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亲亲爱的她 > 第76章 晋江文学城LXXV

我的书架

第76章 晋江文学城LXXV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hapter lxxv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最后一缕日光即将从地平线上消逝。

夕阳挣扎着,似乎想再看一眼这苍茫的大地。

季建群把儿子叫到客厅里。

“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坐到沙发上, 目光如炬地盯着儿子。他的眼神里,不仅有家长的威严, 还带着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季扶倾不卑不亢地昂着下巴, 视线投射到对面的巨幅《诫子书》上。

这幅字,是季扶倾八岁那一年,他爸请一位著名书法家写的, 用来鞭策他。

“非淡泊无以明志, 非宁静无以致远……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

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每当心烦意燥之时, 他便会默念这些句子,帮助自己平复心境。

可不知何时开始,这些东西像套在他头上的紧箍咒, 将他越束越紧。

他身后的那堵墙,是姜沛玲为他量身定做的。日益累计的荣誉,带给他的不是骄傲, 而是负累。

他在夹缝中生长成如今的模样。

“是我妈疑神疑鬼, ”季扶倾说,“我只是换了一张照片和一句话,她就大惊小怪,翻我房间。难道我连更换自己座右铭的资格都没有吗?”

季建群搵着杯盖,喝了一口茶,这才道:“我问你的不是这件事, 是你那个女同学。”

季扶倾悄无声息地干咽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就是你妈上次碰见跟你在一块的那个女同学,”季建群提醒道,“你从小到大,可从来没犯过这种错。”

季扶倾的态度和上次截然相反,他拒不承认:“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啪——”的一声,季建群把茶杯放到了茶几上。

显然,他对季扶倾的这个回答很不满。

“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季建群怒目道,“你以为只是区区早恋这么简单?我从小到大是怎么教你的?那八个字。”

季扶倾一字一顿道:“不畏权势,不受诱惑。”

“不受诱惑,”季建群将后四个字着重强调了一遍,“你做到了吗?”

季扶倾坦言:“没有。”

季建群喝了一口茶顺顺气,这才说:“早恋,只是小问题。你这个年纪,对同龄异性产生好感,是很正常的事,我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你要记住,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不论是公检法系统里的任何一个职务,都要将这四个字刻在脑门上。好比别人想给我送礼,如果我不是现在这个身份,收也就收了,没什么大不了。可是我能吗?”

“学校设了这道红线,说不能碰就不能碰,没得商量。你的想法我管不了,你的行为必须约束。为了保证行为不出错,不应该的想法也要尽可能杜绝。”

季建群之所以同意儿子在学生会担任纪检委员,是因为想通过这个方法提前锻炼儿子。

走上社会,他所面临的诱惑会比现在复杂得多。如果现在就不能做到“不受诱惑”四个字,何谈将来呢?

季扶倾冷不丁地说:“如果学校不管了呢?”

季建群全当儿子异想天开,说了个笑话。他说:“要是学校不管,那我也不管了。”

“爸,这可是你说的。”季扶倾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他从未在季建群面前露出过这种阴鸷的表情。

季建群不禁在心里头捋了一遍刚刚说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正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他不可能在儿子面前出尔反尔。

可是,季扶倾为什么会寄希望于学校呢?这种事情,缥缈无影,几乎不可能实现。

季扶倾忽然说:“爸,我向你承认我的错误。”

季建群顿感欣慰:“知错就改,还有机会。”

“我的错误,比你说得更严重。”季扶倾道,“你教我的八个字,我一个字都没做到。”

季建群惊了,难道儿子私底下又犯了什么他不知道的错?

“不仅没有‘不受诱惑’,还没做到‘不畏权势’。”季扶倾说,“上一次,你勒令我退掉社团,跟她划清界限,我照做了。可是我的内心并不想这样。”

“我被我妈逼着学了这么多年的钢琴,然后又被你逼着退出社团。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让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你们考虑过我的想法吗?”

“你们是在用身为家长的‘权势’,胁迫我做违逆本心的事。”

季建群瞳孔震颤,难以置信。

季扶倾什么时候敢这么跟他说话了?这真是要造反了!

季建群狠狠地一拍茶几,力道之大,竟让茶几的玻璃裂开了一道缝,可见他的怒火。

看来妻子说得没错,儿子确实是出了大问题。他怒道:“季扶倾,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季建群极少叫季扶倾的全名,这个称呼,通常只有季扶倾小时候调皮准备挨揍的时候才会听见。

那时,他只要听到这个名字,就会吓得躲起来。

可是没用,不论躲在哪里,他都会被找出来,接受惩罚。

现在,季扶倾不怕了,他不会躲,而是选择直面暴风雨。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们一直说,为了我的前途着想,所以我需要按你们说的做。可我的前途是什么?除了理想,我的人生难道不需要其他东西吗?”

“你们是在以爱之名,对我实施绑架。你们从来不问我到底快不快乐、开不开心,只是想要一个成功的儿子,一个能实现家族抱负的儿子。”

季建群握着茶杯的手剧烈颤抖着,茶水从杯中溢了出来,泼了一地。

“爸,这么多年,我一直敬您、爱您,同时也很怕您。”季扶倾说,“我敬您是一位优秀的检察官,铁面无私,公正不阿。我一直将您作为我的榜样。”

“爸,你知道我最佩服你哪一件事吗?”

