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成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场的几人面面相窥:好吧, 看来今天的内网又要爆了。

请完假,见过大风大浪的安塞尔淡定地面对导师们善意的调笑,准备把某些人领回家。

但问题来了, 淮南会听话么?

如果是平时安塞尔完全没有这个担忧,但是现在

半路非要下车的淮南一手拉着托尔,一手拽着安塞尔死活不走。

“安塞尔, 我要吃冰淇淋!”

“安塞尔,我想喝奶茶了”

“安塞尔,我没衣服穿了。”

“安塞尔, 我要买裙子!”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安塞尔指尖轻抵下颌,望着淮南在路上撒娇的模样怔然深思。

他怎么觉得除了那源源不断冒出的嚣张信息素, 淮南的行为竟然诡异的没有丝毫违和?

这太不可思议了

“哥哥。”没有得到回应的淮南抿唇,眼里的薄雾是越积越多, 眼看就要汇成一汪泪珠, 安塞尔终于在托尔的提醒下回了神。

他扶额, 自己刚才想出神了!

“走, 我们去买。”

“顺便给托尔也添一些衣服。”

见淮南委屈的不行,安塞尔摸摸她白皙的脸颊,眼神略带轻松, 整个人的气质也清澈不少。

看来淮南每每都会给自己带来不同的惊喜。

满足对方一路买买买的愿望后, 淮南听话的跟着安塞尔回到家, 这下原本冷清的城堡顿时充满欢声笑语,零食、饰品、衣服、娃娃、鞋子等等东西几乎把安塞尔家的客厅全部摆满!

机器人管家连忙唤出辅助助手去整理这些东西。

“托尔!安塞尔!你们看好看么?”

淮南换上一身星空蓝的镶钻长裙欢快地扑到安塞尔怀里,动作间不小心露出白皙的肌肤和微微隆起的雪色。

这身衣服很衬她,格外高挑的身形完全撑起了这身长裙,细腰露背, 星际越发优异的染织让这件长裙层次渐变分明,轻薄垂顺,上面星星点点的细钻在夜幕似的裙摆出闪着朦光,甚至还会随着摆动像水波一样随波流淌。

注意到托尔和安塞尔两人的目光,淮南似是不好意思一般捂脸躲开,半晌她伸开双手,露出柔软的发梢和黑亮的眼眸,在安塞尔的鼓励下又开心原地转圈地向对方展示。

“很漂亮。”就是头发有点短。

安塞尔换了一身暗紫色贴身长袍,宽松敞开的领口隐约露出些深色的疤痕,他看着淮南还有些单薄的身形,悠闲地靠在白色的座椅上,朝淮南称赞。

为了不让淮南在外面就穿上长裙到处乱飞,他和托尔两人好一阵哄弄才把人给哄回来,alpha在亲人或omega的抚慰之下,一般第二天就会回过神来。

淮南主要是第一次,这次易感期结束后,她的身形会彻底成熟,骨架和轮廓也会瞬间拉伸到极致,所以这次买的小裙子以后基本都穿不了。

但是么

安塞尔将点心推到托尔面前,清淡一笑。

淮南开心,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些安塞尔清楚,咀嚼着糕点的托尔有些发呆,他纵使不说,但小脸紧绷‘一副姐姐好可怕我长大也会变成这样么’的表情也是让安塞尔好一阵的解释。

得知姐姐很长时间才会出现一次这种情况后,托尔的小心脏总算是放心肚子里。

他在心底小声解释,自己绝对没有嫌弃姐姐的意思,就是觉得姐姐有点会时不时“抽一下”?想起邻桌的小伙伴是这样说他哥哥的

托尔点点头,对!他只是有点不适应!

随着哒哒哒的轻响,淮南踩着小细跟又换了一身雪白的蓬蓬裙,及膝的短裙像云朵一样依偎着她,那种凸显出来的活泼俏丽格外夺目,不看信息素,谁又知道这是个alpha呢?

欣赏着淮南一件又一件的换装,安塞尔随手安排着管家机器人给她拍照。

这时他突然萌生出个想法,自己要不要给淮南准备一个易感期的专属衣柜?方便她打扮呢?

当晚,淮南一路跟着安塞尔腻回卧室,她穿着白/粉两色的睡衣,一下子滚进安塞尔的床上,嗅闻着淡淡的香味把自己埋在里面。

安塞尔站在床边,将衣服脱去留下一件贴身的里衣,绕着发尾颇有兴趣的盯着淮南在那里翻滚。

可能是被子里的信息素太过浓郁了,突然,一直迷迷瞪瞪的淮南猛地一怔,下意识晃起脑袋。

她忍着不适迷茫地张开眼睛,却意外的淌进一滩碧波之中。

嚯!

