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深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察觉到自家omega生气, 淮南赶忙抓住他的手,五指顺着掌心从指缝交握进去。“我单纯是觉得他有点憨,根本没放在心上。”

安塞尔眼神微缓, 但仍说道:“这世上只有两种人最危险,蠢货和聪明人”

那意思是人蠢不自知,干了蠢事还沾沾自喜。

淮南摇头解释:“知道, 只是觉得这些小事我应付的来,你不是也有事要做么?”

伯纳见状也跟着插言:“是啊安塞尔,你也不要总这么霸道, 也是淮南性格温和换个人你们俩不打起来才怪!”

似乎被伯纳点到了什么,淮南敏锐地感到手心一颤,安塞尔眼底的晦暗之色一闪而过, 快的几乎让她认为是自己的错觉。

“但我喜欢!”淮南手下一紧,眼睛盯住这个看似不动声色的omega认真说道:“不说只是不想安塞尔那么辛苦罢了。”

这些话像是在心头滚了一遍又一遍, 坦诚的让安塞尔有瞬间的愣神。

他碧眸幽幽地回望淮南, 半晌才阖起气眼帘, 神情不再显得那么阴郁了。

“哈哈, 没看出来,学妹你还挺会说话!”伯纳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差点捅了篓子,跟没事人似的将桌上的餐点全部吃尽, 最后推到淮南的面前一个空间纽。

早先说好的委托, 耽搁这么长时间也是为了配齐材料, 毕竟要3份!

“信用点我就大言不惭的和安塞尔一个价位了。”说罢他又靠近两人,满眼肉痛地小声叨叨。“学妹。这可是我的老本啊!拜托了。”

“知道了”淮南捏捏安塞尔手心,示意他看伯纳学长搞怪的模样,在对方恢复精神后,又吊了学长好一阵子才回应。

“姐姐。”

终于睡醒的托尔穿着绵软的小外衣, 跟着机器人刚走进餐厅,被迎面的伯纳一把抱进怀里。

他一副怪蜀黍的模样对着托尔桀桀怪笑:

“小托尔~好久不见~快跟我亲近亲近~~”

“啊不要。”

不出伯纳所料,今天的星网果然喧嚣一片。

从昨天的星璇盛典开始后,爱丽和其他被临时撤销节目的明星粉丝就开始在网上疯狂叫嚷,他们经过一些媒体似是而非的透露后,一致把矛头指向了安塞尔。

加上发现安塞尔身边跟了一个长相颇为不错的女性alpha,纷纷认为星璇娱乐这是在给新人铺路造势,特地打压公司的老人。

见到事情发展如他们所料,背后的人伺机将拍到图像上传到星网。

这些照片分别集中在淮南、安塞尔、伯纳、亚瑟几人身上,话里话外暗喻安塞尔与多人有染,这个新人是新的目标。

有人牵头,平日里看不惯安塞尔的人也开始参与其中,搅风搅雨。

这下,确实引起了大家的反感。

[怎么?星璇也开始吃烂饭了,安塞尔那个毁容怪能登上杂志我就稀奇的不能行,一群人嗷嗷着什么盛世美颜,眼不瞎么!]

[确实,这种顶级的资源他是怎么到手的,以前还能说家世清贵,现在呢?不会是出卖身体吧?]

[楼上怎么说话的,嘴那么臭么?]

[你眼瞎还不让说啊,他一个腺体破损的废物omega,如果不是资质还在,你觉得佛斯特联邦大学还会让他继续呆下去?]

[同意,在巴奈特家族与他解除联姻时就已经说了,安塞尔无法生育,腺体破损,意味着他甚至不如一个beta,所以他还能走到如今的地步我就很奇怪!]

[楼上脑子里是不是就剩下生育和腺体了?一看就是恶臭的alpha!]

[楼下的你别说我,你家正主不是找了一个又一个alpha,昨天不是又捞一个小年轻?]

