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23 污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笑低头一看, 那居然是大把大把的术士符咒。

怪不得老者身为区区术士学徒却还有资格独自在此镇守中央祭坛的权利。

这些战斗性的符咒,有时候甚至比正式的一环术士还要强。

不过大佬你是不是忘了,她连职业者学徒都不是, 没有气能值跟秘能值,她拿什么激活这些符咒啊……

身后的祭坛再次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 可想而知, ‘秋叶村’到底在遭受多大的攻击。

是人为的……还是天灾?

苏笑快步走出去, 发现由中央祭坛沿着木屋顶端发出的巨大秘能已经沿着上空开始将整个秋叶村包围起来,形成一层薄薄的白色透膜。

放眼望去,大街上的人们没有半点慌张, 该干嘛干嘛。

唯有驻守在村里各个角落的巡逻队, 似乎被召集起来, 急急匆匆的朝着巨大声响的发出地奔跑而去。

苏笑却感觉不对劲, 按理来说, 村里的村民这么淡定,老者不应该那么着急才对啊。

除非是……这一次村里被袭击, 已经超乎了他的预料,也就是代表着真正的威胁。

一股熟悉的危险感涌上心头,这是术士小姐带给她的那一股危险来源,正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慢涨大着。

与此同时, 在苏笑的视线中, 中央祭坛冲天而上的白色秘能的颜色似乎微微发生改变,原本的纯白像是参杂了一层灰, 变成了浅灰色。

苏笑眨了眨眼, 自己眼花了?

揉揉眼睛,苏笑这次使用感知的力量扫描而去,事实证明, 她没有看错,那一股灰白色的颜色居然再次加深了些许。

她瞬间意识到,中央祭坛发出的异样很可能跟术士小姐散发的危机感有关。

苏笑前世虽然在这个世界里呆过十年,但是对于祭坛方面的知识储存量却少之又少。

专业的事就得专业的人去做,苏笑环顾看了看,朝老者离去的方向奔去。

无论如何,要把这个变化告诉他才行。



这个危机感爆棚的时刻,苏笑便也不再掩饰自己高昂的属性点,她放开自己属于四级的敏捷速度,再次加快步伐。

可是,似乎有些来不及了,在肉眼可见的速度里,中央祭坛发出的秘能光芒越来越暗。

在整个天空中,都布满了一层灰蒙蒙的颜色。

但苏笑看到,其它土著似乎毫无察觉,依旧神色平常。

就连几个玩家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站在路边以稀奇的目光望向战斗开展的方向,试图过去凑个热闹。

毕竟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游戏,村里发生任何变化,他们也不会有归属感。

苏笑只觉得那股危险感越来越强,她再次加快脚步,将敏捷发挥到极致。

在专心提升速度的同时,却一时没注意身边闪现而来的身影,一头撞了上去。

苏笑心中一万句窝糙飘过,抬头忍不住想要数落的瞬间,却看到了陈深那张散发着诡异气息的面孔。

见到自己此时由于重力加速度完全撞到陈深怀里的场景,苏笑只感觉自己脚趾头里能抠出三室两厅,尴尬极了。

她急忙向后退去,陈深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反碰瓷道:“这么着急?考虑好要跟我谈恋爱了吗?”

苏笑……

明明是你冲上来,怎么反倒像是我投怀送抱?听到谈恋爱几个字,苏笑脑海中不断吐槽。

同时,她感觉到陈深传来的危险源也越发严重,甚至超过了中央祭坛变色而带给她的危险程度。

她怎么感觉……这话是威胁?

看着陈深普普通通的面孔,他脸上似乎正在写着‘你不同意的话就是死’这几个大字。

苏笑硬生生的吞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拒绝,她知道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是稳住陈深,然后快速将中央祭坛的变化告诉老者。

否则,她恐怕得面临两场危险爆发。

“陈深,你为什么想要跟我谈恋爱?”苏笑试着转移话题,想要先糊弄过去。

“你身上有我的东西,如果你是我媳妇儿,我就送给你。”如果你不想要,我会把它

拿回来。

陈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着若有若无的杀意以及淡淡的疑惑。

他非常困惑,自己的东西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跑到苏笑手里,鉴于自己失去的记忆……还有苏笑这几天对他的态度不难看出,她对自己毫无印象。

每一次,他想要将自己的东西拿回来,心中都有一股声音在制止他,因此,本该进入村里第一个晚上就能办好的事,却一直犹豫到现在。

甚至他内心还在不停为苏笑找理由,只要她同意恋爱关系,他就放弃自己的东西。

有他的东西??苏笑心中疑惑,她骤然想起什么,莫非……

她重生以来,莫名其妙得到的东西只有一个,‘神之右眼’,但是它的介绍不是说……这是一位神明的赠予……

“那不是你赠予我的吗?我们以前认识?”苏笑不假思索地询问出来。

陈深垂下眼帘,似乎在判断苏笑言语中的真假,片刻,他才说:“既然是我送给你的,那么你也得知道我送给你的理由,我们现在应该是恋爱关系。”

呃,怎么又扯到这个话题上来了?苏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对,她怎么感觉这话有点熟悉?苏笑瞳孔骤然紧缩,她抬头朝陈深的脸庞看去。

既然他的信息是假的,那么这张脸呢?

