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毁灭后[重生] > 第149章 149 争议

我的书架

第149章 149 争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起皇宫的其他房间, 这里布置的极其简陋,除了紧靠墙壁的四个高柜之外,只剩下房间中央被茫茫光罩笼罩下的白色晶石。

苏笑没有去看架子上的各种珍惜物品, 明确目地, 将目光投放在中央晶石之上。

这就是冰栾皇朝的根基水晶, 其上印刻着所有冰栾户籍都无法违反的皇朝规则。

之前与蓝一、蓝冰做计划时,只有身为嫡系的蓝一得知这些消息, 苏笑便沾了光得知这些隐秘。

毕竟第一计划行不通, 他们还进行第二个计划, 也就是苏笑现在进行的粗暴手段。

只是……水晶之上套着的光罩……

苏笑皱眉。

难怪门外的防卫并不严谨,原来难点在这里。

苏笑仔细分析着此防御,想要打开光罩, 不仅需要冰栾皇室的一滴血液,还需要二等通行证。

血液她有,但她若是用了耳钉内存放的唯一一滴血液,她也会失去‘血脉’伪装。

届时,可就没办法再使用那一枚二等通行证,房间的检测关卡也无法通不过。

她会被彻底被困在这小小的房间内。

越是紧张,苏笑越冷静,她仔细光罩的能量流动方向。

已经升级到40级的苏笑, 她的智力已经达到了极为恐怖的‘50 1040=450’点。

要知道,一个初始智力为20点的九环神明,他的智力也不过只有‘20 903=290’点而已。

此时的苏笑, 完全能够凭借智力, 只用‘肉’眼便能发现常人无可观察到的特殊秘文波动。

集中注意力, 不一会儿, 她便看出了些许苗头, 光罩之上的秘文所牵扯的方向,正是这狭小空间内,架子上的各种物品。

她转头一看,这才发现,金镶玉架上,个个都是杀伤力强大的符咒珍宝。

不愧是一朝底蕴,这些物品……倘若它们被同时激活,八环以上的强者都能被当场碾碎。

每个人都有各自专精的术法,眼下这些物品的攻击……她敢把保证,就算真正的九环神明亲自到场,也不一定可以毫发无伤的离开。

可不巧的是,苏笑现在最擅长的就是阵术,笼罩晶石的光罩阵,她虽然不可能短时间内破解,但是分击突破,四周玉架上的能量阵,她努努力,应该能做到。

只是,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苏笑想了想,给自己套上了加速术的同时,尽可能的给房间内套上时空静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笑尽力加快速度,两天之后,她的破解进度完成了3/4。

为保万无一失,苏笑毫不吝啬的使用了她的库存财富,以最小的代价使用全知术得知四周阵术的弱点,破解速度已经达到了苏笑力所能力的最快。

就算如此,苏笑还是觉得有点慢,尤其是当门外时常有脚步来回徘徊时,她便知道贵妇反应过来,已经加深了此地的监督战力。

毫无疑问,城门肯定也守着她的人。

若非皇朝不是贵妇一脉一家独大,皇城也不是她的一言堂,指不定贵妇还会丧心病狂的封锁皇城的进出权。

趁着恢复秘能的空隙,苏笑跟陈深通讯,得知这些信息的同时,也知道他那边进行得非常顺利。

傀儡女皇在和平时期都不重要,如今皇朝动荡不堪,对苏笑母亲宋苓的监督,又薄弱许多。

陈深几乎轻而易举地便将其不着痕迹转移到城外,命人将之守护起来。

利用神子令,陈深得知了圣殿之中隐藏更深的一些消息,包括地域级特殊传送阵也在筹备当中,让苏笑不必担心。

对于苏笑这边,陈深虽然不说,也知道她绝对遇到了困难,但他没有询问需要需要帮助,只是不动声色的挂断了通讯。

得知母亲安然无恙,苏笑终于放下所有杂绪,全身心的沉浸于破解之中。

到最后一道阵术破解完,又使用了苏笑两天两夜的时间,这时,她的体力几乎被压榨殆尽。

好在此行并非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她将四件杀伤力极强的‘爆破’物品,完好无损收入她的口袋中。

