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91章 晋江文学城XC

我的书架

第91章 晋江文学城XC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xc

这一点倒是季扶倾从未考虑过的。

窗外夜色暝曚, 温柔的灯火渐次亮起,空气里浮动着洋槐花的芬芳。

他倚着窗,蓦然想起, 去年暑假,黎晓曾经来过这栋楼下。那时的她,谨小慎微,生怕被他父母发现,不敢多留。

忍受蚊虫叮咬和酷暑折磨,只为让他能看她一眼。

“阿狸, ”季扶倾开口道,“这一年,你过得委屈吗?”

视频那一端,黎晓眨了眨眼,睫毛小蝴蝶似的扑闪着。她说:“为什么要这么问我?”

“跟我在一起,没有公开,也没有……”他斟酌着用词,“女朋友的名分。”

黎晓拧眉思索片刻,长长地“嗯”了一声,说:“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儿。”

季扶倾:“……”

果然,还是让她受委屈了。

“不过, ”黎晓话锋一转, 笑着说,“偷偷摸摸才刺激嘛。”

季扶倾轻咳了一声, 也不知黎晓的小脑袋瓜子里成天都想些什么。

黎晓收敛笑意,用难得正经的口吻告诉他:“季扶倾,只要你心里有我, 我就不觉得委屈。”

这一年来,她过得开心又充实,像是被爱环抱着。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更不曾想过“委屈”二字。

她愿意体谅他的苦处,也接受他的解决方案。

季扶倾神色稍怔,随即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

“我也一样。”他温声道,“如果你不想公开,地下恋也无所谓。”

他不是高调行事的人,公开反而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她为了他可以迁就,他亦如此。

和女明星谈恋爱,需要一颗强心脏——好在,他有。

“是吗?”黎晓像是不信。

“嗯。”季扶倾道。

黎晓想到什么,忽然说:“万一到时候,为了工作需要,要和别的男明星炒cp呢?”

季扶倾微微蹙眉:“什么工作需要?”

“宣传剧啦,给综艺炒热度啦什么的。”

这些都是谈胤雪告诉她的。

季扶倾冷漠地“哦”了一声,说:“你这不是欺骗粉丝吗?”

黎晓:“这是善意的谎言,怎么能算欺骗?”

季扶倾:“……”

黎晓还真是善于用他说过的话堵他的嘴。

季扶倾的语气十分严肃:“当演员,演技是立身之本,作品才是本钱。走捷径,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

黎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我确实应该好好演戏。”

紧接着,她又提出一个新问题:“要是我参演的作品里面有吻戏,你也无所谓吗?”

季扶倾:“…………”

黎晓见季扶倾不说话,便说:“这是为了艺术献身,你肯定能理解我,是吧?”

季扶倾:“你还挺期待?”

“倒也没有,只不过……”黎晓说,“我只和你一人亲过,不知道跟别人是什么体验。”

这句话说得某人心里头是又甜又涩。

季扶倾轻嗤:“吻戏你也敢拍?”

“我为什么不敢?”

“你不知道你吻技很差么?”

黎晓惊呆了,季扶倾居然嫌她吻技差?

她气愤道:“我哪儿差了?”

季扶倾:“一动不动,像根木头。”

黎晓:“???”

黎晓反驳道:“我明明也有动。”

季扶倾:“喘气不算。”

黎晓:“……”

黎晓仔细回忆了一番,不禁脸红心跳。她说:“那还不是因为……我的经验有点儿少。”

从去年到现在,他们接吻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没机会演练啊。

她怀疑,男生在这方面兴许真是无师自通。明明他也没经验,每次却熟练得像个惯犯。

“嗯,”季扶倾淡定道,“以后我多陪你练练,熟能生巧。”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监督她做题。

“真的吗?”

“不然你想找谁练?”

“我想……”

“想得挺美啊。”

至于吻戏什么的……季扶倾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个令他窒息的问题。

大不了到时候不看,眼不见为净。

黎晓咬着下唇,偷偷笑了。

“季委,那你可别偷懒啊。”她说,“你准备一周陪我练几次啊?”

