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安身立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安排的事我查好了, 这是他们的资料。听说淮南被救回后没多久便独自狩猎养家了,这些年一直是学妹在照看两人。”

伯纳后仰着身体发出一声微叹,面色复杂:“那儿地方偏的紧, 终端连接都对不上,只能打出来给你看。啧长这么大我也是第一次见。”

“另外安排驻扎的人已经就绪了,至于汉尼那家伙被我扣下做苦工了, 有他受的。”伯纳眼神眉尾一挑,故作轻松的向安塞尔调侃。

“你这好人好事不给学妹表表功?闷头做事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安塞尔对此完全否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没有好心, 我只是想要托尔生活过的地方干净一点。”

随后又问:“背后的人呢?”

淮南和托尔在那儿生活了多久,想必就受了不少欺负,他不可能置之不理。

伯纳拿着杯子晃悠悠的说:“小势力勾结星盗呗。”

安塞尔漫不经心地抬眼, 语气寻常:“处理了,引到肖恩头上。”

啧!面对安塞尔的安排, 伯纳也是无话可说。那些家伙不知道压迫了多少人的骨血才榨取的利益, 他倒不至于手软。

至于安塞尔的解释他信个鬼。

就垃圾星那鬼地方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 这人悄咪咪地让人去驻扎, 又是修缮防护罩又是修整住宅的,还不透露姓名,你说这是图什么!

淮南倒也有心, 想办法给那个什么老巴克留下不少信用点作为救济金, 但是其它东西她想要只能正常去买, 不像安塞尔有人有资源,随口安排便是。

这俩人也是搞笑,做事就是不说,光让别人猜!

“行~安塞尔最恶毒了!他就是为了奴役那些流民才派人去的!”阴阳怪气的话惹得安塞尔眉头直跳,却又没办法他。

安塞尔无可奈何, 伯纳又何尝不是么。

他虽然口中如此说道,但对于安塞尔的举动还是心有慰藉。

早年间,他不得不承认安塞尔是天之骄子,样貌天赋心性手段无一不缺,纵使后来近乎家破人亡,也没有消沉反而暗中潜伏起来。

由此可以看出安塞尔的忍性绝不输于alpha!

要知道没有缰绳牵绊的野兽是恐怖的,他们往往行事毫无人性,与这种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或者更形象的说是自投蛇口。

现在来看,安塞尔还没有到疯到无法接受的那一步。

他如今此举反而证明了心底还是存在着一分净土,淮南的到来更是保护其不被侵蚀。

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安塞尔毫不在意,对其沉思也不起兴趣。

他抽出一张薄薄的纸片,拿在手里却迟迟不敢去看。

踌躇良久后仅仅瞄了一眼,眼尾就像被灼伤似的立刻躲开。

指尖顿时收紧。

安塞尔压抑着自己不住颤抖的指尖,重新闭上湿润的眼角。

从认出托尔的那天起,他就隐隐有种感觉。两人口中的爷爷,究竟会不会是和托尔一起失踪的哥哥!

但他突兀的开始胆怯,不去问,不去说,甚至不去想那个已经精神域崩塌的beta究竟是谁。

活者尚且可以去试着弥补,可已经死去的人他又如何去面对呢?

咚咚!

淮南抱着托尔回来了,几人刚在外面转了一圈,直到拍卖会结束把拍品收好了才折回来。

不过——

“怎么了?”注意到房间的诡异气氛,淮南不禁问道。

厢里过于沉寂的氛围终于破冰。

“没什么,人我送到了,这就走喽——”伯纳揉揉脸起身,路过淮南的时候拍拍她的肩膀,顺手扯过还没进屋的亚瑟就径直离开了。

淮南抱着托尔不明所以,还处在易感期的她敏锐的察觉到安塞尔异样的情绪,平静的外表下仿佛隐藏着一颗喧嚣不断濒临崩溃的心。

淮南皱眉。

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安塞尔情绪变化这么大,注意到安塞尔手中褶皱的信封,难道和这个有关?

