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交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朱莉头皮一紧, 回神后掌心已经被尖锐的碎片刺破,细碎玻璃直直戳进肉里,稍微动弹就是刺骨的疼痛!

“omega, 乖乖听话就行了。”看着朱莉瘫软在脚下哆嗦不止的模样,肖恩舒爽极了。

他压低身子靠近对方,爽快地咧开嘴角。

见肖恩靠近, 朱莉瞬间惊恐地抬手挡在脸前,雪白的手腕上全是蜿蜒流下的鲜血。

“对,就是这个表情!”

“我不用和那个贱人计较的, 对不对?”

朱莉跪趴在原地心跳如雷,她不知道肖恩在说什么,只是眼睛躲闪地盯着地面, 断断续续地回道:“对!对对!!”

一旁的海曼不自觉吞咽口水,她强按下恐慌的表情, 赶忙跟着应声。“是的是的, 肖恩少爷, 我们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您喝口水?”

“499w。”

“523w!!!”肖恩眼神阴戾的听着外面的报价,咬牙饮下手边的酒液。“等着吧,安-塞-尔!”

楼下的人在200w之后就停止了报价, 跟听天书似的与相熟人悄声耳语。

他们很注重仪态, 男士们假装低头整理袖口, 女士大多用折扇轻掩。

“紫甘草的价值有这么高么?”

“不知道,楼上争抢的太过激烈了,一株药草而已。”

“确实,紫甘草虽然可以中和药性,但一般情况下用处较窄, 需要专业人员配合。”

“难道为了讨好治疗师?”

“治疗师?我想问是修复仓不好用?还是再生组织技术不够方便那么晦涩难懂的古文何必舍近求远呢?”

“没错,目前古蓝星的医术没几个学出来的”

一通纠缠后,淮南最终逼迫对方以879w的高价完成交易。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已经高了将近6倍的价格足够让肖恩黑脸。

“安塞尔,为什么肯定肖恩一定会买这个?”松开报价器,淮南低头看他。

“因为他要找药师配一种药剂,为了缓解菲尼克斯药剂带来的副作用。”安塞尔保持原状没有动作,只有薄薄的红唇轻齿开合。

“药师?”听着这两个字淮南就心底一痛,信用点挣得多了花的也非常迅速,像这种眨眼间就挥霍掉几百万的事情她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可是你不是说没用么?”淮南满眼疑惑,她亲眼见过也碰过安塞尔身上的伤痕,各个纠结粗糙,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伤口如何深可见骨。

但如果那个药物有效为什么不自己先用,暗网所在他不是知道么?

“因为那是假的”安塞尔终于睁开眼睛,绿色的瞳孔状似散漫地望着她,冷酷又平静的声音在两人耳畔响起。

“那是我布置的消息”

此时,余下的拍品再也无法引起两人兴致。

安塞尔所说的意思淮南懂了,对视后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揽过对方。

就像最开始所想,以安塞尔的经历确实不可能纯洁善良如同白纸,如今两人越发亲近,对方也在把自己真实的一切显露出来,这样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要知道自己也是有着不可言说的秘密啊。

“安塞尔!淮南!”

正当两人享受温馨时刻的时候,有人十分扫兴致地冲进包厢。

“啊!我的眼睛。”伯纳率先出现在两人面前,后面还跟着亚瑟。

见到眼前的一幕,亚瑟十分有先见之明地捂住托尔的眼睛,任由表哥在那里夸张的嚷嚷。

他可不敢惹安塞尔表哥

“你们干嘛呢,大庭广众之下的注意点,特别是你,安塞尔你比学妹大那么多,不知道多指点指点,怎么还沉迷学妹温暖的怀抱了呢?”

“伯纳学长,亚瑟,谢谢你们接托尔过来。”见到弟弟,淮南赶紧起身,顺便和眼神纯然的亚瑟打了个招呼。

亚瑟·弗纳尔听到表哥对着这个眼熟的alpha叫淮南,原本圆润的眼角瞬间张大,眼底透着深深的不甘!

为什么淮安学妹易感期后变得如此帅气,自己却要横向发展!明明戴蒙也很威武的

托尔一身白色小西装背着书包从亚瑟手边跑出来,本要习惯性地扑到姐姐怀里。但是抬头见到有些陌生的脸庞时,他愣住了,好一会儿才试探性地勾勾对方垂下的指尖。

淮南笑了笑,用小拇指和他缠在一起。

“姐姐长大了!”托尔得到回应后一把抱住她的手臂。

伯纳这时候也来凑热闹,他摸着下巴,先是意味不明地盯着淮南这一身非常“安塞尔”风格的打扮,心里也跟亚瑟一样的想法,嘴上却是怪模怪样地说道。

“是啊!你姐长大了,能做的事情也多了~淮南啊,我闻着你的信息素怎么有发点苦啊,怎么,抑制剂打多啦?”