>>>

晚间,季扶倾洗完澡,回到房间,准备看会儿书就睡觉。

想到什么,他又打开抽屉。

抽屉里有两个本子,封皮一模一样。

他拿出一本,翻了两页,发现拿错了,于是便合上,换成另外一本,然后打开空白页,正要落笔,外面忽然传来动静。

姜沛玲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回来了,季建群亲自开车去接她的。

季扶倾立刻将本子合上,锁进抽屉里,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翻开到中间位置,佯作在读书。

姜沛玲的抱怨声传来:“朱琼音她凭什么看不起我啊?不就是今年刚在北城电视台提了主任么?一个破主任,有什么了不起的。”

季建群劝慰道:“行了,她跟你关系一直不好,她说的话你随便听听得了,哪儿能当真。”

季建群晚上是被姜沛玲一个电话叫走的,理由是她在同学聚会上受了气,要老公来给她撑场子。

季大检察官一到,自然是无人敢造次,连朱琼音都笑脸相迎。

季建群觉得姜沛玲这是多此一举,四十多岁的人了,连这口气都咽不下。一路上也没少说她。

她却理直气壮:“要不是儿子年纪还小,还轮得到你过来?”

季建群道:“我巴不得儿子将来比我更厉害。”

姜沛玲今晚参加的是大学同学聚会。

这把岁数,大家早已不再单纯地怀旧,而是将同学聚会当做名利场。

只有两种人不爱参加同学聚会。

一种是事业有成的人,另一种是一事无成的人。

剩下的,无非是想在老同学面前显上一把。

攒局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毕业二十年,有人混得如鱼得水,有人混得灰头土脸,可谓云泥之别。

“老公,”姜沛玲说,“你觉得我这二十年过得成功还是失败?”

季建群没空跟她闲扯这那,他说:“你为什么要用别人的话来定义自己?你觉得有价值,那就是有价值的。”

姜沛玲看着铺满儿子荣誉证书的电视墙,叹了一口气。

她一直觉得季扶倾能有今天的成绩,她这个当母亲的有很大功劳。

可是……今天她在同学聚会上碰见另一个老同学,儿子也十分优秀。今年刚申请到美国顶尖学府的全奖,秋后便要赴美求学。

和姜沛玲不同的是,这些年她从未放弃过工作,如今在传媒行业已是鼎鼎有名。她在聚会上直言:“父母努力工作,就是儿女最好的榜样。”

这让姜沛玲不禁思考,如果当初她没有辞职,现在又是怎样的光景呢?

季扶倾少了她在身边,是不是真的不行呢?恐怕未必。

儿子向来自律,目标明确。

现在他年纪渐长,反而觉得她无微不至的照料是一种累赘。

季扶倾坐在房间里看书,心思却全然不在书上。

这事分明与他无关,却又处处与他相关。

这时,姜沛玲过来敲了敲门,问:“阿倾,你睡了么?”

季扶倾清了清嗓,答:“还没。”

于是姜沛玲推门进来,见儿子正在读书,便道:“要不要给你削点儿水果?”

季扶倾翻了一页书,淡道:“不用。”

他隐隐感受到有酒气,便多问了一句:“妈,你今天喝酒了吗?”

“喝了一点儿,”她说,“同学聚会,难免的。”

季扶倾没有搭话,姜沛玲也没有走。

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儿子,像是在看一幅杰出的作品——他在读的书,她已经渐渐看不懂了。

过了一会儿,她唏嘘着将门关上,说:“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季扶倾“嗯”了一声,说:“妈,你也早点儿睡。”

姜沛玲离开之后,季扶倾将最下方的抽屉重新打开,拿出了另外一个本子。

这上面是他誊抄来的句子。

“大江流日夜,慷慨歌未央。”

每一句话都诗意浪漫,又富有灵气。

他看了许久,最终将本子合上,重新放了回去。

>>>

时间来到暑假。

准高三生无暇过假期,纷纷为了即将到来的高考做着准备。

黎晓所在的培训机构,暑期又涌入了一大批同学。

她忽然深刻地意识到,原来有演员梦的人那么多。

这竞争激烈程度,比起清华北大,也不遑多让吧?

每个家长都拉着老师的手,殷切询问:“老师,你看看我家孩子能参加艺考吗?”

哎,虽说人不能貌相,但是……

黎晓看着某个长得歪瓜裂枣的男生,心想家长也不能急病乱投医啊。

想学表演,不说长得多好看,至少得周正吧?

哎,很多人真是……既普通又自信。

问的人多了,老师有时也没了耐心,直接指着黎晓说:“这位家长,你看看这位女同学,她考上的概率总比你家孩子大吧?”

一家三口齐刷刷地看向黎晓,顿时明白差距,也不敢多问了。

倒是把黎晓弄得挺尴尬。

万一……万一她要是没考上,岂不是很丢人?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啦~~

--

感谢在2021-09-14 19:50:47~2021-09-16 23:58: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echo、就要吃糖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i 10瓶;打麻将 8瓶;清扬婉兮 5瓶;dearjohn、快乐蒲公英ヾ_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