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毁灭后[重生] > 第158章 158 家人

我的书架

第158章 158 家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果不其然, 眼前的陈深目露狐疑,透过苏笑的身影,他刚好看到迎面走来的风情。

“不是把, 陈深, 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吗?”风情显然意识到眼前陈深的疑惑,他微微一愣,随即又毫无芥蒂地笑出声来。

陈深看了看风情,又看了看苏笑,发现她并无意外的神色后, 咽下了口中的疑惑。

这时,身后的初越亦是同步上前。

“初越,这是我们当时在秋叶村的同伴陈深,陈深, 这位是初越。”风情为两人介绍了一番, 着重强撩了‘秋叶村’, 随后看着陈深,一副‘这你总该想起来了吧’……的表情。

不是风情太马虎, 认不出此陈深非彼陈深,实在是从前陈深在秋叶村沉默寡言的模样,他根本就没来得及深入的了解他。

此时看到一个模样相同的人, 自然不会想太多, 直接把小陈深与秋叶村的陈深画上了等号。

“苏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遇到陈深。”风情敏锐感受到苏笑跟陈深之间的奇异气氛,调侃地对苏笑笑了笑。

“抱歉, 我想我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位陈深。”小陈深皱了皱眉。

“嗯……他确实不是那位, 这位是圣殿的圣子。”

听到苏笑的提醒, 风情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陈深可没有蓝星的标志,他是一位土著。

只是……为什么外貌跟名字都跟那位玩家陈深(大佬陈深)相同……

陈深闻言,目光莫名的看了看苏笑,他总算清楚自己跟苏笑之间的那点不对劲是哪里?

直觉告诉他,另一个陈深绝对跟苏笑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难怪一开始他跟苏笑相遇时,苏笑就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原来……其中还有这种原因。

陈深的心情莫名低落,原本想要来此询问苏笑发生什么事情的欲望也低落许多。

见气氛逐渐不对劲,风情聪明的转移了话题。

……

“苏笑,你的实力增长也太快了吧?”刚刚城门口的一幕印刻在风情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趁着这个时机询问出口。

虽然一开始便清楚苏笑跟他们拉开的巨大差距,但此时亲眼见到事实发生,带给他们的震撼更是无与伦比。

苏笑知道对方想向自己取经,可她的经历根本是无法复制的。

但她也没有隐瞒很多,将重要信息隐藏后,简单地将自己的经历给复述了一遍。

听到其中如此之多的曲折复杂,风情跟初越的目光都变了变。

他们本以为自己在术士学院足够努力刻苦,每天都要拿出吃奶的劲儿才能领悟繁重的课业,甚至还要赚取积分兑换昂贵的课程。

却万万没想到,他们的进步还不足苏笑的十分之一。

两人的心情也不由得发生些许变化。

“术士学院那边,怎么样了?还有迦蓝导师他……”苏笑在术士学院内还记挂着的人,除了几位交好的朋友外,就只剩下于她有恩的迦蓝导师。

术士之路的起步困难,苏笑永远都忘不了迦蓝导师的恩情与维护。

“在苏笑你前往比赛后的不久后,听说迦蓝导师也随之离去,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大部分传言都说他回到学院总院了。”

“说起这个,我们还都以为你在学院被入侵时……”风□□言又止。

……

陈深不动声色听着几人的谈话,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能够从中得知不少关于苏笑的信息。

可以说,除了那一个容貌、姓名都跟他相同的人之外,能听到关于苏笑的其他信息,已经让他足够满足。

……

双方信息交换完毕后,风情跟初越也提出告辞。

现如今,初越也微微释然,他已经接受了跟苏笑再不可能的事实,尤其是当他看到苏笑跟陈深眉眼流转间,流露出来些许不同的情绪时。

初越神色略微暗淡的同时,也没再提起从前在蓝星上的事。

或者说,比起他这个地位低下的平民,身为圣殿的圣子,显然能给苏笑带来更好的生活。

身为蓝星上的天之骄子,初越第一次感受到了微微的自卑。

他知道此界的残酷,也明白陈深不可能仅靠家世就坐上圣子之位,顶级的天赋与刻苦的努力也必不可少,现在的初越,也没有资格与之叫板。

“笑笑,谢谢你今天愿意收留我们,我们该走了。”倘若他们留在城主那边,或许就像城主给苏笑父亲提出的条件那样,或许他们从此将会失去自由。

面对两人的感谢,苏笑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她没有出言挽留两人,也不想挽留两人,风情跟初越不可能一直呆在苏笑这里,他们都不是喜欢依靠别人而活的那种人。