[就是,谁知道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诸多难听的言论在星网蔓延,很多不明所以的网友也确实不明白安塞尔为什么要踏足娱乐圈,所以下意识就跟着水军的话倾斜了心中的天平。

作为一直沉迷知识海洋不曾上网的新生淮南,也是在伯纳学长的提醒下才知道。

登上星网后,她顿时眉头紧锁。

无他,上面的污言秽语太多了。

避开自己玩耍的托尔,淮南坐在安塞尔想要拿开他的终端。只是还没张口,安塞尔就十分自然地软了身体。

淮南顺势搂住,让两人的体温相互贴近。

这两天的频繁亲近她觉得自己都快成习惯了,或者她也没想到,自己和安塞尔会发展的这么快。

“你在看星网上的言论?”

听出alpha的担心,安塞尔在她怀里轻捏对方的手指。“经常看,你觉得我顶着这张脸会没人说么?”

“不用管它,凯瑟琳会解决的。”

淮南把下巴放在对方头顶缓缓摩挲,收紧手臂把人搂得更紧了。“我就不一样,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你格外明艳张扬,格外有魅力。”

“啧。”安塞尔听闻唇角含笑,十分受用,他抬手摸摸身后人的耳朵,不出意外触手有点温热。

这人,情话说得真硬,不过他喜欢

安塞尔转头看了眼托尔,索性关掉终端整个仰在身后的怀中,身体舒展之时露出细白的颈子。“你上暗网了?”

淮南:“嗯,我想打听一下有没有别的手段,还想要试一下才甘心。”

“问到什么了?”安塞尔的嗓音蓦然间变得低沉沙哑。

淮南此时也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没有留意,她喃喃的说道:“问到了菲尼克斯药剂,但是他们说这个不能用。”

“是不能用。”安塞尔很是肯定。

他扭过神来,单腿直立将淮南锁在自己的臂弯下,眼睛盯着她重复说道:“不能用。”

“为什么?”淮南不解,只是因为它药效太过激烈么?

“因为我用过。”

“什么!?”原本悠闲靠坐的淮南瞬间睁大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安塞尔学长算是天之骄子了,原本就是s级资质的omega怎么可能会去使用这种药剂,药师已经很直白的告诉过自己,那个药吃了就是十死一生!

像是看出了淮南的惊讶,安塞尔伸出手指虚虚拢在淮南的眼睛上,俯身和她靠在一起。

温暖的挥洒下,一坐一卧的两人身上渐渐镀了一层薄薄的流光,他们彼此靠近,仿佛在做什么庄严又神圣的祈祷。

“淮南,听我说吧。”安塞尔指尖细细地摩挲着手下的皮肤,语调平和。

“当年长辈亲人去世、失踪,家族在骤然间只剩下我一人,而因为我的等级想要吃下西奥多尼勒家族的数不胜数,他们日夜不停地在我身边安排布置,甚至”

安塞尔停顿了下蹭了蹭淮南。

“甚至想安排人直接标记我”

淮南不禁睁开眼帘,透过指缝间,她似乎看到的安塞尔冷寂阴狠的眼神在碧眸中酝酿。

感到手心睫毛轻轻扫过地痕迹,安塞尔手下微动,又将它们遮掩起来,似乎不愿让淮南看到他此刻丑陋又不甘的表情。

“淮南,闭上眼睛。”

他希望自己在淮南眼里永远是那么惊艳。

“从那天起我就知道,我只要一天是omega,就永远也无法摆脱发热期带来的副作用,但我又不甘心,不甘心哪天毫无反抗之力真的被算计,躺在那些令人作呕的人身下。”

“经过寻找,我找到了菲尼克斯药剂。但检测后我发现,这种药剂对已经大幅度进化的alpha和omega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如果强行使用可能会当场暴毙而亡。”

淮南心底一沉,无论是塔伯还是药师都说过,这是星盗那边突然传出来的一种奇特药剂,据说是一个叫“传道者”手里流出来的。

它对alpha不起作用,目前成功较多的例子就是beta,据说药效迅猛能让人跨越生死界限甚至脱胎换骨,但与之相较的就是危险性。

“但如果beta使用的话,那么他就有希望冲破枷锁,将资质的屏障打破。”安塞尔缓缓诉说着,语气平静,仿佛此时他已经能够置身事外的平常看待了。

“这显然不符合我的预期,为了突破,我又找到了最初流通的那版药剂,就是能量更为狂暴的原药剂,虽然过程艰难了些,结局也不那么完美。”

