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30章 晋江文学城XXIX

我的书架

第30章 晋江文学城XXIX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xxix

夕阳微斜, 飘飞的柳絮兜满了天空,被日光镀上绒绒的金边。

和暖的熏风将柳絮吹入空旷的楼道,两条微茫的人影落在层层垒高的台阶上, 被一道道立体的横线所切割。

黎晓的鼻尖泛着一缕薄红,哽咽着问:“不是吗?”

乌亮的眼睛里存了一汪泪水, 她不敢眨眼, 生怕一眨眼,眼泪就会不受控制地滚下来。

周遭的景致在泪光中晃动着, 台阶的线条模糊成一片。

“不是的。”季扶倾重复了一遍,语气听来比方才更加笃定。

她低垂着眼帘, 像是没听见他的话, 或者说,根本不信他的话。

季扶倾逐放轻手指的力道, 确认她不会再度从他面前逃跑,这才彻底松开她的胳膊。

接着,递去一包纸巾。

黎晓指头僵硬着, 不肯动。

真可笑,如果不是前几天季扶倾当面拆穿她的作弊行径,她怎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可他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见她不要,季扶倾用纸巾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手背,说:“橙汁的事,你忘了?”

当时, 她缠着他, 往他手里塞橙汁, 他可没像她这样倔。

黎晓咬了咬下唇, 接了过去, 然后背过身, 躲到角落里,用纸巾擦拭着眼泪。

擦完眼泪,她这才拿腔拿调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季扶倾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黎晓撇过脑袋,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猫哭耗子,假慈悲。”

季扶倾:“前几天说我狗拿耗子,今天又说我猫哭耗子,你对自己的定位倒是很清晰。”

黎晓:“……”

她真想把擦眼泪的纸巾甩到他脸上,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黎晓攥紧了手里的纸巾,不想再理他,转身便要离开。

季扶倾却伸手拦住她,温声说着:“别生气。”

黎晓小脾气上来了:“就生气。”

一脸骄矜的模样,全然忘了自己刚刚在他面前哭成了小可怜。

季扶倾像是拿她没办法,问:“那怎么办?”

黎晓不满地皱了一下眉,说:“你不知道该怎么哄女孩子吗?”

他唇角有一丝苦笑,直言道:“没哄过。”

分明不是什么撩人的话,却在黎晓心中莫名地漾开一丝甜。

“这样吧,”季扶倾说,“我请你吃饭。”

原来这就是他哄女孩子的法子。

“想请我吃饭的男生多了去了,你说请我吃饭我就一定要去吗?”黎晓有她自己的小骄傲。

季扶倾问:“你的意思是不想去?”

黎晓说:“我又没说不去。”

一番小别扭耍完,两人一同走在c大附中校园里,默契地保持着两个身位的距离。

直到过了教师办公楼,黎晓才跟上来,跟他肩并着肩,问:你要带我去哪儿吃饭?我不去c大附中食堂,早就吃腻了。”

季扶倾:“放心,不去c大附中食堂。”

黎晓心想,季扶倾对c大附中周边的情况肯定很了解。这附近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她来了半年,还没怎么逛过。

她有点儿期待,希望他能带她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

十分钟后。

黎晓站在一栋陌生的红色建筑楼下,仰头看着门口的招牌。

这地方确实挺特别的,如果不是招牌上写着“北区食堂”四个大字,她或许会很开心。

没错,季扶倾没带她去c大附中食堂,而是带她来了c大北区食堂。

c大附中南门对面就是c大北门,两所学校之间只隔了一条窄窄的单车道辅路。

黎晓从未来过c大,她对于大学这种神圣的地方,向来是敬而远之。况且,现在校外人员进入c大校门要用身/份/证实名登记,很麻烦。

不过,季扶倾刚刚带她从北门进来时,并没有登记。

他出示了一下校园卡,保安就自动放行了。

正值饭点,北区食堂门口有不少大学生进进出出,抱着书或者电脑。也有小情侣手挽着手,你侬我侬。

“季扶倾,你带我来这里吃饭?”黎晓问。

之前薛南枝跟她说过,c大里有不少好吃的餐厅。她跟季扶倾进北门的时候,也以为他会带她去餐厅,谁知道……

说真的,第一次请女生吃饭选在食堂,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季扶倾直接撩开门帘,说:“我们去三楼。”

她跟进去,只见他娴熟地按了一下电梯按钮,电梯门就开了。

黎晓看了看电梯上的按钮——有且仅有“1”和“3”两个按钮,二楼不停。

据说,很多大学五六层高的宿舍楼都不装电梯。这个食堂只有三层,居然还装电梯,简直匪夷所思。

黎晓:“这电梯为什么只到三楼不到二楼?”