安塞尔下意识收紧掌心,垂着眼竭力平复着。

“安塞尔哥哥?”见状,托尔轻轻唤了他一声。

这一句话彻底打破安塞尔的心里防线,深处压抑已久的悲伤顿时侵泄而出,眼角的酸涩开始蔓延,他眼睫颤抖着不敢张开,只是面无表情地朝两人伸手。

“淮南,托尔,你们过来”

淮南不知道对方情绪低落的原因,但伯纳学长的出现可能与他的亲人有关吧。

想起安塞尔当年先是失去了父亲等亲人,后来又失去了母亲和托尔,那托尔的存在还是更能安抚对方的心绪吧。

淮南把托尔放进他怀里,无声张口。“抱抱他。”

托尔听罢,十分乖巧地搂住安塞尔的脖子,闭上眼睛让两个人贴近。

细嫩的侧脸的小心的摩擦他的皮肤,即使那些大面积的疤痕蹭的他小脸有些刺痛,也没有停下。

姐姐说过,受伤会痛,安塞尔哥哥脸上也会痛,所以他要轻一点。

安塞尔眼睛似乎闭的更紧了,眼眸间的湿润却顽强的不肯滴落下来,淮南伸手揽过两人,手掌陷在对方浓密红艳的长发中,微微摩挲着让他们全都藏在自己的怀里。

“安塞尔,我们都在你身边的”

三天后,淮南的易感期已经结束,情绪更是趋于稳定。

安塞尔虽然没有说什么,神情亦是放松不不少,让淮南也少了些担心。

她能放心去销假了,不过么——

淮南一边穿着新领回来的校服,一边满腔无奈的看着安塞尔指挥机器人布置卧室,不仅把她生活用品全部挪过来了,甚至!还设计了个易感期专用衣柜!

衣服穿不穿得下先不说,那满柜子的花花裙子,托尔都没眼看!

“安塞尔,那个屋子我才住没多久啊。”

“你的意思是让我自己睡?”安塞尔神情淡然地把领带递过去,断掉淮南的后半句话。

“额没有。”面对自家omega如此威严的气场,淮南萎了。

她没想到易感期睡了对方的床后,就真的下不来了,不仅如此,她还要忍受某人对自己动手动脚!

你说她是还手呢还是不还手呢?

啊啊啊不想了,还要上学呢!

淮南系好领结刚起身,安塞尔又发话了:“一会儿把嗷霆放出来,我安排管家给它量一下尺寸。”

“嗯?那是干嘛?”淮南瞪眼。

“做等身抱枕。”

行吧,淮南听从安排,看来托尔那的小房间也要变变了。

加上自己给他买的玩偶,屋子空间明显要不够用,要知道嗷霆现在可不是大了一点两点啊。

淮南突然好奇:“安塞尔,我发现你怎么不去学校?”

安塞尔替她压了压衣领,神情平淡:“非战斗院系最后几年基本是修学分,考核正常通过的话不去也可以,我原来修的是药理现在转到生态植物,没什么影响。”

“如果毕业前不上要塞就没什么事了。”

朦光之昧?淮南手下动作慢了下来。“omega也要上战场么?”

“一般情况下会抽几个走过场后勤。”安塞尔替淮南系上领带,微微抬头解释。

得到答案的淮南耸肩,在对方目送下和托尔一起被送到车上。

安塞尔双手抱胸站在高高的楼台上,宽松的衣袍在微风中勾勒出修长的身形,一头艳红的长发凌空飞舞。

感受到身边瞬间冷清的温度,他目光深远。“真是让人上瘾啊”

送别托尔,淮南再次踏入校园接受同学们目光的洗礼,强撑着脸皮去了教室,今天还是铸造学院的课。

回到教室,大家吃惊于淮南变化,纷纷凑上前去。

“淮南,你现在好高啊”

“头发也长了,这样低低扎起马尾感觉好优雅啊。”

“对,也没有以前的稚气了。”

“是啊你这要有19米了吧?”

“啊,淮南,你的信息素更好闻了”

“切,这么会说话你就多说一点!”

被团团围住的alpha表情无奈,听到大胆的发言更是雷达直响!

她一边从beta同学附近抽身,一边回答问题。

“额184而已,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这位同学你离得有点太近了”

见淮南见缝插针的要离开,有的omega 不由酸酸的。

“什么嘛!这就要跑?淮南你是多怕我们碰到你啊!我还没见哪个alpha敢这样嫌弃我!”

