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41章 晋江文学城XL

我的书架

第41章 晋江文学城XL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xl

见黎晓磨磨唧唧, 季扶倾不由分说地把她的书包拿了过来。书包看起来不大,拎在手里却挺沉。

他什么也没说,直接抬脚往图书馆的方向走。

黎晓小步跟了上去, 跟他肩并肩地走着,说:“季委, 你就只帮我拿书包吗?”

季扶倾放慢脚步, 问:“你还有什么要拿的?”

黎晓抿唇偷偷笑着, 用自己的右手轻轻碰了一下他空着的左手, 小声说:“你帮人家的手也拿一下呗。”

季扶倾低声道:“有人。”

黎晓向四周张望了一圈,除了停车场有几辆车, 一个人影都没有。

于是她说:“大晚上的,哪儿有人啊?就算有, 也没人认识我们。”

他们今天都没有穿c大附中的校服,若是有陌生人路过, 恐怕只会以为是他们是一对c大的小情侣。

“季委, ”黎晓又撒娇, “人家的手好沉好沉……”

兴许是娇柔的女嗓让人不禁心软,抑或是陌生环境弱化了防备。季扶倾触碰着黎晓的指尖, 然后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纳入手掌心。

女孩的手小小的、软软的,像是没有骨头, 却很温暖。

两人就这么手牵手, 走到了不远处的c大图书馆。

图书馆雄伟屹立, 明亮的射灯照得大门口宛如白昼, 陆续有学生抱着书和电脑从图书馆里走出来。

季扶倾:“晚上十点,图书馆闭馆了。”

黎晓:“你刚刚怎么不说?”

季扶倾:“我忘了。”

今天一路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搅得人心神不定,谁还会想起这个呢?

好在黎晓的目的不是去参观c大图书馆, 她指了指图书馆旁边茂盛的竹林,说:“我们去那边吧。”

这竹林设计得很别致,一丛一丛地植在正方形小苗圃里。苗圃四周刚好有四张木制长凳,供人休息。

黎晓找了一张长凳,用手掸了掸不存在的灰尘,坐了下来,留出半边空位让给季扶倾。

季扶倾将两只书包搁在板凳底下

,人坐到黎晓旁边,两人之间仅有不到一掌宽的距离。

黎晓又往他这边挪了挪,光裸的大腿挨上他的裤子。季扶倾没躲开,只是将长腿往长凳下收了收。

其实,他们两个都很清楚。

今夜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要逛c大校园,实际上……这层薄薄的窗户纸,亟需被捅破。

晚风吹得竹叶飒飒作响,黎晓望着夜空,今晚的月亮像一个白玉盘,悬在天幕上。清辉撒落校园,好似一地闪烁的碎玉。

月色正好,风也温柔。一切都昭示着,这是一个很适合谈情说爱的夜晚。

然而,令黎晓尴尬的是,美好的氛围被不合时宜的声音给破坏了。

坐下还不到一分钟,她就饿了。

“刚刚你没吃饭?”季扶倾问。

“吃了,”黎晓说,“不过只吃了一点点。”

那时候她满脑子都想着别的事情,哪有什么闲情吃饭呀。

季扶倾:“要不要回去再吃点儿?”

黎晓:“……”

想象一下,她厚着脸皮回餐厅,跟同学和老师说:“我刚刚没吃饱,回来继续吃。”

这也太奇怪了吧?她怀疑他是在跟她开玩笑。

季扶倾起身拿书包,黎晓以为他真要把她带回去,连忙叫住他:“别呀,我才不回去。”

“带你去吃点别的。”他说。

果然刚刚是在跟她开玩笑。

可是黎晓不想去,好不容易找了这么个合适的地方,哪能说走就走?

要真是在饭桌上表白,将来要是想起来,可能都伴随着食物的气味。这会破坏回忆的美感。

“不用,”黎晓赖着不动,“我有吃的。”

她把自己的书包抱到膝上,翻找出最后一块巧克力,撕开包装袋。

季扶倾看着这块巧克力,说:“之前在后台,你说巧克力没有了。”

黎晓咬着巧克力,恍然想起这件事。她望着季扶倾,颇有些委屈地说:“人家怕你不要,才那么说的。”

季扶倾再度坐下,问:“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要?”

