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51章 晋江文学城 L

我的书架

第51章 晋江文学城 L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l

黎晓带着剩下的一瓶橙汁和一个空瓶回到家, 心下仍是纳闷。

季扶倾明明都拒绝她了,为什么还对她纠缠不休?倒也不算纠缠不休,只是今晚他的行为过于反常。

不太像他。

黎晓得出这个结论。

这时, 手机振动,有人发了消息过来。

【鲍晖:黎晓, 明晚我们去看电影吧, 票我已经买好了,就去学校旁边的星耀影城。】

【黎晓:不是说好让我请你看电影的吗?】

【鲍晖:约会哪有让女生买单的道理?】

黎晓在心底估算了一下, 鲍晖请她看了两场电影, 作为回礼, 她得请他吃一顿饭,人情才能还清。

虽说她和这些男生交往,多多少少有点儿企图, 可她还真不图这些东西。

【黎晓:那我明晚请你吃饭吧。】

【鲍晖:行。】

黎晓打开大众点评,搜寻星耀影城附近的餐厅。

有一家江浙菜看起来不错,价位也合适。

她给店里打了个电话,预约位置。

哎, 可怜黎天亮刚给她的零花钱。

这个月还是得省着点儿花。

订完位置,又有人给她发消息,是今晚刚认识的小学弟。

【陆蔚禹:学姐,音乐教室平时什么时候开放?】

这个问题……难道季扶倾今天没跟他说过吗?

黎晓热心解答。

【黎晓:和上课时间一致, 没有课都能去,晚上到九点。】

【陆蔚禹:下个月我有一场重要的比赛, 可能会经常过去练琴。】

【黎晓:快中考了,你不在自己学校上课吗?】

【陆蔚禹:我直升高中部,不需要参加中考。现在上课都是复习,老师说我可以不去。】

黎晓不禁羡慕。

去年她参加中考的时候, 可是脱了一层皮。

【陆蔚禹:学姐,你平时一般什么时候去练习?】

【黎晓:不太固定,有空就去,没空就不去。】

【陆蔚

禹:那学姐下周有空吗?】

【黎晓:不太确定,我现在晚上要补课。】

【陆蔚禹:学姐好辛苦。】

黎晓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学弟的热情真是让人难以招架,他在微信上反而不腼腆了。

陆蔚禹反应还挺快,没两分钟又发了新消息,生怕引起黎晓的反感。

【陆蔚禹:那我不打扰学姐了,期待下周见到学姐[可爱][可爱][可爱]】

【陆蔚禹:学姐晚安。】

黎晓看了一眼时间,这才八点多,今天又是周五,晚什么安。

可她还是回了一句:“晚安。”

黎晓把这周末的作业从书包里拿出来,决定今晚先写一张数学卷子。做了没两题,她就卡壳了。

果然,想在段时间内快速提高数学成绩,是痴心妄想。

没有林衍辰的buff加成,她还是一个小废柴。

一卡壳,黎晓就开始磨洋工。

刷刷手机,看看微博,打打开心消消乐——试图寻找解题灵感。

可惜,这是缘木求鱼。

不光没找着灵感,反而更不想写作业了。

哎,周五晚上为什么要写作业呢?

黎晓口渴,将剩下的那瓶橙汁开了封,一边喝橙汁一边刷抖音小视频。

刚给一只可爱的猫猫点了赞,又有人找她。

【谈胤雪:晓,干嘛呢?】

【黎晓:刷抖音。】

【谈胤雪:要不要一起打王者?你好久没陪我一起玩了。】

黎晓对打王者兴趣不大,对上分也没什么执念。她手机里之所以有这个游戏,好像是因为许开畅喜欢打王者。

知道他的兴趣爱好之后,她就对症下药,练了一两个入门级的辅助英雄,有事没事就找许开畅,让他带她玩游戏。

这种行为,和她为了接近季扶倾去练三角铁并无太大区别。

黎晓又是个会撩人的,陪许开畅打了几天游戏,他就沦陷了。

她打得越烂,许开畅对她的保护欲就越强。他曾说:“喜欢看你

笨笨傻傻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不得不说有时候男生的脑回路很清奇,女生游戏打得要是比他好,他反而没那么喜欢。

黎晓离开深城之后,就没怎么打过王者了,因为没有撩汉的需求了。

所以,她今天为什么要去音乐教室打三角铁呢?季扶倾已经不在那里了啊。

许开畅问过她为什么不打游戏了,她的回答是:“打游戏的时候会想起某些事情。”

这么想想,许开畅对她念念不忘也是情有可原的。

哎,都是年少时犯下的情债。

反正黎晓今晚也不想写作业,索性就陪闺蜜打打游戏。

都说异地恋很艰难,异地维系友情也是一样。

黎晓将橙汁盖子拧上,放到一边,打开游戏,进入房间。

两人连麦打了两把,虽说输多赢少,但一起玩游戏令她愉悦。

谈胤雪:“你最近心情还好吧?”

