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92章 晋江文学城XCI

我的书架

第92章 晋江文学城XCI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xci

整个暑假, 季扶倾哪儿也没去,一直待在北城。每日在读书和做题的空隙里抽出时间跟黎晓聊上几句,几乎是他唯一的娱乐活动。

姜沛玲管他不似以前那般严格, 他可以出门,只不过……黎晓也在为自己的前途忙碌,她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他见面。

黎晓参加的艺术培训机构位于电影学院附近,身边的同学都是准备参加今年艺考的学生,男俊女靓。

大家经常会约着一起吃吃饭,讨论各校招生政策的变动, 畅想入学后的美好生活。

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处,总是格外有话说。

在这一方面,季扶倾反倒跟她没有太多共同话题。

黎晓和段如曦在很多事情上看法不同,可段如曦的性格大大咧咧,消息也格外灵通,这并不妨碍她们成为朋友。

除了她,黎晓也认识了不少新朋友,其中不乏帅气的异性,个个都是男明星后备役。

有一个男生名叫唐扬,长相酷似谈胤雪之前追过的某爱豆。

黎晓把唐扬的照片发给她看,她嗷嗷叫唤着要去北城跟他开始一场旷世绝恋。

【谈胤雪:正版搞不到,来个高仿也不错。我的晓, 我的幸福就押在你身上了。】

黎晓无法分辨谈胤雪跟她说的话有几分玩笑几分真心。

本着为闺蜜负责的原则, 她稍微留意了一下唐扬,悄悄跟人打听他是不是有女朋友。

谁知这么一打听, 竟坏了事。

黎晓的原话是:“我有一个朋友,想跟他认识认识。”

结果这话给别人一听,那不就是“我的这个朋友就是我自己”吗?

某天傍晚, 放课之后。

黎晓接到季扶倾的电话,便让段如曦先走。她戴上无线耳机,来到走廊的窗台边,和季扶倾通电话。

夕阳将云层烫出一道金边,好似潜入溪水的游鱼,偶尔浮动着金色的鳞光。

和暖的熏风拂面而来,她沐浴在光线里,沉浸在甜蜜中。

忽地,她隐约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黎晓。”

一回头,竟是唐扬。

黎晓摘下一只耳机,问:“你找我有事吗?”

唐扬开门见山道:“有人说,你想当我女朋友。”

黎晓整个人愣在当场。

谣言猛于虎也,先不说这个误会是怎么造成的,万一要是被季扶倾听到……

季扶倾的声音从另一只耳机传来:“谁在跟你说话?”

黎晓:“……”

救命,他已经听到了。

黎晓既怕自己和季扶倾暧昧不清的事被无关人等发现,又怕季扶倾在电话里对她问责。

她脑子一抽,居然把他的电话给挂了。

电话那头的季扶倾:“………………”

黎晓将两只耳机全摘了,再度向唐扬确认:“你说什么?”

但愿是她刚刚产生了幻听。

没想到唐扬这次更直接:“咱俩试试呗。”

兴许这就是身为帅哥的自信吧,面对女孩子从不畏手畏尾。他长得这么帅,恐怕不缺这方面的经验。

若是看上谁,大大方方直说,绝不拐弯抹角。黎晓在男生面前,也会有一种没来由的自信。

黎晓现在没空想这些风花雪月,她只觉得自己要完蛋。

这下不光季扶倾要教训她,谈胤雪要是知道了也得骂她。

她是怎么做到用一件事把男朋友和闺蜜都得罪的呢?

黎晓:“不是我想当你女朋友,是我闺蜜想当你女朋友。”

唐扬:“你闺蜜?”

黎晓点头,实话实说:“我闺蜜现在人在深城,她看了你的照片,说是特别喜欢你,想当你的女朋友。”

唐扬:“……”

搞了好半天,竟是一场乌龙。

黎晓以为话说清楚,便能解开误会,谁知唐扬却对她说:“黎晓,你害羞了。”

黎晓不解:“我哪儿有害羞?”

