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他消失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呼的北风吹动着木屋房顶上的兽骨风铃,也许是因为心情烦躁,也许是还没从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中回过神来,穆尔只觉得这声音无比的沉闷,闷的感觉整个人都要喘不上气来。随着兽石风铃一下比一下激烈的撞击,穆尔只觉得胸中的烦躁累积在一起,变成了一腔怒火从脚底烧到头顶。

“来人,来人。”穆尔的声音带着难得一见的慌乱。

“族长。”几个雄性走了进来,跪倒在地。穆尔素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如今骤然失态,让在场的雄性都不由瑟瑟发抖。

“去,去崖底给我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是一片残肉,一片衣服也要给我带回来。”

最后几个字,声音带着颤抖。

天色渐沉,此刻的风吹的更凛冽,穆尔站在窗前只穿了一件薄而无袖的兽皮,但却一点都不觉得冷,他望着远处,此刻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期盼与失望不断的交叉占领着他的心。

另一个居所里,伊芙手扶着额头闭着眼睛,眉头簇起,给本就美丽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忧愁美。安倒是不在意,在一旁自在的吃着朱果。

“你说,她真的死了吗?”伊芙没有睁开眼,还是维持着这个姿势。

“姐姐,你就放心吧,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早就摔成肉泥了,就算她侥幸没死,崖底野兽出没,也会被吃掉了。这之后,巨石部落族嫂这个称呼只能属于你一个人,别人谁也抢不去。”安说着话,语调中带着几分兴奋。

“可我听说,族长已经派出至少五批人去寻找她了,真是死了都不叫人安生。”伊芙最后一句话感觉说的时候,都快把牙齿咬碎在口腔里。

“管他五批十批的,反正肯定是不可能找回来了。接下来你好好讨好族长,将来诞下一个雄性小勇士,那我们也能在这立足了。”安嘴角撇过一丝邪魅的笑。

安的话似乎给伊芙吃了一颗定心丸,让她的心情逐渐由焦躁变得平静。

安是她在这里唯一一个可以信任,倾吐心事的人。

尽管伊芙的姐妹众多,但只有安一人,自幼就与她交好。

虽然年纪比她小,却总是宠着她。无论谁欺负她,安都会帮她撑腰,就像她的避风港一样。

就连这次族长提出要把她送给巨石部落的族长穆尔的时候,也是安主动提出要陪着她过来的。

伊芙知道,离开从小生长的地方,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部落是怎样的心情,如果没有安陪着她,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多么的无聊寂寞。

也正因此,在这里能让她无条件相信的人,就只有安一个。就连穆尔,都没有安来得亲近。

穆尔此刻坐在石桌前,听见门口有脚步声,赶紧起了身子,还不等那人进来,他已经迅速走到了外面。

“族长”没想到穆尔竟然会主动出来,来人带着一丝惊讶单膝跪在地上,行了个礼。

“怎么样,找到了吗?”穆尔问道,语气中多了丝连自己都没察觉的焦急。

“抱歉,族长。我们搜遍崖底,没有发现神……乔茜。”他本来想说神女的,突然想到穆尔早已取消了乔茜的神女身份,于是立马改口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