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34章 晋江文学城XXXIII

我的书架

第34章 晋江文学城XXXIII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xxxiii

黎晓眨了眨眼睛, 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没有人来给我开家长会……”

她仿佛一只被人遗弃在街头的小动物,独自躲在街巷的角落疗伤。

季扶倾静静地望着她, 眼眸像一汪静谧的深潭。

“怎么办呀?”黎晓坐到钢琴凳上,跟他挨在一块儿。一条胳膊搭在钢琴键盘上, 压出杂乱无章的琴音。

季扶倾下意识地想挪开,脚步刚一动,却又停住了——黎晓的另一只手模仿着弹钢琴的动作,在他大腿上轻轻敲击着。

“你心疼我了, 是不是?”黎晓凝望着他,眼底似有水波晃动。

指尖隔着薄薄的布料,一下一下地点着他的腿。

季扶倾紧绷的下颌线条微动, 一把抓住她不规矩的小手,说:“别闹。”

“我骗你的, 有人来给我开家长会。”黎晓勾了勾唇角,又说, “季委, 你干嘛抓着人家的手不放呀?”

季扶倾:“……”

下一秒,手便松开了。

黎晓又笑眯眯地凑上来, 说:“你不好奇谁来给我开家长会吗?”

季扶倾弹着钢琴,不理会她。

黎晓自言自语道:“我花了三百块钱, 从网上雇了一个临时演员, 让她假扮我的家长,就说是我二舅的表哥的小姨子的三姑妈。”

季扶倾一本正经地说:“黎晓, 你二舅的表哥, 就是你妈的表哥, 也是你的表舅。表舅的小姨子的三姑妈, 就是你表舅妈的三姑妈。”

黎晓:“?”

季扶倾:“这么跟你班主任说,应该更可信。”

黎晓:“……”

等等,他是认真地在纠正她吗?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讨厌?”黎晓拧着眉头,娇嗔着,“人家只是跟你开玩笑。”

“知道你是开玩笑,”季扶倾说,“所以我也在跟你开玩笑。”

黎晓实话实话:“其实……我让家里的阿姨来帮我开家长会。”

别人都有家长,就她没有,那得多尴尬啊。她不想当一个异类,也不想旁人对她的家庭情况多加关注。

索性就让张阿姨来开会,直接跟老师说她家长人在外地赶不回来。反正她爸妈都知道她的期中考试成绩了,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虽说是应付过去了,但心里的确不是滋味。这件事意味着,黎晓又一次被她的父母抛弃了。

更可恶的是,因为她和黎天亮大吵一架,黎天亮把她下个月的零花钱全都扣了。本来她还打算五一出去逛街买点儿漂亮衣服呢,这下全都拉倒。

黎晓不禁叹了一口气,她怎么就那么命苦啊?

季扶倾仍在弹琴,手指在琴键上灵活地舞动,像翩飞的蝴蝶。

这首曲子他已烂熟于心,哪怕闭上眼,都能准确无误地弹奏。

“季扶倾,你是不是很喜欢弹钢琴呀?”黎晓问,“你钢琴弹得那么好,肯定是因为很喜欢吧?”

“如果我说不是呢?”季扶倾轻嗤。

这个回答出乎黎晓的预料。她惊讶地睁大眼睛,说:“你不喜欢弹钢琴?那你为什么要学钢琴?”

“小时候,家长觉得应该学一门乐器,就学了。”季扶倾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我家长嫌我没有音乐天赋,所以不让我学乐器。”黎晓回忆着,“我现在就特别后悔,别人都有才艺,就我没有。”

本来她还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但自从父母离婚,快乐的童年也没有了。

“你现在不是会打三角铁吗?”季扶倾说。

“三角铁……”黎晓自己都嫌弃,“三角铁算什么才艺。”

就叮叮当当那几下,铁匠都比她打得好。

季扶倾的嘴角扬起清浅的弧度,说:“把你的三角铁拿过来。”

黎晓从盒子里取出三角铁,递到他手里。

“看好了。”

他把绳环挂到自己的左手食指上,另外两指固定住三角铁,击槌敲打边缘。

然后变换手指持握的位置,改变击槌敲打的方式,飞快地打着节奏。

演奏出来的声音变幻莫测,极其悦耳且有律动感。

黎晓看呆了,她第一次知道三角铁还可以这么玩。

“哇,好厉害。”她由衷发出感慨,“你居然还会打三角铁?”

