咬的吧?”

“不过安塞尔啊,你们只是临时标记?啧啧啧”说着坐在旁边,眼神调笑,“看来这小alpha真的很单纯啊~”

“是吧,每次说他都不愿意我。”伯纳立马伸头应和。

安塞尔被这些人扰得不厌其烦,他揉捻着手心,仿佛临走时留下的热意还在。心平气和地瞥了一眼这群不知道感情为何物的家伙,没有丝毫与其说话的兴趣。

一群单身狗。

另一边,淮南迎着烈日,踩着脚下的虫壳,心底意外的冷静。

半年前还在垃圾星的时候,被汉尼剥削没日没夜地拼杀换壳,仅仅为了三人的营养液。

如今?

脚下猛地用力,噗呲一声,红色的甲壳四散崩裂,整个被踩的稀巴烂!

听着清脆的声音,淮南墨色的眼瞳眯起,她突然勾出一抹古怪笑容,抬手将颈边柔顺的长发扎紧,飘扬飞舞的发丝看起来英姿飒爽。

此时,这个alpha才显露出深埋于底的锐利。

“老朋友,我来了。”

话音刚落,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好快的速度!

主星上,这个时间点已经中午了。星网上更多的网民涌来,他们有的在家,有的用终端,但大部分人都是一边拿着营养液一边看节目。

有的人甚至去找最惨的学员下饭。

[这人是怎么了?只杀了一只虫兽就这么高兴?]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听说她是垃圾星来的,那里也就这东西,难道是情有独钟?]

[楼上我怀疑你说反话!]

[这都是什么垃圾玩意!天赋白给了!]

[咦?你们瞧,她怎么跑虫堆里了?]

[我艹!我的眼!我在吃饭呢!她怎么找到这么多虫的!这虫窝吧!]

[你们快看!]

[]

淮南的个人界面徒然安静了,没有人再去吐槽她的行为,所有人怔然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不觉中营养液从他们口中滑落,撒了一身。

面前红黑一片,满目油亮拥挤的硬壳和腿足的摩擦声让人头皮发麻,看着人只觉得潮湿腥气让人反胃。

突然,一个人影纵身跃下。

凄厉的虫鸣像是暗沉夜幕被撕开了裂口,朵朵血花肆意绽放,虫兽的肢甲漫天翻飞,仿佛成了一只只待宰的羔羊。

淮南置身其中,手起刀落,翻砍劈刺,行动间果断干练,直面要害!

她穿梭在虫兽的嘶鸣中,却不被沾染分毫!

那是所有人从心底追求的热血刺激,那不可一世的姿态和手下溅出的道道血痕,格外抓人眼球。

淮南敏捷的穿梭在各种虫兽的缝隙,轻而易举的收割所经之处的每只虫兽。鳞甲、腹部、肢体、口器,每一步必带来腥风血雨,短短片刻,上百只虫兽就这样被她清缴一空!

炎炎烈日下,蒸腾的热气携带着淡淡的腥甜气息缓缓上升,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闲庭漫步穿过满地虫尸——那是淮南。

死亡的气味开始蔓延

攀上高处,望着周围仓皇逃离的虫兽,她神情依旧内敛,眼瞳依然温润,甚至还带着一脸餍足。

随手甩去刀身上的血渍,淮南惬意的欣赏满地残肢断腿,任凭炽热的气流将脸颊边上沾染的痕迹吹干。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爽!

以前在垃圾星总是小心翼翼地束手束脚,不敢破坏虫壳,不敢浪费虫肉,因为那是赖以生存的根基。如今没有了束缚,她总算是出了口郁气。

脚尖轻抬,淮南从山岩跳下,漫步间熟练地将刀锋插回腰间,她现在已经完全忽略身旁的摄像头了。

“虫子杀完了,该找人了”穿过虫尸血海,淮南轻声自语地消失在视野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星网上陆续进来的新人好奇的看着眼前干净的界面,这上面只有一道在荒地快速穿梭的背影。

他一脸迷茫。

不是说这个新生特别怂么?不是说很多人骂么?怎么没人啊?

于是他打破了平静,发出了第一条消息。

[你们怎么不骂啦?]

像是打开了闸门,接下来的弹幕如同潮水般涌来。

[呼~]

[老子那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我营养液撒一身了我说什么了么!我能说看她下刀我脖子疼么?]

[那个新人刚进来的吧?]

[你说呢?]

[骂什么骂!学妹的蛮荒之气呼我一脸!而且学妹好像特别喜欢捅要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去补一刀把壳子踹烂,但是看着很爽!]

[我错了,学妹赛高,学妹万岁。]

[哈哈哈,刚才就你骂的最欢,现在还不是吃了吐!]

[额你们在说什么啊]

[想知道自己看回放!]

鲜血淋漓、血脉膨胀的刺激劈杀永远是天然的兴奋剂。

星网上的民众震撼,远在主星的伯纳等人也是如此,如果说淮南只是单挑或者独面几十只虫兽,确实没什么。

那样的操作就像是亚瑟一般,但视觉效果往往没有直接跳进虫窝来的强烈。加上淮南一直以来都是温和面目示人,猛地爆发出这种凶悍的反差就更让人心生向往了。

休息室里,之前还不甚在意的两位美艳omega身子前探,眼神专注地凝视淮南的拼杀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02 10:37:17~2021-07-03 12:16: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秃头战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翎曦 10瓶;会哭的孩子有糖吃、5029028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