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24 水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者瞬间明白, 这是一场声东击西、有预谋的战争。

明面上似乎村外的雾兽危险性更大,可实际上,祭坛污染才是真正要命的危机。

最重要的是, 祭坛被污染是不可逆的,除非, 现场有一位二环术士, 快速使用二环术法——净化术。

否则, 整个村都会遭殃。

而在他们这样的偏远小村里,又哪里会常驻尊贵的二环术士呢?

他顿时意识到,这已经不是一场普通的入侵战斗, 而是……灭顶之灾。

站在两人身旁的村长也是一脸凝重, 她显然知道祭坛被污染是什么意思。

每一个村里镇里的领导者都必须知道的常识之一, 便是关于祭坛的变异问题。

一众巡逻队员还在极力阻挡门外的雾化巨兽, 巨兽的眼中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阴冷无情的看着低下众多渺小的人类。

村长了解到现在的情况后,立马下达命令:“撤退——立马召集所有村民离开村庄, 能活一个是一个。”

“风凯,这件事就由你出去做,我带着巡逻队先阻拦一阵。”村长转身对风凯说道。

村长拥有村里绝对的命令管理权,苏笑能看出风凯其实不想离开, 但他最终还是将手中的那一把符咒都递给了村长, 让他保重。

有些符咒不只是使用秘能可以激发,气能值也可以, 因此村长没有推迟, 他爽快接下了。

现在时间代表着生命,每一秒钟的犹豫都可能关乎着村里每个人的性命。

风老带着苏笑,头也不回的转头离去。

苏笑现在连学徒都不是, 无法使用任何技能对付雾兽,她也只能跟随离开,能够不添乱,听从命令即可。

老者走在苏笑的前面,在即将渐渐抵达人口密集聚集处时,他快速拿出一枚符咒放在唇边,手指弹放一下,随后他的声音以扩音器的方式朝着周围散开。

“紧急情况,紧急情况,所有人立即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所有人立即放下手中的所有事,前往村北门集合——村北门集合——



似乎以前演练过这种口号,村民土著们顿时如潮水般自各个建筑中踊出,他们迈着快速的步伐,毫不犹豫听从指挥。

在这种偏远的村庄,最容易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危险,显然村民们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该放松时放松,紧要时刻就不能有一丝懈怠。

不少人脸上终于出现紧张的情绪,他们按照风老所言,朝着北面奔跑而去。

……

而在苏笑感知扫描的视线中,天空中的秘能值似乎被污染的越来越严重,并且原本被污染成黑灰色的秘能似乎沾染上了一丝血色。

秋叶村某屋

索薇娅依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沾染着血液的手指缓慢抽出,看着身前男人的露出的痛苦表情,愉悦的眯上了眼睛。

只要计划顺利,她晋升二环术士…指日可待。

就是不知道,这些小羔羊面临恐惧时,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但是无论他们选择哪一个,都逃不过成为她盘中餐的下场,哈哈哈。

将沾染着血液的食指置于红唇之上,索薇娅轻轻舔舐艳红的血液,心中有些怨恨。

若不是因为三个白袍突然出现,她哪里还需要等待这么多天,本来一开始她就可以动手的。

哼,风水轮流转,早晚有一天她会将这些大人物踩在脚下。

不过,现在村里的好戏……现在已经开始了吧?这才不会辜负她这几天精心准备的礼物啊……

同一时间,村民们皆是感觉到了微妙的不对劲,他们的身体……

苏笑的感受是最直观的,因为在这瞬间,术士祭坛为她带来的威胁直冲最巅峰。

而她跟其他村民一样,明显察觉到自己身上似乎有什么发生改变了。

打开个人界面一看,她的体力值跟生命值居然在持续稳定的下降中。

而且不光是她,周围人也一脸恐慌的表情。

场面逐渐混乱起来,人们喘着粗气,拼尽全力向北面逃去。

到达人员众多的街道时,苏笑看到了呆呆站在那的陈深,他就像一座沉默的望夫石,眼中完全倒映着苏

笑的身影。

“陈深,你怎么不快跑?”

“你让我等你的。”陈深面无表情,语气也无甚起伏。

苏笑没心情想别的,倒是……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陈深,你有没有办法让这个祭坛停下来。”她语气携带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

陈深装模作样的思考了几秒,说道:“不能,因为我现在没有记忆。”

我擦……苏笑摸摸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她一把拽着陈深,跟随群众朝北面逃去。

陈深被扯的一愣,他看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手腕,抬眼间闪过一丝不自然而矛盾的情绪,似是高兴又似是生气。

在他的直觉中,似乎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

失去危险感的陈深在苏笑面前,就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温顺而不刺激。

苏笑没有理会他的情绪,带着他只是顺手的事。

途中,遇到了阿米、美燕、风情三人组。

美燕跟阿米还一脸懵逼,不知道什么情况,唯有风情面色略微凝重,有些担忧。

几人并未浪费时间寒暄,便一起朝北跑去。

……

然而,情况并不乐观。

他们奔到村北头后,隔着老远,便明晃晃的看到了村北头祭坛结界与外界的交界处,聚集了一大群的人。

几人掰开人群向前走去,熟悉的风老正站在距离最近的交界处,他的神情已经透露出一股绝望。

“风老,情况怎么样?”苏笑询问他。

“祭坛被施展了‘反向通行’。”