“安塞尔,你怎么在这儿啊!”淮南赶忙后退,下意识的把手边的被子拢在胸前,嘴角不住地抽搐。

安塞尔撩起眼尾,双手抱胸淡淡说道:“怎么?我不可以在这儿么?还是说”

“不是,你怎么能占我便宜!”熟知自家omega性格的淮南赶紧解释。

嗯?安塞尔挑眉上下巡视,他怎么觉得这话古古怪怪的。

“不不不!是我怎么可以占你便宜!”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淮南瞬间狠敲自己脑袋,语无伦次的改口。

淮南低下头,她现在脑子很乱,头疼欲裂地感觉任何情绪都在成百上千倍的程度放大,以至于在安塞尔面前闹了很多笑话。

“好了,这有什么?爱好不同的alpha又不是没有,易感期第一次难免严重一些。”安塞尔屈膝上前,托起淮南的脸颊用指尖缓缓在淮南的额侧按压,手下不停地轻声说道。

“至于占便宜,如果不愿意你早就被卡索斯扔出去了”

胡说!卡索斯见了我只会和你吵架,因为我有嗷霆这只神兽保护!

淮南安静地感受着头顶的凉意,细微轻缓的触感很大程度缓解了她的头痛。

安塞尔心思沉着,淮南眼睛一闪他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不和她较真,展开手臂把她拉进怀里。

“好了,睡吧,我允许你占我便宜。”

淮南小心的转过身子回抱安塞尔,盯着他浓密的羽睫,脸上绯红一片,难得尴尬的不好意思。

“安塞尔,我这样你会不会觉得很烦恼?”

“烦恼?”

“就是一点都不alpha”

安塞尔含笑否定,他俯身靠近,头额抵着淮南的也闭上眼睛。

感觉是相互的,与标记者、契合者相拥,心神舒缓的不止淮南一人。

“不,意外的很喜欢。”

注视着安塞尔娇艳的睡颜,淮南在心里默默感慨。

如此包容,这难道就是找一个成熟恋人的好处么?

许久,脑海里的疲惫像潮水般满满涌来,淮南的眼睛越来越沉,意识也再次模糊,她抱紧怀里着温软微凉的身体在下一秒完全沉入梦中。

次日,淮南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而且伴随着理智的回归,此时她已经全然清醒了。

alpha的身体也在一夜之间完全发生了变化

不过她现在正在兀自抓狂。

“啊啊啊!丢死人了!”

淮南此时还在易感期第二天,虽然不在智障了,但情绪方面还有点不受控制。

她仰躺在暗红色的床褥中捂住眼睛,完全没有想要动弹的意思。

她!淮南!昨天竟然当着托尔的面如此作为,身为姐姐的威严全都没有了。

对了,还有安塞尔!这里是安塞尔的房间,她昨晚抱着人家睡了一整夜。

想到这淮南低头看看衣服,好家伙!领口大开!她已经不敢想象自己到底有没有对安塞尔动手动脚了。

“醒了?看来比我想象的要快。”

伴着安塞尔的轻语,淮南一个轱辘爬起来正经危坐,手放的规整,背也挺得直直的。

安塞尔一身优雅素面西装,暗蓝色的领口堆满雪白的褶皱,长发松松编在一起用同色的发带系在尾端,耳边重新戴上的坠子晃得淮南眼晕。

至于脸上的疤痕,不好意思,淮南越看越好看。

不过安塞尔怎么穿了一身正装?要出去么?

见这人只盯着自己发楞,安塞尔不由上前揪着淮南的衣领给拉下来,把人推进洗漱室。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听见对方的话,淮南迷茫的顶着一头黑色的呆毛照做。她走进洗漱台,只看了镜子一眼,脚下跟有炸弹似的啊的一声跳到旁边。

“你今天真的是一惊一乍的。”安塞尔靠在门边,眼神里透着深意。

这丫头长大了。

镜子里,淮南如今整个人拔高了不少,原本的及耳短发如今也是长到了肩膀,身体和昨天相比,肩背舒展,腰细腿长,单单是视觉效果那腿就恨不得有两米。

至于面部轮廓是变化最大的。

洗漱室的灯光宽敞明亮,几乎把淮南的面部表情照得一清二楚,安塞尔甚至连耳后没有消下去的薄红都能看清。

他走上前去,直接把淮南抵在墙角,按住她的肩膀微微抬头。

如今淮南比自己高了,只要稍稍低头就能碰到彼此的温热,不过这个距离他觉得还能接受,并不非费力。

安塞尔伸出手指,修长微凉的指尖从淮南头顶一点一点的拂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