“安塞尔学长管的有这么严么?”

说话的是铸造学院少有的omega,说她喜欢不至于,只是不喜欢淮南退避三舍的态度罢了。

一旁看戏的alpha顿时抓紧时间起哄,上次看淮南可爱的alpha此时没有了顾忌,更是嗷嗷的最厉害。

“就是淮南,你不会怕学长吧”

“呵呵”淮南干笑着退离,可不敢接这个帽子,别回来在学校越传越疯她就傻眼了。再说了,万一安塞尔真生气了不还是要她来哄?

“我有安塞尔了,只是正常保持距离,再说你们这么挤小心碰伤同学。”

“我们可没那么脆弱!”

“就是!”

“淮南学妹太小看我们omega了!”

正在现场乱糟糟的时候,夏洛突然出现。他刚才从院长室回来,见到淮南后虽然吃惊但还是先说了消息。

“淮南,一会的课你不用上了,瓦里安院长找你。”

“啊?!”

听到瓦里安院长找他,大家眨眼变脸,原本还准备追缴淮南的omega瞬间作鸟兽散,唯独留下几个好心的同学。

“淮南?你得罪院长了?”这是一个beta。

“院长有点凶你要听话”另一个omega。

“小心啊”这是夏洛。

淮南被大家宽慰着赶紧推走,生怕走晚了一会儿瓦里安院长直接奔来,他真的做过这样的事情。

跟着引导机器人一路来到院长室,见里面空无一人,淮南只得站在门口等候。

不过这里的环境倒是让淮南大吃一惊,原本以为瓦里安院长这儿应该是比较杂乱的,没想到这么整洁。

没过多久,当淮南盯着地面无聊属羊的时候,随着砰砰的脚步声,一个高大的阴影逐渐迎来。

“淮南是吧?”

熟悉的低沉嗓音让淮南精神一振。“是的,瓦里安院长。”

“嗯,你这丫头长高了,个子真不低。”瓦里安扫了一眼看了下她的骨架,确定淮南已经完全成年了。“行了,跟我过来吧。”

完全顺从的淮南默默吐槽,被安塞尔整天喂奇葩口味的营养液,易感期更是一天三喝,能不窜的快么。

就连托尔在用过营养仓也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偏偏她还要喝。

安塞尔说什么托尔年纪小好吸收,她年纪大要慢慢补!

简直胡说!

“知道我叫你来干嘛的么?”瓦里安院长站在满室金属色泽和炽热触感的锻造室,询问淮南。

淮南回神:“不太了解。”

“不了解?你最近接连爆出几个大新闻,看来是很忙?”

额淮南小心的回想了下。

开学升s级,和学长对呛,不小心上了星网,和学长关系转变,在学校接委托

越想脑袋沉地越低,她真没意识到,自己竟然也是风云人物。

瞧着眼前气短的alpha,瓦里安眼底漏出点笑意。这丫头一时没转过来弯儿,以她的天赋,闹腾也是难免的,更何况她又和安塞尔在一起

“好了,虽然你蹦地挺厉害的,也没什么,我今天叫你来是因为伯纳那小子!”

伯纳学长?

瓦里安院长一看淮南表情就知道伯纳没告诉她,手边开始整理东西的慢慢说道。

“那小子早几年得到一对极空石,拥有类似正负极似的极高磁场反应,如果用来做子母武器最合适不过了,我想让那小子把东西让出来,用别的东西换。可他偏偏不肯,说要做什么双板斧!”

“为了躲人,他甚至天天和安塞尔窝在一起,气得我想一巴掌拍死他!”

“那院长今天是想?”淮南好奇。

竟然想做斧子?她还没有看,还以为学长会做骑士剑之类的东西呢。

但院长这会儿的操作淮南也有些不解,就算告诉了自己,她也不可能避开伯纳学长把材料给他啊?

“想什么呢?丫头,你听过pm-f技术么?”瓦里安院长睨了她一眼。

淮南:“pm-f技术?院长是说可以转换形态的那种物质转换技术?”