在收到苏笑手中一笔不容他们拒绝的馈赠财富后,便与之告别。

“笑笑,保重。”初越最后深深地看了苏笑一眼,随后便与风情同步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至于他们两人是去前往这个城市的术士学院据点,还是自己谋生路寻求发展,苏笑没有询问他们,或者说,她也没有干涉的资格。

苏笑刚送走两人,随后听到身后的一道幽幽询问。

“笑笑,另一个陈深……”

苏笑差点被吓一跳,转头便看到小陈深正定定的望着她。

虽然对苏笑从前的经历也很感兴趣,但毫无疑问,陈深最在意的还是那个能够威胁他地位的另一个陈深。

额……

苏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按理来讲,作为陈深亲密的恋人,她应该对小陈深诚实坦然,不能有任何隐瞒。

但看之前大陈深,也没有想跟小陈深相认的意思,鉴于大陈深得知的‘内情’以及拥有的记忆更多苏笑最终还是选择不能打乱大陈深的计划。

“那位陈深就是我在秋叶村认识的人啊!说起来,你应该跟他更熟悉才对,他也是圣殿的人。”苏笑好笑的说道。

她没有欺骗小陈深,除了大佬陈深跟眼前陈深乃是同一个人的事实没有讲出口之外,其他的事情苏笑都没有隐瞒。

可苏笑殊不知,其实她根本也没有必要隐瞒,因为自苏笑被扯入计划中心的那一刻起,大佬陈深便放弃了原先的计划,绝不可能让她陷入危险之中。

自然,小陈深这个养了十几年的旗子也就失去作用,没必要再隐瞒他任何事实。

“那你跟那个陈深有什么关系吗?”小陈深拉过苏笑的手,缓缓问道。

“没,这倒没有。”苏笑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说道。

反正另一个陈深知道更多事实,他不会怪她的,对吧?

先不提大佬陈深回来后会不会发现老婆被偷的事实,总之,现在眼前的小陈深是非常满意。

如同寒冬回暖,陈深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改变。

事情在苏笑的‘敷衍’下,彻底结束。

安抚好陈深,苏笑随后又想起什么,快步朝父母会合的房间走去。

……

看着屋内依靠搂抱的两个人,苏笑心中不由一暖。

除了哥哥之外,他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宋苓听到明显的脚步声,看到来人,红着脸脱离了苏沪的怀抱,转而呼唤苏笑。

“笑笑,快进来。”

陈深走在苏笑身后,脚步略微踌躇,苏笑却是想都没想,将他也扯着带入房内。

“笑笑,我还以为你……”苏沪未尽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苦涩。

很显然,苏笑长时间的不归,让苏沪以为女儿已经遭遇不测。

这个作为一家顶梁柱的男人,首次露出了堪称脆弱的表情。

苏笑心中亦是酸涩不堪,她口中发苦,也只能干巴巴的安慰道:“爸,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知道,没有怪你的意思,还有谢谢笑笑将你妈妈给平安带回来。”苏沪不敢想象,若不是有女儿,妻子独自一人处在陌生的地域,最后会面临什么结局。

“都是一家人,先别说这些了。”最后,还是由宋苓出言,打断了这你来我去感谢的局面。

她将话头转移到陈深身上,对其打招呼:“小深,来坐。”

这下子,苏沪终于转移了注意力,他总算将目光从女儿身上转移开来,落到其身旁的陈深身上。

经过刚刚与妻子的情况了解,宋苓几乎将她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了苏沪,他自然也知道陈深在女儿苏笑的世界中,担任了什么角色。

尤其是当他知道女儿已经承认正在跟陈深谈恋爱的时候……

“小深,是吧?”

面对苏笑的亲生父母,陈深第一次感受到了手足无措,他的手指不禁攥紧了苏笑的掌心,强装镇定的点点头,“伯父,伯母。”

整个室内的气氛随之一变,亲人团聚的苦情戏瞬间变成了女婿首次进家门的紧张。

当感受到苏笑坚定的回握时,似乎给了陈深无限的勇气,他的神情随之一定,慢慢回到先前的淡然。

“家在哪?”

“工作内容?天赋?”

面对苏沪宋苓询问的种种问题,陈深也能逐渐应答自如,表情也越来越自然。

直到问到陈深的父母时,他的神色才微微一顿。

苏笑也好奇的转头望去,既然小陈深拥有完整无破绽的成长经历,那他应该也有亲人才对,毕竟之前命白还叫他表弟呢……

“我父母他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