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45章 晋江文学城XLIV

我的书架

第45章 晋江文学城XLIV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xliv

初夏的第一场雨, 来得猝不及防又轰轰烈烈。

瓢泼大雨兜头浇下,黎晓被困在了这里。她想过冒着雨回教室,可雨势太大, 她肯定会被浇透。

感冒发烧倒是其次, 如果白色的水手服上衣被洇湿, 那么校服底下的风光肯定一览无遗。

所以她万般无奈地退了回来,理直气壮地向季扶倾要伞, 仿佛他给她伞是天经地义一般。

豆大的雨点打在窗台上, 溅起水花。

雨水混合着泪水,凝在下巴处, “啪”地砸到地板上。

季扶倾静静地望着她,说:“我没带伞。”

黎晓哭得嗓子难受,哽咽道:“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走?”

季扶倾微抿着唇,不答。

不想让她走是真的, 可她竟然不信他是真的没带伞。

“真没带伞,”季扶倾言语间有一丝无奈, “我现在也走不了。”

他恍惚想起,今早出门的时候,姜沛玲让他带上伞。可他脑子里一直想着黎晓的事, 就给忘了。

从昨晚到现在,发生了太多事。纵然是他, 也没有精力考虑天气这种问题。

“你为什么不带伞?”黎晓质问他, “我以为你肯定有伞的。”

她好像非常介意这件事情。一边哭一边问,仿佛他不带伞是什么天大的罪过。

“我本来是有伞的,我以为你会带伞我才把伞借给别人的……”黎晓说, “可你说你没带伞, 我现在走不了了。”

她不再遮掩自己的情绪, 哭得好凶好凶,眼眶通红。

明明之前还是可以忍耐的,却因为这件无关紧要的小事破了防。

潜意识里,她是十分信任他的。

她觉得季扶倾是很可靠的人,所以哪怕天要下雨,她都可以无所畏惧地空手来见他。

就好像她之前相信他一定会答应她,才毫无防备地对他交付真心。

结果呢?

他辜负了她。

刚刚被雨淋了一遭,黎晓现在才觉出冷来,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她像是不太清醒,语无伦次,反复地质问他为什么不带伞。

她介意的不是伞,而是他为什么不愿意给她想要的东西,害得她只能淋雨。

“黎晓,如果有伞,我肯定会给你。”季扶倾同她解释,“抱歉。”

雨伞可以提供保护,可他自己都没有伞,又怎么保护她呢?

“你不带伞等会儿怎么走?”黎晓问。

“等雨停,”季扶倾说,“或者让别人送。”

黎晓隔着模糊的雾气看着季扶倾。

他一如既的冷静,衬得她的歇斯底里像一个笑话。如果知道会是这样,她一定不会回来的。

这一刻,她清楚地认识到一件事,她能依靠的人只有她自己。

明明她有伞,可以保护自己。但她偏要舍近求远,将希望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结果那个人并不像她想象中那样可靠。

如果说方才是一时冲动,才对他说了那番话。

那么现在,她冷静了下来,心如死灰。

黎晓不再和他说话,也不再看他。

靠着墙慢慢地往下滑动,半蹲在地上。

然后拿出手机,给薛南枝发消息:“我在艺术楼,你等会儿来接我一下。雨太大,我走不了。”

【薛南枝:你中午去艺术楼做什么?】

黎晓没回答。

她茫然地环顾四周,音乐教室的景致如此熟悉。

这里有很多属于她和他的回忆,从她打定主意要追他的那一天开始,这里便是她的主战场。

她为了追他,还学了一样很可笑的乐器。

她记得,他用手机打着光,带她走出黑暗。

也记得,他耐心地给她讲解乐谱。

还记得,她在这间教室里偷偷亲过他。

如今想起来,只剩下酸涩。

她现在觉得季扶倾这个人挺无情的,为什么偏偏要挑这个地方对她说那么残忍的话?

如果不是在这里,或许她还能保有一丝美好的回忆。

现在,好像什么都不剩了。

从昨晚至今,她没怎么睡觉,也没怎么吃东西。

现在,整个人又饿又困,意识游离。她抱着双腿,靠着墙坐,像一只可怜的流浪动物。

恍惚之中,黎晓打起了瞌睡。

梦里,隐约有钢琴的声音。她淋着大雨,到处找弹钢琴的人,却怎么都找不见。

……

不知过了多久,黎晓被一个声音叫醒。

她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只见薛南枝撑着她的透明雨伞,站在音乐教室门口,不解地看着她:“黎晓,你怎么睡在这里?给你发消息都不回。”

黎晓看向手机,薛南枝给她发了好多消息,问她人在哪儿。

薛南枝将雨伞放到走廊里,人进了音乐教室。这才发现黎晓身旁有一把黑色的雨伞。

“你不是有伞吗?”薛南枝大惊小怪,“有伞你还特地让我跑一趟?”