怎么说上了几个月的课了,淮南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

这个目前是联邦正在攻克的技术之一,利用分子和原子之间的缝隙去改变物体的大小,分别用于两个阶段的武器装备。

瓦里安见淮南都能听得懂,也有兴趣继续说了。

“我这么和你说——”

现在的机甲已经由原来的20m逐渐调整为12-15m了,减负,精简已经是大家的主要目标,与此同时,武器也慢慢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机甲的运作依靠能源,而使用的武器也多是光鞭、光剑又或者是激光炮、粒子炮等一些高能源武器。

前者还好,后者的能量损耗在作战中极为恐怖,所以他们希望提高武器的攻击伤害的同时不过分依靠机甲能源,尽量赋予操作者更高的生存能力和作战能力。

简单说完后,瓦里安院长朝淮南挥手:“走吧,带你去看看机甲。”

光说是感觉不出来的,这东西还要上手看。

听到这话,刚刚还沉迷于院长描述的淮南立刻站起,脚步了略有急切的跟上去。联邦如今是和平时期,机甲管控严格,她还真没见过。

这里静悄悄的,淮南经过一道道检验穿过走廊,眼前蓦然开阔敞亮。

面前无数工作的反应炉正在闪着幽幽光芒,还有锻造起重机器有规律的敲击声。外面有扣着半圆形的防辐射罩,阻断能源裂变时产应的辐射。

伴着空茫的幽冥声,看着像是一口汨汨冒着冷泉的泉眼。

“咱么学院主要还是武器锻造,机甲太过复杂,最起码要多个部门联合制作,所以这里放的一般是淘汰或者需要匹配武器的。”

淮南连连点头,难得觉得自己反应速度不够快,看的不够多。

瓦里安院长停下脚步,手指指向面前,低沉的嗓音在空旷的坏境响起。“呐,那个就是退下来的mk38-滑翔者,可以去看看。”

淮南猛的抬头,从名字就不难听出这应该是偏向辅助型的飞行机甲。

在她眼前,一台浑身布满战火硝烟的机甲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冰冷苍茫的味道迎面袭来。

淮南首先注意到的就是机甲本身尖锐到极致的线条,犹如鸟类翎羽般展开的修长后翼,还有胸前菱形拼接起来的蓝白外甲。

“咱们联邦的机甲目前分为三大类,蓝色的穿云滑翔者用于探查辅助,黑色的重装型机甲用于冲锋压制,灰色的陆战机甲性能比较均衡,适用于大部分战场。至于一些偏移侧重点的特定机甲,就是类似于第三军团的狩猎者,有着极高的攻速和伤害,还有第一军团的突袭者,有着比重装型机甲更强的抗性”

第三军团?狩猎者?这岂不是安塞尔父亲原来操控的机甲?

“你想一下,如果武器升级,那对于机甲的攻击力岂不是”

这是要干什么?正当淮南胡思乱想的时候,瓦里安院长终于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淮南,你铭文手艺不差,不如你去在那斧子上篆刻?顺便用上那对极空石。”

斧子?这么巧么?这武器有什么特别么?

淮南不禁想起瓦里安院长一路的耐心解说,心神徒然一亮!

“难道——”

“没错,这上面安装了最新的物质转换技术。”

他背过双手,带着淮南走过去,粗糙有力的手指在斧柄那轻按,看着上面浮空而出的莹莹光电。“这上面设定了两个间隙的区间。”

瓦里安院长转过身,拍拍桌子:“怎么样?试试?”

淮南抚着锋利的斧刃抬眸,语气笃定:“院长您敢说,我就敢做。”

“好!畅快!走!”瓦里安院长哈哈大笑,一双虎目笑的满意至极。

瓦里安敢这么说也是见识过淮南的手艺,无论是那柄“锋利的小刀”又或者安塞尔手中的铭文武器,他可是一具参考后才会让对方上手的,不然他宁愿把那块石头抢过来也不能让年轻人这么胡闹。

想罢,他蒲扇似的大掌拉过淮南,就要领她去干活!

有了瓦里安院长这个超强辅助,淮南拿出那两块一蓝一白的极空石,就要着手操作。

一切进程顺利,按照极空石的特性,淮南将其一正一反的镶嵌其中,用铭文的力量牢牢将其锁住,随着咔嚓一声细响,能源石催动铭文,两把斧子骤然分开,变成了闪着两色光芒的双斧。

淮南眼睛紧盯着手下那个能量路线,脑子里慢慢略过一些想法。

正负两极磁场,按常理来说可以相互吸引或者排斥,如果两柄斧子的铭文也一正一反相互循环的话—

“呀!”