直到现在,安塞尔似乎还能感受到身体里残留着那股几乎能将他撑爆的痛苦,那些能量又是是如何挤进他的身体、搅毁他的精神域在里面肆虐折磨的。

“我在密室醒来后,卡索斯身形暴涨,各方面几乎能与alpha匹敌,但那些痛苦和狂暴的能量也让卡索斯性情大变,至于我”

安塞尔牵起淮南的手掌引向他的面庞,用指尖去感受皮肤被撑破留下的斑痕。

这些伤痕色深而斑驳,无法用任何手段去除,只能附着于骨的永远纠缠于他。

“这些东西身上还有很多”

听着安塞尔的潺潺诉说,淮南心头一片冰凉。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本该和半身相互亲近的卡索斯性格为何如此乖戾不定,甚至每每见面彼此都是剑张跋扈。

想到初次进入校园时那些人口出恶言,淮南尽力放松手下,用更轻柔的力道去触碰,生怕伤害了身下这具曾经濒临破碎的身体。

“她们——”

“不,不用管他们,我要的可不是一两句道歉那么简单。”安塞尔轻笑,或许真的有人可以倾诉了,反倒是让他眼底的阴晦少了些。“也不用那么小心,早就已经不疼了。”

淮南握住对方的手臂,注视着安塞尔那瑰丽至极的眉眼,伸手拂过红发,手指轻轻穿过耳下摩挲着他的后颈,磕磕绊绊地说着,似乎总是找不准话语去形容。

“安塞尔,你说的那些我都不在意,所以不需要为那些事情担心,我和其他alpha不太一样,也不会说太多情话,但我想告诉你,安赛尔学长,第一次见面我就感觉”

安塞尔笑的妩媚动人,他伸手按在淮南地唇边:“果然还是木头,连句情话都不会说。”

说着指腹擦着淮南柔软的下唇揉捏按压,徐徐补充道。

“不过,这才是我喜欢的淮南”

两天假期已过,淮南和托尔纷纷早起去往学校,不过这次,他们不似往日孤单了。

把托尔送进校园,临走时,淮南意外的被叫住。

只见托尔在原地垫垫脚,挥手让她俯下身体。

“姐姐,这样也很好。”说完,他小脸一绷,脚下哒哒哒不好意思似的跑远了。

淮南笑笑,带着无与伦比的好心情回到了宿舍。

“你回来了”打开宿舍大门,本来脸带笑意的淮南徒然怔住,坐在客厅的舍友费蓝·德普盯着她幽幽地来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淮南觉得对方这句话说的满腹哀怨。

“费蓝,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么?”

“打扰到了。”费蓝肯定地点头。

“额,那抱歉,我下次尽力注意。”被费蓝直白哽到的淮南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发,只能再次道歉。

费蓝抬眼,那双深蓝的眼睛透过卷曲的黑发直勾勾地盯着她,就在淮南以为他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他拿着营养液起身离开了。

砰!

面对关闭的房门,淮南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可以不住校了

但奇怪的事情显然还没有结束。

课堂上,因为导师请假自习,原本正在温书的淮南察觉到身边同学古里古怪的视线一直扫过,他们自以为的窃窃私语让淮南敏锐地察觉到应该是星网上关于安塞尔的那些言论。

这边下课,算是和淮南有过交情的夏洛凑上前来,悄咪咪地问她。

“淮南,你跟安塞尔学长一起出席典礼,你们是有什么关系么?”

经过那两天和安塞尔的深谈,淮南已经彻底放开了,见同学好奇问道也十分坦白。“关系?alpha和omega之间的关系啊。”

“额淮南,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意思们么?”

听到夏洛似乎异常尴尬的解释,淮南索性合上书业,好暇以整地回望他们。

随着她的动作,身边的同学跟不倒翁似的赶忙歪回原位,对着面前的电子光屏好一顿比划。

行吧,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们。

淮南无视大家手里七扭八歪的设计图和串台的电子光屏,平淡的语气像是再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

“什么意思?”见夏洛疯狂的点头,淮南觉得自己可能说的不太清楚。“我们?恋人的关系啊。”

“哦,恋人关系啊——”夏洛下意识的重复起来,笑着拍了下手。

“啊,我就说不——”他瞬间卡住。

“什么!?你说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周三,请恕我苟一苟存稿

拜拜小天使~感谢在2021-06-20 16:59:40~2021-06-22 10:21: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宝宝心里烦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