“什么意思??”苏笑心中不妙的预感升起。

“也就是说,我们从现在开始出不去,但是外面的任何生物却可以进来,除非谁有能力打破迦叶大神建立的中央祭坛。”

风老的神色已经从绝望慢慢变成宁静的死寂,或许是猜到了自己的结局,他语气平淡对苏晓说道。

看到苏笑,风凯非常可惜,恐怕……今日苏笑这颗好苗子也难逃一死。

这一群群如花似玉的年轻蓬勃、活力十足的脸庞,老者心中微微叹息。

他是个老头子,一把年纪

了死掉不算什么,但是这些少年人……

淡淡的目光又是扫过队伍后方的土著少年们,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中央祭坛冥想,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地走出这个小村,前往更广阔的世界去看看。

而现在,恐怕一切都要付诸东流了。

其实村里并不是没有通往城镇的传送阵,但是那一切,都是依靠中央祭坛为基础完成的。

根本就不用去,他也知道,传送阵那边绝对已经废掉。

并且众人还因为祭坛的异变,而不断地被吸取体力值、命能值,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一个体力值只有50点的普通人便会彻底丧命。

怎么看,这都是绕不过去的死局,绝无半分希望可能。

他们秋叶村……到底招惹了怎样的一个怪物啊……

几天时间里,一众玩家也差不多都知道,风老算是村里的二把手,如今他都如此绝望……除了苏笑以外,其他人差不多都想躺平了。

他们可以创造新号重来,因此便也不怎么在意。

但是土著中一些性格柔软、脆弱的人,已经忍不住开始啜泣起来。

尤其是本就消耗一部分体力的土著,他们被这持续不断的吸取生命体力,已经忍不住倒下了。

与其他玩家不同的是,苏笑明确知道,周围的土著并非是普通npc,他们是真真实实的存于这个世界上的生命。

哪怕不是为了他们,为了自己,苏笑也不可能在此坐以待毙,没有任何作为。

沉思几秒,她转身朝后方走去。

身后体力值最低的美燕也有些支撑不住,而阿米跟风情却稍有余力,他们两人看到苏笑的背影,也大体能知道她想做什么。

阿米毫不犹豫的跟上苏笑的步伐,而风情则是思考瞬间,便决定一起前去。

美燕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风情的胳膊,“风情,你能留下在这里陪我吗?就我自己一个人,我有点害怕。”

风情微微皱眉,他不喜欢矫情的人。

“这里有很多人,我说…让他们陪你吧,我去看看,万

一还有希望呢?”

风情不是不怜香惜玉,实在他对美燕这种空有美貌(高魅力值)的人没啥好感,还不如坚定走向前方的苏笑呢。

在抬步的一瞬间,风情又看到了一旁呆愣的陈深,他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金色光芒?

风情愣了一下,却冷不丁与陈深双目四对,既然对视了,不打个招呼不太好意思:“陈深,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用了。”

不知是不是风情的错觉,总感觉陈深这一刻……似乎相较几天前改变了些许,连说出口的话都不再像之前那不善言辞沉默寡言的平庸样子,反而带上了一丝睿智沉着感。

风情摇摇头,不去想这些,还是去探索游戏更重要,他也感受到自己体力生命正在直线下降。

按照家中长辈所言,他最好还是保护好自己这具拥有开服20个额外属性点的‘身体’,这是他在这个游戏里的优势所在。

陈深不去,风情也没在意,迈开步伐朝阿米苏笑离去的方向追去。

苏笑也没有去别的地方,她直奔□□祭坛所在之地。

既然是中央祭坛发生的问题…或许罪魁祸首会在那里留下什么。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苏笑回头一看,奇怪,居然是风情跟阿米,陈深没有跟过来?

“笑笑,你有什么想法吗?”阿米询问苏笑,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反正她也可以建号重来,并不耽误什么。

“先□□祭坛看看。”苏笑言简意赅。

风情跟阿米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他们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不远处。

苏笑伸手拦下他们,示意不要贸然进入,先是使用感知扫描了一番。

……

木屋外面,仍然爆发着中央祭坛的秘能波动,这些跟刚刚一样,至于内部……

苏笑心中一个咯噔,已经完全那被染成黑红色的秘能惊呆了双眼。

而在祭坛的正中央,还悬浮着一块黑红色的水晶状物品。

在水晶的旁边,则是有一道身影正跪伏着,那一股苏笑苏笑熟悉的危险来源……正是她在白

袍鉴定会上遇到的一环术士小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unravel 26瓶;30665185 25瓶;

慢慢 22瓶;甜酒、我是强壮威武的汉子不 20瓶;

歌山鬼、深山理 10瓶;寒依 5瓶;

an、浮槎、禅子 2瓶;

gaial、slz啦啦、小鱼w 1瓶;

谢谢宝贝们~爱你们~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