没了‘伤害’物品的加持,她伸手探入光罩之中,如她所愿,四周没有发生半点异样。

苏笑轻而易举的将那枚代表着皇朝规则的皇朝基石纳入手中。

……倒是超乎寻常的脆弱。

苏笑仔细观察,甚至能看到其内尽显碎裂的秘文符号。

苏笑笑了,原来冰栾皇朝的国运早就走到了尽头,冰祖的陨落又加了一把火。

就算没有她插手,冰栾皇朝也必然会在百年之内彻底消失。

难怪……毕竟冰栾皇朝的规则本就不符合天命大陆的主流运行规则。

苏笑甚至不用将神格毁坏,只是将冰系神格与皇朝基石之间的联系断开。

没了神格能量的支持,皇朝基石闪烁两下,便彻底暗下了所有的光芒,随后又似融化般,在这个世界没有留下半点存在的痕迹。

同一时间,整个冰栾皇朝都沸腾了。

在这一刻,所有纳入皇朝国籍的人,他们手中的通行证均是瞬间碎开。

除了保护村庄、城镇中央祭坛的结界还在运转之外,其他跟皇朝有关的任何物品,包括各种各样的通行证明、皇朝历代祖先的雕像,以及皇室人员上位者们的特权……瞬间消失殆尽。

被皇朝规则束缚的强者,亦是挣脱了皇朝规则给他们带来的永生枷锁。

在这一刻,有多少人恐慌,就有多少人兴奋,同时,皇室成员们的愤怒,也几乎要掀破天际。

但很快,大部分皇室们便自顾不暇,除了少数被他们真正驯服的‘忠臣’之外,其余本就有着桀骜不驯性格的强者们,当场便对他们展开了‘报复’。

真正知内情的人,则是策马加鞭,疾速赶往苏笑所在的金字塔顶尖。

当下,苏笑才知道,她好像做了一件蠢事。

本来皇朝的基石破碎后,依托于皇朝规则而生的所有……都会消失,同时也包括这门口的血脉检测,她之前完全可以不必费劲保留那滴血液……

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推开门后,不出意料,三方人马已经将旁边的走廊挤得满满当当。

这一次,就算苏笑使用隐蔽术法,凭借高额的感知,也没法穿过这茫茫人海。

她干脆不使用任何遮挡,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已经做好了暴力突围的准备。

金字塔尖房间位于皇朝皇宫的最顶端,其下方的几层楼,都是几大嫡系一脉所居住的位置。

眼下,三方人马便是蓝一一脉、前蓝二美少女的家族,以及贵妇所在的嫡系。

也只有身为嫡系的他们知道,基石关乎于皇朝规则的重要性。

他们当然是马不停蹄的来捉拿罪魁祸首。

现场的前蓝二一脉、贵妇一脉,此时均是愤怒无比。

唯有蓝一一脉,他们的脸色一如往常的淡定,让人瞧不他们来此的目的。

更可笑的是,苏笑此时还顶着蓝七的脸庞。

“蓝七!你这个该死的……”

“是你!”

几乎是异口同声,其中两人愤怒喊到。

其中一句是前蓝二的母亲,她脸色极其愤恨,本就恼怒于蓝七捡了他们家小二的便宜,此时又发生这种事。

可她没想到,贵妇居然跟她同样愤怒,前蓝二母亲眼中诧异闪过,难道蓝七做了这样的事,作为蓝七的至亲,他们居然不知情?

贵妇瞬间反应过来,现在还不到苏笑暴露身份的时候,冰栾皇朝还没有彻底没落,倘若让他们得知自己在继承人排位赛上用外人作弊。

他们这一脉失去了嫡系血脉所代表至高尊位的加持,又失去了威信,恐怕无法在规则破碎后的皇朝站稳脚跟。

“三三,别怕,来我这边,告诉我,你在里面做了什么?”贵妇只好收敛起自己的怒火,耐着性子又换上一副温和的面孔。

并不清楚苏笑真实身份的蓝一也颇为不解,虽然他也同意破坏冰栾皇朝的规则,但此时动手,显然并不明智。

无论是从自身利益还是家族利益来出发,‘蓝七’此时的行为都不太合理。

因此面对此情此景,蓝一也并未第一时间做出表示,在他看来,贵妇确实是‘蓝七’的亲生母亲,不可能对他不利。

观蓝一反应,本以为这个盟友能帮助她一点的苏笑心凉了一瞬。

好在蓝一最终还是没有真正的袖手旁观,他开口为‘蓝七’解释了几句,当着众人的面,将冰祖陨落时的场景重复了一遍。

“这件事,伯母不也是知道吗?为什么要蓝七……蓝三?”蓝一颇为不解。

苏笑……

原来这看起来狂帅酷霸拽的蓝一,竟是个天然呆。

不出她的预料,另外两行人听闻此言,表情更加愤怒。

就在此时,依旧在运行的‘电梯’疙瘩一响,自门内传来一道肆然的声线。

“蓝三做的事儿,都是我们统一的同意的,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狭小的‘电梯’空间内,两道站于前列的身影极其夺目,居然是刚刚晋升为蓝二的蓝冰,以及……圣殿的圣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