黎晓:“还行。”

谈胤雪:“那就好,我还担心你想不开呢。”

黎晓:“……”

她这才意识到,谈胤雪说陪她打游戏,其实是怕她伤心难过。

黎晓操作着□□,说:“你不用太担心我,这种事情我自己能消化。”

谈胤雪愤慨道:“你这么漂亮可爱,是他没眼光没福气。他迟早后悔我跟你讲!”

黎晓淡淡道:“也许吧。”

谈胤雪又帮黎晓骂了季扶倾几句,说他渣男负心汉白嫖怪,黎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也不往心里去。

骂到激烈之处,黎晓突然“哎哎哎”叫了好几声。

谈胤雪:“?”

黎晓:“我被对面刺客抓死了!”

谈胤雪:“……”

黎晓又喝了几口橙汁,继续玩游戏。

一把结束,战绩0-8,输得惨烈。

游戏打到十一点,两人都有些乏了。

这一晚上反向冲分,黎晓都要掉回青铜了,却一点都不在意。

她再次将橙汁拿过来,嘴唇碰上湿润的瓶口,神色一怔。

这个瓶

子是空的,另外一瓶也只剩下最后一丁点橙汁——两瓶橙汁外包装一模一样,她拿错了。

这一瓶,是季扶倾喝过的。

她还记得他今晚喝橙汁的样子,嘴唇抵在瓶口上,喉结一动一动,一仰而尽。

黎晓愣住,手指默默捏紧瓶身。

手机那头是谈胤雪的声音:“黎晓,要不要继续玩了?”

“不玩了,我要睡觉了。”黎晓说,“晚安。”

她匆匆挂了语音,望向镜子里的自己。

脸竟然有点儿红。

>>>

……

>>>

周三最后一节课,照常是体育课。

下午三四点,日头正猛烈。天空幽蓝,蝉鸣聒噪。田径场的塑胶跑道被晒得滚热,一脚踏上去暑气沸腾。

一班方阵在体委的带领下绕着椭圆形跑道跑步,白杨树叶恹恹地耷拉着,跑步的学生们也无精打采。

跑完两圈,钟老师宣布原地解散,自由活动。女生们立刻找了一块荫凉地儿躲太阳,男生们兴致回涨,张罗着去打球。

隔壁六班方阵正在和老师学打太极拳,堪比群魔乱舞。

鲍晖远远便看见了黎晓,她的身影在一群穿红白校服的学生中若隐若现。

钱明旭抱着一只篮球走上前来:“鲍晖,打篮球去啊。”

鲍晖却说:“没心情。”

钱明旭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果然是在看黎晓。

“我说哥们儿,你伤心又有什么用?”钱明旭说,“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鲍晖却故作深沉道:“你不懂。”

钱明旭鄙夷地打量着鲍晖,心想至于么?

鲍晖不理他,他扭头去找别人,刚好撞见季扶倾和费子阳。

钱明旭:“季委,打篮球,去不?”

费子阳:“去呗,我给你加油。”

季扶倾:“谁要你给我加油。”

费子阳:“……”

钱明旭回头又去拉鲍晖:“季委也来,你来不来啊?”

鲍晖依依不舍地又看了一眼黎晓,不情不愿地走上篮球场。

季扶倾正在练习,他抬手轻轻一扔,篮球被抛上篮网,撞到球框上。

圆滚滚的篮球沿着球框绕了一圈,最终向内落入篮网之中。

球掉了下来,砸到地面上,又高高弹起。反复跳动几次,最终滚到了鲍晖脚下。

只可惜,鲍晖的心思全然不在篮球上。

六班一解散,他的心也跟着散了。

“鲍晖,”季扶倾叫了他一声,提醒他捡球,“球。”

鲍晖把篮球拾起来,扔给季扶倾。回头却见黎晓往足球场的方向走——六班有几个男生在踢球。

他想到之前的篮球比赛,黎晓当时还来看他打球。现在……她看都不想看他一眼了。

鲍晖郁闷极了,彻底没了打球的兴质。

几个男生正在热身,他却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你们找别人吧,我不打了。”

说罢,往篮球架下一坐,忧郁的背影像一只孤独的流浪狗。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小声问:“鲍晖怎么了?”