如果这也是假的……

苏笑想起自己前世的恋人,他的名字也叫陈深,怪不得她总感觉眼前这个陈深总会带给她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连偶尔做出的小动作都那么相像。

本来她没有往这个方向考虑的,因为此陈深与彼陈深不光是容颜完全不一样,就连性格及为人处事都大相径庭。

直到此刻,苏笑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这是陈深前世赠予她的礼物,身为灵魂天赋,因此跟随苏笑的灵魂一起回来。

可是,为什么呢?

对于陈深,说不爱是不可能的,因为前世陈深陪伴了她无数个日日夜夜,陪她练武、陪她历练,甚至陪她寻找父母,满世界流浪。

苏笑有一半的武者技能都是陈深教导的,可以说,他即是恩重如山的老师,又是心心相印的爱人。

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无论怎么艰难,心情都始终保持着愉悦。

俗话说,有多大的爱,就有多大的恨。

在她最艰难、最需要陪伴的时刻,陈深离开了她,不讲原由,就这样莫名其妙从她的世界中消失。

可没想到,陈深居然最后把这样珍贵的天赋赠予了她……

如今,苏笑居然使用了陈深送给她的‘神之右眼’,鉴定出了‘陈深’这个名字是假的。

或许,前世‘陈深’这个名字便是假的,前世‘陈深’的武者身份也是假的,甚至那些陪伴也很可能是假的……

这是多么可笑啊……

苏笑此时,已经无法安心接受这个天赋。

“如果要把这个天赋还给你,该怎么做?”苏笑深呼一口气,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怅然。

“死亡。”陈深知道自己失去了记忆,没有轻举妄动。

简简单单两个字,却让苏笑得知了陈深危险感来源的最终原因。

原来陈深身上若有若无的危险感是这么来的,杀了她就可以拿回天赋,他……为什么一直没动手?

“还有别的办法吗?”苏笑不可能因此失去生命。

“没有啊。”陈深一脸天真的说出最残忍的话语。

“还是跟我谈恋爱吧。”他眼中罕见露出一丝诚恳。

若不是陈深身上还弥漫着杀意,苏笑差点就要相信他的真诚了。

眼‘看’着天空的祭坛守护秘能的颜色越来越深,苏笑心知自己不能继续跟陈深耗下去。

尽管现在不能还给他‘神之右眼’,以后她成为术士后,一定会找到安全剥离的办法,无论如何,她不想欠他。

苏笑心知如今的陈深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不可能像前世那样包容她。

很显然,现在陈深只给了她一个选择,否则她只剩下另一个惨淡的下场。

如果有选择,苏笑宁愿放弃自己这个身体,选择砍号重来也

要将‘神之右眼’还给他。

可惜,‘神之右眼’属于传奇神级天赋,也就是说,陈深是一位‘神’。

他所说的死亡并非□□的死亡,而是灵魂的泯灭,只有这样,才能将被赠予的灵魂天赋给取出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根本没资格不同意,而且,苏笑也想弄明白,陈深前世究竟为什么要离开。

在开口说出同意的那一瞬间,苏笑明显感觉到,陈深身上一直以来挂着的危险感终于彻底消失,这是唯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陈深满意的点点头,看着自己新出炉的媳妇儿,只觉得冥冥之中一丝缺陷似乎被补上了,愉悦的情绪挂满心间。

“陈深,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苏笑来不及再跟陈深解释,急匆匆的再次朝老者所在方向奔去。

解决了一件难事,苏笑的脚步也轻快不少,转瞬间,就抵达了战斗现场。

只见在祭坛守护外,一只身高约为四米的巨型雾兽正在狠狠撞击着透明的结界防御。

苏笑还没走近,便听到了那边术士学徒老者传来的话语:“这只雾兽很奇怪,你们先不要上前,我先用符咒来对付看看。”

苏笑眼睁睁看着,掺杂了其他颜色的秘能正在逐渐加深结界颜色的变化。

感知正在明晃晃的告诉她,这关于中央祭坛的危险程度比外面的巨兽要强的多的多。

甚至于,门外的巨兽危险度微乎其微。

眼看着,术士老者即将上前,苏笑急忙喊道:“风老,等一下。”

风凯脚步一顿,他转头望来,见苏笑面色实在焦急,便停顿一秒钟,等待她把话说完。

“中央祭坛的秘能颜色变了。”苏笑不废话,直接将最关键的异常告诉他。

老者脑海中庞大的术士知识飞速旋转,他没有怀疑苏笑话语的真实性,因为智力高的人基本上都能‘看’到秘能值的‘真实存在’。

颜色…颜色……

“祭坛……被污染了?”老者面色骤然惨白,犹如即将熄灭的烛火般,带着显而易见的绝望之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辞昭丶 10瓶;谧尔 3瓶;喵喵 1瓶;

谢谢宝贝们~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