唐扬唇角衔着一抹坏笑,说:“你脸红了。”

黎晓无语。

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理由好烂,听上去很像是编的。难怪唐扬不信。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是有点儿烫。只不过,和唐扬无关。她一想到要跟季扶倾解释这件事,脸就急得通红。

“唐扬,我跟你说的是实话。我其实……”黎晓顿了顿,“有喜欢的人。”

末了,她又补充:“不是你,是跟我一个高中的同学。”

“真的吗?”

“真的,我不骗你。”

“喜欢的人,就是还没在一起的意思吧?”唐扬看着她,“这说明,我还有机会。”

黎晓:“…………”

她怀疑自己上辈子是桃花成精,这辈子桃花运简直好到出奇。

没认识季扶倾之前,她觉得自己这体质挺好。可现在……天天惹些没必要的麻烦。

黎晓说不明白,索性告诉唐扬:“我对你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如果不小心让你产生了什么误会,我很抱歉。”

她转身,往楼梯的方向小跑。唐扬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掠过一丝笑意,随后慢悠悠地跟了过去。

黎晓走到楼下,发现自己忘了打车。

她站在马路牙子上,用打车软件定位。正值晚高峰,一时半会儿没有车,前方排队竟有几十人。

炎炎夏日,酷暑难耐。

聒噪的蝉鸣,吵得她心烦意乱。

她戳开季扶倾的头像,思考该给他发什么样的消息,才能打消他的疑虑。

思来想去,她决定把这个难题放到一边,先向谈胤雪反馈此事。

【黎晓:你记得唐扬吧?】

【谈胤雪:这人是谁?】

黎晓无语,谈胤雪是金鱼吗?记忆只有七秒。

【黎晓:上次你说他长得很帅,想跟他来一场旷世绝恋。】

【谈胤雪:哦,他啊。怎么了?】

【黎晓:你不是说想当他女朋友?】

【谈胤雪:我为什么要跟他拍拖?】

【黎晓:……】

【谈胤雪:我就随便开个玩笑,你不会当真了吧?】

【谈胤雪:我还天天说我想给我家哥哥生猴子呢,你看他搭理我吗?】

好家伙,敢情谈胤雪这是在口嗨?

【谈胤雪:谁谈恋爱找那么帅的啊?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

【黎晓:季扶倾就挺帅的,我对他也很放心。】

【谈胤雪:晓宝贝,我跟你能一样吗?你是大大大大美女,该紧张的人是他,又不是你。我没有他那么强大的心脏,不敢找绝世大帅逼拍拖。】

【黎晓:跟我谈恋爱,需要强心脏吗?】

【谈胤雪:那当然了。喜欢你的人有多少,他的情敌就有多少,你说他的心脏能不强大么?】

【黎晓:呃。】

原来季扶倾的压力居然那么大。

明明她心里头只有他一个人。

【谈胤雪:真羡慕你,从小到大,连暗恋的滋味都没尝过。凡是你看上的男生,就没有不喜欢你的。】

【黎晓:也就还好吧。】

谈胤雪又发来一段语音,黎晓还没来得及听,一辆汽车停到了路边。

后车门打开,有人下了车。

黎晓不经意地一瞥,吓得手机都快掉到地上。

“季、季……”她慌乱不已,“你怎么过来了?”

估计他是嫌电话里训人不太过瘾,特地前来面斥。

“路过,来看看你。”季扶倾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你下课怎么不回家?”

她当然不信,他怎么偏偏这会儿路过电影学院呢?也太巧了吧。

黎晓决定对他卖个乖。

她把手机收进包里,然后摇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季委,人家知道错了。以后放学,我一定乖乖回家。刚刚我是跟你打电话,才耽误了一点儿时间……”

季扶倾按捺住汹涌的醋意。

黎晓日日在培训机构上课,他对她的日常生活不甚了解,不料竟让人钻了空子。

就在此时,楼上又下来一人。

黎晓见了唐扬,万分尴尬,松开拉着季扶倾的手。

唐扬顿住脚步,似乎想观察他俩一番。

季扶倾意识到黎晓的反常,回过头,对上唐扬的视线。

两只雄性动物,相遇在同一片草原,唯有斗得你死我活,方能罢休。

黎晓的手臂被季扶倾轻轻一带,整个人踉跄着扑到他怀里。

“刚刚是他吗?”他在她耳边轻声询问。夏天气温很高,他的体温亦如是,烫得她心尖儿发颤。

她点了点头,正想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她和唐扬半点儿瓜葛都无。

谁知季扶倾忽然低下头,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好似一片羽毛,滑过她的唇瓣。

黎晓的瞳孔倏然放大。

天哪,这可是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他就这么……亲了她一口?