钱明旭说:“失恋了呗。”

“失恋?他跟谁啊?”

“没跟谁,表白失败了。”

“噢……是不是六班的黎晓啊?他追她很久了吧。”

“黎晓这种女的一看就是跟他玩玩,他居然还当真了?”

“我也这么劝他,他听不进去。”

……

这时,一个篮球歘地从天上砸过来。

“当心——”

众人被吓了一跳,四下闪躲,聚集的人群也因此被冲散。

季扶倾将那个篮球捞回来,往钱明旭怀里一推,说:“你们先玩。”

钱明旭不明所以地看着季扶倾往鲍晖那里走,心想难不成季扶倾是去安慰鲍晖?平时也没见他那么热心啊?

鲍晖坐在烫人的篮球架上,眼神舍不得离开黎晓半分。

她在绿茵场边围观六班男生踢球,看上去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忽地,旁边来了人。

鲍晖抬眼一看,竟是季扶倾。

他单手插兜,倚在篮球架上,眼神自上而下地瞥过来。

“季委……”

“怎么不打球?”

一想到季扶倾也知道他追黎晓的事,他也没有多加隐瞒,说:“今天没心情。”

费子阳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季委,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季扶倾:“……”

费子阳小跑着追上来,见到鲍晖这副沮丧的模样,便道:“哎,我早就说过,让你远离黎晓,她这人——”

“费子阳,”季扶倾及时喝止了他,“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季扶倾眼神凌厉,费子阳先是闭了嘴,又说:“季委你热不热?我去买点饮料。”

异常殷勤的狗腿子。

费子阳走了之后,鲍晖悠悠地叹出一口气,说:“我早该明白的,她怎么会喜欢我呢?”

看样子,被黎晓伤得不轻。

鲍晖胸中郁郁,没有人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其他人听说他表白失败,劝他想开的理由都是:“黎晓只是跟你玩玩,别当真。”

在那些人眼里,黎晓仿佛十恶不赦。

可鲍晖不那么认为,也不愿听到这些话——那些人根本不认识黎晓,也不了解她。

在他的印象里,只有季扶倾既认识黎晓又从未说过她的坏话。

和纪检委员谈论这种事情看似很荒唐,可鲍晖觉得,季扶倾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至少在这个话题上,他比那些不认识黎晓的男生更有发言权。

鲍晖执着地为黎晓辩白:“他们说她接近我是有所企图,可我接近她就没企图了吗?”

图她长得漂亮,追到她显得倍儿有面子。既然都所有企图,谁又比谁高贵呢?

喜欢里掺杂了别的东西,这种喜欢就不值一提了吗?

“季委,你也认识她,她不是他们说的那样……”鲍晖像是在寻求某种认同,“你说呢?”

季扶倾的目光从黎晓的背影掠过,淡淡道:“没有那么好,也不算坏。”

鲍晖说:“至少跟她聊天说话看电影,还是挺开心的。如果她真有那么坏,我就不会这

么难过了。”

言下之意,他不后悔。

季扶倾问:“她为什么拒绝你?”

鲍晖说:“她说她想好好学习,现阶段不打算谈恋爱。”

季扶倾:“……”

这个理由倒是出乎意料,也难以让人信服。

“我跟她说,我可以帮她学习进步,可她还是拒绝我。”鲍晖又说,“后来我问她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鲍晖顿了顿,不太想继续说下去。

很意外,季扶倾主动追问:“她说什么?”

鲍晖仰起头,看着天,将黎晓那时的话重复了一遍:“如果我说有,那是在骗你。如果我说没有,那是在骗我自己。”

“季委,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鲍晖很不解,“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她喜欢别人,给我一个痛快。”

黎晓纤细的身影落在季扶倾眼底,他喉头一动,眸中滚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暗光。

阳光撒落头顶,在他发上晕出柔和的光圈。下颌线收紧,像是在抑制某种莫名的情绪。

如果我说有,那是在骗你。

如果我说没有,那是在骗我自己。

黎晓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呢?

“我不知道。”季扶倾不冷不热地说。

像是在回答鲍晖的问题,更像是在叩问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中间缺了一个看电影的戏份还没写完,不过我看了一下好像不影响情节的阅读。

等会儿我写完补上去_(:3」∠)_ (现在订阅还少付钱了)

---

感谢在2021-07-28 00:01:27~2021-07-29 00:01: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炸鱿鱼的钦差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lllll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oqu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