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94章 晋江文学城XCIII

我的书架

第94章 晋江文学城XCIII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xciii

黎晓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 她发现了坏人的秘密,从而被人追杀,身陷险境。

她四处躲藏, 可没有一处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她想打电话报警求救,却怎么都按不到“110”三个数字——不是按错,就是没信号。

她困于梦魇,意识恍惚,眼皮突突直跳。

就在坏人追上来的那一秒,她突然惊醒, 强烈的心悸令她几欲窒息。

黎晓无力地眨了眨眼睫,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入目是天花板,她在一个光线昏沉的房间里。

她半撑着身子想坐起来,谁知胳膊一软,栽了下去。她的手掌触到丝滑的被单——她为什么会躺在一张床上?

游离的意识慢慢回笼,黎晓的记忆也渐渐恢复。

晚间,她和俞庆一同上了车,对方开车,她在后座扶着段如曦。

段如曦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黎晓很担心她的状况,便在手机上搜寻低血糖的相关信息。

网上说,若是症状严重, 患者会出现惊厥、昏迷甚至死亡。这和段如曦的情况很相似, 把黎晓吓得不轻。

这时,黎晓发现车子行驶在高架桥上。她纳闷, 这种情况下,不应该去最近的医院吗?为什么要绕远呢?

“我们去哪家医院?”她问。

“广仁医院。”俞庆镇定地告诉黎晓,“你朋友的情况比较严重, 附近的小医院设备有限,如果没法施救,还得转院。万一……可能就来不及了。”

地图显示,他们的确在往广仁医院的方向走。

黎晓对这附近的路况不甚了解,但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说:“请把车开快一些。”

俞庆尝试着和黎晓攀谈:“你也是来剧组试镜的?一个人吗?”

黎晓说:“我跟她一起来的。”

“像你们这种小姑娘,出门一定要有人陪着。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你朋友晕倒,你可能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真是谢谢你了。”

一路上,他一直用交谈分散黎晓的注意力。

他看起来热情又友好,跟她讲了不少剧组的事,还跟她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为了身材管理一个个都不吃饭,这很不好。减肥把自己送进医院,值得吗?”

这话说得在情在理,黎晓逐渐放松警惕心理。

眼见着广仁医院要到了,俞庆突然说:“前方路段堵车,过不去了。”

“那怎么办?”

“咱们找个附近的地方停车,我把她抱过去。”

“麻烦你了。”

俞庆把车开到了附近某个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停好车后,他对黎晓说:“你先收拾东西下车,我来抱你朋友。”

黎晓正清点着随身物品,车门被人打开,她正欲下车,不料却被人用湿毛巾捂住口鼻。

毛巾上有一种怪异的甜味,她的五感瞬间被麻痹,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黎晓确信,自己遇到了坏人。

看来,段如曦的昏迷绝非低血糖那么简单。

黎晓先是检查了自己的身体——衣衫完好,没有任何异样。

可她现在不知道自己人在何处,更可怕的是,她浑身无力,四肢软绵绵的。

如果有人想趁此机会对她做些什么,她恐怕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黎晓试图在这个房间里寻找能和外界联络的工具。

如果是酒店的话,一般都有固定电话吧?可她环顾四周,连电话的影子都没看见。

黎晓躺在床上,有些绝望。

季扶倾以前说她缺乏安全意识,她还跟他犟嘴。现在她掉进了坏人的圈套,以后都没理由跟他犟嘴了。

到底是她缺乏安全意识,还是坏人太狡猾呢?那个俞庆怎么看,都不像坏人啊,他甚至还有剧组的工作证。

在黎晓单纯的认知中,坏人应该像《名侦探柯南》里的黑衣人,目露凶光、阴险狡诈,而不是像俞庆这样,温和礼貌、平易近人。

果然,人不可貌相。

她现在该怎么办呢?

坐以待毙吗?

黎晓脑中灵光一动,她今晚一直和季扶倾断断续续地联系。

以他谨慎的性格,如果发现她不回消息,肯定会担心她的安危。

虽然她平时总说他多虑,但关键时刻,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季扶倾身上。

她能相信他吗?

就在黎晓思绪万千之时,房间外传来一阵动静。

房门突然开了,一个容貌英俊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他正在跟什么人通电话。

“买一送一?”

“那个我不喜欢,你自己看着办吧。”

“行,我知道,不会有事的。”

……

黎晓懵了,这个声音……是俞越吗?电影既定男主角之一。

她只在热搜看过他的照片,从未见过真人。

俞越挂了电话,脱掉外衣。一回头,竟和黎晓四目相对。

他十分惊讶:“你怎么醒了?”

黎晓眨了眨眼,心想难道她现在应该是昏迷状态吗?