季建群盯着儿子,默许他继续往下说。

“几年前,有一个高官的儿子犯了事,这个案子是你经手。不仅外面有人向你施压,就连你的领导都在向你施压。那段时间,我和我妈都知道你压力非常非常大,甚至做好了你被调职的心理准备。”

“可是后来,你扛下来了,将那个人绳之以法。你在我的眼里,就是英雄。”

做这一行,不畏权势,比不受诱惑要难得多。

人可以抗拒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很难顶住权势的压力。

这世上,有人不爱财,有人不爱色,有人不爱权。

可又有多少人能拍着胸脯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呢?这一点,恐怕季建群比他更清楚。

窗外,天色已黑。

客厅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季扶倾很清楚,这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而他的胜算,比九成还多一成,是十成。

他不再是父母手中遥控的玩具,他要走自己想走的路。

他像是一根弹簧,先是被死死地压在地上,喘不过气来。可他从未真正地屈服过。

只要时机成熟,他就会大力反弹,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过去,你和我妈将我教育得很好,这一点上我很感激你们。但是,我的人生,只有我自己可以负责。我从来没有一时一刻,忘记我的前途和理想。”

“你说的那个女同学……”

季扶倾默了默,那是除了理想以外,他还想拥有的另外一样东西——爱。

如果因畏惧父母的权威就放弃黎晓,那会是他终生的遗憾。

没有人有义务平白无故地等他、给他再多一次的机会,可她妥协了。

爱与理想,不可辜负。

“我不懂你们究竟在怕什么?难道我在你们心中,就是一个色令智昏的人?你们让我跟她划清界限,可她的存在,从来没有影响到我的前途和理想。”

甚至,让他更加坚定了信念。

这是大胆的叛逆,也是自我意识的觉醒。

如果不是黎晓,他不会有这样的勇气,来和父母对峙。

季建群被季扶倾说得哑口无言。

能把大名鼎鼎的季检察长逼进死胡同,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季建群笑了,这是欣慰的笑容。

他知道,从此以后,没有什么再能束缚季扶倾。威逼或者利诱,对他而言,视若无物。

能顶住这份压力,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东西,可谓心性坚毅、百折不屈。

季建群给儿子鼓了鼓掌,说:“以后,我不会再管你,你的路,你自己走。世上没有白得的好处,这是代价。”

季扶倾却很淡定:“我知道。”

“不过,”季建群说,“你必须得去看看你妈,她一时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

“爸,你也会心软?”

“……”

>>>

姜沛玲坐在床上,将父子俩刚刚的对话听了个大概。

她竟不知,儿子的羽翼已丰满到这种程度。小小的囚笼,再也困不住他。

季扶倾走了进来,半蹲在她的床边,叫了一声:“妈。”

她将本子合起来,嗓音稍显干涩:“阿倾,你来了。”

“对不起,原谅妈妈,我不该翻你的房间。”她说,“这个本子,你放回去吧。”

“妈,这是你的东西。”季扶倾垂下睫毛,“本来,我想把它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你的。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姜沛玲:“……”

她竟然这样糟蹋了儿子的一份心意。

“妈,我知道你很爱我。”季扶倾说,“可是,作为儿子,我更希望你能多爱你自己。”

不要因为他,放弃自己原有的价值。自己本可以发光发亮,为什么要把生活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呢?

“这些年,您辛苦了。”季扶倾说,“如果我将来真的能做出什么成就,您是我最想感谢的人。”

“阿倾……”姜沛玲听完,又快流泪了。

原来,儿子是念着她的好的。

这对她来说,就足够了。

>>>

季扶倾出了房间,一身轻松。

季建群在客厅摆了一副棋盘,喊他过去对弈:“好久没跟你下棋了,让我看看你的棋艺长进了没?”

下棋下到一半,季建群盯着棋盘,说:“你这布局,处心积虑啊,我都差点儿没看出来。”

季扶倾吃了他一棋,这才说:“没有,我只是随便下下,碰巧了。”

“那个本子,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暑假。”

“你小子,提前一年就给你妈准备生日礼物?你妈真是养了一个大孝子啊。”

“爸,您过奖了。”

“手段全用在爹妈头上了,可以啊。”

想必季建群猜出来了,这一切都是儿子布的一个局。

哪怕今天完不成,季扶倾也会用别的方式,诱使姜沛玲撬了他的锁。为的就是,占领道德最高地,获得话语权。

唱的好一出攻心计啊。

季扶倾无意在父亲面前隐瞒这件事。

暑假之前,或者说,在他决定将来要和黎晓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思考对策了。

因为,他不会给她无法实现的承诺。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还没有完结啊,这个结局会写出12345来,需要放在一起看,才算是结局。

后面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主线剧情。

这篇文章,我最不会辜负的就是男女主,都是亲养的儿子闺女,没有人比我更爱他们。

--

感谢在2021-08-27 01:19:38~2021-08-28 03:28: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喵 14个;妍妍子、4262711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oqu 10瓶;清扬婉兮、碓氷的氷 5瓶;珊瑚天天开心、bulibala、包头市市长夫人、初商二六、一颗葡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