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恻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若非从父亲那里得知一些内幕,他大可不必花费如此大的心力,来玩一个让他并不怎么愉快的游戏,就像身上这真实的疼痛感一样,使人心烦意乱。

旁边一直沉默的男生闻言,也将目光重新转移回来,眼中带着丝丝的期待。

然而,即便温雅男生这样一副温和有礼的仪态,也换不到老者一丝心软,他的面色依旧严肃,喉咙滚动沧桑的声线回应:“这是规矩。”

他们秋叶村的中央祭坛功能太落后了,一旦深夜降临,中央祭坛的身份证检验功能会出现一定的错误率,谁也不敢保证从外面进来的是人还是鬼?

苏笑其实并不想多管闲事,但这毕竟是自己蓝星的同胞,故乡之情总是一种奇妙的情绪。

前世她有过不少恩人,他们大部分都是因为同一个故乡,都为蓝星的同胞,才对她伸出援助之手。

在那个灰暗的时光里,同胞们的友好犹如一道微光,不算太亮,但足够温暖。

想到这里,她心中升起一丝恻隐之心,抬步走上前去。

老者骤然回头,首先发现了她。

如苏笑所想那般,老者是这群人中最强的那一个。

其他人顺着老者的目光,也发现了苏笑的身影。

“老伯,门外的几个人都是我的朋友。”其他人不知道,但苏笑很明白,夜晚之所以不敢放人进来的原因。

每当夜晚,外面那些东西偶尔会有‘伪装者’试图混进来,可只要熟悉的人辨别,便能知道伪装者与真人的区别。

它们若是伪装玩家,也定不可能讲出‘npc’这种话,只这一点,苏笑就有把握门外的人不会是伪装者。

尤其是在这并没有高级怪物的地域,就算有伪装者的存在,绝对也高级不到哪去。

老者显然也知道这件事,他深深看了苏笑一眼。

门外几人讶异的瞧着苏笑,但看到她身上熟悉的灰布麻衣,几人松了一口气。

只要是玩家,好歹可以沟通,这里的npc思想太过顽固,没有半点怜悯可言。

“对对,我们都是她的朋友。”娇小的女生连忙开口承认。

身体又困又痛又累,要不是她跟同学打赌,看谁能在这个游戏中活得久,她才不会继续留在游戏里,在这被人嫌弃呢。

开服时间是夜晚零点,娇小女生由于睡过头,错过了开服时间,本来她好一顿恼怒,但登录游戏论坛,看到其他人的游戏体验时,忍不住嘲笑他们那么早就挂了。

其中一位跟她诉苦的同学,也在她嘲笑范围之内,于是同学便跟她打赌,看她进入游戏中能活多久,于是娇小女生才会一直坚持,不肯下线。

路上遇到这几个人,大家互相都是陌生人,但也好歹一路扶持到这里,本以为到了村口胜利就在眼前,可以进去疗伤、保存体力。

谁知,居然还会遇到这种不让人进去的设定?

怪不得玩家死亡率那么高,这游戏的开发者到底是蠢还是聪明啊,少女内心默默吐槽着。

如今见有进入的希望,她看着苏笑的眼神如看救世主一般明亮。

老者仔细观察一番,确实,苏笑身上的衣物跟其余四人都一模一样,他沉思半晌,一时间,场面寂静又凝重,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老者的决定。

“想让你的朋友们进来,可以,但是你需要签下一份担保书,要保证他们直到天亮之前都没有任何问题。”

苏笑没有立马回答,她先是对着一行四人使用了鉴定术,每人扣除了她十点体力,确认几人的种族都是等级为零的人类后,这才对着老者点点头。

苏笑确信,除了术士能够掌握各种奇异的技能之外,属性点的强弱便是代表了拳头的大小。

就算这四个玩家有什么坏心思,想要搞事,以她如今的属性也不愁治不了他们。

门外几人顿时朝苏笑报以感激的目光。

见苏笑签下保证,老者这才转身朝门外的四个玩家道:“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

一行四人中,只有可爱女生身上的伤口最少,她一手托着高挑女生的腰肢,一手自衣兜内干脆利落掏出身份证,首先递给老者。

沉默男生不动声色瞥过那张身份证,跟随在温雅男生背后,依次将身份证递上去。

老者看到几人的身份,不出意料,的确是一群初出茅庐的平民年轻人。

年纪已经这么‘大’了,还没有入职学徒,没有资质,没有前途,就敢出来冒险,真是难为他们。

事情尘埃落定,巡逻队再次沉默散开,分布到村内的各个角落。

老者将‘大门’全部打开,引领四人走进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几声隐隐约约的叫声。

“等等!等等!!!”