“还不是因为你之前对人家好冷淡,”黎晓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啊。”

季扶倾琢磨着这句话,问:“我对你冷淡吗?”

“冷淡,”黎晓说,“别的男生都比你热情。”

季扶倾淡淡地“哦”了一声。

黎晓又说:“可是他们对我热情也不管用,我又不喜欢他们。”

季扶倾闻言轻笑,硬朗的面部线条稍显柔和。

黎晓用舌尖融化巧克力,含含糊糊地说:“你怎么不问我,我不喜欢他们,喜欢谁?”

季扶倾以鼻息发出一声长长的“嗯”,如她所愿地问:“那你喜欢谁?”

“我不告诉你。”黎晓就差把“恃宠而骄”四个字写在自己脸上了。

季扶倾没再追问。

他的胳膊肘撑在张开的腿上,十指交握着,抵住下巴。然后微微垂首,手指贴着嘴唇,蓦地笑了一下。

黎晓以为他真的不感兴趣,又说:“你怎么不问了?”

季扶倾一本正经地说:“你说不告诉我,我再问不是自讨没趣?”

黎晓:“……”

哼,等她吃完巧克力再收拾他。

这巧克力着实有点儿大,一时半会儿吃不完。

于是黎晓掰了一块巧克力递到季扶倾面前,问:“季委,你要不要再吃点儿?”

他将她的手轻轻推开,说:“我不饿。”

这是怕她不够吃么?

黎晓一小格一小格地咬着巧克力,含在嘴里,甜在心尖。

以前她总觉得黑巧克力有一种苦涩,现在只觉得满口满心全是甜腻的味道。

季扶倾抬头,望着头顶的明月。

月光落在他的眼底,好似照进深不见底的黑潭。

黎晓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感慨道:“今晚的月色真美。”

季扶倾轻轻地“嗯”了一声,似是附和。

黎晓微微蹙着眉,说:“你应该说,风也很温柔。”

季扶倾:“……为什么?”

文艺要是过了头,那就和装逼没两样了。

黎晓:“这是固定句式,跟对对子一

样。上一句‘今晚的月色真美’,下一句就得说‘风也很温柔’。”

“今晚的月色真美”,说明我喜欢你。“风也很温柔”,说明你也有此意。

可惜,季扶倾在这方面像是一块木头。他问:“要是没有风呢?”

黎晓:“我不管,反正就得这么说。”

季扶倾:“你怎么那么霸道?连我说什么都要管。”

黎晓:“你还管我将来上大学穿不穿小裙子、染不染头发呢。”

“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季扶倾说,“我怎么没发现你那么乖?”

他的声音在夜色中稍显暗哑,别有一番情调。

最后一块巧克力吃完,黎晓总算有精力“收拾”季扶倾了。

她将一条胳膊搭上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说:“季委,那你是想让我乖,还是不乖?”

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着星芒,唇边有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刚刚还是一个跟他吵架的幼稚鬼,一眨眼就像变了一个人。

“哎,我也很难办啊。”黎晓伸出另一只手,食指在他腿上画着圈圈,“你之前说,你喜欢不触犯校规的女生,也就是喜欢乖的。”

她抬高卷翘的睫毛,语气十分无辜:“可是……可是我要是喜欢上你,那我就不乖了,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季扶倾看着她,眸光意味不明。

黎晓果然是个记仇的,一句话哪怕记到天荒地老,也得找机会还回来。

黎晓贴了过来,只要微微一偏头,就能像上次在音乐教室那样亲到他的脸颊。

“季委,”黎晓小声问,“想不想让我再亲你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  刚好天黑了(安详

---感谢在2021-07-18 00:01:38~2021-07-18 20:1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pooh、刺猬&豪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悦、pooh 10瓶;草草了事 7瓶;elaine、拒绝文荒 5瓶;4jsvr、qw

1ko 2瓶;vaga、宅在家看书、初夏丽弯、冰淇凌红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