季扶倾把三角铁还给黎晓,她不禁心生欢喜,两眼放光。

这不是一块废铁,这是一块宝藏啊。

黎晓夸赞道:“你这三角铁得有十级吧?”

季扶倾:“黎晓。”

黎晓:“嗯?”

季扶倾:“三角铁没有考级。”

黎晓:“哦。”

黎晓琢磨了一会儿,忽然问:“你为什么会打三角铁啊?”

季扶倾淡淡地说:“以前简单地研究过打击乐器。”

“研究?你没学过吗?”

“家里不让学。”

黎晓纳闷:“为什么不让学?”

季扶倾说:“他们觉得钢琴好,打击乐器不入流。”

黎晓觉得自己被扫射到了。

打击乐器分好多种,三角铁毫无疑问是最没有难度的。

照这么说,三角铁岂不就是最不入流的乐器了?

黎晓心里头不大高兴,嘴上却说着:“钢琴确实好啊,乐器之王,多有牌面。”

如果有条件的话,哪个家长会放着钢琴不学让孩子去学三角铁呢?

季扶倾专注于弹琴,儿时的片段忽然在他脑海中浮现。

姜沛玲带他去琴行,他一眼相中架子鼓,平平砰砰打起来非常炫酷。

她却执意让他坐到钢琴旁边,说:“阿倾,以后学钢琴,好不好?”

他说:“不好,我想学架子鼓。”

她却说:“可是妈妈喜欢你弹钢琴。”

可是,他的想法不重要,她已经为他找到了最好的钢琴老师。

老师握着他的手,夸道:“是学琴的好苗子。”

童年的无数个夜晚,他枯坐在钢琴边,机械式地弹奏着一首又一首练习曲。

不停地考级、参加比赛,拿下一项又一项荣誉。

在一片喝彩声中,他也怀疑过自己当初的想法。

也许妈妈真的是用心良苦?也许他真是一个天生钢琴家?

为此,他更加努力地练习钢琴,废寝忘食。直到有一次因为练琴练到太晚,有一门作业忘记写了。

姜沛玲很严肃地告诉他:“学习才是最主要的,弹钢琴只是兴趣爱好。不要为了爱好,荒废主业。知道吗?”

这个时候的他才意识到,姜沛玲喜欢的不是钢琴,而是他弹钢琴所带来的那份荣誉。

如果他真要去当钢琴家,她会第一个反对。因为钢琴在家长的眼里,比不过更大的荣誉。

……

“季扶倾,你教我弹钢琴好不好?”

黎晓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她双手撑在钢琴凳的软皮垫上,挨个踩着钢琴底部的踏板。

像一个好奇宝宝。

季扶倾问:“你想学?”

黎晓点了点头。

“先交学费。”

“……”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季扶倾这样的人?

要不是长得帅,恐怕早就被人给打死了。

黎晓“哼”了一声,背过身去,不想理他。

转念又一想,这好像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季扶倾对她……就算不喜欢,也绝对算不上讨厌。

黎晓可怜巴巴地说:“季委,我考试没考好,我爸把我零花钱都扣光了。现在没钱给你交学费了。”

“不如……”黎晓悄悄地靠近,凑到他耳边,故意压低嗓音对他说,“我以身相许,怎么样?”

“黎晓,”季扶倾弹着钢琴,似乎不为所动,“玩笑话说多了,没人会当真的。”

他被她明着暗着调戏了多少次,对她的连篇鬼话已有免疫力。

“谁说是玩笑话了?”黎晓不服气地说。

季扶倾却没什么反应,波澜无惊的面孔落在他眼底,格外招人恨。

黎晓十指抓住短裙裙摆,谋划着什么。

她心一横,趁他不备,飞快地啄了一下他的侧脸。

钢琴声戛然而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