淮南手下一顿,手中的秘银笔正巧卡在柄身,眼见闪烁的莹光就要熄灭,赶紧手下用力加大能量液的导入,白色极空石原本有些发红的焰尾也瞬间消散在空气中。

呼——

淮南心底呼出一口气,好在她反应及时,没把铭文线断掉。

刚才一不留神,差点用暗网的手法反着来刻画铭文,淮南只要想起那黑红的火焰在手下嚣张而起的样子,心头就一阵紧张。

这可是在学校,下次要悠着点

一旁辅助淮南的瓦里安院长十分眼尖飘到那抹跟泡沫似的红痕,他面上没说,但心底有了疑惑。

这丫头难道藏拙?

连续几天在院长眼皮子底下工作,淮南不得水磨工夫的放慢速度,权当是练习铭文刻画了,途中瓦里安院长也会指点一下淮南些小技巧,非常的实用。

但殊不知以她的年龄和篆刻水平,这时候再怎么放慢速度也于事无补了。

半个月后,当代表着幽冥蓝光升起的时候,淮南在瓦里安院长惊疑的目光下十分利索地完成了篆刻。

瓦里安院长喜不自胜,他迫不及待地举起斧子,哐当哐当就是接连几下,直接把一旁的矗立的银钛合金砍的稀巴烂。



淮南不太理解对方的兴奋点,只能后退着避过飞溅而来的碎片,向院长解说。“断开口在斧柄第二个部位激活就可以了,具体由精神力操控。”

听到淮南的话,瓦里安眼神一凝,手下喀嚓一声,指尖斧子瞬间分成两半,斧头尖锐,斧身曲线锐利,一蓝一白的两块极空石正悬浮在中心,挥动间赤炎寒光淋漓刺人眼球!

淮南抵着下颚,言语十分肯定:“这把斧子刚猛厚重,如果我估算的不错,断开普通机甲关节应该是轻而易举。”

“哦?”瓦里安挑眉,眼中瞬间燃起无尽的欲望,他无视淮南正在凝思的状态,竟让迫不及待的提着斧子走远了。

淮南还在心里计算着,她给这斧子附上了增幅磁场的冲击力,到时候用起精神力的话攻击力起码增幅3倍,和之前在暗网的那件相比,狼牙棒的激打效果强反应灵敏,开山斧的劈砍冲劲儿也是一往无前,这两者似乎不相伯仲。

淮南不禁抬头正要和院长再讲两句,谁知

“瓦里安院长,那个斧——”

淮南大惊失色,差点一嗓子破音。

“院长!你做什么!!”

“这老东西!”

随着一声巨响,淮南张目结舌地见证眼前的这一幕。

刚才还在她身边的院长此时提着斧子站在机甲面前,高大的身躯肌肉紧绷,手腕一送,银色的寒光一闪而过,蓝白交织的漩涡炽焰霎那间包裹在斧刃上,唰的一声将机甲的机械腿齐齐砍断!

轰隆!

mk38-滑翔者的上半身彻底摔在她的面前,残肢断臂摔得老远。

造成这一切的瓦里安院长反而看着那堆残肢断臂笑地直拍大腿。

“哈哈哈!谁还敢说铸造武器抵不过粒子炮!来啊!”

“看老子不给你砍个稀巴烂!”

眼前木已成舟,淮南无奈地抓着头发,这才意识到身边又来了位院长。

身侧的这位身穿黑色的院长服,样貌清瘦,身上带着雨后冲刷过的潮湿气味。胸前的七星铭文徽章闪闪发光,不同于瓦里安院长的粗犷,他的眉心有一道深刻的折痕,看着像是一位严肃的学者。

不过此时他的心情也不大好,显然是不喜欢对方如此乱来。“这几天见他吃个东西着急忙慌的样子我就知道没干什么好事。”



淮南不知道怎么接话,正要问声院长好,只见他侧头向她看来。“你就是被安塞尔拿下的淮南?”