季扶倾:“因为三楼是教授餐厅。”

黎晓:“……”

不知道该说教授比学生舒坦,还是该说教授比学生懒。

“叮——”地一声,三楼到了。

这间餐厅装潢风格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胜在窗明几净,人流不多。

教授餐厅,顾名思义,是只对教职员工开放的餐厅。

普通学生只能去楼下吃大伙食堂,除非你有教职员工校园卡——这里的所有餐点,都只能用教职员工校园卡付费。

当然,如果你的教授好心带你来这儿吃饭,那就另当别论。

黎晓选了一个靠窗的四人位置坐下,摘下书包放到身边的空位上。

隔壁桌几个朝气蓬勃的大学生围在一个头发半白的教授身旁,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她听了一耳朵,好像是毕业论文答辩相关事宜……她听不懂。

季扶倾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黎晓好奇地问:“你怎么会有c大的校园卡?”

“我舅舅是c大经管学院的院长,给了我一张。”季扶倾淡淡地解释着,有一个当院长的舅舅好像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

c大是教育部直属大学,经管学院在全国那是数一数二的强,院长的级别相当之高。

当然,以黎晓的小脑袋瓜子暂时还想不到那么复杂的层面。

她早就知道薛南枝父母在c大教书,可她还是第一次得知季扶倾的舅舅也在c大,还是院长,那肯定比薛南枝父母更厉害了。

等服务员拿菜单的间隙,季扶倾修长的指尖把玩着那张薄薄的小卡片。

黎晓问:“能给我看看吗?”

他把校园卡从桌面上滑过去,黎晓拿在手里仔细研究一番,像是在看什么新鲜玩意儿。

跟c大附中普普通通的学生卡不同,这张卡非常漂亮——白底红纹,将古典元素完美地融入到现代化的设计里。

黎晓从心底生出一种隐隐的羡慕。

如果能考上c大这样的大学,该多好。哪怕没有c大那么好的大学,也可以啊。

掌心里的这张校园卡让她第一次觉得大学离她这么近,可一想到自己期中考试考的那么一点儿分,又觉得大学离她好遥远。

黎晓把校园卡推了回去,季扶倾接过,随手塞进兜里。

服务员把菜单呈了上来,他对黎晓说:“随便点。”

黎晓:“哇,你好大方哦。”

季扶倾:“反正也不是我的卡。”

黎晓:“……”

说话这么实诚,真的好吗?

黎晓翻着菜单,想看看教授餐厅藏着什么珍馐,却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她点了几样自己爱吃的,小炒黄牛肉、酸菜金汤鱼、上汤娃娃菜……服务员在一旁用点菜宝记录。

季扶倾突然问:“你吃辣吗?”

黎晓说:“不怎么吃。”

季扶倾指着菜单对服务员说:“小炒黄牛肉能免辣吗?”

这道菜显示的辣度是两颗辣椒。

服务员:“做不了。”

黎晓说:“我能吃辣,就是不经常吃。”

青春期的女孩子,稍不注意就会长痘。为了美貌常年在线,黎晓舍弃了不少口腹之欲。

季扶倾:“我以为你是南方人,不能吃辣。”

黎晓:“我妈是南方人,可我爸常年在北方。”

季扶倾没接她的话茬,跟服务员说:“再加一道山药排骨汤,谢谢。”

他刻意回避了关于黎晓父母的话题,刚刚路上也心照不宣地没有问起关于那通电话的事,更没有在她面前提到期中考试。

黎晓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点,默默喝着大麦茶。

他的细心程度超过了她的想象,这算是一个优点吧?当纪检委员,可不得心细如尘么。

服务员刚一离开,季扶倾的手机就响了——他的铃声,黎晓已经很熟悉了。

一猜就知道是他家里打来的电话。

他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眼黎晓。她挑了一下眉,说:“你接吧,我不会出声的。”

于是他接通电话,低低地叫了一声:“妈。”

黎晓的目光转向窗外,这个方向正对着女生宿舍。

今天阳光不错,不少人趁机晒被子。绿化带上铺了好多卡通图案的被子。宿舍楼下有一个孔子像,头上顶着枕头,手里捧着被子,造型别致,惹得路人驻足拍照。

回过神来,季扶倾这边的进度已经到了“说谎”环节。

“学生会的事。”

“老师让我过来帮忙的。”

“知道。”

黎晓转着手里的玻璃杯,心想,只是跟同学吃个饭而已,怎么搞得跟背着老婆在外面偷情一样。

电话一挂,四目对望。

“你老说我爱撒谎,你自己不也一样?”黎晓调侃着他,又适时地给了一个台阶,“不过没关系,你今天的份额应该还没超标。”

季扶倾淡定地喝了一口茶,说:“跟你平均一下,应该刚好。”

黎晓羞恼地瞪他一眼,转念一想,这话听上去怎么有点儿奇怪——

他为什么要跟她平均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