苏笑下意识向外一看,一位身受重伤、面带恐惧的男人正拖着一位女人快速朝这边奔来。

在两人身后的,是一只浑身散发着恐怖雾气的巨型兽种。

四个玩家下意识朝老者望去,只见他毫不留情的关上了‘秋叶村’的大门,即便门外的男人正极力嘶吼他的名字。

“秋老!秋老!求求你让我们进去,秋老!!……”

听他话语中的意思,门外的人居然还跟老者认识,或许很大可能就是同村的人。

就算这样,老者还是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像是斩断了所有的希望……

不过几秒钟,门外的声音从大到小,渐渐销声匿迹。

几个侥幸前几秒进入的玩家浑身冒冷汗,一阵心悸,若是他们刚刚没有进来,死的人或许还要再增加几个。

……

老者神色多了几分深沉,眼中闪过一丝悲凉,随后给了苏笑一个眼神,示意其将几人带走。

苏笑前世已经见惯了生死离别,对于刚刚发生的事并无太多感触,很快平复心情。

回头看了看几人,不知道该如何安置他们,想也知道,夜晚旅馆是不做生意的,就算是去也没有人。

“你们先跟我走吧,村里的旅馆应该关门了。”

“小姐姐,你是天黑之前就来到找到这里了吗?太幸运了吧?”走出一段时间,平复心情后,娇小女生忍不住打开话匣,她脸上还带着说不出的庆幸。

除了那一位接近昏迷的高挑女生,另外两个男生也在仔细观察这一位新冒出来的玩家。

按理来说,全息游戏开服,他们应该能够遇见很多玩家才是,但事实上,这个游戏它根本不按道理出牌。

遇见的人少之又少不说,一路上,他们更是见到不少摔在地上、脑袋开瓢的‘幸运儿’。

走了接近七八个小时,也才遇到他们这几个存活的幸存者,碍于这个全息游戏的奇怪之处,他们才决定一起组队,寻找村落。

少女叽叽喳喳的对苏笑说出了他们的具体情况,丝毫不顾忌同行温雅男生的黑脸,老底儿都被少女全部掀出来,交换信息的权利就这么没了。

“小姐姐,我叫阿米,你叫什么呀?”

……

几人互相简单介绍了一番,苏笑了解到,那位接近昏迷的女生叫做美燕,沉默寡言的男生叫陈深,具有温和气质的男生叫风情。

陈深??苏笑一言难尽的看了陈深一眼,这名字……

不过她并没有深究,夜色太晚,也看不清陈深的面孔,只是玩家的身份多少能打消她一些疑惑。

一路上,苏笑仔细观察了这几人,不难看出,话最多的阿米是一个比较真诚且单纯的娇蛮小女生。

风情看起来不像喜欢玩游戏的那类人,似乎像是在完成任务,他应该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接近昏迷的美燕,她受伤最重,苏笑没有机会跟她交流。

但从她那极致美丽的面孔来看,她似乎将属性点大部分都加到了魅力上,一张妖艳的脸蛋艳光四射,即使脑袋上的黑红血液也掩盖不了她的姿艳,这可能也是她受伤最重的原因。

至于陈深,不太爱讲话,只是沉默走在后方。

几人互相交换简单情报后,也到了苏笑租赁房屋的位置。

“苏小姐,谢谢你今天愿意站出来帮忙,不然我们可真的麻烦了,开服时间太短,也没有什么东西,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风情将一把铜币递给苏笑,似乎因这谢礼的简陋而有些尴尬。

苏笑打眼一看,这应该是风情的全部身家,完成主线任务一获得的奖励100铜币。

“不用这么多。”苏笑没有推辞,她知道风情这是不想欠人情的意思,不过为了他后续生活的打算,苏笑只接过了一半铜币。

风情这一行为,其他人自然不能当做看不见,除了昏迷的美燕,阿米跟陈深也学的有模有样,苏笑都含笑一一收下了。

玩家前期赚钱非常困难,或许没过几天,他们就会后悔将这一笔钱给她了。

还了人情,几人面上都轻松不少。

苏笑打开房门,带他们走进去,一行人虽然还想问什么,但是身体上的疲惫跟痛苦时刻叫嚣着休息,心有余而力不足。

土坯房不大,只有一张双人床,三个女生勉强可以挤挤。

两个男生当然不可能跟女生争床,根据苏笑的指示,自觉从柜中拿出被褥打了地铺。

在苏笑熄灯后,所有人都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恢复体力值的同时,实际上却是打着休息的名义,都下线了。

暗沉的黑夜中,在几人都‘熟睡’的寂静中,一双蕴含着冰冷流光的眼睛缓慢睁开。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