“额”这话淮南不好接,伯纳学长明目张胆的说自己和安塞尔秘密,让她很是不好意思。

“啊,你们先聊,我带托尔去转转!”说完抱起托尔就偷偷跑掉了。

一直有观察了托尔的状态的安塞尔见淮南离开,这才施舍似的把眼神转过来,手臂随意地撑在沙发边上看了眼伯纳。

虽然视线上矮了一节,但神情颇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

“继续。”安塞尔淡淡开口。

人走了,你还能怎么说?

日常被噎的伯纳有点不爽,他瞟了一眼偷笑亚瑟,洋装恼怒地拍了桌子。“好啊!我发现我是越来没有地位了”

说完眼睛一瞥,嘴里哼哼着从怀里抽出一封红色的信函在他面前晃来晃去。“那这个你还想看么?”

“嗯?”

此话一出,安塞尔眸色顿时幽深了许多,他微微坐直嗓音低沉道。“拿来。”

伯纳见状,挥手让亚瑟等人离开。

“亚瑟,带着淮南和托尔四处转转,我在隔壁又开了一个房间,玩累了你们可以好好交流一下感情。”

说完又玩笑似的补了一句。“不过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偷听哦~”

和淮南同岁的小孩子亚瑟木着脸离开了。

咔的一声,包厢里彻底安静了,伯纳也没了之前悠闲的表情,他抬手关掉身后的电子屏,神色肃然地坐在沙发上。

“你不会还在试探学妹吧?”

安塞尔敛目,手上的动作也随之顿住。“你认为我会出卖自己去做那种事么?”

“好吧。”伯纳耸肩。“我只是觉得感情这事情还是简单一点比较好。”

说完伯纳身体微微前倾,语气里充满疑问。“或者你认为学妹这样的性格很常见?”

安塞尔:“没有。”

身处黑暗沉沦之际,一缕星光却横冲直撞地扑入怀中,她的赤诚、包容、温暖都令浑身冰冷的他沉迷,在拥有之后,安塞尔恨不得将这缕希望潜藏起来,唯留他一人欣赏。

伯纳将一切看在眼里,指节敲敲桌面。“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她你在做的事情”

安塞尔松开了手,有些看不清眼底的神色。

他望向门外,似乎透过这层阻碍就能看到淮南和托尔笑靥欢快的模样。“提过几句”

这话听的伯纳直摇头,语气渐渐低沉。

“你也是足够拐弯抹角了,甚至有闲工夫把修复仓整到这来卖,左手倒右手还搭出去个手续费,真有兴致。”

“你知道外面的人有多奇怪么”

安塞尔不想回答,因为这是最初的计划——为了托尔

在他的预想下自己要和淮南搞好关系,但是要让两人更加亲密就必须存在一些媒介。从星舰的观察来看,淮南性格单纯,他付出的越多,淮南就会跟的越紧。

高级修复仓在市面上确实少见,但费些功夫不至于找不到,他之前的计划是在拍卖场哄抬价格,手里资金不够的淮南自然会想向他们求助,到时候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如今也只是把那些入场的演员筛出去了而已。

伯纳继续问道,他是越来愈看不懂安塞尔了,简直是哪痛往哪踩!

“那今天又刺激肖恩做什么?你是真不怕他把你精神兽的事情抖露出来!”

“当年要不是抓住了肖恩的弱点,知道他这人最重面子不敢说出去,不然你那孤僻敏感地壳子信不信分分钟撑不下去。”

伯纳见安塞尔面无表情的样子,叹了口气。

西奥多尼勒家族虽然没了,但总归兴盛过,如果能安排身边人抓住机会,肖恩的说不定能拿下第三军团,顺便落个好名声。

可安塞尔是谁啊,当年和丹尼尔订婚本就是因为合适而已,两人之间连临时标记都没有,至于其她人,要是能看上就出鬼了!

但肖恩不这样认为,他觉得自己安排的alpha身家优异,前途光明,愿意收留对方是他的福气。

至于自己,那就要找一个更好的omega,安塞尔不能生育明显不行。

但是,在安塞尔不予理会后,那alpha竟然动了歪脑筋想强行动粗!结果十分不巧地被刚注射过药剂极度变异的卡索斯给好一顿修理。

虽然这一行为让来人铩羽而归,但同时安塞尔也不敢暴露出自己的精神兽,只是对外宣称腺体受损精神兽消失。

这么多年,安塞尔确实过的如履薄冰。

注意到安塞尔指尖提着信封默然不语的样子,伯纳张口欲言的动作缓了下来。

算了,他最多推一把,其它的事情还是让安塞尔自己决定吧。

见此伯纳索性把话题引回最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