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凭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笑前世早就了解到这些,其实这个世界的平民土著们大部分都过的并不幸福。

相比之下,她所在的蓝星,人们好歹拥有充足的温饱,也不必整日担忧害怕各种高级怪物。

但事实上,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属于天命大陆上最贫穷落后的区域,就好比蓝星上那些生活在原始森林中、相对落后的非洲土著,跟他们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只有真正到了世界级大主城,那些世界上最顶尖富裕的地方,才能够见识到这个世界的上流贵族强者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变强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她必须快点拥有自由穿梭这个世界的能力,而后她才能组建自己的资源,在蓝星毁灭后,寻找不知身在何处的父母。

之所以跟母亲宋苓聊天时,苏笑强忍没有仔细询问她的情况,就是因为苏笑明白,这个世界有多么残酷。

就算明确知道妈妈被困在什么地方,苏笑目前也没有能力去前往帮助,只有自己变强,变得强大……

想到这里,苏笑将手中的地图收起来,她步伐愈发坚定地朝着今世的选择——中央祭坛的方向走去。

几分钟后,苏笑抵达目的地。

容纳中央祭坛的建筑,也是一栋修缮完美的小木屋,它的外表设计繁琐精美,纤尘不染,一看就是长期由人们精心打理。

木门外站着两位类似于巡逻队的年轻人,苏笑没有再试图用鉴定术去观察两人,她如今作为合法平民来到这里,不需要防范什么。

两人也看到了苏笑这张陌生的面孔,知道这是近期来到村里的冒险者。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明。”

苏笑按照流程将自己已经变成‘秋叶村’暂住户口的身份证递给他们,确认无误后,两人侧身,示意苏笑可以进去。

迈过门槛,苏笑眼眸微转,又看到了一位守门老者。

老者身着刺绣着金线花纹的体面黑袍,头发花白,弯着腰在宽大的桌面上书写着什么。

这并不奇怪,像这种偏远小村的非凡者,基本上都是这种年龄大、没有什么前途,他们是抱着安享晚年,已经没有突破希望而来的。

在上一级城镇或许是被嫌弃的存在,到了村里却可以坐上最尊贵的位置,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除了这一位老者,苏笑将视线移开,看向祭坛所在的位置。

所谓的祭坛并非是一个建筑,而是由术士使用特殊材料,在光滑的地面绘制出的一个全能型法阵。

它既可以守护村里,阻挡夜晚危险黑雾,又可以起到在没有术士的偏远小村庄里,为那些智力高超有天赋的术士学徒候选人,提供一定的经验。

也就是说,这种祭坛一般会残留术士施术时留下的隐秘知识,根据施法术士的等级高低、知识渊博程度,来决定祭坛的底蕴深厚。

例如,绘制此祭坛挥的术士是一位高级术士,那么这个祭坛有一定可能会因蕴含高级术法知识。

假如绘制祭坛的仅仅是一位一级术士,那么这个祭坛能够蕴含的知识最高等级也只能是一级。

苏笑打眼一看,此时在祭坛上已经盘坐了十几位人影,他们几乎都是容貌稚嫩的少年人,只有零星几位成年人。

守门老者早已察觉到苏笑进入,然而却懒得抬起眼皮,没有给苏笑一个眼神。

但苏笑明显感觉到,一股被扫视的感觉,这是感知属性的被动能力。

很明显,老者使用了感知能力扫描了她。

使用被动感知,是人们经常做的查探办法,通常是在战斗中运用最广泛。

对于同龄人来说,使用感知故意扫描别人是不礼貌的,但是对于长辈对于晚辈、强者对于弱者来说,则是一种类似注视审视的目光。

弱者没有抗议或者提出异议的权利,因为他们压根察觉不到,只有感知属性超过别人,才可以察觉到别人对你的感知扫描。

苏笑也并不在意,前世被扫描的时候多了去了。

既然能够察觉出老者对她的扫描,便代表这位老者的感知超不过自己,她并不奇怪这个事实。

这位驻守在偏远小村庄的老者,顶天也就是一环术士,甚至有可能连正式术士都不是。

想起村长也不过一环武者……

在同一个人类聚集地中,假如有两位一级职业者,地位更高的只能是术士,而并非武者。

而只有地位最高的人,才能够坐上一个势力聚集地最顶尖的位置,就像村长。

因此,这位老者只是术士学徒而已,一位不幸被术士凭证蹉跎岁月的术士学徒。

术士学徒只有跨过正式职业门槛,才能够突破十级,成为一环术士。

这位老者最高只能是九级,即便他的初始感知有十点,那么他如今的感知也最多只有19(10+19)点,远远达超不过苏笑的初始感知,更别说老者的初始感知或许还不到10点。