现在装晕已经来不及了,黎晓吞了一口唾沫,问:“这是哪儿?现在几点了?你怎么在这儿?”

俞越朝床走来,黎晓下意识地想往后躲,可身子使不上力。

他唇边勾起一抹笑,似乎很享受这种拿捏他人的快感。

俞越:“你的问题有点儿多。”

黎晓:“……”

俞越用茶壶慢悠悠地倒了一杯水,递给黎晓:“渴了吧?先喝点儿水。”

黎晓嗓子是有些干,可她不敢喝陌生人递来的水。更何况……

“哦,”俞越说,“我忘了,你现在动不了。”

俞越将水杯递到她的唇边,她却撇过头,说:“我不渴。”

“你怀疑水里有东西?”俞越问。

黎晓心想,她能不怀疑吗?

他该不会以为她是自愿躺在这里等着他的吧?

俞越当着她的面,将杯中的水喝了个一干二净,然后把玻璃杯放到床头柜上。他的笑容十分恶劣:“你看,我没骗你。”

黎晓真想给他一拳,她默默攥起手掌,发现自己的力气居然恢复了一些。

可她不敢轻举妄动。

别说她现在还脱力,哪怕在正常状态下,她也未必斗得过一个成年男子。

黎晓警惕地看着俞越,问:“你能告诉我,现在几点了吗?”

他对于这种小问题,倒是有问必答:“十一点半了。”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不知道季扶倾有没有对她的失踪产生怀疑?她每天晚上都会跟他说晚安的。

还有家中的阿姨……如果她这个点儿都没回家,阿姨也该着急的吧?怕就怕,阿姨早早睡了,压根不知道她没回家。

黎晓当初设想过这种情况,倘若她哪天不走运,在外遭遇不测,会有谁担心她呢?

现在看来,人没事果然不能瞎想。

她真出意外了。

黎晓又问:“你打算对我做什么?”

俞越坐到床沿,将她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

黎晓有一双眼尾微微上挑的含情桃花眼,此时此刻,她像一只羸弱的小动物,盈盈的眼瞳里满是惊慌与困惑。

她的声音又娇又软,男人一听,连骨头都得酥了——她的呻/吟声想必也十分美妙。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该问出这么傻的问题。”

看起来,他对黎晓很满意。

黎晓垂下眼睫,低声道:“我只是不理解。”

“不理解什么?”

“像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黎晓说,“明明你可以找到非常漂亮的女朋友……”

俞越:“你的意思是,你想当我女朋友?”

黎晓:“……”

她可没说过这种话。

像黎晓这么单纯的女孩子当然无法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和普通男生不同,俞越从小便浸淫在娱乐圈里,早就习惯美女环绕。

诚如黎晓所言,只要勾勾手指头,便有一大堆女生对他趋之若鹜。

正因如此,他已经很难从正常的交往里获得征服女人的快感。可越是有钱有势的男人,越渴望征服更多的女人。

圈里的女明星大多对他混乱的私生活所有了解,但凡洁身自好的,都不愿与他私交过密。

他不敢与圈内人有染,反而格外喜欢未经人事、又对演艺圈有向往的女孩。

这些小女生,是最合适的猎物。

“你就不怕我事后报警吗?”黎晓问。

“你可以报警,不过……”俞越笑了,他指了指墙角,“待会儿一切都会被拍下来。”

黎晓看向墙角,那里有一台摄影dv,她的瞳孔骤扩。

她想到电影里的郝佳,她就是被那个人渣这样威胁的。

没想到,剧本里的故事,竟然会真实上演。

俞越将dv拿过来,打开录像功能,对准黎晓。

黎晓闪躲着,他却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

“你这张脸,真是为电影而生。”俞越感慨道,“在镜头里都能这么漂亮……”

他将dv镜头向下移动,从脖子到纤腰,再到她的一双纤纤玉腿。

俞越的手指捻着她的小短裙,“啧”了一声,说:“你的裙子怎么那么短?”

黎晓冷盯着他,他又道:“你穿这么短的裙子来试镜,是不是想勾引谁?”

“才没有。”黎晓反驳。

“就你这身打扮,就算被强/奸了,也怪不了别人。”俞越骂了一句,“小骚/货。”

这番羞辱令黎晓气愤不已,捏紧拳头。

强/奸犯之所以会强/奸,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怪女人穿得少,就是在为自己的罪行开脱。

季扶倾跟她关系那么亲密,都不曾指责过她的穿衣风格,别人凭什么说她?