“没有吧”淮南尴尬了,她觉得自己在铭文院长面前也没什么好印象了。

好在瓦里安院长及时赶到,相当豪放的把武器往两人面前一横,刀锋直逼的两人相互后退。可不能让老家伙欺负他的学员。

“胡闹!”休斯院长手腕一转,直接截住斧头反手抢了过来。

瓦里安院长挑眉:“老东西,嘴上说的好听不还是心里痒痒,不然你来我这干嘛!”

“少拿你那一套来压人家!”

休斯院长没有理他,他眼睛一眯,拇指与食指顺着铭文的回路感受,灰白的长发被蓝的的焰光映照的斑斓起伏。

“这”他从空间纽内拿出一件自己篆刻的铭文武器,两手如同水中轻波似的一拂,同时激活能源石,两件武器的高地立见分晓!

瓦里安学长嘴角一咧,一口白牙在茂密的胡子里特别明显,他望向休斯的方向语气十分幸灾乐祸。“老东西晚节不保!还不如人家一个刚入学的新生!”

休斯院长转身目光定定地紧锁淮南。“你有老师?”

以这孩子的水平和能力,自学成才实在太过夸张!

“是也不是。”淮南此时也冷静了下来,索性把高阶文明当成一个世外高人来说。

“我幼年时因缘巧合救了一位老者,他醒来后只问我愿不愿意学铭文篆刻,我那时候虽然不懂,但想着能多学一样东西也好。”

“对方不愿让我做他徒弟,只说是教点安身立命的东西,几年后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而且他避开了所有人的行踪,似乎不想被发现”

“安身立命?”休斯细细揣摩这句话,听完不禁苦笑着摇头。

这哪是安身立命的东西啊

瓦里安院长倒是怪开心,往年都是他倒霉,这次难得轮到对方了!

“哈哈哈哈!傻眼了吧!我就说你们手艺不行!不然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怎么也不会差!”

休斯本来有些苦涩的情绪被瓦里安一冲,顿时什么心情都没了。他面色不善的看着他,直把瓦里安看的一脸尴尬。

叨叨叨!不是这老东西前几年苦着脸的样子了!

之前这家伙看上的一个学员被机甲系给抢了,说拿着砍刀杀敌太过被动,说的那么好听,就是一个打铁匠!当场把他气的火气冲天心里一直憋着口气,要不然怎么会天天缠着自己搞什么机甲武器!

他背过手,目光转向面前的两件武器。

“淮南,我小看了你”

“你知道我这件武器是什么等级么?”

淮南小声的开口:“7级?”

“那你的呢?”

淮南闭目感受了一下,按照目前的能量划分,应该是6级

“不错。”休斯院长推开瓦里安,把他推得一个踉跄,自顾自的让淮南过去。

“啧!”瓦里安知道自己一时高兴说过了,这会儿也乖乖跟在两人身后。休斯也不是什么嫉妒后辈的人,最大的可能就是

“赤炎,启动微观探测。”

[嘀!已扫描认证,休斯·卡罗尔,二级权限者!]

[已启动微观探测!]

话音落下,无数微光在眼前汇聚,如同星河汇聚一般笼罩在几人面前,逐渐清晰地刻画出两武器的能量回路。

休斯院长指尖一点,似乎这和淮南讲解。

“正常来说,铭文篆刻为了追求能量的稳定性,我们往往会将刻画的回路构建的平整一致,而你的回路”

说着,休斯院长在淮南面前拉大这些闪着流光的银河,他把两份铭文回路的能量循坏截取一段双双放大展示在三人面前。

“淮南,我的篆刻回路更像是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流,平和稳定。你的回路看似和我一样,但是内部却是想波涛不断,更甚者你的回路线条还在微乎其微的逐渐扩大?”

他转头盯着淮南。

“这种手法我不是没有想过,但因为操作过于繁琐不易所以没有推广,更何况想要掌控它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不得不承认7星铭文师对你而言可能没什难度了,要知道你今年才18岁啊!”

自己这是被夸了?淮南不是很习惯夸奖,只能讪讪的点头。

这时淮南发现瓦里安院长在对面朝自己猛地使眼色,紧接着休斯院长下一句话让她顿住了。

“淮南,我建议你去参见铭文学院的越级考试,先拿到6星的铭文徽章。”

“至于年限问题不需要考虑,我会做你的推荐者。”

“啊?”