因此,苏笑能察觉到他的感知扫描并不奇怪。

面对老者的感知扫描,苏笑表情不变,没有露出一丝马脚。

而祭坛中正在盘坐提升经验的几个年轻人,谁也没有好奇来者是谁,提升经验的过程中需要极度的专注、专心,才能够最大程度的提升经验、获取知识。

只可惜这种小村庄里通常都没有术士职业的通学教导者,没有人教导,这也就意味着没有资源。

旁边的术士老者,虽然只是学徒,但也绝对掌握着一些术士方面的知识。

就算不是术法,仅仅只是一些术士书面理论,也可以用来涨经验的,至少比起祭坛法涨的更快些。

但是每位术士都拥有自己选择教导学生的权利,所以就算在有资源的环境中,只要术士不愿意将自己的知识教导出去,其他人并没有资格讨教。

术士的传承是非常、非常严格的,没有老师只靠自己的术士通常学不到术法,除非家里有矿,可以砸金山购买。

通常,每一个高级术士的出世,都代表着燃烧了山堆似的真金白银。

除了砸钱,术士还有另一种学习术法的方式,那就是寻找不同的术士凭证。

术士凭证的首要作用是作为术士学徒转化成正式术士的必要条件之一。

其次,就是被当做学习卷轴,每一枚术士凭证上都记录着制造它的主人所拥有掌握的一到几种不同的术法。

术士凭证若是拿来使用,便可以全数掌握其上记录的术法,这是一种毫无副作用、极为珍贵的技能术法学习办法。

除了那些天生拥有术士天赋的人,只有获得术士凭证真正被引导学会了一个术法之后,才能正式从术士学徒蜕变成一环术士。

这就是入职正式术士的第二层筛选。

前世苏笑知道这些苛刻的条件后,她曾无数次感叹人类的非凡成神之路,如此艰难。

所有人都想要成为术士,拥有成神的可能,但事实上,大部分人,连成为正式武者的可能性都很低。

入职正式武者也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点非常简单,那就是初始力量达到五点,初始体质达到五点,这一点大部分人都能满足,轻易可以成为学徒。

但第二点,跟术士一样,必须拥有武者凭证或者是天生就拥有武者天赋,才可突破10级,成为一环武者。

所有正式武者/术士都可以创造凭证,只是每个人一生最多创造九枚,10级-90级,分别对应一环到九环级职业者。

正式职业者每十级才可以创造一枚凭证,当然九环凭证跟一环凭证之间亦是天差地别。

或者说,这也是每个人的技能传承,九环凭证上面可能记录着那一位九环传奇一生所学的所有技能,也可能只有一个最基础的一环技能,这完全凭借九环职业者创造凭证时候的意识。

但是,一环凭证里面只能拥有一环技能,不可能携带九环技能,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差距。

与创造相对的,任何武者/术士一生中都可以使用学习无数其他人的凭证,这也是他们累积技能的方式之一。

无论在哪里,‘凭证’都是属于最昂贵的物品,因为这是职业者们唯一没有副作用,便可完全掌握技能的方式。

因为‘凭证’的愈发珍贵,这也造成了学徒们转化成正式职业者的几率越来越低,没有后台、没有天赋的学徒根本没有出头之路。

除了人为创造出来的职业凭证,还有另外几种获得凭证的方式,天地规则降下的奖励,各种比赛、排名、爵位奖励等等,这些方式获得凭证的可能……相比之下更加困难。

好在武者的基数很大,因此武者凭证的数量也远远多于术士凭证,并不像术士凭证那般紧缺,一些一环武者制造的武者凭证,不算太过珍贵。

但即便如此,苏笑前世依旧经历了万般苦难、无数次考验,才从自己的一环武者师傅那里,获得了他仅有的一枚武者凭证,由此开启了她的强者之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