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毁灭后[重生] > 第104章 104 战斗

我的书架

第104章 104 战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瞬间, 苏笑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头恒古猛兽盯上,尖锐的杀意直直冲她而来。

一抹冷汗缓缓自苏笑额间缓缓滴下。

说时迟那时快,小婴儿挥着一把大刀, 便如同利箭一般,迅速朝苏笑袭来。

苏笑下意识使出武步, 侧头与小婴儿的刀刃几乎擦身而过。

“哦?你居然能躲过我的攻击?”小婴儿眼中诧异之色闪过。

就连旁边那位圣殿的圣子, 都没有能力躲过他的攻击,只能被他压着打,这个刚进入的女人,却有这个能耐……

苏笑也惊讶无比, 只因前世被她平庸天赋困扰而无法使用的强大武技, 这一世居然轻而易举的释放而出。

不仅如此, 处在此处气旋之中, 她的武者技能似乎也获得了相当程度的加成。

这一世即便她的力量跟体质没有加到与智力一样的程度,那也是比起前世多了很多, 也就是说,苏笑现在的武者天赋也不知比前世提高了多少倍。

如今不过20级,苏笑使用起前世那些她升到50级都无法使用的武技, 竟然如鱼得水,没有半分的桎梏跟副作用。

怪不得这里封印了术士所需的秘能,敢情这儿完全就是一个武者圣地啊。

在苏笑思考的瞬间,她已经跟小婴儿战了几个来回,奈何苏笑手中没有武器, 想靠近小婴儿对他造成伤害也没有办法,只能不断闪躲着小婴儿的劈砍攻击。

小婴儿的八环武技实在太过强大, 就算苏笑也拥有不少以一敌百的强大武技, 也没办法与这小婴儿相抗衡, 受伤在所难免。

光是小婴儿手中的刀意余威便可轻易带起苏笑的皮肤血丝,渐渐地,苏笑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趁此机会,陈深在一旁凝聚力量,同时,他也面色复杂的看着苏笑正游刃有余的对付着小婴儿。

没错,在他眼中,苏笑只要没有他狼狈,那便是游刃有余。

而苏笑的武技可谓是极为令他吃惊,尤其是……苏笑的武技似乎跟他的武技同出一源?说是如出一撤也不为过。

只不过比起他现在使用的一环武技,苏笑的武技就好像是他的高配版……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这类武技应该是圣殿独有的特殊传承吧?而且是居于圣子之位,才有机会获得此等顶级武技传承。

想到这里,陈深眼中闪过一丝扭曲,该不会……这是那个神子教导苏笑的吧?

只是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进来吗?陈深眼中如墨般的瞳孔更加黑沉。

眼看着苏笑在婴儿的攻击下节节败退,陈深支撑起自己已然深受重伤的身躯,提着刀重新加入战斗中。

苏笑身上的巨大压力顿时一松,她趁着陈深与小婴儿打斗之时,连忙打开储物空间拿出一把刀具。

还好前任城主的藏品中并不缺少这些常规武器,不然苏笑还真得干瞪眼。

……

“不道德!你们不道德!你们就知道欺负我!”小婴儿口中依旧念叨着,话中满满的委屈之色。

比起已经显露慌张的小婴儿,苏笑跟陈深之间的配合则是越来越默契。

看着陈深的背影,苏笑恍若隔世,又想起了她前世与陈深相依为伴的时光。

陈深亦师亦友,苏笑的武技,其中有三层极为奥妙的武技便是与陈深学习而得,而她习惯了与陈深并肩作战,熟练他的各种武步套路,可以说,虽说这一世的陈深没有记忆,无法配合完全,但也远远达成了1 1大于2的效果。

而小婴儿,即便拥有超大的八环武技,但以他如此只是婴儿大小的一环身躯,终于被苏笑与陈深连手反制。

场面的形势,瞬间反转过来,眼看自己呈现败势,小婴儿不满的向后退去,眯着他那一双可爱的眼睛,看着苏笑跟陈升,视线不曾移开。

“停下,停下,停下,停战投降,停战投降。这样吧,我把所有的宝物都给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放过我如何?”小婴儿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能放过他。”没等苏笑有何表示,陈深便沉声说道。

紧接着,他又对苏笑解释道:“此武者之所以能够即将突破九环,是因为他在不断向邪神献祭并吞噬了无数的性命。刚刚今天死亡的那些人,不过是九牛一毛。”

若是以往陈深可不会搭理身旁人的想法。但不知为何,他却对苏笑做出了堪称耐心的解释。

苏笑了然的点点头,并不是她对陈深有多么信任,而是她太过了解陈深,他是一个根本不屑说谎的人,此言一出,必然是是有理可据。

“哼,不用你们圣殿来倒打一耙,你们圣殿做的龌龊事,还比我少吗?”