黎晓这才注意到那把黑色的雨伞。这是……季扶倾给她留的伞吗?他不是说他没带伞吗?

她的思绪十分混乱,一时半会儿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薛南枝把她从地板上扶了起来,说:“我的老天爷啊,你就睡在这里?也不怕感冒发烧。”

她伸手试了试黎晓的额头,黎晓偏过头去,心情像是不太好。

好在额头是凉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薛南枝见她眼睛红红的,又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哭了?”

黎晓倔强地说:“我没哭。”

可惜话说出口,嗓音是沙哑的,一听就是刚哭过。

黎晓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疼,薛南枝也不敢多问。

她隐约有一丝猜测,却也不敢说。

刚刚来艺术楼的路上,她碰见了季扶倾,还有费子阳。薛南枝见了这两人,惯常打了个招呼,可没人理她。

费子阳追在季扶倾身后,殷勤地给他打着伞,他却只身走进雨里。

总之,情况很反常。

现在,黎晓的情况也一样反常。

要说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她和季扶倾两人才知道了。

薛南枝从未问过黎晓有关季扶倾的事。

可身为同桌,日日跟她在一起,也不是一点儿苗头都没发现。

只不过,对象是季扶倾,薛南枝一直不太相信罢了。

“好了,黎晓。”薛南枝指了指窗外,说:“你看,雨马上就要停了。”

黎晓望了望外面阴沉的天空,雨势渐小。这把黑色的雨伞,似乎已经没有必要了。

>>>

那天之后,黎晓没有再去音乐教室,她不愿再见到季扶倾,所以选择逃避。

可薛南枝告诉她,季扶倾已经退出交响乐团了,理由是参加社团会影响学习成绩。

黎晓心想,像他这样的人,弹弹钢琴怎么就能影响到学习了?

他果然做得比她还要绝情,要断就断得一干二净。

清醒之后,黎晓开始思考,季扶倾拒绝她的原因。

别人都是上赶着找她当女朋友,他是唯一一个拒绝她的男生。

她执着的点不在于她该如何去讨他的喜欢,而是……她一定会让他后悔的。

【谈胤雪:晓晓,你之前为什么不答应其他男生的追求呢?】

【黎晓:因为不够喜欢。】

【谈胤雪:所以原因很简单啊,他对你没有喜欢到那种程度。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不太愿意这样的事实,可事实就是如此。】

道理简单通俗易懂。

【谈胤雪:而且你想想啊,人家可是年级第一哎。学霸应该只喜欢学霸吧,反正我身边那些学霸都挺看不起学渣的。】

黎晓的膝盖像是中了一箭。

她从来没想过,季扶倾对她居然有这种“门第之见”?照这么说,他以后找对象是要按考试分数来了?

因为成绩太差而被拒绝……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吧。

【谈胤雪:你也不用太伤心啦。你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人人都喜欢你?你之前不还说,你们班主任也不太喜欢你吗?】

【黎晓:怎么能把班主任和他混为一谈呢?不一样。】

然而,黎晓正在教室里和谈胤雪聊着天,有人叫她:“黎晓,尼姑找你。”

黎晓:“……”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也太倒霉了。

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对于她这种学生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黎晓忐忑不安地去了办公室,倪青正在办公桌前批改作业。

她怯怯地叫了一声:“倪老师……”

她是真的怕倪青。

倪青放下红笔,目光如炬地看着她,说:“知道我找你来是什么事情吗?”

黎晓一惊,心想她和季扶倾的事情不会败露了吧?这、这这……

她摇了摇头,装傻道:“不知道。”

倪青很是不满地皱了皱眉头,说:“期中考试考这么点分,你就一点都不着急?”

黎晓:“……”

原来是这件事,不知为何,她突然松了一口气。

倪青说:“高考的时候如果考出这样的成绩,意味着什么,你知不知道?”

意味着考不上大学,黎晓懂。

“马上就要升高二了,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倪青又说,“一天天浑浑噩噩,就没想过要补救一下学习成绩?”

黎晓捏着校服裙,脸上火辣辣的。

其实,刚出成绩的时候,她是想过这个问题的。

她考试失利被家长骂,恰好被季扶倾给撞见。之后,他带她去逛c大校园。那一刻,她对大学是心生向往的。

可是,这种想法很快被早恋的心思冲散了。直到季扶倾将她拒绝,她才又想起这件事。

早恋害人不浅!!!

倪青继续说:“我也不知道你每天放学回家之后都干了什么。虽然我们明面不提倡上补习班,但是对于你这样的成绩,如果自己再不抓紧,就真的没人能帮你了。”

黎晓:“……知道了。”

从办公室回来之后,黎晓趴在桌上,闷闷不乐。

她不想再间接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下去了。

自己不对自己负责,还有谁能对她负责呢?爸妈不要她,季扶倾也不要她了。

正巧看见薛南枝,想到她好像找了个c大学长补课。于是黎晓问她:“你那个学长,还帮你补课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