“什么?!”

“休斯院长让你去考6星铭文徽章?!”

淮南在瓦里安院长办公室磨了那么多久,每天早出晚归的,他们本就好奇不已,如今听到休斯院长的要求更是大惊失色。

夏洛一嗓子把身边的同学又给聚集过来了。

“夏洛学长你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大了。”淮南小心提醒着,今天休斯院长那句无心的提醒也让淮南再次意识到了,自己这个新生确实挺出名的。

“哼哼!”夏洛清清嗓子,满脸不在乎的样子。

他随手一指,让淮南看看周围同学仰慕的眼光,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不是,淮南,这是好事儿啊,有什么可藏得?要知道你越厉害有些人就越投鼠忌器。”

最后几个字夏洛说的极轻极缓,也算是善意提醒了。

“是啊淮南,到时候你去参加考试也瞒不了大家的,因为只有正式学员才可以参赛的。”

“对啊,你信不信到时候各大军团争先来抢你,学校也会想办法留住你的!”

“嗯!看到时候还有人说你抱安塞尔学长的大腿!”

见此同学们各自义愤填膺地替淮南说话。

自从淮南和安塞尔在一起后,不是没有人议论过淮南,比如说她很有心计,拿学长当踏板。

安塞尔再怎么落魄也是西奥多尼勒家族的人,底子什么还在,更何况淮南本身天资不差,起来的一定会更快!

铸造学院的学生相对而言没有机甲系想的那么复杂,对淮南的言行看的更清楚一些。

在他们看来,淮南同学是一个过于谦和s级alpha,并且温和的有些不合常理。因为宽和的性子和出色的能力,他们也逐渐淡忘了她的出身,甚至有时候见到淮南十分不介意自己来自垃圾星的样子也会反思自己,他们的思想是不是太固有化了

淮南对此全然接受,她感谢同学们的好意,也觉得自己应该摆正心态

下课后,因为许久没有回到宿舍的淮南准备收拾点东西,她和托尔不在这里住了,也要和舍友打声招呼才是。

为此安塞尔还专程来了一趟学校来监督他,让淮南颇有点哭笑不得。

奇怪的是,当淮南和安塞尔回到宿舍后,发现神出鬼没的室友似乎不在?

“咦?费蓝不在?”淮南见敲门没有应声,有点疑惑。

安塞尔坐下时颊边碧芒微微晃动,似乎完全不感兴趣什么费什么蓝的。

见此,淮南俯身蹭了蹭对方殷红的唇角,嗅到对方越发诱人的馨香,安抚道。“安塞尔,等我一下。”

“嗯。”面色冷淡的红发omega眼神微缓,终于有些血色的指尖摆弄着自己的发尾,额首轻应。

[嘀!有客到访!]

听到声音的淮南探出头来,说了一句话又扭回去了。“安塞尔帮我开门,下指令就行,可能是费蓝回来了。”

听到这话安塞尔眼神微动,他似乎不经意憋了一眼隔壁房门,轻描淡下地对着系统管家下了指令。

“准许。”

咔嚓一声门开了,可进来的却不是淮南以为的室友,而是一群没见过的学长。

“淮南学——”

“安塞尔学长!!!”

三四个人高马大的alpha见门开了赶紧挤过小门,本想要和学妹打个招呼,献上个笑脸。谁想一抬头见到安塞尔在面前优雅端坐,迎着对方冷淡的目光,他们不由面面相窥。

安塞尔冷傲不理人那是常有的事,哪怕后来家势败落说他变得孤僻抑郁,大家还是不自觉的退避三舍,他的脸虽然不可怕,但猛不丁的看见还是有点不适应。

在他们看来,安塞尔的脸就像是一副传世名画被污渍毁掉的那种惋惜。所以更不能理解对方不用医疗手段去除这些疤痕,反而带着它们招摇过市。

安塞尔对这些人的想法一清二楚,他视若无物,手臂轻轻搭在膝头,垂眸似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灯光下只露出一抹清瘦侧影。

场面顿时有些凝住。

作者有话要说:  我人没了——

周三苟一天,拜拜(四声)

解释一下:(1 alpha姐姐、2 beta哥哥、3 托尔),虽然哥哥正文都醒不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