他怎么都不知羞的??

这个吻仅有半秒,可唐扬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高大的男生俯身,在娇小的女孩身上,留下他的标记——这是他才可以对她做的事。

黎晓羞涩的反应,亦落在唐扬眼底。

原来,她还是说了谎。

她早就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季扶倾对呆滞的黎晓说:“说你像根木头,你还不信。”

黎晓回过神来,面色潮红。

这种情况下,不像根木头,还指望她做些什么?

伸舌头吗?怎么可能?

“上车。”

季扶倾丢下这句话,便将她推入车里。

她上车后,他坐到她身边,将她的身形遮了个严严实实,生怕被别人看了去。

黎晓被“砰”的关门声惊得一怵。

果然,季扶倾还是生气了。

黎晓并拢双腿,手指不安地揪着裙摆,像一只惴惴不安的兔子。她想解释什么,又怕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于是,她小声问道:“季扶倾,你要带我去哪儿?”

季扶倾:“你想去哪儿?”

黎晓无言以对。

季扶倾:“哪儿也不去,送你回家。”

黎晓:“……哦。”

车子驶上黎晓熟悉的路径,她望着窗外的景致,一栋栋高楼大厦从眼前飞速地掠过。

她来北城已有近两年,这座城市对她而言不再陌生。

她的身边,也有了一个人。

黎晓抬高眼睫,视线回到季扶倾身上。

他的胳膊肘抵在车玻璃上,手指抵着嘴唇。眸光深邃,探不到底。

她仍是捉摸不清他的情绪。

黎晓端正姿态,说:“季扶倾,你把手机给我一下。”

季扶倾瞥了她一眼,什么都没问,直接将手机递了过去。

黎晓划开他的手机,熟练地输入密码:102929。

1029,是她的生日。后一个29,代表着他的生日。

他们与29这个数字有缘。

黎晓在他的手机上操作一通后,把手机还给季扶倾。他正要放回原处,黎晓忽然问:“你一点儿都不好奇,我刚刚做了什么?”

季扶倾却说:“你做什么都可以。”

黎晓止不住笑了。

哪怕生气,他还是宠着她的。

“我在你手机上关联了我的位置。”黎晓重新将屏幕戳亮,指给他看,“这个小绿点是你的位置,这个小蓝点是我的位置。”

现在,小绿点和小蓝点紧紧地叠在一起,一起在地图上移动着,好似恩爱缠绵的情侣。

“以后你打开手机,就知道我人在哪儿了。”黎晓悄悄牵起他的手,“下次我放学要是再不回家,你就打电话催我,好不好?”

这是她的解决方案,她对他没有秘密。

季扶倾沉思片刻,说:“那我的位置不也暴露了?”

黎晓反问:“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实时位置吗?”

“多此一举。”

“怎么就多此一举了?”

季扶倾回握住她的手,说:“你对我不放心?”

黎晓主动示好:“我……我这不是怕你对我不放心嘛。”

季扶倾惩罚性地捏了一下她软乎乎的耳垂,说:“是挺不让人放心的。”

不过……

阿狸,你只能属于我一人。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了~

快正文结局啦~~

ps:也不全是为了撒糖啦,后面要走剧情,都是必要铺垫。

--

感谢在2021-09-16 23:58:17~2021-09-17 23:59: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企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抹茶与绿 8瓶;清扬婉兮 5瓶;葡提杉 3瓶;bulibala、就要吃糖啦、想要周游世界的周尤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