哪怕她穿着真丝睡裙跟他躺在一张床上,他都能克制着不跟她发生不应有的肢体接触。

是他不爱她吗?不,恰恰是因为他很爱她,所以才愿意尊重她。

俞越将dv放下,开始脱他的衣服。他对黎晓说:“等会儿你乖一点,你现在是清醒的状态,女孩子的第一次还是有些疼的。”

黎晓看着他,在脑中思索对策。忽地,她注意到床头的玻璃杯。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容不得黎晓当砧板上的鱼肉。

她相信,如果季扶倾联系不上她,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找她。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我呢,会对你温柔一点儿,别怕。”俞越将衬衫完全脱掉,露出上半身。他没有腹肌,肚子上只有一团白花花的软肉。

身为演员,缺乏身材管理,是很不够格的行为。

“不瞒你说,这部电影有我爸的投资。要是让我舒服了,你想演电影,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俞越重新拿起dv,“演艺圈是个名利场,你得提前做好准备。”

俞越一边拍摄,一边去解黎晓的衣扣。

他露出森森獠牙,玩味地说:“你就把自己当成郝佳,让我看看你的演技到底怎么样。”

黎晓瑟缩着,哀求道:“你别过来……”

女人,还是清醒的时候最有趣。要是迷晕了,那和一摊死肉有什么区别?

黎晓现在的反应,令他无比愉悦。

黎晓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她一咬牙,一狠心,直接抄起床头的玻璃杯,用尽全身力气砸到俞越的额头上。

玻璃杯瞬间碎成渣,碎片迸溅。俞越惨叫一声,像受伤的野兽一般发出狂暴的嘶吼。

黎晓瞅准时机,正要下床,不料却被抓住脚踝。

俞越抬起头来,血液汩汩地从他的额头冒出,顺着脸往下淌,被单上红了一片。

他伸手摸了一把脸,看清手上的血液。鲜红的血液刺激了男人暴虐的本性,他厉声道:“你敢弄伤我的脸?我看你个臭婊/子是不想活了。”

黎晓吓得脸色都白了。

这人连强/奸都干得出,谁知道会不会杀/人呢?

趁俞越恍神之际,黎晓拼命蹬开他的手,飞速下床。谁知刚一落地,光裸的脚掌便踩到了细碎的玻璃碴。

黎晓顾不得疼,一瘸一拐地奔向房门,玻璃碴深深地扎入脚掌,地毯上蔓延着红色血迹。

她握住门把手,不料房门竟被反锁。

俞越已经下床,黎晓眼泪都急得掉下来了。

她拍着门,大声呼救:“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

俞越步步紧逼:“谁都救不了你,你叫破喉咙也没用。”

这一层楼都没有几个住客,现在又是深夜,谁会发现她呢?

黎晓慌乱地捣鼓着门锁,俞越正要拉住她的胳膊,门锁突然被打开,黎晓一个健步冲了出去。

酒店的走廊像迷宫一样复杂,却空无一人。

黎晓的脚受了伤,可她一时不敢耽搁,四处寻找出路。求生的本能令她暂时忘记了疼痛,好在她跑得足够快,俞越一时竟追不上她。

追杀场景一旦真实上演,比梦中要刺激百倍。

走廊像是没有尽头,她根本找不到出口在哪儿。

黎晓拐了一个又一个弯,直到过了最后一个弯,她的脚步忽然顿住——前面是一堵白墙。

这是一条死路,她无处可去。

身后,脚步声已然逼近。

俞越满头鲜血,面目狰狞地笑着:“这下看你还往哪儿跑?”

黎晓惊慌失措地往后退,后背抵到冰冷的墙体。血液的味道飘来,她没哭,胃里却是翻江倒海,止不住地想干呕。

谁来救救她?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仿佛看见了人生的走马灯。

就在此时,一个急切又熟悉的声音传来:“阿狸。”

人在将死之时,会想到最爱的那个人。黎晓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茫然地睁开眼睛。

季扶倾以天神之姿,伫立在俞越身后。

他的目光,越过俞越,落在黎晓身上——她发丝散乱,衣衫凌乱,脸上浸满了泪。

季扶倾的表情,前所未有的震怒。

作者有话要说:  我脑子已经写得有些迷糊了。

女鹅好惨,季委抱抱。

---

给大家推个朋友的文,《表小姐要出家》by天下无病

古言,真的非常非常好看~~人家存稿三十多万,值得我学习otz

上辈子,谢渺费尽心思嫁给表哥,没想到表哥放不下心中白月光,不仅冷落了她十年,最后更连累得她死于非命。

重生回来,谢渺想开了:嫁人有风险,单身可保命。姑母,我与佛有缘,请许我出家做姑子!

表哥崔慕礼:……阿渺你说得什么昏话!

死对头周念南:谢渺你脑子进水了,要不要帮你晃出来?

---

感谢在2021-09-19 05:35:13~2021-09-21 05:04: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余不是小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企鹅、秋意 9瓶;土豆、清扬婉兮 5瓶;抠脚大汉 4瓶;小余不是小鱼、4596295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