陈深对圣殿的龌龊事充耳不闻,他表情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个堪称爆炸性的消息:“你是打算用所有冰蓝皇朝的人来做献祭品,成就你的神明职位吧!”

苏笑恍然大悟,怪不得三大势力共同聚集此地。

与此同时,苏笑脸色也彻底阴了下来。

要知道,冰栾皇朝内还不知道有多少蓝星人的存在,就算没有蓝星人,如此轻易的践踏性命……

“嗯哼,就算知道又如何?就算你们今天杀了我,也逆转不了那毁灭之阵。”

“不瞒你们,我把那个阵术秘密隐藏在一座小城中,由一个傻不拉几的信徒为我亲手绘制。就算你们今天杀了我,也无法阻止我的祭坛开始!”

“如果我记得的不错的话。那座祭坛应该已经开始发动了吧?你们知道吗?它首次毁灭的就是那座隐藏了祭坛阵术的城市,接下来,就是方圆地百里、千里,直到它将冰栾皇朝彻底包裹在内,轰的一声……哈哈哈哈……”讲到最后,小婴儿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这种朝代有必要活下去吗?把人当奴隶当狗,这种畸形朝代有必要活下去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拿命在守护的这皇朝,它的内部规则有多么龌龊,难道你们自己不都不知道吗?”一连几个不知道生生刻印出小婴儿无尽的怨念。

“倘若任由这种皇朝继续发展下去,你们也能够想象到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吧,正所谓盛极必衰,我就是那个让它衰的救世主!”

“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您想要成神的私欲,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不过是在安慰自己罢了。”苏笑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小婴儿的哭诉。

不过,那毁灭全皇朝的阵术……说该不会那么巧吧!

“哼哼,我说不过你又如何?你有本事你就去拯救你口中那些苦难的人民啊。”

“琉璃城?”苏笑试探性的说出这几个字,但下一秒看到小婴儿大变的脸色,苏笑就知道她是猜对了。

果不其然,她之前解决过的那道阵术,就是眼下着小婴儿口中的那个即将毁灭冰栾皇朝的阵术。

如此想来,蓝冰之所以出在那里,似乎也有些耐人寻味。

“你……”小婴儿的表情阴晴不定,他盯着苏笑的双眼中已经不自觉溢满了刻骨的杀意。

“我原本不想要对你们这些武者天才真正出手的……”他表情阴郁的说出这句话。

陈深下意识的走上前去,将苏笑挡在身后,但随后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表情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苏笑看了看陈深的背影,也略微讶异,只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虽然疑惑之前的城主为何是这位的信徒,但现在想看到小婴儿的满满杀意,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呵呵,就算你们知道那座城在哪又怎么样?倘若有人能够解开那阵术,就算我输。”小婴儿似乎想起什么,又得意说道。

苏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看着小婴儿炫耀的神色,实在没忍心将阵术已经解开的事实告诉他,或者说,苏笑也忌惮小婴儿得知阵法被解之后彻底发疯。

到时,她跟陈深恐怕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苏笑习惯性的拉扯了一下陈深的后衣角,却在看到陈深回头疑惑的表情后,苏笑才想起她一时间得意忘形,忘了现在可不是前世,她跟陈深也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

苏笑略微尴尬,却只好自然的对其摇摇头,向陈深表达自己的意思。

怪也怪,这个明明跟他第一次见面的陈深,居然也莫名弄懂了苏笑的意思。

两人默契的没有再开口,趁着小婴儿得意无比之际,骤然向前攻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好!好!好样的!你们两个有种,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小婴儿气极反笑,正当他大招酝酿之时,气旋又被停滞下来。

蓝七跟武者联盟的领头少女也没闲着,束缚大阵终于重新搭建起来。

几道身影飞掠而入,是一直跟在陈深身旁,圣殿的几个高层。

“圣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撤离了。”

“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岂不是让我很没有面子?”小婴儿言语嚣张,然而,它还没威风一秒,由气旋之外的四面八方,窜入成千上百条的锁链,紧紧地缠绕住他。

“这,这是……”小婴儿看看锁链,再看看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海是空白的。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是完全克制自己的九环规则类阵术……

也就在他被锁链彻底缠住之时,整个遗迹上空传来阵阵轰烈之音,仿佛正在为其主人的遭遇发出悲鸣。

“就算是死,我也不想成为人人□□的阶下囚!”

察觉到小婴儿要做什么,陈深那泰山压顶也不变的脸色,终于现出一丝异样,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身朝身后扑去。

轰隆的巨响应声而起。

苏笑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能怔愣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人,浓浓的血腥儿窜入苏笑的笔尖,血液顺着陈深的额角,滴落到苏笑的脸颊,滑到她的嘴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